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潜入浦东(十三)

来源:网投 作者:郑晗

入冬时节,在龙门架林立的洋山港深水码头,甘婧见到了回国巡视公司运营情况的赵闽。

那是我们的船,想不想上去坐坐?在一处货柜码头,赵闽指着稍远处一艘巨大的货轮问甘婧。

看到甘婧点点头,身着厚外套的赵闽带着她过长长的引桥,踏上那条巨大货船。

底下几层都是货舱,上面两层可以看看。赵闽说着,带着甘婧缓步慢行。

半个小时后,两人结束参观,回到甲板咖啡吧。

相对坐定,待服务生端上热咖啡,赵闽这才端详着甘婧微笑着说,甘婧你好,好久不见,你似乎瘦了一点儿。

甘婧也回给赵闽一个温暖的笑容,赵先生您好,时间真快,一转眼已经是冬天了。

我有话要对你说。赵闽收起笑容,认真地望向甘婧。

赵闽给甘婧带来的,是警方发现的一条线索。

在警方近期破获的一起贩毒案件中,一名一直没被打击过的毒品拆家供出一批从她手中购买过零包毒品的下家。经过警方反复调查核实,这其中竟然有唐红果儿。

你说果儿生前吸毒?甘婧几乎叫了起来。

甘婧,你先别激动。我想问你,你真的了解唐红果儿吗?赵闽沉声问道。

甘婧有些不甘心地想了半天,才无奈地垂下头。她不了解唐红果儿。甘婧和唐红果儿的旧宅早已变成一片商业楼盘。那个扎着一头小辫子、会跳民族舞的七岁小女孩,也和老家的山山水水一样,成为一段美丽回忆。

二十年的时光,足以凋零一座芝加哥那样的汽车工业老城,也足以繁华一座浦东这样的金融航运新城。更何况一个普通人。

唐红果儿吸毒,是新型毒品还是海洛因?甘婧问。

是新型毒品。赵闽回答。有一种是专门在热舞时用的。

甘婧皱着眉头,吸毒?可是警方给出的尸检结果,并没发现她身体内残留有毒品成份。

毒品在人体内也有一个代谢时间。她体内没发现毒品成份,也就是说,她自杀前一段时间并没有吸食毒品。赵闽接道。这个问题,我回来后也专门问了专家朋友。

你在赵魏祺的个人物品中发现过跟毒品相关的物品吗?甘婧问。

没有。魏祺每次出门前,都会把家里收拾打扫一下。他不喜欢钟点工在家中没人的情况下过来打扫卫生。他的家中一直十分整洁,个人物品放置得也很规整。也因此,他最初失踪时,我和钟点工都以为他出差或者出去度假了。赵闽说。

赵先生,你说,唐红果儿自杀,以及赵魏祺失踪,会不会与吸毒有些关系?

赵闽扬扬眉毛,示意甘婧说下去。

我们来做一种最直接的假设,假设赵魏祺发现了果儿吸毒,十分生气,苦劝之后,果儿一直没能戒断,赵魏祺索性提出与她分手。结果,唐红果儿因为受不住分手的打击,加上吸毒导致她心理出现了一些问题,于是跳楼自杀了。得知她跳楼的消息后,赵魏祺十分悔恨,也……在某种情况下殉情了。

殉情……

赵闽不易觉察地哆嗦了一下。

以前我们寻找赵魏祺,一直把他当成失踪,总认为他在某处小住散心,等心情平复了就会回来。如果,他真的已经不在人世了呢?那找的方式就不一样了。

赵闽苦笑了一下,你的意思是找无名尸体?

甘婧点点头,我知道,让你接受这个观点很难,寻找过程更难。

不过……甘婧犹豫了一下。

什么?赵闽问。

这个假设也有个前提,就是唐红果儿自杀在前,赵魏祺失踪在后。

这个很难估量。赵闽回答。

赵魏祺住的小区里应该有安保监控系统吧?他最后一次出现在摄像头中是什么时候?

赵闽略一思索,有些迟疑地回答,应该在唐红果儿自杀前吧。我记得当时调看过小区监控录相,最后一次看到魏祺,他还是和唐红果儿在一起,两人去地下车库取了车,一起乘车离开。

如果魏祺失踪是在唐红果儿自杀之前,那情况就又有些复杂了……甘婧自言自语。

海风凉了,我们上岸吧。赵闽看看被风吹得脸色发白的甘婧,小声地说。

步行上岸,赵闽的私人助理快步迎过来,赵先生,晚饭已经准备好。

赵闽点点头,助理向不远处一招手,一辆黑色捷豹轿车稳稳开了过来。

上车吧。赵闽帮甘婧拉开车门,去我家里吃顿简餐。

赵闽的公寓位于南汇临港新城一栋灰色楼房内。楼房外表普通,走进去才能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偌大的楼房只有四部电梯,一梯只为一户人家服务。

进得门去,赵闽示意甘婧自己随意看,他去换件衣服。

甘婧独自转了转,像所有时尚杂志上介绍的生在海外、长在海外的富人一样,赵闽家中摆放的全部都是明清式家具,客厅里处处可见暗红雕栏、莲花、祥云和低眉敛首淡淡微笑的菩萨。而从可以用宽阔来形容的客厅面积看,赵闽的家堪称是豪宅。

我很少来这里住,都是助理他们帮我弄的。换好居家服装的赵闽笑着示意甘婧到餐厅就坐。

看着红木餐桌按顺序一道道摆上的西餐,甘婧轻轻笑了一下。

在中国明清式家具上吃现代西餐,感觉有点怪是不是?赵闽准确说出了甘婧心中的想法。

这是一种进步。甘婧笑着拿起刀叉,我不太懂西餐礼仪,如果出错了,可以纠正我的。

赵闽笑着点头。

两人安静地吃完晚餐,赵闽殷勤地邀请甘婧到露台去小坐,他微笑着说,助理买这幢房屋时,告诉我说这里是湖景房。坐在家中就可以看到那个被称为临港新城的标志景观,叫滴水湖。因为一直很忙,我还从没上去看过。一起去看看好吗?

甘婧点头,我也没看过滴水湖,一起去看看吧。

赵闽住宅的露台立体种植着许多在冬季盛开的花草,坐在微微拂动的晚风中,花草的清香一阵阵袭来,不远处,滴水湖像一面镶嵌在大地中心的圆镜,幽幽反射着湖边灯光。

他们说,临港新城的规划方案源于德国一家公司,总设计师假设有一滴来自天上的水滴落入大海,泛起层层涟漪。那个湖是水滴,我们坐的这个地方,就是它所泛起的一道涟漪。赵闽坐在甘婧身边,轻声向甘婧指点着周围的景观,这工程算是豪华,你看,那个可以观景、行船、游玩的巨大水滴是个完全用人工开挖得来的人工湖。

随着赵闽手臂的起伏,他身上散发出微微的温热气息。一刹那间,甘婧心中竟浮现出一丝恍惚之感。

感觉到甘婧有些走神,赵闽拉着椅子,从她的旁边移到正对面,温柔地看着她的眼睛,轻声说道,我们一直在说魏祺和唐红果儿,却从没说说各自的一些事。

甘婧回答,那你说吧,我愿意听。

赵闽摇头,要说,也SAY YOU SAY ME。不是只听我一个人说。

甘婧想了想,那你想知道什么,就问我,你问我答。

赵闽点点头,好。能否告诉我你结婚了吗?

甘婧笑,摇头。

赵闽又问,你家中都有什么亲人呢?

甘婧回答,只有我和妈妈。九年前,爸爸为了救一名溺水的小朋友因公牺牲了。

赵闽又问,那你有男朋友吗?

甘婧侧着头想了想,以前有过,在省直机关工作,副科级公务员,眼镜男。因为我执意要辞职到上海来,就分手了。

赵闽问,对男朋友的条件有什么要求吗?

甘婧笑,只有一条,彼此喜爱对方。

赵闽还想问什么,甘婧接过了话题,轮到我问好吗?

赵闽点头,好,你问我。

甘婧问,你太太为什么不和你一起回来呢?

赵闽回答,她要在家里照顾三个孩子的生活和学习,走不开。

甘婧哦了一声。

赵闽仍然期待地看着甘婧,等她发问。

我没问题了。甘婧低下头。不早了,我要回家了。

赵闽愣了愣,半晌才重重叹口气,拍拍甘婧的头,起身让司机备车。

回家的路上,甘婧情绪有些低落。沉默了几分钟后,她才将话题转回到赵魏祺的身上。甘婧没有再谈如何寻找赵魏祺的尸体,而是转换了一个一直困扰她的问题:纳士公司为何要刻意隐瞒唐红果儿死亡和赵魏祺失踪的事实。

也许是那才那一段有始无终的对话,甘婧对赵闽,已然生出许多信任感。

哦,是我不让何其多宣扬的。这毕竟不是什么好事。知道的人总归越少越好。赵闽回答。

可是,就在我向一个资深员工找听唐红果的事情后不久,那个员工下班回家后就被人打晕抢劫了。而我也被莫名其妙地喂了安眠药,还在医院里住了一天。

喂安眠药?怎么回事,你怎么从没有跟我说起过?赵闽坐直身体,吃惊地瞪大眼睛。

甘婧详细将那晚情况向赵闽描述了一下,末了,吸口气说道,幸亏那时我还不认识你,手机中没有你的电话,只有一张唐红果儿与赵魏祺的合影,要不然,那晚我挨的可能就不是一记闷棍了。

你认为这两件事都和唐红果儿的死亡有关?后来有人主动问过你唐红果儿的事情吗?赵闽问。

有。就是被抢劫的那名员工。叫蓝祖平。我解释了,说我和唐红果儿是远房亲戚,我也是到纳士后才知道她曾经在这家公司工作过。还有,我感觉,房莺一直对我有种病态的防备和反感。如果不是我在剑齿虎项目中还有点用,何其多还算需要我,她早就找个借口将我赶走了。

怎么会有这种感觉?赵闽问。

您看,我到纳士工作快一年了,他们一直连个劳务合同都没和我签,与我一起进入公司的几个员工都签约了。作为一家已经在上海这个法治相对完备地区运作了四、五年的合法企业,这是不正常的。甘婧说,还有,每次我一和蓝祖平这些老员工走得近点儿,房莺就非常紧张。

我听何其多说,房莺是个能干女人。为公司的发展立下过汗马功劳,他离不开她。赵闽笑笑,那女人我见过几次,不太像是能用手段吸引男人的类型,我想,应该是工作能力确实很强吧。

谁说她吸引不了男人。这话到了嘴边,甘婧又咽下去。这话与两人讨论的事情无关,她也不想给赵闽留下一个低俗形象。

你认为她有问题?赵闽问。

凭我并不经常准的第六感判断,她与唐红果儿的死,一定有着某种关系。我甚至怀疑,当时打晕蓝祖平、给我的水中放安眠药的人,就是她。

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赵闽问。

我不知道。甘婧摇头,不过,我有办法试探出她到底是不是当时迷晕我并偷走我手机的人。

不要。赵闽断然制止甘婧说下去,不要做任何事。对她产生怀疑可以,我来想办法。中国是法治社会,我们可以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问题。

甘婧看看赵闽,您知道中国每年的失踪人口数量有多少吗?中国的警力又有多少吗?警察不可能有那么多精力找回每一名失踪者。我们现在对房莺只是怀疑而已,无凭无据的怀疑,警察也不会采纳的。

我有办法处理。总之你太太平平的,不要涉险。赵闽打断甘婧的话,粗声说道。

甘婧学着赵闽的样子耸耸肩,不再和他争辩。

车行至一半,赵闽电话响起,是行政助理打来,告之赵闽,何其多的小儿子生病入院,这几日返回美国处理家事,可能无法在国内与赵闽见面。公司运营情况,请三位副总向赵闽汇报。

赵闽低声说好,挂了电话。

甘婧脑筋一转,突然想到一个方法,赵先生,以往您作为大股东来听纳士汇报,都采取什么方式?

听汇报、看材料。赵闽回答,纳士是魏祺的心血,他在时,我听汇报什么的也只是走走过场。

我有个小建议。甘婧说。

你说。赵闽看着甘婧。

您这回听汇报,带一名精通财务的下属去。从审计的角度认真查查纳士的经营情况。

赵闽笑,小丫头,你的想法我明白的。但你知道吗,纳士从创立起就有着十分完善的企业财务审计制度,不仅有内审,每年年底,还会请知名会计事务所进行外审。何其多他们给我看的材料中就有非常完善的财务审计报告。就算他们敢造假,负责外审的会计事务所也不会冒着身败名裂的危险帮他们造假的。

甘婧低头想了想,感觉赵闽的话有理,但又感觉与自己的想法有些差别。

眼见自己的住所已经出现在不远处,她有些焦急地说,您说的那些专业术语我不懂,我也不是财务人员,不知道审计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我觉得,国内曾经有不少企业负责人因为经济问题落马,在问题曝露前,他们的企业也一直在进行着不比纳士业余的内审和外审。我不管您用什么方法,反正我希望您利用大股东的身份仔细去查查。房莺这边我查,纳士经营问题,您查。

说完这句话,甘婧向赵闽一挥手,起身下车。

甘婧还没走上几步,就被赵闽一把拉了回来,他低头盯着甘婧,十分认真地说,我再重申一次,你不要再做任何事。纳士实际经营情况和房莺的个人情况我都会想办法查。听到了没有?

看到甘婧的笑容,赵闽的表情慢慢松弛,他松开手,认真地说,甘婧,你笑了,就表示你听懂并认同我的意见了。我是个守信的人,我也希望,你信守现在对我的承诺,太太平平上班下班,不要做任何危险的事情。好吗?

甘婧这次没有笑,而是郑重点点头,再次挥手与赵闽道别,快步跑入小区内。

由于没与组员们一起加班,心怀愧疚的甘婧回到家后,又在网络上与同事们聊了一会儿,才关机睡觉。

第二天一早,甘婧一踏入办公室就感觉到气氛异常紧张。

看看公司员工大致到齐,人事主管艾米站在办公区中央简短地做了一个公告:纳士大股东赵先生很看好公司发展前景,准备借世博会召开契机扩展经营范围,拟向公司注资扩大经营范围。一周后,赵先生委派的财务顾问将到公司考察经营情况。如有涉及到各部门事宜,请各部门领导、项目组负责人积极配合。

甘婧面无表情地听完,低头干活儿。

这天晚上,财务部与行政部破天荒地留下加班到晚上十点钟。

财务室内,屈志华下班后,房莺又恢复了冰冷的表情,三个小姑娘吓得哆哆嗦嗦,大气也不敢出。

行政部内,负责档案管理的行政人员胡粉花将近两年的档案全部摊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一份一份认真审查,缺签字的、少公章的、没日期的、金额不详的全部挑选出来,待房莺过目后,想办法补充完善。

一周后,受大股东委托的财务专员来到纳士公司。因为何其多仍在美国处理家事,纳士的接待和配合工作全部由房莺和桂望国负责。何其多专用的总经理会议室被临时布置成接待室,听汇报、看材料都放在那里进行。

这项名为经营情况调研,实则为财务审计的项目没日没夜进行了整整十天。

十天后,房莺与桂望国设宴欢送五人离开。房莺和桂望国宴客回来时,甘婧偷窥了一下房莺的表情。她隐藏在眼镜后面的目光闪烁不定。让人看不出她内心的喜忧。

财务审计人员离开的第二天晚上,赵闽在马来西亚给甘婧打来电话。

这里和上海有一个小时时差,你休息了没?手机那端,隐隐传来沉闷的海浪声。

此时,甘婧仍然在办公室加班。听到赵闽的声音,她有些惊喜地说了声还没休息呢,将手机紧紧捂在耳朵上,快步走进消防通道。甘婧来不及客套,先低声将审计人员的工作情况向赵闽描述了一番。

听说审计人员已经离开,赵闽只是淡淡哦了一声,转而轻声问道,你最近都好吧?

甘婧回答了一句老样子,接着扭转话题,他们何时能给你出审计报告呢?

赵闽说,大概后天就可以吧。

甘婧对着电话那头点点头,如果报告有什么问题,您方便告诉我吗?

赵闽笑,当然方便呀。

说完这句,两人竟然无话。沉默半晌,甘婧小声说,没什么事,我就先挂机了。

赵闽说好,在甘婧挂断电话前,他又追了一句,有事的话,记得打我电话。不管什么事情都可以。甘婧说好,又等了一会儿,见电话那边再无声音,才默默挂断电话。

心情略显复杂的甘婧没发现,就在她接听电话时,有个人影一直站在消防通道门后,悄无声息地注视着她。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