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潜入浦东(十八)

来源:网投 作者:郑晗

科技公司虽然小,但是并不缺乏可以支配的资金。行业内许多重大项目的立项与资金划拨,都要经公司的账簿进出。这让何其多苦闷的心情稍稍有些许舒缓。

在科技公司站稳脚跟后,何其多将在原公司已无立足之地的三人也调到新公司。

在前一家单位领教过“霸王硬上弓”带来的恶果后,对于徐丽美、房莺及桂望国三个自己人的任用,何其多有了新的想法:既然国内对文凭有着一种畸形的重视,何不将三人送到学校里镀镀金,既拿了文凭,也可以稍带着让他们结识一些有用的人脉。

徐丽美不是学习的料,何其多将她送到香港一所名头很大的学院进修,学习之余就当旅游。桂望国喜欢交朋友,何其多让他去了北京,因为财务方面离不开房莺,何其多将她留在了身边,一边工作一边进修。

在花费了公司近百万元的高额学费后,三人分别拿到了含金量不一的EMBA证书。

有了光闪闪的证书,三人摇身一变成为高层次人才,终于如愿以偿进入公司管理层,成为何其多的得力助手。

徐丽美除了会发嗲、接接电话,并无一技之长,何其多思前想后,将她安排到总经理办公室担任办公室主任,迎来送往,顺便伺候自己。

尝过权力带来的虚荣与利益后,很难有人会主动放弃曾拥有的权力重新开始。徐丽美也不例外。对这份办公室主任的工作,徐丽美很珍惜,也做得很出色。在何其多对她失去兴趣后,她甚至将工作职责延伸到帮何其多物色年轻姑娘上床的事情上。

桂望国也没有专业技能,何其多给了他一个不需要太高学历和能力、又有油水的肥差,采购部经理。

房莺尽管只是一名出纳员,但好歹算是有自己的专业,何其多通过一些手段将原来的财务部经理架空后,直接任命房莺为财务总监。

何其多的收入并不低。可是,与身边生意圈的朋友相比,还是略显手紧。特别是看着朋友们纷纷搬出公寓,一个个都住进别墅后,已经是两个美国孩子爸爸的何其多开始考虑自己的生财之道。既然事业的格局越做越小,干脆反其道行之,将自己的资产坐大。

抱着放弃升官、主攻发财念头的何其多将目光放在了公司的业务上。

何其多最初的赚钱方式很简单也很粗暴,许多已经暴露或者没有暴露的老总都这样做过:一是在项目招标时,谁给的好处多就把项目发包给谁。二是通过财务部报销所有或虚或实的开销。

房莺巧立名目、作假账的本领,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起步,随着时日的增加日渐精进。而在何其多忙着将公司的钱变成自己的钱的同时,房莺也不动声色地为给自己口袋里弄进了不少钱。她给母亲的那笔后来引发手足对簿公堂的购房款,就是在这个时候贪污的。

中华传统文化中一直不缺乏武死战,文死谏”的精神,明代唐顺之《封知县张公墓志铭》上就写着:死谏是尔职,不死是圣天子恩厚无量也。意思是说,就是死了也要晋忠言。到了现代,上访告状已经不用死了,当然更不会缺少向上级举报身边“敌人”之人。有些人怕得罪人,就用化名写信。

何其多所在的科技公司基本都是中国人,当然也有这种“为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举报当家人的革命群众”。

何其多的安稳日子仅仅过了两年,就被本公司一名中层干部举报。这名员工以实名举报方式向科技公司的上级管理部门反映何其多涉嫌收受贿赂和与徐丽美有不正当男女关系的情况,并建议上级管理部门尽快派调查组到公司查账。

尽管大家都能隐约猜出何其多的生财之道,但由于公司财务大权牢牢把持在房莺手中,而先前曾答应出来指证何其多的供应商又突然闭口不言,所以,所有关于何其多受贿及私吞公款的情况都停留在口头猜测,而无实质证据。

为了早日洗脱嫌疑,当上级领导找何其多谈话之时,一向以“有腔调”自居的何其多不惜自毁形象,像受了委屈的妇女一般连哭带号地爬到领导办公室的窗台上,扬言如果上级不给他一个合理结果,他就从领导的办公室直接跳下去自证清白。

出于多方面考虑,公司上级部门将这桩丑闻暂时捂了起来。

何其多算是有惊无险地渡过了这一关,但是,科技公司上级主管单位的某位领导对他的能力和个人作风产生微词。每次开会,这位领导都会当着其他同僚的面,话中有话地斥责何其多,让他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十分难堪。

是在科技公司继续如履薄冰般当这个已经没有多少油水的总经理,还是另谋他职,让何其多陷入苦闷之中。

就在此时,他发现了一个可以翻身的机会。

新千年前后,处于经济高速发展阶段的上海各类企业如雨后春笋般萌出。在科技公司度日如年的何其多发现了一个跳槽机会:上海市一家以影视产业为投资方向的总经理因个人原因辞职,其上级管理部门面向全球招聘职业经理人。

得知这一消息后,急于摆脱困境的何其多主动来到这家影视投资公司参加应聘。

我们这家影视投资公司与您此前工作的科技公司相比,无论是规模还是资金投入都要小很多,您真的不介意放弃原来的工作到这里来吗?影视投资公司主管部门领导直接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我介意的不是公司规模的大小,可掌握资金的多少,而是公司的发展空间和个人成长空间。何其多深思着补充道,还有一点,我很重视团队精神和企业文化,这也是许多美国企业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而我此前工作的那家科技公司,在这两方面令我很不适应。

在与何其多深谈后,这家影视投资公司向曾在国内外知名学校学习、又在国内外知名企业担任过重要领导职务、有着全球视野的何其多伸出橄榄枝。

得知自己被新公司接纳,何其多毫不犹豫地打了调职报告,去了新公司履职。

徐丽美、房莺、桂望国三人依然作为嫡系部队跟从。

这家影视投资公司与科技公司分属不同领域,平日工作没有任何交集,对于徐丽美、房莺和桂望国三人的资历和能力,影视投资公司的员工根本不了解,也没有产生任何质疑。

从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到科技有限公司再到今天的影视投资公司,原本起点很高的何其多看到自己的事业不可逆转地越做越小,索性彻底死心,将精力转移到如何从公司赚到钱上。

有了前两次的经验后,何其多长了心眼,为避免再出现行贿方倒戈的窘境,何其多悄悄以自己或者安徽老家亲戚的名义先后在他在北京、杭州、武汉注册了十家各类公司,操控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接到利润较高的项目,他便将其直接转包给自己掌控的空壳公司,项目实际操作仍然安排本公司员工执行。利润低、或者纯粹是为了拉关系的不赚钱项目,则由公司接下来自行运作。

靠这种运作方式,这家影视投资公司每年的年终报告上营业额都高得喜人。而实际意义上的利润,基本都通过合法、合规的手段进入到何其多的个人账户中,再经过几次周转,转入他在美国和瑞士银行的个人户口。

何其多一直都不信任那个四年给他生了三个孩子的美国老婆。

此时的何其多、房莺、徐丽美、桂望国都已经四十多岁。何其多对皮肤松弛、人老珠黄的徐丽美已经彻底失去兴趣,他将目光放在了公司内外的年轻女孩身上。

深知离开何其多自己将一文不名的三个人十分识相地接受了何其多的改变,不仅在有年轻女孩的场合大讲黄段子逗何其多开心,还经常帮何其多安排年轻女员工陪他喝酒唱歌。

这家影视投资公司是何其多工作时间最长的单位。他在这里顺水顺风地当了四年老总,直到一名与他共事半年的副总经理朱天骄再次将他的事情反映到上级管理部门。

对朱天骄的举报,已经有过相关斗争经验的何其多一开始并没有放在心上。他知道,只要用个“拖”字诀,拖到这个原本就是到影视投资公司挂职锻炼的朱天骄期满离开,举报中那些如果不请专业人士来审查就无法确定的举报事情就会随着举报人的离开而不了了之。

果然不出何其多意料,朱天骄在举报半年未果后,因下派时间结束离开了影视投资公司。

送别宴上,何其多尚能保持礼貌,但房莺和徐丽美两个女人却将送瘟神的表情从头到尾地挂在脸上。不管朱天骄说什么,她们都以一副恨之入骨的眼神回应。弄得送别宴草草了事。

在酒店门口,何其多握着朱天骄的手,例行公事地说,人来人往是常有的事,工作上意见不合也是常有的事。希望朱总别介意,欢迎朱总常回来做客。

朱天骄推开他的手,话中有话地笑道,放心,我一定会常回来看你们的。

朱天骄没有食言。

在何其多与房莺、徐丽美等人一起额手称庆没多久,一个堪称晴天霹雳的消息传来,朱天骄被正式任命为公司上级管理部门主要领导,直接成为何其多的顶头上司,分管影视投资公司。何其多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在最短时间内离开影视投资公司;一是坐以待毙,等待上级单位派来的专业调查人员来公司进行财务审计。

何其多当然不想坐以待毙等待人家来审计自己原本就不干净的账目。

又惊又怕的何其多甚至一夜之间愁白了头发。

与四年前一样,他又开始频频留意周围是否有跳槽的机会。可是,此时的上海已经与何其多刚刚归国时有了很大不同。越来越多的海外人士通过各种各样方式来到上海,为自己的梦想寻找适合土壤。与何其多有同样学历和经历的人士越来越多,何其多可选择跳槽的单位就越来越少。

随着时间的推进,上级单位正在成立调查专班的信息越来越具体。何其多甚至听说,工作专班的临时负责人就是一心要置他于死地的女冤家朱天骄。走投无路的何其多只好将自己的对外交往安排得越来越频密。在浦东一次海外归国人员的联谊会上,他结识了刚刚从美国到内地创业的AUSTIN  ZHAO,也就是赵魏祺。

在人情世故中打滚几十年,何其多练就了一双识人的鹰眼。弄清楚赵魏祺身后庞大的财力背景后,他敏感地觉察到这是他目前惟一可以把握的机会。

在何其多眼中,说话语速很慢、双眼澄澈透明的赵魏祺就如一个身背宝物独自行走在江湖的天真稚童,就算自己不吃他,也总会有人吃死他。而在目前这种一触即发的劣势中,如何将赵魏祺的钱变成自己的钱,让自己的事业打开另一番天地,是他迫切需要考虑的。而且越快越好。

何其多告诉自己:一定要在别的鹰犬扑下来之前,抢到这块肥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