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潜入浦东(十四)

来源:网投 作者:郑晗

甘婧再次接到赵闽从香港打来的电话,是在一周后。

赵闽简短客气了几句后,漫声细语地告诉甘婧,审计公司已经将审计报告交到他的手中。

报告给出的结论是什么?甘婧提着一口气,小心翼翼地问。

赵闽在电话那头笑了一下回答,纳士公司这两年的运营情况十分正常,尽管利润并不算高,但营业额的增长比例很高,按照业内人士给出的参照数据看,他们的增长率甚至可以用良好来评估。

营业额没有问题,那他们财务上也没有问题吗?甘婧问。

赵闽回答,至少从审计报告上看,他们的财务方面也没有什么重要问题,有些会计政策设置和运用得不太得当,但这都是小事,略加指点,便可以修正。

甘婧哦了一声。

赵闽接着说,从审计报告上看,纳士今年的合同金额已经接近一亿元。目前,成都、武汉、无锡的五家公司已经签约成为纳士的合作单位,共同经营世博项目。他们第一期款项已经到了,大概两千多万吧。

甘婧感觉脑海中嗡嗡作响,这么说,我的第六感错了?

赵闽笑,小姑娘,你的第六感没错。尽管在财务审计上纳士给了我一份非常漂亮的答卷,但是,他们在合作单位的选择上可能有一些问题。我正在请国内的朋友帮忙调查。

是什么问题?甘婧忙问。

现在还只是怀疑,还没有落实到具体问题上,不过我保证,一个月之内,我肯定会给你一个切实的答案。哦,不是你,而是你和我,是我们。赵闽语气坚定地说。

一个月之内?甘婧问,我能做什么吗?

我下面想说的,就是这个问题,你什么也不要做,就正常上班下班。等你全部忙完后,我带你到洛杉矶拉布里亚农场参观刃齿虎化石遗址。

甘婧对着电话笑了一声,我早就在网络上看过拉布里亚农场的那些化石了。

赵闽的声音转为严肃,我不是和你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好吧。甘婧回答。

赵闽顿了顿,在电话中轻声说,你要听话。然后抢先挂断了电话。

甘婧稍稍愣了一下,将手机拿到眼前,有些不舍地盯着屏幕,看着屏幕的光亮慢慢转为黑暗,这才放入口袋。

剑齿虎项目进行最后调试阶段,按照项目流程,项目组成员要集体前往主题公园所在城市进行安装、调试、指导。这几天,组员们正在手忙脚乱地对资料进行最后核实检查,然后集体打包。

作为创意文案,甘婧的份内工作已经全部完成。她在安装调试阶段的身份是外联协调员。具体说,就是给组内其他人员打打下手、买买盒饭。在动身前往主题公园所在城市当天,正和同事们奋力将电脑、模型、测试机器搬上中巴车的甘婧被屈志华叫到一边,他通知甘婧,三天后,环宇董事长佟仁义一行将到上海公干,何其多安排徐丽美、桂望国、房莺、甘婧、屈志华和他一起请佟仁义吃晚餐。

何总从美国回来了?甘婧问。

今天下午到浦东机场。屈志华回答。

上午九点,满载着人和物品的中巴车缓缓驶离纳士公司。甘婧跟在车子的屁股后头,拼命挥手道别。一直目送汽车消失在道路尽头,甘婧才没精打彩地回到办公室。

三天后。

佟仁义一行人光临上海。当天下午四时三十分,甘婧随同何其多、房莺、徐丽美和屈志华一同前往香格里拉酒店去迎接。

佟仁义和他的总经理助理司非利同乘一车,何其多与甘婧陪同。其他人乘坐另外两辆车。

站在曾数次出现在英国皇室重大活动中的黑色劳斯莱斯幻影旁边,甘婧惊叹了一句,这车好别致,后车门与前车门是对开的。

佟仁义肚子一挺,哈哈大笑,甘小姐说话真有幽默感。

个头与甘婧相差无几的司非利瘦得如同排骨精一般,坐下去很节省空间,由他陪同佟仁义坐在后排,何其多打着哈哈说自己胖,坐进副驾驶位。剩下甘婧和佟仁义,甘婧二话没说,主动坐到后排佟仁义的旁边。

三辆车组成一个临时小车队,在如织的车流中穿行。隔着车窗,甘婧不时能看到行人或者驾驶员向他们的车投来的好奇目光。

这车要多少钱?甘婧问。

司非利回答,杂七杂八加起来,这车大概要人民币七百多万吧。

何其多回头笑言,人家说汽车是主人可以移动的房屋,佟董这车可以称之为可以移动的别墅吧。

唉,什么别墅不别墅的。一起玩儿的兄弟们都有,我就凑热闹买了一辆,平时也不开,放在上海的家里,像甘婧这样的美女来了我才开开。佟仁义笑哈哈地说。他每笑一声,就拍一拍甘婧的大腿,狭小的空间内,甘婧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只好尽力将身体靠近自己那侧的车窗,掩饰性地望向车窗外。

冬至已过,白日正在慢慢拉长,尽管这样,华灯还是在夜幕并未完全降临之时全部点亮。

世博会召开已经进入倒计时,作为主会场所在地的浦东,到处都是接近尾声的工地。重新修整过的马路旁鲜花簇簇,巨大的绿色世博标志灯箱随处可见。

佟仁义顺着甘婧的目光向外望去,看着窗外几乎堪称移步换景的豪华景致,忍不住赞叹了一声,世博会的召开,让浦东的城市建设起码提速二十年。

司非利接道,上海经济情况好呀!有钱。

现在地价这么贵,我看新闻,国内没几天就会出现一个所谓的地王,应该说很多地方政府都有钱,就看他们想往哪个地方花了。何其多说。

佟仁义摇头,你看看现在能当“地王”的,有几家是私企。做房地产的水太深,地价贵、资金盘子也大,像我们这种靠房地产起家的私企都承受不起转行了。

何其多笑,佟董您也未必当不起“地王”,只不过要看您愿意不愿意。

司非利接道,佟董倒不是转行,而是扩大经营,文化产业是政府重点发展产业,前景肯定好。

那倒是的。就拿动漫产业来说,我记得前些年一打开电视,里面播的就是外国的动画片,现在你看看,那么多电视台,还有几家在播外国动画片?这明摆着政府让我们这些国内做动漫的赚点钱嘛。何其多笑,不过,就是看动画的国内孩子可怜点儿,因为有些国产动画比他们还幼稚。

严格地说,何总你也不是国内的。佟仁义拍拍甘婧,凑到她耳边笑着说,像我们这位小美女才是正宗国产自用品牌,对吧?

何其多和司非利哈哈大笑,甘婧也跟着笑了几声。

说话间,车行至正大广场,甘婧扭过头,笑着对佟仁义说,佟董,您天南海北走了很多地方,今天我们请您尝尝上海本邦菜。

甘婧很识相地接过何其多话题,2004年克林顿访华时曾到老城隍庙那里的绿波廊就餐,我们今天要去的 “廊亦舫就是绿波廊的管理公司开设的新店,

好。好。浙沪的菜系有许多都是相通的,美女选的菜,我一定爱吃,美女选的地点,我一定喜欢。佟仁义笑不拢口地说。

一行人走进装修古香古色的包房,已先一步到达的房莺连忙巴结地为佟仁义拉开座位,佟董,您坐在这里,可以看到浦江夜景。甘婧酒量很好,过下让她好好陪您喝几杯,房莺一手搭着佟仁义,一手搭着甘婧,非常亲昵地对佟仁义笑言。

佟仁义大笑着说好。

房莺倒没有食言。菜品还未上齐之时,落地窗外的景致已在甘婧眼中变得模糊。房莺和何其多花样百出的劝酒方式让她以极快速度喝下大量白酒。

情知已经醉酒的甘婧想趁意识尚且清晰时将胃中还未完全吸收的酒吐出来。她借口去洗手间洗手,站起身来向包房外走去。

我陪你去。佟仁义也跟着站起身来。

你扶着我吧。佟仁义伸出胖胖的胳膊,示意甘婧扶着自己。

甘婧本想拒绝,可又一阵恶心泛来,她低声说了句谢谢,双手扶着佟仁义的胖胳膊,一起向卫生间走去。冲进卫生间,甘婧反手锁上门,趴在马桶上翻江倒海地狂吐起来。

连洗了几把脸,甘婧感觉清醒了许多,她又重新梳了梳头发,这才走出卫生间。

卫生间门口,佟仁义双手叉在裤袋中,像只企鹅般挺着肥肚子,焦急地等着她。

好些没?见甘婧走出来,佟仁义问道。

甘婧哑声说了句谢谢,给了佟仁义一个感激的笑脸。

去那边稍微坐一会儿吧。一会儿进去肯定还要喝。甘婧指指一旁的沙发。

佟仁义点头说好。

坐下后,佟仁义有些迟疑地问道,美女,你的手机号码换过吗?

没有啊。在上海工作后,一直用的都是这个手机号码。甘婧回答。

这几天我一直在打你的电话,也发了短信,可你一直不肯接听,也没回信。我以为你手机号码换了呢。佟仁义说。

这几天您打过我电话?我没接到过您的电话呀。甘婧吃惊地说。

不可能吧。佟仁义摇头,美女不想见我很正常,可说没接到我的电话就不正常了。

是不是我手机停机了……甘婧沉思了一下,要不您再打一下试试看?

说着,她将手机放到两人中间,示意佟仁义拨打一下看看她有没有说谎。

佟仁义有些不相信地看看甘婧,真的开始拨打手机,片刻,他将手机递到甘婧耳边,手机听筒中传来接通的声音,可甘婧的手机却寂静无声。

甘婧想了想,借来佟仁义的手机拨打中国移动的人工服务台。

接听电话的男士在一一核对甘婧的登记情况后,给出一个让人出乎意料的答案:甘婧女士,十日前,您曾到位于浦东迎春路的中国移动营业厅办理过号码挂失,用的是您本人的身份证。在SIM卡生效后,您挂失的SIM卡同时停止使用。

甘婧目瞪口呆。

哈,我们到处找,原来你们俩人躲在这里。房莺一边大声说着,一边向两人走来。在众人注视中,她一手一个,将佟仁义与甘婧一同拉回到包房内。

包房内,新一轮劝酒接着上演。

佟仁义出身贫苦,12岁跟着同村的师傅学木工手艺,一步步走出小乡村,走向广阔世界。他能从小木工成为小包工头,再从小包工头成为小房地产商,再从小房地产商成为大老板,三十多年没少在酒桌上拼杀,酒量自是操练得十分了得。在纳士四人的轮番轰炸下,仍然能保持半醒状态。

在向何其多回敬时,借酒盖脸的佟仁义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何总,甘婧这个小丫头我很喜欢,你帮我想想办法,需要什么条件才能把这个美女吸引到我们公司来?

何其多一端酒杯,条件很简单,再干三杯酒。

佟仁义摇头,你他妈的净说瞎话,不是你舍不得吧?

何其多脸上滑过一丝不易觉察的苦笑,以前我可能会舍不得,现在我哪他妈有资格舍不得呀?你想要人,自己对她说。我这里没问题,全力配合。

甘婧见战火又烧到自己这里,连忙装作又要去洗手间,被徐丽美一把拉回,美女,房间里有洗手间,你先和佟董喝了这三杯,然后就在这里方便,不用专门跑出去。

众人哄堂大笑。

三杯下肚,甘婧感觉刚刚有些清醒的意识再次模糊起来。她本能地推开不知是谁举到她面前的酒杯,大声说着不能再喝了。可还是硬被灌进了几杯酒。这一次,甘婧彻底醉了。她强睁着双眼,小声说我先趴一会儿,你们聊,便推开面前的杯碗碟筷,一头趴了下去。

刚开始,甘婧还能感觉到有几双手在不停摇晃推搡自己,到后来酒意一阵阵翻涌,她脑海中先是一片嘈杂,接着堕入无意识之海,沉浮几下后,彻底失去了意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