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潜入浦东(十九)

来源:网投 作者:郑晗

瞄准赵魏祺后,何其多开始有意识地约请赵魏祺到自己的公司坐客,并有节奏、有次序地将自己以往获得的各种荣誉一步步向赵魏祺展露。

为了说服赵魏祺与自己共同创业,他还精心准备了一套颇令人感动的说辞。何其多情真意切地告诉赵魏祺,他已经厌倦了按部就班的国企生活,像他这种上头没人又没关系、仅凭本事吃饭的海归人员,根本无法适应国企那种复杂的人际关系。他想用参与创业的方式圆小儿子的梦想:我的小儿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我想为这个可怜的孩子成立一家全中国最大的动漫公司,拍摄世界上最好看的动画片。您愿意和我一起实现这个梦想吗?

听到何其多泪光闪闪的自述,为动漫事业不惜放弃参与家族生意管理的赵魏祺也激动得两眼发亮,但是,他并没有贸然答应与何其多共同创业的要求,而是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查了查何其多的个人简历。

何其多的问题虽然很多,可都是在体制内发生。知晓的人仅仅限于极少数领导。赵魏祺从互联网上搜索到的何其多,是一个拥有光鲜履历的学者、创业者和领导者。这位领导者经历丰富,得奖无数,仅国家级重点项目调研就参加过八次。

像这样的学者型领导者,正是赵魏祺和其他急于在大陆创业的海归们梦寐以求而不得的。

赵魏祺兴致勃勃地回到美国向家族几名年长者汇报后,带着美金返回大陆,着手建立自己的动漫公司。他拿着一千万元人民币作为邀请函,郑重其事地邀请何其多与自己一起创立两人的事业。

因为已经大致知道赵魏祺的家族财力背景,对于这个毛头小子拿来的一千万元启动资金,见多了大场面的何其多在内心深处是极其不屑以及失望的。一千万元,只不过是他此前经手的一个中小型项目的流动资金,现在,却要他为这一千万元屈就到一家前途未卜的小公司工作。但不管他如何不情愿,为了躲避高悬于脖子上的法律利剑,他的万全之策,就是接受赵魏祺的邀请。

何其多悄悄辞去公职,默默离开了那个已经步步惊心的是非之地。

在国企工作了十年,何其多深喑其中一些隐性规则,只要当事人能全身而退,继任者很少愿意再去揭开那已经随着当事人离开而密封的盖子。

谁都不知道当事人这一根针上面到底穿着多少条明线甚至暗线。线的那头又牵扯着哪位神仙。

谁都怕麻烦,更怕惹自己一身灰尘。

纳士公司成立后,何其多正式走马上任,成为外资企业纳士动漫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

因为赵魏祺是大股东,执意要求每进一名员工都要经过他的首肯,所以,一直等到公司成立一年多以后,何其多才有机会将房莺招聘到纳士任职。

桂望国和徐丽美两人则是在赵魏祺离开后才如愿进入纳士与何其多汇合。这两人更惨,因工作能力差、群众基础更差,已经在新任老总主持的干部竞聘中双双落选,从在家待岗沦落到失业在家。那段时间,徐丽美每天都会打何其多的电话哭诉很久才肯罢休。

六年前。

赵魏祺查勘了十余处办公楼后,将纳士的办公地点选在祖冲之路一幢灰色的独幢办公楼内。他告诉何其多,纳士动漫公司此后要走的是科技之路,这幢具有现代科技感的楼房正好适合。

办公地点确定后,纳士动漫科技有限公司在上海张江正式挂牌营业。公司注册资金一千万元人民币,由赵魏祺代表的大股东全额出资。作为共同创建人,何其多和唐红果儿各自拿出五十万元入股。在公司运营正常后,赵魏祺又将这五十万分别返还给两人。

当时,唐红果儿只有二十三岁。在三十二岁的赵魏祺心中,这个在美国动漫产业论坛活动中认识的小姑娘就像一缕阳光,令他忍不住要去追逐。在网络聊天中得知唐红果儿有意回中国工作后,赵魏祺一直力邀她到上海加盟自己的公司做点事情。

在纳士公司成立半年后,赵魏祺和唐红果儿由同事变成情侣。

赵魏祺和唐红果儿虽然都是华裔,但自小在美国成长,两人都有一肚子的激情和梦想,在这片他们并不熟悉的土地上,两人对如何将梦想付诸实践都是一片茫然。因此,纳士公司成立后,最初的对外协调和经营活动基本都由何其多负责。

尽管在三家公司当过总经理,但何其多都是由相关公司的主管单位直接任命上岗,并没有创立公司的经验。那段时间,已经在国企养尊处优惯了的何其多整整瘦了一大圈。

何其多的卖力工作得到赵魏祺和唐红果儿的信任,公司运营渐渐步入正轨后,两人干脆将公司的内外管理大权全部交由何其多,自己集中精力专心创作动漫作品。

对于这个倾注了自己大量精力和时间的小公司,何其多十分珍惜,也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去经营,在公司成立后的前三年,他几乎没有巧立名目侵吞过公司的账款。

一直到三年前。

三年前,已经在纳士公司担任了三年总经理的何其多仍然对自己的能力有着充足信心,但是,赵魏祺却从他几次经营项目的失败中发觉出一些问题。

赵魏祺发现,在三家国企担任过重要职务的何其多似乎并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市场运作,他所说的以往那些成功案例,全都是由上级单位发包下来的项目。

换句话说,在此前的工作生涯中,何其多就像一只不会飞的鸟,一直处于被上头喂食的状态,根本没有能力自己飞到大自然中寻找食物。

用三年才觉查到自己当年选择的合伙人有误,赵魏祺在暗暗检讨自己识人能力不佳的同时,开始一步步稀释何其多的权力。他主动放下创作,亲自过问纳士的经营管理工作。在此期间,为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转,赵魏祺又先后几次注资,累计金额达两千多万元。

为了使自己的心血不至于付诸流水,赵魏祺在自己亲自参与纳士经营工作同时,也悄悄在朋友圈内寻找真正有管理外企经验的职业经理人。

就在此时,感觉自己处于失业危机中的何其多开始自救行为。在一次与朋友的聊天时,何其多得知浦东有大力发展旅游业的意向。他主动在纳士的高层会议上提出拍摄一部卡通版浦东旅游宣传片出售给相关部门。

赵魏祺听后表示要在调研后再做定夺。

急于翻身的何其多决定绕开赵魏祺,先将项目开展起来再说。

启动项目需要大笔资金。存心想在赵魏祺面前挽回面子的何其多无法通过正常渠道取得资金,他自作主张以公司的名义向地下钱庄借款。

项目启动后,心存疑虑的赵魏祺几次询问何其多启动资金来自何方,何其多都信誓旦旦地回答,是购买方付的订金。

这项自作多情式的投资并未取得何其多想象中的回报。因为制作出来后一直无人购买,那部主人公叫东东的卡通宣传片一直被放在仓库中。事过境迁后更加无人问津。

资金无法按计划回笼,地下钱庄的追债脚步却越来越近。富有讨债经验的放贷者深深了解鸡飞蛋打的道理,所以,他们一直没有惊动何其多身边的人,也没有将他的欠债行为在纳士公司里宣扬,只是在肉体上对何其多进行了一些警示式的惩罚:打耳光。

何其多从记事起,就没挨过那么多耳光。那些耳光打到脸上,只是痛,但既不肿也不流血,一夜睡醒后便看不出一点点痕迹,能让他如常见人、上班。可是,它们在他心里造成的恐惧和羞辱,却经过多少夜晚都无法抹去。

何其多卖掉一套房产后,暂时缓解了追债者的脚步。为了不让本息叠加高利贷越滚越多,何其多决定开源节流,再赌一把,乘3D片《阿凡达》在国内外热播的东风,自己投资拍摄一部3D动漫电影。

地下钱庄的追讨手段何其多已经见识过,他不敢再采用这种饮鸩止渴的借款方式,他想到了在纳士财务部担任副经理的房莺。

在房莺的操作下,两人瞒着赵魏祺,动用纳士的所有流动资金购买了拍摄、制作3D电影所需要的器材。待赵魏祺发现时,木已经成舟。

百般无奈之下,赵魏祺只好配合何其多的工作,向社会招募了一批有相关工作经验的员工,开始运作这个项目。这部取材自中国《山海经》的3D动漫电影制作很精良,但因为找错了影片发行公司,依然没能取得市场价值。

两笔重大投资的失败,严重影响了纳士公司的运作。

两年前。

为了维持公司正常运营,赵魏祺将自己账户中的最后一千万元打入公司账户。一直碍于面子不愿与何其多摊牌的他决定在新职业经理人没有到任前,暂时停止何其多行使总经理权力,所有文件、决议都必须由自己看过后再做决定。

又气又急的何其多不敢当面争辩,他将一肚子的委屈都说给了房莺,甚至透露出辞职之意。

三年前经历过一次下岗待业的房莺很有自知之明,她知道,如果贸然离开纳士,以她的资历和能力,很难再找到一家待遇如此优厚的公司让她可以掼派头、当领导、拿高薪。因此,对于何其多的报怨,她只是倾听、劝解,却并未予以回应。

就在何其多的权力被架空期间,一名上门讨要高利贷利息的地下钱庄工作人员竟然误打误撞找到了赵魏祺办公室。

直到这时,赵魏祺才得知何其多竟然以公司名义向这家地下钱庄借款的事实。

赵魏祺是美国人,做事喜欢直来直去,在了解到何其多借款是为了项目运营后,他并没有责怪痛哭流涕的何其多,而是劝说他与自己一起向大股东做出解释。

这件事是我不对。但我也是为了纳士的发展。何其多解释。

就因为知道你是为了纳士发展才做出这种违法的事,我才没有选择向你们的公安局报警。赵魏祺皱着眉毛解释,我可以不向公安举报你这种违法行为,但是,你必须要对公司的大股东面陈全部事实。

何其多叹了口气,如果大股东执意要通过法律程序解决这个问题呢?

赵魏祺回答,大股东是我的哥哥,我会极力劝说他在最小范围内解决这个问题。这毕竟是桩丑闻,如果传出去,纳士的名声将一败涂地。

是呀。何其多接到,纳士成立这几年,我是肝脑涂地的忙,简直将纳士当成自己儿子一样珍惜。如果纳士的声誉被影响,那我和你这几年的辛苦都将付之一矩。你舍得,我还舍不得。

赵魏祺点头,我知道你的辛苦。但是,作为一名职业经理人,必须要对自己的东家负责,对自己的职务负责。你放心,所有的责任,我都会和你一起承担。

再给我一次机会。何其多抓住赵魏祺的袖子,一脸乞求地说,我三个孩子都还小,老婆也没有工作。美国生活费那么高,我真的不能失业!

赵魏祺拉开何其多的手,用英文回应道,作为成年人,你我都应该知道什么叫做种什么因得什么果。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起责任。

何其多慢慢松开拉扯赵魏祺的手,垂头不语。

赵魏祺以为自己已经说服了他,便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回去等候消息,我大哥下周将到香港处理生意上的事,到时候,我和你一同飞到香港和他见面。

何其多看看再说也无法转变赵魏祺的心意,只好叹口气转身离开。

何其多明白,只要公司有重大失误或者亏损,大股东就有权要求解除他的总经理职务。如果得知他竟然以公司名义向地下钱庄借贷,就算赵魏祺肯,大股东也肯定不会再给他任何留职机会。

在上海的外企圈子中,纳士公司不算成功企业,但已经有了一定的影响和知名度。外企圈子和国企不同,从业者转来转去就那么一群人,许多高层不仅认识,还是朋友。如果一个高层管理人员出了什么问题,一夜之间就可能传遍整个圈子。

换句话说,如果何其多曾向地下钱庄借款的事情传出去,就算没有司法部门找他麻烦,他也将失去此后在上海任何一家企业从事高层管理工作的机会。

一直以来,何其多带领的小团队就像一窝组织严密的吸血虫,作为领头吸血虫的他一直活得逍遥自在。只要在某家企业担任了重要职务,他总会以念旧情的理由将自己的小兄弟一个个转移而来共同发财。能力差的就担任高管享受高福利高待遇,能力强的就配合他一起吸血。在过去的十几年中,他们总能在吸干一家企业后全身而退,抹抹嘴集体飞向另一家企业接着吸,宿主越来越瘦弱,他的肚子却越来越肥硕。

可是,在跳过一个又一个难关后,何其多这条吸血虫终于来到一处他无论如何也无法逾越的大坝。

随着去香港的时间越来越近,何其多开始大把掉头发。有时清晨起来,枕头上会铺着薄薄一层落发,看着那些黑白夹杂的头发,何其多开始生出一种幻觉,他感觉自己是一只陷于绝境的动物,正在切菜板上等待猎人的砍杀。他想挣脱,却发现四肢早已被紧紧缠缚,想逃也逃不脱,只能眼睁睁看着钝刀砍上脖颈。

在去香港的前一晚,何其多将房莺约到自己家中。

何其多一脸无奈地将自己与赵魏祺对话的内容合盘托出。如果我离开了纳士公司,新老总估计也不会留你。财务经理与老总永远一条心,这个你也明白。何其多叹了口气,我准备回美国和家人团聚,你也考虑考虑,看哪家公司需要招人,如果待遇差不多,就去试试吧。

房莺静静听完何其多的述说,没有接话,而是若有所思地拿出手机。

你要干嘛?何其多问。

打电话给唐红果儿。房莺回答,这丫头欠我一个人情,我先让她留住赵魏祺明天不去香港,余下的事情,我们慢慢再商量。

你说唐总欠你一个人情?什么人情?何其多问。

房莺诡秘地笑了一下,她有一个只有我和她知道的秘密,这个秘密,保证能让她听从我们的安排。

到底是什么?何其多不耐烦地问。

那丫头有洋妞作风,喜欢新鲜事物,胆子也大。去年去酒吧喝酒时,有人过来推销摇头丸,别人都拒绝了,只有她满不在乎地接了过来。听她说,吸了这个东西后,精力旺盛,可以一夜不睡地工作,第二天都不感觉累。为了和她拉关系,我还帮她找了一个本地拆家,定期给她供货。

何其多吃惊地看着房莺,她是吸毒,你是贩毒吧,是犯罪吧。

房莺哼了一声,当然,要不然她怎么会听我的话。

房莺没有吹嘘,唐红果儿果真听从她的安排,以自己突发急病为借口留住了正准备出门的赵魏祺。

在送唐红果儿去医院的路上,赵魏祺给何其多打来电话,告诉他去香港的事情延期,待自己将私事处理好再议。

职场死亡倒计时突然停止,何其多长长地嘘出一口浊气。可他明白,这只是缓期执行,他总要面对走上审判席、然后声名狼藉那一刻。

在房莺位于浦东南郊的别墅中,何其多抱着脑袋,坐困愁城。

有一个办法可以断绝后患。房莺打开一听啤酒,一扬脖子喝下一大口。

什么办法?何其多问。

你别问了。到时候,你只要宣布赵魏祺回国了就行。房莺轻声说道。

何其多心中大致明白房莺的潜台词是什么,但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力拍拍房莺的肩膀,开车离开。

在国内过了十几年呼风唤雨的人上人生活,无论如何,他也不愿意身败名裂灰溜溜地回到美国,过着小贸易公司底层职员的紧巴日子。

反正回不去了,就拼一把。回家的路上,何其多咬牙切齿地说。他打开车载电话,拨通了房莺的手机,只说了三个字:听你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