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潜入浦东(六)

来源:网投 作者:郑晗

从南汇野生动物园归来,结合成经理的要求,剑齿虎项目组设计了新的制作方案。这回仅半个月时间,项目组便完成了建模及场景渲染工作,邀请甲方代表过来一同审定。

在纳士公司会议室内,甲方代表成经理双手扶着桌子,双眉紧锁,死死盯着屏幕上360度不停旋转展示的3D剑齿虎模型。

这个……有点意思了。不过我总感觉有点怪。成经理自言自语地说。

祖平指着投影墙上那只黄底黑条纹、额头上长着一个巨大字,嘴里呲出两根雪白长牙的3D剑齿虎模型,骄傲地说,您看,这毛色、这块头、这长牙,都是按您上次的要求设计出来,开始我们也觉得不习惯,不过完工后一看,还别说,真威风。

威风是威风,但感觉总是有点怪。成经理摇头。

您感觉哪里怪呢?蓝祖平问。

那两根牙,对,那两根牙,我总觉得还不够长、不够锋利,没有剑齿的感觉。成经理说。

还不够长?如果按照等比例做出来,比野猪的獠牙要长两倍了。再长它就跑不动了,还怎么捕猎呢?建模师正夫解释。

剑齿虎,总归是要体现一个剑字,突出它的獠牙。另外,在实际制作中,你们按一比一点五的比例给我设计。一定要让参观都感到有刺激感、压迫感和恐惧感。

改这点东西对你们来说不难吧?我一周后再来。说完这句话,成经理转身就走。

不用一周。您后天这时候来。我们连夜改。蓝祖平不顾组员们愤怒而疲惫的表情,在后面追着成经理喊道。

听到成经理离开的声音,一直在总经理办公室中听财务部汇报工作的何其多也追了出来,成经理,我们的设计制作您还满意吧?续款何时能打过来?

等你们将剑齿虎形象完全做出来再说吧。成经理停下脚步,突然转身问到,对了,你们给这家伙取了个什么名字?

哦,我们准备设计两个代表形象,一个叫杀手,一个叫大牙。甘婧说。

杀手好。霸气!好记。大牙嘛,虽然也好记,但有点难听,要不你们再想想。你们记往,现在已经过去四十五天了,如果到合同期限的时间你们完不成整部片子,耽误了开园,你们不仅拿不到钱,还要赔我们钱。

成经理像一头昂首挺胸的京巴狗,小短腿有力地踏着节奏扬长而去。何其多忙小跑着追过去,被成经理的助手挥手拦下。蓝祖平朝着那个矮胖背影无声地挥了挥拳头。

甘婧站在人群中,悄悄地看了看何其多,何其多没有看大家,而是焦急地盯着成经理远去方向,深深地叹了口气,又堆上一脸笑容追了过去。

看何其多的表情,坐拥亿万身家的他,目前似乎很缺钱。

如果宣传资料中所写的公司创建以来每年的营业额稳步保持在百分之六十五增长,去年营业额近一个亿人民币是真实的,何其多应该不缺维持公司运转和项目周转的钱。他为何对这只是暂缓到账的几百万元如此紧张?

午饭时,甘婧主动与蓝祖平坐到一张桌子上。

这两年国家不是一直在大力扶持文化产业吗?咱们公司没想过依靠一下相关政策吗?甘婧问。

有。这几年,浦东本地一直在扶植文化创意产业和动漫产业,什么小企业孵化基金、外资企业扶植政策、行政审批一门式服务等等咱们公司还真都沾过点儿光。不过我感觉,不管这些服务执行的效率如何,它们所产生的效益基本都体现在企业正式营业前。一旦企业在这里落地生根,靠的还是咱企业本身的生存能力。能申请到那些高门槛扶植基金的企业毕竟不多。蓝祖平吞了一口饭,语速很快地说。

蓝老师,您到这公司几年了?

三年了。蓝祖平回答。除了房莺之外,这公司就剩下我算是老员工了。

我看资料上说,公司最初是由四名海外归国人士创建的,都是咱们公司哪四个人啊?甘婧一脸茫然地问。

现在就剩下何总一个了。蓝祖平喝了口水,说是四个,其实我也只见过三个。另外那个,我估计要不就是不方便出面的有钱人,要不就是随便挂个名而已。

都是何总在国外的同学吗?我看报纸上那些成功人士访谈,似乎很流行同学结伴回国创业。甘婧说。

不知道。起码果儿不是何总同学。蓝祖平摇摇头。

突然在这里听到唐红果儿的名字,甘婧内心一阵狂喜。她压抑着心中的波澜,接着以女孩子的八卦语气问,果儿?名字真可爱。是个女孩子吗?

是的。是个女孩子,还挺好看。蓝祖平回答。

她全名叫什么?甘婧接着问。

哦,她叫唐红果儿。说起来也挺有意思,公司里土生土长的本地妞都喜欢取英文名字,但真正在美国长大的唐红果儿却不喜欢,她喜欢大家叫她的中文名字。

她这个人还真是挺特别的。甘婧顺着蓝祖平的话说。

是呀,特别是特别,就是心机太少了。老是被房莺气哭。蓝祖平叹了口气。

真的?甘婧吃惊地问,唐红果儿不是创建人吗?那不也是老板吗?房总就算是副总,也和我们一样,是老板请来打工的呀,打工的敢把老板气哭? 

我估计唐红果儿入的是技术股,创建初期,公司人手少,而她在美国就是学动画的,又在大名鼎鼎的迪斯尼公司实习过,所以,她当时负责的是我这一摊事儿。靠手艺吃饭的人,个性都蛮单纯,她哪里损得过那些除了脸皮不要啥都要的妇女呢。蓝祖平回答。

对了,她人呢?我怎么从来也没看到她?甘婧问。

两年前回美国了。蓝祖平回答。

辞职了?甘婧问。

好像是吧。他们是公司高层,高层们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她是和AUSTIN差不多时间离开的。蓝祖平想了想,说。

欧斯汀?也是创建人?资料上怎么没姓欧的呢?

他不姓欧,姓赵,AUSTIN是他英文名字,他中文名字叫赵魏祺,不过,除了唐红果儿,我们基本不用中文名字叫他,在正式场合他用的也是自己的英文名。我记得,我刚刚进公司时,AUSTIN还介绍过自己的名字,他说,就像林黛玉在中文中代表才华、美貌与柔弱一样,AUSTIN在英文中,被视为聪明,坦诚有礼的大男孩。这名字是他信奉基督教的妈妈给他取的。希望他长大后能做一个聪明、坦诚、彬彬有礼的人。

蓝祖平仍然喋喋不休,甘婧的耳边却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赵魏祺!这名字如同闷雷一样,在她耳边轰轰作响。赵魏祺并不姓魏!而是姓赵!自己曾在纳士公司文件上数次看到过他手写的英文签名,AUSTIN  ZHAO在正式场合,他使用的是他的英文全名。

唐红果儿,赵魏祺。这两个令她苦寻多日的名字,在这个漫不经心的时刻,竟然都出现了。这让甘婧悲喜加,一时反应不过来。

对了,你另一个剑齿虎的名字想好没?有了名字,正夫和百合他们好根据你的创意设计形象。蓝祖平扒下最后一口饭,将话题转回到工作上,还有,你记住,对于我们的客户来说,设计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设计者会讲故事。

啊?会讲故事?是什么意思?心神恍惚的甘婧重复了一句。

给你举个例子吧。蓝祖平放下碗,你知道现在市场上钱很多对吧,这些钱的拥有者都是有钱人或者有钱机构,但是,他们并不满足只有这点钱,还想用钱再生出更多的钱,但又不想自己开店设厂那么麻烦。那他们该怎么办?

甘婧想了想,他们会拿着钱去投资吧。

对。蓝祖平轻轻一拍桌子,于是就生出一个行业,叫风险投资。在国内,有成千上万的大小企业就盯着风投手中那些花不完的钱,可是,风投也不是慈善家,谁想要钱就给谁,那么,想打动他们的最有效的手段是什么?

甘婧问,是业绩?

蓝祖平摇头,是讲故事。这几年风投们最喜欢投资的行业有几个,其中一个就是大大小小的网站。为什么?蓝祖平重重一拍桌子,就是因为网站会讲故事。他们给风投们画出一个巨大无比的饼,让他们确信给自己投钱将来肯定能赚得满肚子流油。一旦拿到钱,那些网站小老板就往死里花,一点都不心疼。

他们不是要用这笔钱给投资者赚更多的钱吗?为什么还要往死里花?甘婧问。

因为风险投资本身就有风险嘛,投资失败在计划之内。蓝祖平喝了一口汤接到,我北京一哥们就是这方面的高手,他先后做了好几个小网站,风投的钱一进来,他就马上将网站脱手再卖一笔钱。赚大发了。

哦。是这样啊。我懂了。甘婧频频点头,我会给咱们的创意讲一个漂亮故事的。

那你给另一只剑齿虎起了什么名字?蓝祖平将话题拉了回来。

叫国王。甘婧回答。

国王。嗯,听起来很普通,但细想想,还挺容易记忆,叫起来也上口,也容易让他和杀手之间产生一些斗争或者故事,产生甲方所要的那种惊悚、恐惧和血腥之感……不错。蓝祖平笑,我马上给成经理打电话,跟他沟通一下。你慢慢吃,我们改天再聊。蓝祖平说着,兴奋地摸出电话,一边翻电话号码一边走了出去。

我吃好了,我们一起走吧。甘婧忙推开面前的饭盘,对了,我想再听听AUSTIN和果儿——就在她拔脚追出去之际,突然发现,房莺和屈志华就坐在他们斜对面的桌子上。

那边,蓝祖平已经打完电话,他转过头,开心地对甘婧说,甲方已经基本同意了我们的想法。不过,因工作需要,那个成经理暂时不负责我们这个项目了,改由白主任接手。管他是成是败,我们把活儿快点交出去才是正事儿。对了,你刚才说什么?

哦,没什么。看着房莺隐在黑框眼镜后的眼睛仿佛带着寒气,冷冷地、冷冷地盯着自己,甘婧收回另一半话题,向房莺露了一个讨好的笑容,急步向外追去。

走,咱们回去和筒子们开个会。因为兴奋,蓝祖平走得很快。甘婧小跑才跟得上。

从吃完午饭一直到深夜十二时,蓝祖平都在为剑齿虎新形象忙碌着。甘婧几次想找他再聊聊,都被他的忙碌状态挡在门外。

算了,反正一年我都等了,也不差这一两天了。改天他不忙时我再问。

时针跳过午夜一时,甘婧打着哈欠,和还在忙碌的其他同事说了声再见,独自下楼拦的士回家。进入公寓,经过前台时,夜班保安给了她一个疲惫笑容,甘小姐,又这么晚才回来。快点回家睡觉吧。

这些点滴的关怀,让甘婧感觉到一丝回家的温暖。

来时尚在严冬,转眼已是初夏。虽然在小超市购物时仍然要面对长着一脸凶相的中年女收银员的凶恶语调,但生活中的一点一滴,还是让原本怀着过客心态的甘婧对自己生活了半年的浦东有了亲切感。

与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内地相比,建区才十九年的浦东生活气息尚需积累,历史文化底蕴也乏善可陈,但是,这里有着内地少有的创业激情和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为实现自己梦想与这块土地同喜同悲一同努力的年轻人。

在张江创业园区的食堂内,经常能看到身着背心短裤、一脸水泥颜色的年轻男子在哈欠连天地吃着早午饭。同事指点,这些不修边幅的男人们便是大名鼎鼎的张江男。他们多从事与计算机相关行业,这行业与动漫一样,需要动脑、需要时间、需要夜夜加班,所以没时间打理自己的外貌。

而在陆家嘴金融区看到的则是另外一番景象。从这块顶级办公区走出的男士们人人衣着工整自不必说,女士们也全都妆容精致、衣着得体,与人擦身而过时,怡人香气经久不散。

这些年轻人,多数都是外地、外籍的优秀人才。

百合说,许多像她父母那辈的老上海人,对浦东的印象是陌生而疏离的。在他们心中,买房置业宁可一路向西,到闵行、嘉定,甚至松江、奉贤或者金山这些相对偏远的区县,也不愿拉家带口向东跨过黄浦江。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套房,这话被老上海人挂在嘴上几十年,至今仍然有人在提及。以前的隔阂多源于交通的不便和浦东自身发展的落后。可在浦东开发开放已经取得一定成绩的今天,许多老上海人仍然不愿去浦东生活,则缘于其内心深处的文化认同感。

百合说过这些后,甘婧用心留意了一下,的确,在金桥和张江两个开发区,居民结构仍然是以浦东原住民、外地人和外籍人构成。跨浦江而来的浦西人比例并不算高。甘婧在纳士的上海同事,就全部都在住浦西各区。最远的,甚至住在松江。

不过,浦东房价的增涨速度却决不输于浦西的其他区县,甚至有领先本地房屋均价的趋势。甘婧曾在心中盘算过,除非买彩票中大奖,否则,与自己一样的外地年轻人仅仅靠一个人的辛苦工作在这座城市这块土地上买套房子安身立命,基本是梦想。

买房这种事,基本就是一种宿命,只要一步没赶上,就步步赶不上。

几日前,在和项目组同事吃宵夜时,负责合成制作的董元叹着气说,他2003年就到了上海,因为一直抱着房价可能会跌的想法,错过了2003年和2007年两次房价上涨前的相对低价期,转眼,他当时看中的房子价格已经翻了四番有余。当时的钱,现在只够买个马桶间了。

你对象还是没房子就不和你结婚?蓝祖平问。

没明说。反正就是不肯去民政局登记。这段时间,她妈常常打电话让她回家吃饭,其实是让她偷偷背着我去相亲。董元老家在宁夏西海固地区,以地区理科状元身份考到上海,毕业后就留在了这里。十年的上海生活,没给他增加南方男人的精致气息,反倒增添了许多苍桑。尽管才三十出头,他一半头发已经花白。

不结就不结,就拖着,反正你是男的,谁怕谁呀。蓝祖平愤愤地说。

话也不能这样说。你没听董元说人家一直在相亲吗?现在同居八九年然后把男朋友甩了装淑女嫁人的事情电视里可天天演。拖到最后,人财两空的很多是男人。百合快言快语地说,对了,你的工资卡还给她拿着呢?

董元点点头。

嗨,专家们不是说过嘛,资金和人才都有一个共同的特性,就是会流动的。现在许多富人不都带着资金一起流到国外去了吗?以后咱们有钱了,也带着钱一起流动到欧洲那些高福利国家不就结了。蓝祖平笑着说。

外面的高福利国家也没那么容易混的。正夫摇摇头。正夫十九岁随父母移民去了日本,十多年过去,他感觉始终无法融入到当地人的生活中,只好回国。但是,回国以后,他还是无法完全融入到周围人的生活。这些年来,在国内外都找不到归属感的他只好一直两边跑,每份工作都做不长。

对了,你们听说没?屈志华要换房子了。眉眉转了话题,听财务部说,他新房子买在联洋年华。就是房地产广告中说的,坐拥上海最大城市后花园、可以在自家阳台俯看世纪公园烟花的那个小区。

一个秘书,他哪来的钱换那么贵的房子?董元奇怪地问。

那还用问吗?家里的老婆赚不动,家外的老太婆赚得动呀。负责材质灯光的阿平鄙夷地说,唉,我们要死要活地干活,效益好时,一个月也就七八千块,人家靠一张嘴甜取悦老太婆,不仅能涨工资,还能换房子。

瞧丫那德性,本事都长在嘴上。搞不好丫在床上也靠嘴。蓝祖平接到。

众人哈哈大笑。

好在我不用在这里买房子。一找到唐红果儿的死因,我就马上离开这里回家。想到这里,甘婧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翻了个身,进入梦乡。

清晨七时。仍在睡梦中的甘婧看到了唐红果儿。唐红果儿仍然站在她惯常站的地方,半侧着身体,从长发的空隙中焦急地看着她,仿佛在说什么,甘婧却听不到任何声音。唐红果儿身上那件黑色袍子不断有水滴下,渐渐地,汇成一条黑色的河,一直淹到甘婧的身下。

甘婧一哆嗦,从梦中惊醒。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