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潜入浦东(十)

来源:网投 作者:郑晗

甘婧看到蓝祖平时,他的头上的伤口还贴着一块巴掌大的纱布,清晨的阳光下,像一只被煮熟的大龙虾般沿祖冲之路弯腰向前疾走,一只巨大的电脑包在他屁股后来荡来荡去,显得他越发细瘦。

甘婧赶紧跑了几步向上追去,蓝老师,怎么没开车呀?

蓝祖平闻言回头驻足,哟,是甘婧啊,你好!你好!车制冷系统出了点儿毛病,我送去修了。

甘婧一边说话一边喘着粗气,这天气,得有四十度了吧。早晨一出空调房就热出一身臭汗。

蓝祖平一脸油汗,但仍然没改爱调侃的本性,他笑着说,美女出的汗怎么能是臭汗呢,就算真有味道,那也是香汗不是。

甘婧擦一把汗,笑着站定,看看蓝祖平头上的纱布,好些没?

蓝祖平指指头顶,笑,嗨,没事,我这头,比砖头还硬。听说你前段时间加班时累得晕倒啦?现在休息过来没有?

甘婧回答,我是低血糖,吃块巧克力就没事了。对了,您那天晚上是怎么回事,给我讲讲,兴许还能帮你分析分析。

蓝祖平笑着说,成,咱边走边说。

进入到公司一楼大厅时,甘婧已经基本了解清楚蓝祖平受伤当晚的情况。

蓝祖平的家在南汇郊区,是一幢四层的小产权别墅。因为地段偏僻,产权不明晰,交通也不方便,2006年他买入时,只花了40万元人民币。尽管近几年全上海都进入了商品房迅速增长期,但大开发商们还是嫌他住的地方太偏,没进行进一步开发。几年过去,那里依然是住户稀少、交通不便。

出事那天,蓝祖平下班时已经快凌晨三点。将车停好,蓝祖平下车掏钥匙开院门,就在这时,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紧接着,他的头上就重重地挨了一下。

你看清有几个人了吗?甘婧问。

蓝祖平摇摇头,警察说,从当时的情况看,应该是一个人作案。不过,他们也想不通他为何在将我打昏后,并没有拿我的钥匙继续入室偷窃,而只拿走了一个电脑包。

抢你的人如果是过路贼,他也不知道你家里是否还有别人。所以,也不敢贸然闯进去的。甘婧思索着问,电脑包里都有什么?

当然是电脑。真他妈背运,这三年的劳动成果,就这么一眨眼全没了。蓝祖平愤愤地说。

那是啊。对于从事技术工作的人而言,丢电脑比丢钱的损失大多了。看看已到公司门口,甘婧话锋一转,您还是多休息,这几天没事就别来公司了,反正剑齿虎的项目也暂停了。

嗨,反正我在家里也闲不住,还是上班来好些。蓝祖平笑,电梯门打开,他先跨进去按下了楼层数字。

对了,剑齿虎那项目说什么时候复工没?蓝祖平问。

甘婧摇摇头,佟仁冬真是人物,他这一跳,不仅砸得资本圈的地面摇三摇,连我们这种与他八杆子打不着的公司也跟着抖三抖。

其实也不能怪人家,动漫这个行业,在国内真正赚到钱的屈指可数。大家都是赔着力气赚吆喝。要想将动漫变成产业,真正赚到钱,也不能急这一年两年的,还真得有点耐心。蓝祖平笑着说。

两人上了楼,看看时间尚早,许多同事还没有到,便又站在茶水间聊了一会儿。

之前,我们一部叫得响的动漫作品都没有吗?甘婧问。

有啊。上海有一个吉祥物就是咱们设计的,为了使这个吉祥物深入人心,还给它拍了一部动画片。不过,大家虽然都知道那个吉祥物,却很少有人关心谁才是他的设计者。

总是替人家做嫁衣裳,不容易让人记住。得像迪斯尼那样,有自己的拳头产品,形成自己的品牌。甘婧说。

蓝祖平猛拍甘婧的肩膀,姑娘,你这句话说到大家心上去了。三年前,这想法还付诸过实际行动。公司领导层在技术人员、软硬件设备都基本到位的情况下,投入了挺大一笔钱,还真开发出一部属于自己的动画片,主角是个小男孩儿,大脑袋,头顶长了四根毛,叫东东。

为什么叫东东?甘婧问。

因为他在浦东诞生,故事的发展也以浦东为背景展开。算是主旋律加旅游片吧。

甘婧问道,在哪里能看到呢?电视台播放过吗? 

问题就是出在这里。没有单位肯收购。原本说好要购买这部卡通片的那家本地电视台后来又反悔了,说没有档期。蓝祖平的语气中带着无奈。

后来呢?甘婧着急地问。

后来就是那部片子现在还在仓库里睡大觉。再后来,不是《阿凡达》火了嘛,何总又花一大笔钱购置了制作机器,以中国《山海经》为题材拍了一部3D动画。可拍好后,委托的一家发行公司出了点问题,没能趁热打铁在电影院播放。在中国,某些时候文化产品就是个潮流,流行国学时,大家一股脑讲国学,流行心灵鸡汤时大家一股脑出鸡汤书。流行国学时出鸡汤书肯定赚不到钱。一拨儿是一拨儿,过去了就赶不上了。蓝祖平叹了口气,剑齿虎这个项目本来以为可以打个翻身仗,谁知道又碰上投资方跳楼了。

蓝祖平,伤口刚好就开始和小姑娘劈情操了?甘婧正想接话,房莺端着一只咖啡杯,一边笑着一边走了进来。

蓝祖平忙笑着回答,哪里,我是给小姑娘讲讲我们公司的光荣奋斗史,增加她的爱岗敬业精神,增强公司的凝聚力。

甘婧也笑着应和,是呀,听了蓝老师的话我才知道,我们公司发展到今天真不容易。

房莺泡好咖啡,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端到嘴边慢慢吹着,透过氤氲向上的热气,她目光如铁地盯着蓝祖平与甘婧,一字一顿地说道,公司赚的每一分钱,真都是有血有汗。所以,我也决不允许有人做对公司不利的事情。

趁房莺低头吹咖啡,甘婧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老是让人感觉喘不过气的女人。已经年近半百的人,却留着一头狮子王般的头发。为了留住青春气息,她像年轻女孩一样将头发全部梳到脑后,扎成一个高高的马尾,可这个极挑脸形的发式却让她额下两条青黑色的人工眉毛和脸颊上两块棕黑色肝斑暴露无遗。最让人难过的是她的嘴,松弛、外翻,微黑,活像两条过期变质的肉肠挂在鼻子底下。整体感觉,像一头黄鼠狼。

在甘婧暗自打量房莺之时,蓝祖平说话了,房总,您也只比我大五岁吧,蓝祖平笑,怎么说话这么像我妈呢。

说话没大没小的,是不是头不疼了你。房莺轻轻拍了蓝祖平一下,痛得蓝祖平一跳三尺高,就势跳出了茶水间。

甘婧望着房莺干笑了一下,也端着自己的杯子快步离开。

有机会一定想办法查查这个房莺的底。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人物。坐在座位上,看着屈志华扭着蟒蛇腰钻进房莺的房间,甘婧在心中暗暗自语。

此后一周,甘婧一直和同事们有意无意地打听房莺的底细。但是,除了她和屈志华那些几乎摆在众人眼前的绯色传闻,同事对房莺的过去几乎一无所知。公司就像一艘船,来来往往的船员很多,但很少有人能从开始乘坐到最后。如果不是怀有别样目的,萍水相逢的同事,除了共乘的这一段路之外,很少关心彼此的过往人生。

周五下班前,几乎从不在公司出现的何其多突然兴高采烈地出现在办公区,他站在办公区中间环顾四周后,将甘婧叫到办公室内。

剑齿虎项目有了新进展,何其多让甘婧将周六的时间安排出来,陪他与环宇的新任老总一起去打高尔夫。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