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潜入浦东(九)

来源:网投 作者:郑晗

甘婧在家里只休息了三天,就主动回到公司上班。

中午十一点,百合、魏元、杰克、眉眉陆续进了办公室。看到甘婧坐在位置上,都显得十分高兴,纷纷围过来问长问短。

下午一时,白主任带着一名助手急匆匆来到纳士。在办公室内,她抬手制止正欲给她播放剑齿虎主要活动场景的杰克,只说了一句话:因为环宇内部原因,剑齿虎主题公园的开园时间无限期延后。3D动漫制作也暂时停止,等项目重新启动后再继续。

您的意思,这个项目结束了?我们前期的努力都白费了?一直以谦卑示人的魏元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

纳士是项目负责制,每个项目完成后,公司都会拿出一部分利润奖励组员。魏元和大家一样,原本以为这个项目结束后,自己可以分到一点钱。

白主任没说话,点了点头。

魏元将目光投向站在一边的何其多,何总,你看——

何其多显然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他清了清嗓子,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最终,什么都没说。

白主任,你们这个项目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魏元急切地问。

暂时不方便透露。白主任说完,转身离开。

白主任不方便透露的事情,当天晚上,甘婧就在网站上看到了铺天盖地的新闻,环宇公司企宣部对外发布消息:环宇公司董事长佟仁冬,当天早晨因抑郁症发作,在寓所自杀。

甘婧瞠目结舌。

在大多数知道佟仁冬的人看来,金融新贵佟仁冬可谓是国内资本市场的风云人物,在剑齿虎项目启动初期,甘婧曾陪何其多请佟仁冬一起晚餐。当时这位佟董还是一副意气风发、睥睨天下的神情。他拍着何其多的肩膀,豪气冲天地说,何总,现在国家在大力发展文化产业,大力发展是什么意思?就意味着只要你能找准政策切入点,找好项目,那政府就发钱给咱们赚哪。你算赶上好时候了。你放心,有我赚的,就有你赚的。

佟仁冬从官场聊到商场,再从商场聊到娱乐圈,天上地下,无所不知。听着佟仁冬的侃侃而谈,何其多的兴奋表情几乎快溢出脸膛。

此后,何其多每次提及佟仁冬,都是一副顶礼膜拜的表情。据何其多说,佟仁冬上过山、下过乡、留过洋,归国创业后,一直在各种清晰或是隐晦的利益网络中纵横捭阖,甚至能够从人性的弱点中攫取新的商机。这样的人,其见识及心理承受能力应该会胜过普通人几倍。他为何也会被抑郁症逼到要了断自己的人生这一步?

他的死,会不会也和唐红果儿一样,另有原因?

甘婧拉回自己的思绪,即使另有原因,也是他家人和竞争对手的事情,与自己无关。加紧寻找唐红果的死因才是正事。

现在,佟仁冬死了,环宇投资的剑齿虎主题园无限期推迟开园,等新老总上位后,这项前任老总的项目可能永远都不会再与世人见面。环宇公司历来是站在经济体制变革的风口浪尖赚钱。他们是真的有钱,也不在乎前期投入的那点钱。大不了再回到创业初期的主业:将主题公园改成住宅楼。

可是,似乎很缺钱的何其多和纳士怎么办?

甘婧偷偷将目光扫向总经理办公室。四小时前,徐丽美、桂望国、房莺三人先后进了那扇门,一直也没出来。

甘婧到纳士后,很少能看到徐丽美。这位副总每个月只固定在公司出现几天,然后便没了踪影。午休时,甘婧听艾米和其他同事说,徐副总从到纳士后,大部分时间都在海内外旅游。

初听时,甘婧十分吃惊,但因为艾米老是对她扳着一张不耐烦的面孔,也没敢多问。

后来,还是与房莺同一个办公室的于娜告诉甘婧,徐丽美是何总留学回国工作后的铁杆部下,基本是何总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所以何总一直很照顾她。

动漫行业外表看似丰富有趣,实则从业者面对的却是日日枯燥乏味的加班赶工。对公司的业务,徐丽美基本不懂,也不感兴趣,在何其多的默许下,她在纳士,基本是只拿钱,不用干活。

桂望国则是个典型的马屁精。甘婧对他的印象有两个,一个是不分时间地点场合,只要坐下,就能打着小呼睡着;再一个就是他那随时能在脸上堆积成山的谀笑。

在纳士公司,所有人都称何其多为何总,只有桂望国一个人将何其多称呼为“老大”。他也是从内心到行动上都将何其多当成自己的老大。只要何其多一声令下,他马上跑得比兔子都快,一切惟何总马首是瞻。

徐丽美与桂望国都是靠何其多滋养的寄生虫,只能依靠何其多,并不能给何其多太多支撑。甘婧推测,总经理办公室里召开的那个高层会议,主角应该只有两个,何其多和房莺。

一直到晚饭时间,那扇门也没有开启。

纳士公司的气氛空前凝重,受到这高压气氛的干扰,一向朝九晚五的人事部、行政部和财务部的工作人员,一个人也没敢走。

晚七点,何其多的房门终于打开,他原本圆胖的脸蒙了一层厚厚油光,双眼血红。看到所有员工都静静坐在办公桌前,他被吓了一跳,你们怎么还不下班?

大家赶紧做出忙碌的样子。在没有找到下一份工作之前,谁也不想被公司第一批裁员。

都早点回吧。何其多挥挥手,疲惫地说。看看大家仍然不动,他努力露出一个笑脸,一个项目停了,还不至于影响到公司的运营情况,大家别担心。

安静许久的办公室猛地活跃起来,大家纷纷收拾东西。

因为下班时间尚早,甘婧谢绝了百合绕路送自己一程的好意,独自去搭乘公交车回家。

车行至红枫路明月路,甘婧起身下车。走到小区门口时,突然想到前一晚为她照亮归家路的那辆车,心中动了动。

她正在思索是否联系一下赵闽,问他一些赵魏琪的个人琐事时,手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开一开,是赵闽。

与前夜谈话时一样,赵闽吐字清晰、语速很慢,他告诉甘婧,因后天上午要回美国处理工作上的事,想在临走前与甘婧再见一下,将魏祺的一些东西交给她。

第二天六点。蓝色商务车准时出现甘婧所住小区门口。

当车子驶向陆家嘴方向时,甘婧已经猜出赵闽要带她去的那个可以看到最美丽的夜上海的地方是哪里。

汽车驶入环球金融中心底楼入口,赵闽温和地说,这里环境很好,就是安检时间有点长。

甘婧看看车窗外,一大批高大威武、衣着统一的保安人员手持安检仪器,正在对开进来的车辆及人员进行安检。赵闽的司机将车停好后,熟门熟路地打开汽车后备厢,主动下车配合大厦保安对车厢内外探测安检。

环球金融中心的电梯速度很快。出人意料地快。到达位于九十三层的中餐厅时,甘婧甚至感觉到耳朵短暂的疼痛和耳鸣。

耳朵不舒服吧?咽一下口水就好了。赵闽的声音仿佛隔着一层荡漾的水波,闷闷地传来。

甘婧如言试了一下,耳朵里面嗡地一声,听觉突然变得无比清晰。

真的好多了,谢谢您。她笑着说。

赵闽报上名字,领位员将两人带到一处临窗的座位。

赵闽微笑,甘小姐,很羡慕您的中文表达能力。我从小家里就给请了很好的华语老师教我,可我的表达能力还是不行。

您可以叫我甘婧。甘婧笑。又问,赵先生,您祖籍是上海吗?

赵闽摇头,不是的。我们家是福建人,爷爷那辈有兄弟九个,当时中国战乱连连,因为实在吃不上饭了,我爷爷才跟着同村的男人们一同来到美国讨生活。我是家族里的第三代长孙,所以,我的名字里面有个字。

果儿生前很喜欢上海的夜景,她拍了好多陆家嘴和外滩的夜景照片。甘婧思索着说,可是,我却总觉得,美则美矣,但这里的楼实在太密集,也太高了,真正置身其中,其实感觉并不那么美。

赵闽笑着又喝了一口酒,悠然说道,跟你说个有趣的事。这几年,我听过好几位国外建筑师发表过对陆家嘴布局规划的评论。他们最一致的观点就是你刚刚说到的那句话。

哪一句话?甘婧问。

陆家嘴的高楼太高、太多、太密集。这种布局平日没关系,一旦遇到类似地震、火灾这样的灾难就会造成非常可怕的后果,楼层高,逃离耗时长;楼间距窄,楼与楼之间会相互倾轧。一句话,如果有灾难发生,楼内楼外的人都很难逃生。

甘婧举到一半的酒杯停在半空,足足想了一分钟,才说,生活在这里的人,都一直想着拼命赚钱活下去,很少有人有那份心思去关注一下身边的高楼大厦与自己有何关系。

赵闽点点头,我回来后,也接触了一些人,我发现,尽管有些人已经很有钱,也有了一定的社会地位和认可度,可是,他们的心里似乎都不平和,提及未来,很多人甚至还充满着焦躁和恐惧。

现时现地,到处都是被汹涌的物质洪流裹挟的人壳儿。甘婧小声说。

赵闽端起酒杯,若有所思地喝了一口,微笑着说,其实,这世界的万事万物都是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很多人都认为很多事与自己没有关系,可事实并不是这样。

甘婧刚想接过话题,邻座的谈话声打断了她,一个说普通话的年轻女人大声说,让我先给这个菜拍张照片,你们先别吃。

轻微的闪光后,女声再次传来,这家店除了景色好一些,菜的味道也就一般般啦。哪天有时间,我带你们去上海新天地,那里有一家做地中海菜系的店味道还不错。等一下,让我再拍一张,这张光线不太好,传到网上不清楚。

赵闽惊讶地看着甘婧,露出疑问的神色,为什么要给菜拍照片?

甘婧笑着小声解释,许多人喜欢将自己的吃穿住行拍成照片传到微博上与网民共享。那位女士可能感觉这家店的菜做得不错。

哦。赵闽点点头,再想说话,又被临桌的响亮女声打断,下次带你们去吴江路,那里是上海市知名的小吃街,要玩还得去浦西,浦东这边啥也没有。

要换张台吗?甘婧皱了皱眉,轻声问。

赵闽摇头笑笑,算了。两人对视笑笑,将目光投向窗外。

窗外堪称豪华的上海滩夜色,如一幅流动的油画,衬托得窗内两个人安静如灰。

晚餐结束时,趁邻桌声音略略小些之时,赵闽从手包中拿出一只小小的U盘轻声说,这里面拷了一些魏祺的生活照片和他的基本资料,希望能给您点线索。不管结果如何,我先代我和我们家族谢谢您了。

甘婧接过来,小心地放在自己的背包中。

出了餐厅,进入电梯,甘婧小声说,这段时间公司没活儿,我可以不用每天疲于奔命了。正好利用这些时间好好研究一下魏祺。

你们公司没有项目吗?赵闽问。

原本有的。是环宇公司投资的一部3D片,可是环宇的佟仁冬不是跳楼了嘛,项目也停了。我听先来的同事说,这项目是近一年来最大的一笔,如果没了,公司运转都可能会出现问题。

赵闽微微有些惊诧地说,不会吧。昨天我还和何总见过面,他说你们公司最近项目很多。他还说,想在世博项目结束后,专程向董事会汇报一下纳士公司在国内上市的愿景和操作流程。

哦?真的吗?甘婧也十分惊讶,可能是他刚刚又找到了业务,还没通知大家吧。

进入地下停车场,赵闽的司机已经在电梯口等候,看到二人后,微微弯了弯腰,示意二人跟他走。

昨天他拿了几份合同给我看,有一份是与政府签的,还有一份是与世博局签的,我看了看时间,是在上次我回国后不久,大概……是四五个月前。赵闽边走边说。

都是什么内容?甘婧问。

一份是拍摄系列世博宣传片授权书,还有一份是世博演艺代理合同书。都是几千万元的单子。赵闽说。

我看过公司的营业执照,那上面并没有演艺经纪这一项。甘婧说。

赵闽笑了一下,小丫头,你真是有心人。告诉你吧,你们这个何总并不仅仅只有纳士一家公司,据我所知,他在北京、杭州、武汉都有公司。那些公司从事的业务,和你们现在这家公司是互补的。你知道吗?不管是演艺、出版还是影视资格,只要有一定数量的资金和从业人员,申请起来都很简单的。你们的纳士成立之初,也只有一千万元人民币的注册资金而已。

在司机的带领下上车,坐好,甘婧问道,那几个公司也是他在管理? 

赵闽笑,我也问过他,他说不用他管理,这些公司基本只是个壳儿,平时放在那不动,需要时,可以用它们来做一些事。

甘婧懂了,她点点头。怪不得昨天下班时,何总对大家说,一个项目搁置了不会影响整个公司的运作,原来他又找到更大的发单单位了。甘婧摇摇头,笑道,不管如何,这公司是我工作的地方,也是您的企业,还是我在上海吃穿住行的依靠,于您于我,都希望公司好。

赵闽拍拍甘婧的头顶,小姑娘,你还是个爱岗敬业的好员工呢。

甘婧学赵闽的样子耸耸肩,赵闽笑起来,她也笑。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赵闽的话,甘婧总是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但究竟哪里有问题,她一时也想不出。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