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潜入浦东(十二)

来源:网投 作者:郑晗

剑齿虎项目重新启动,项目组再次紧张运转起来。在并不算多的时间内,技术部门要将所有的创意都落实在这部长达1500秒的3D片中。为了增强游客的身临其境感,项目组在1500秒中设置了9个剑齿虎冲出大屏幕向游客扑咬的画面。在这些画面,游客甚至可以感受到空气拂过剑齿虎毛发时的飘荡之感。

又一个加班结束的深夜。为了鼓舞员工士气,蓝祖平请项目组人员宵夜。

一路嘻嘻哈哈说笑着,到达民生路后大转,车辆抵达民生路栖山路,蓝祖平熟门熟路地将车贴着一家大排档档口停好,招呼大家下车。鼎沸人声随着车门的开启扑面而来。

油亮的小龙虾一盆盆端上,冰啤酒泛着泡沫注入到杯子里,大家的情绪也高涨起来。

咦,我发现这里好像没有城管,为什么?眉眉喝了一口啤酒,问。

世博期间估计会管吧。趁现在还开着,我们抓紧吃。魏元挟了几只小龙虾放到面前的碟子里,大声说,在四十度的高温下流热汗喝冰啤酒吃小龙虾,爽。

由于开车,蓝祖平没有喝啤酒,他端着一杯王老吉,一边羡慕地看着大家喝啤酒,一边大声对魏元说,你对象还和你闹不? 

还那样。现在她妈妈又有新花样了,拿个征婚的小牌子在人民公园里静坐。

百合停下剥虾的手,那局势岂不是升级了?

谁管。过一天算一天吧,她一天不提走,我也不说啥。魏元叹了一口气。

也是。总比结婚后哪天一回家,发现专门处理家庭纠纷房产矛盾的柏万青阿姨出现在你家门口好。

柏万青阿姨出现总比记者宣克炅在你家门口报道好吧。百合调侃道,那不是杀人可就是放火了。

蓝祖平边笑边摇头,多亏我到上海来之前就把婚结了,孩子也生了,要不然可能就算结了婚,现在也不敢生孩子,就算生了孩子,可能也养不起孩子。

现在没房子,哪个女孩会嫁给你呀。百合撇了蓝祖平一眼。

不是说浦东也要盖经济适用房了吗?到时候你可不可以申请?蓝祖平问。

魏元摇头,那是给有上海户籍的人的福利。你想都别想。喝了一口酒,魏元接着说,我感觉,经济适用房的建设初衷是好的,但是,范围的划定还是不够准确。你想,不管是哪个城市的原住民,谁家还没套房子?他们再申请房子,一部分人是为改善居住条件,还有一部分人就是为了投资。这也是报道中经常说的,在经济适用房小区经常能看到豪车的原因之一。

蓝祖平接道,是。这也违背了经适房建设者的初衷。其实真正需要住房的,倒是我们这些不上不下的人。但还真没有人管我们。唉。在我的朋友中,就有不少因为没房子结婚而不得不分手的情侣。

不是说居住证满七年,就能申请转户口吗,你办个居住证等着不就行了。甘婧停下剥虾的手,问。

对了,人事部给你办居住证了吗?魏元问。

甘婧摇头,没人提这个事,我也不急,就没问。

魏元苦笑,不办也罢。你知道办个破证要跑多少个地方吗?

多少个地方?甘婧问。

要房东和你一起去房管所开租房证明;要去税务局打印你过去一年的纳税证明;要去人才交流中心去给你的学历办认证;要你的单位提供余期六个月以上的劳动合同;要你的户口原件;还有你前一个单位的退工证明;还要去医院体检拿体检证明。你自己算算要跑几个地方。魏元说了一长串,猛地喘了口气,每去一个地方,加上路上的时间,基本都要花半天时间。我算了一下,我拿齐那些手续,正好花了一周时间。还好我们公司是不定时工作制,要是上班打卡的单位,估计一个月的奖金全要被扣完了。

这么麻烦,那办一次管几年?甘婧问。

我有个朋友很幸运,办了个三年的,大部分人像我这样,都是一年续办一次。魏元回答,真的好麻烦。

那我还是算了。甘婧摇摇头,有这功夫,我休息一下挺好。有那东西也没啥好处。

眉眉摇头,这证不能给你带来好处,但能给你带来麻烦的。如果你想在上海学驾照、买车给车上牌照还有子女入学就医都需要这破证,听说买房子也要。

那我就不买车不买房子嘛。我本来也买不起。甘婧耸耸肩,眉眉,你办了吗?

眉眉摇摇头,听说办那个证有个打分系统,人家最低要本科,我是专科毕业,分数不够,没资格。

在留住人才这方面,国内本来就没有一条比较规范的路,上海在这方面先走出一条路来,不管程序设置得有多复杂,但总归在向前走,我觉得挺好。蓝祖平举起饮料,兄弟们,剑齿虎项目让大家跟着我吃苦了,何总说了,项目结束后,按老规矩,该加薪的加薪,该提级的提级。来,为加薪提级干一杯。

手中单薄的一次性塑料杯碰不出声音,几个年轻人站起来,大叫着配音:嘭!干杯。

麻麻辣辣的小龙虾伴着清凉的啤酒入口,有那么一瞬间,甘婧突然有些想家。这样热闹的场景在武汉、在内地许多城市的夜晚经常可见,可在浦东,却要在熟人的带领下才能找到。

整齐划一的市容市貌从管理者的角度而言是进步,对过惯柴米油盐琐碎日子的小人物而言,却略带冷酷。

这种地方唐红果儿来过吗?甘婧自然而然地问,像她们那样在海外长大的孩子,应该不习惯这种喧闹而又略嫌油腻的地方吧?

来过。她和赵魏祺都来过。但赵魏祺更喜欢在窗明几净、看得到花草、听得到蓝调音乐的地方吃饭聊天,最好老板娘穿件花样年华的旗袍。他喜欢所谓的老上海腔调。蓝祖平回答。

说起来,他们俩个人中,我更喜欢唐红果儿。魏元小声说,专业技术能力可以,人也大方,一天到晚笑呵呵的。可惜共事时间太短。

唐红果儿是谁?眉眉细声细气地问。

哦,是以前的一个女同事。老板的女朋友。蓝祖平回答。

别看我们公司规模不大,可是人员流动还是挺频繁的,来来去去加起来也有二三十人了。魏元说,按理说,公司经营了四五年应该已经企稳,可我总感觉公司一直有种不稳定感。

做企业的,都会经历大年小年。这也没啥。你看,今年不是招了眉眉、甘婧和杰克嘛,能够招人而不是裁人,恰恰说明公司业务越来越好了呀。蓝祖平接道。

看报纸上说,现在很多单位不允许自己的员工相互谈恋爱。唐红果儿和赵魏祺恋爱的事情,公司允许吗?甘婧说。

百合笑,规定管的都是员工。老板就不一样了呀。

他们的感情好吗?甘婧问。

蓝祖平回忆了一下,应该还好吧。唐红果儿比较外向,爱说爱笑,赵魏祺一副阳光老男孩做派,性格天真遇事爱较真,就是中文水平太差了。甘婧,我发现你对唐红果儿的事情特别感兴趣。蓝祖平疑惑地盯着甘婧,你认识她?

我就是这个性。遇事爱问个究竟。我很小的时候我妈就说我应该去当狗仔队。甘婧笑。

你知道不,两年前,曾经有两个员工因为过于关注公司以往的人事变动,被人事部解除了聘用关系。后来房莺还给我们这些老员工开过会,三番五次申明,严禁老员工在新员工面前谈论公司的人事变动和重大决策,她说那些往事不利于公司发展和安定团结。蓝祖平直视甘婧,说实话,你是不是认识赵魏祺,或者认识唐红果儿? 

为什么这么说?甘婧感觉后脑有些发紧,强作镇定问道。。

实话实说,其实我一开始就想问,但因为不太熟悉就没好意思张口,你是不是唐红果儿和何总打招呼特招进来的?

对呀,百合笑着接过来,你看,你和眉眉、杰克是一起招进来的,但何总对你好像特别关照,一进来就给你特批了活动经费,尽管不多,但以前从未有过。房莺明摆着不喜欢你,可一直也没把你赶出去。说说呗,你和那个唐红果儿是啥关系?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甘婧低下头。半晌,才抬起头来,我不是唐红果儿介绍进来的。因为她已经去世了。

她去世了?蓝祖平惊叫一声。什么时候?为什么我们从来也没听说过?

快两年了。甘婧叹了口气。我也是到这公司工作后,看到公司简介才知道唐红果儿是这家公司的创建人之一。

那你怎么知道她去世了?魏元问。

我和唐红果儿是远房亲戚,她去世后,她妈妈给国内的亲戚打过电话。甘婧回答,我也不明白,你们是她的同事,天天在一起工作,却会不知道她去世的消息。

她这么年轻,是遇害了吗?蓝祖平问。

警方结论是自杀。

众人默然。蓝祖平叹了口气,唉,这一转眼都两年了。我一直以为她和赵魏祺回美国结婚了呢。

对了,你感觉赵魏祺和她感情好吗?甘婧旧话重提。

蓝祖平这次回答得很谨慎,嗯,应该说,还可以吧。我们都是打工的,老板感情上的事,我们也管不着,也看不着。你说如果问你何总和他老婆关系好吧,你肯定说不出,对不对?

甘婧点头。

      原本欢快的气氛突然转为凝重,众人纷纷表示吃好了想早点回家休息。蓝祖平结了账,与百合一起将各位同事载至民生路路口,看着众人一一钻入出租车内,才发动车辆回家。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