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潜入浦东(十一)

来源:网投 作者:郑晗

周六是个艳阳天。

在接近四十度的高温下,甘婧先行乘坐出租车来到汤臣高尔夫球场。在大厅里略等片刻,何其多陪着环宇的新任老总谈笑而来。同行的还有身量瘦高、声音低沉的白主任。

见到甘婧,新任老总的眼神明显直了一下。

哟,这是你们公司请的电影明星吗?他盯着甘婧笑嘻嘻地说。

何其多显然很满意这种惊艳的效果,略带得意地说,这是我的员工,甘婧。小甘是剑齿虎项目的创意文案与总策划。

这位是环宇的董事长,佟仁义。何其多转向甘婧。

甘婧赶紧上前握手问好。

四人在服务员的帮助下换好服装,汤臣高尔夫的一名销售经理已经在进入区等候。见到何其多,笑着用香港普通话致意问好。

进入球场,四名包裹得像中东女士的女球童驾着球车迎了上来,殷勤地跟在各自客人的身后。因为日日在烈日下工作,四名女球童都黑得发亮,但一张口,人人声音甜美娇柔。

与甘婧的茫然不知所措相比,其他三人显然是精于此道的老运动员。开始三人还等等甘婧,见她实在是不上路,便将她丢给球童照看,各自跟着自己的小球一杆一杆向前一步步推进。甘婧见三人渐渐走远了,索性不顾形象,放开了力气打,由于不得要领,往往她一挥杆,球没飞起,一块草皮却应声掀起。

连掀了十几块草皮后,甘婧的衣服已经湿透,手臂的皮肤也一阵阵火烧似的痛。她摘下左手手套,将球杆交给球童,自己回到大厅休息。一个小时后,何其多、佟仁义和白主任也返回大厅。服务员迎过来,带领几人去冲凉更衣。

今天太热了,要不然,我一定能打完十八洞。坐在二楼的会员中心,佟仁义指着阳光下的球场略带遗憾地说。

甘婧顺着他的手指向窗外望去,但见溪流交错,果岭起伏,一条条球道散落其中,那些深深浅浅的绿,仿佛要与头顶的蓝天交融。如果是微凉的秋天,这该是一处十分令人心旷神怡的运动场所。

美女不喜欢打球?佟仁义斜倚在沙发上,开始和甘婧搭话。

女孩子很少有喜欢这项活动的。怕累,也怕晒黑。何其多接过佟仁义的话,在我认识的人中,只有房莺还可以。她是我看到的惟一可以打完十八洞的女人。这女人的体力比许多男人都强。

就是我们上次吃饭时你带来的那个——替你管钱的女副总?佟仁义皱眉回忆了一下,是不是长着一撇小胡子的那位女士?

甘婧没忍住,扑一下笑出了声。何其多也笑了起来,佟董,还别说,你观察力还真不错。房莺的汗毛是重了些。远看是像长了胡子似的。

白主任摇摇头,你们男人说话老讨厌了。以貌取人。

何其多喝了口茶,淡淡地说,房莺人看起来是不怎么样,但她有她的优点。她能做的事,别人取代不了。

佟仁义大笑,半晌,才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说,何总这点和我倒挺像。做企业和当家长一样,知人善用最重要。我和我弟弟不一样,我没文化,从小到大就会造房子。他呢,一直是学校里的高材生,人聪明,还留过洋。我们全家老小都靠着他才有今天。可如今他这一走,把一大摊子事都留给了我。我怎么办?我只能知人善用。

白主任及时将话题接了过来,佟董不仅知人善用,而且十分重视公司的日后发展。这不,公司内部事务稍稍理顺,就来和何总谈合作了。

佟仁义点点头,将目光转向甘婧,文化主题公园这种事情我不懂,也不知道剑齿虎和大老虎有啥差别。美女,要不你跟我说说?

甘婧看看何其多,何其多只是笑,却不说话。只好放下茶杯,面带微笑地说,剑齿虎生活在渐新世到更新世末时期。它与现代老虎的最大差别,就是他吃饭靠的是实力,而老虎靠的是技巧。

哦?这么有趣。佟仁义瞪着眼睛,一付被吸引的样子。

佟董,按照我们小甘的思路,剑齿虎不仅是它所存在那个时期的霸主,还是一个末世英雄,像西楚霸王那样兼具气吞河山的个性魅力与不肯与现世妥协的悲剧式结局。美国大片走的都是这路线。从以往的经验看,这种有故事、有情感又有实景配合的主题公园目前在国内还没有,只要宣传到位,肯定能引起大部人的兴趣和小部分人的共鸣。你看怎么样?何其多笑着说。

行。按你们说的办吧。这事还是由小白负责。据我所知,小白经手的每一项投资都赚钱,这次也不会让我失望吧。佟仁义看看白主任。

白主任点头,我一定尽力。

不过,有件事我要说在前面,何总也知道,环宇现在处于非常时期,资金问题很敏感。短时间内无法支付给你合同上剩余的费用。这项目上马时本来就非议重重。重新启动这个项目,我也是看中了甘小姐提供的方案,在内部也遇到一些阻力。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让小白再和你们签个补充协议,重新拟个付款方式和付款时间。从短期看,你们可能会吃点紧,但从长远看,我佟仁义决不让你何总吃亏。

何其多一愣。足足一分钟后,才笑着说,那好吧。佟董发话了,那还有啥说的。佟董说啥就是啥。

吃饭时,四人依旧谈笑风生。从佟仁义不时望向自己的眼神中,甘婧已经大概猜出何其多带自己出来应对佟仁义的原因,年过五旬的佟仁义似乎很喜欢自己。尽管心中有略略的不舒服,但甘婧还是很热情地主动与佟仁义碰杯、聊天。

对了佟董,上海世博会的主会场在浦东,你们有没有承接到一些跟世博会有关的项目呢?甘婧突然想起赵闽所说的纳士签订的两项世博项目,赶紧将话题拉向这里。

当然有。但主要是一些基础设施翻新维修什么的,现在正在赶工。佟仁义回答。

文化项目没有吗?甘婧问。

佟仁义摇头,目前没有。我们竞争不过有政府背景的国企。有些事,还是自己人做着才让老板放心嘛。

奇怪的是,何其多对这个话题基本不插话,只是慢慢吃着盘子里的菜,微笑着听二人聊天。

何总,白主任说你们也接到了和世博会相关的项目。方便说说吗?佟仁义倒没有冷落何其多,主动将话题转向了他。

哦,是有两个。不过接了之后,我也没感觉有啥开心。何其多回答。

佟仁义哈哈大笑,我听朋友说,世博局对外签订的购买服务合同条款都十分严苛,对企业的要求很高。

何其多笑,佟董,我和你一样,现在发愁的不是执行问题,而是资金。这两个项目的前期启动资金都很大,而且都要由我们先行支付,世博局要在项目执行过程中一步步给款。

佟仁义哦了一声,几秒钟后才说,那你不妨学学我们建筑公司,你当总承包商,把活儿从甲方那里先接下来,再发包给下面的小承包商,甲方怎么要求你,你就怎么要求你的乙方。这样大家都有钱赚,又不要承担太大的资金风险和压力。虽然少赚了点,但可以腾出资金,做更多事情。

何其多点点头,我不是没想过。不过……

何其多的话没完,佟仁义举起手中的酒杯,笑着说,大家都是兄弟嘛,有啥困难就说一声。如果有时间,到我办公室深聊。

何其多赶紧举杯。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