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潜入浦东(五)

来源:网 投 作者:郑 晗

又一个月后。

纳士公司会议室内。

环宇公司剑齿虎项目经理成树果正指着屏幕上的3D剑齿虎模型,向甘婧所在的剑齿虎项目组大声怒吼,你这是什么剑齿虎?你们这里有没有人懂剑齿虎?啊?到底有没有人懂剑齿虎?

剑齿虎,属哺乳纲食肉目猫科剑齿虎亚科剑齿虎属,种又分为阿芬剑齿虎、巴氏剑齿虎、科罗拉多剑齿虎、非洲巨型剑齿虎等;生存年代为中新世更新世,生存地点为亚洲非洲北美洲和欧洲。纳士剑齿虎主题项目组组长蓝祖平一口气说出关于剑齿虎的一长段资料,说罢,起伏着干瘦的胸膛,狠狠地换了口气。

甘婧心中暗笑,蓝祖平是想用专业术语先压甲方一头,给自己这边挽回一点面子。

成经理也看穿了这一点,他用力一甩脑袋,大声叫道,别跟我卖弄嘴皮子,我想问的是,你们这个剑齿虎形象是从哪里来的?

从美国呀。蓝祖平一口北京腔,成经理您是弄剑齿虎的您知道,位于洛杉矶市区的拉布里亚农场是世界上知名的化石遗址之一,在那里发现过两千多只剑齿虎的亲戚刃齿虎的化石是目前关于剑齿虎最权威最翔实最具有代表的研究中心,我们建模时的数据就从那买的。

哦哟——我终于晓得了,怪不得你们的剑齿虎长得这么怪模怪样的。原来买的是什么刃齿虎的化石。那能一样吗?

刃齿虎是剑齿虎亚科,其实也就是剑齿虎。蓝祖平赔笑。

侬啥意思?侬啥意思?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也就是的意思,那就是不是对伐?阿拉要的是剑齿虎。再说一遍,阿拉要的是剑齿虎!不是亚剑齿虎。成经理一着急,原本尚算标准的普通话转为一连串沪语,咚咚咚咚开始拍桌子。

那您说吧,我们现在做的这个剑齿虎有什么地方不像剑齿虎?百合一撸额头的火红短发,没好气地问。

阿拉要的是虎,是剑齿虎,而你们花一个多月时间给我搞出来的,是一个啥啥刃齿虎,这刃齿虎是虎吗?侬自己看,根本就是一只长着两根长牙的狮子。成经理非常气愤地叫道。

成经理,您这话说得挺有道理。的确,在许多资料中,剑齿虎经常被误认为是长着獠牙的狮子,其实它们之间根本就不一样。甘婧缓了一口气,接着解释,成经理,剑齿虎的体重比您说的狮子要重不少。而且,它的后腿和尾巴非常短小,其实更多研究者认为,从外型上看,剑齿虎更像是一只体格健壮的瘦熊。

甘婧彻底惹翻了已经气得红头涨面的成经理。她的话音未落,成经理的声音已经转为咆哮,体格健壮的瘦熊?体格健壮的瘦熊?你是说我不懂剑齿虎喽?是说我没文化喽?何总呢,你们何总呢?我不和你们谈了,我要找何总撤销合同。你们又是狮子又是熊,彻那知不知道我要的是剑齿虎。

蓝祖平一扶眼镜,赶紧冲上来拦住做势向外走的成经理,满脸堆笑地说,成经理,小姑娘初来乍到不会说话。您千万别生气,我向您保证,我们真懂您意思了。这样,您一个月后再来,到时候,我们保证给您看一只真正的剑齿虎,连片子的脚本都可以请您审。

你讲话能作数?成经理怀疑地看看蓝祖平。

能。当然能。蓝祖平用力拍拍自己干巴巴的胸脯。

成经理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也没再多说,抻一抻衬衫,正了正手表,又将垂到脸上的一缕油光可鉴的头发扶回到半秃的头顶,哼了一声,带着助理扬长而去。

他到底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剑齿虎?头发蓬乱、双眼血红,穿宽大衬衫的建模师正夫怒气冲冲地问。

丫就想要一只动物园里的老虎,嘴里伸出两条向下的象牙,随着它向前走,就在地上刨出两道深坑。蓝祖平搓搓发青的脸,疲惫地说,小甘,明天你和百合、正夫他们一起去南汇野生动物园,那里老虎多,听说连白的都有。而且都是散养的,你们坐在铁笼车里多看看那丫挺的,就当散心了。我昨天一夜没睡,我先去睡一下。蓝祖平一边说,一边哈欠连天地退出了会议室。

我也回去睡觉了。正夫也打了个哈欠,拖着两条沉重的腿,也走出了会议室。

我们都回去睡一下吧。你走不走?百合问甘婧。

走。甘婧忙点头。

一起面对难题,一起熬夜,一起面对客户的牢骚责难,虽然只有不到两个月时间,甘婧和组员们已经建立了十分友好的关系。

车子驶出公司,驶上马路,甘婧打着哈欠,给百合扭开一瓶水,趁红灯时,递了过去。

咱们公司一直这么忙吗?甘婧问。

百合接过水,喝了一口,又递还给甘婧,摇摇头说,有单子来时就忙,没单子就没事情干。

那以前单子多吗?

百合想了想,说,我来这公司两年,单子有,但都不算多。动漫行业在国外是个成熟产业,国内呢,各个公司之间水平相差很大,多数都还处于创建期。像我们这种完全靠几个海归创建起来的小公司,生存就更难。我听老员工说,公司创建之初更惨,主要靠老板和他的朋友从国外拉点生意。富士康和苹果公司的关系你知道吧,我们在这个行业中所处的位置,就是替富士康打工的打工仔。

我们接的这个项目,不会是公司创立后最大的项目吧?

应该不是。不过,倒是我参加的最大项目。百合笑着回答。

甘婧愣了一下。那么说,公司的财务情况也不太乐观喽?

这个不知道。我们做技术的,做一项活儿拿一份钱,公司运营情况如何,也没人告诉我们。不过,房莺那个女人龊气得很,对我们很苛刻,不仅经常插手我们项目中的人员安排和业务进展,连我们加班吃个必胜客她都要向何总打小报告,说公司效益本来就不好,我们还占公司便宜。

何总听她的吗?

有时候听,有时候不听。百合说。

转眼到了红枫路,甘婧开门下车,目送百合离开。回公寓的路上,甘婧的手机提示音乐响了起来。她拿在手上,调出待办事宜,三个字:缴房租。

时间好快,我竟然到浦东生活三个月时间了。真像一场梦。

甘婧有些感慨地抬起头四处张望,头顶的天空,是一种略带雾气的蓝,云彩厚而软,蓬蓬的,仿佛内心深处孕育着什么喜悦的事物,在天上小心翼翼地停停走走。拂面而来的风,毛茸茸,甜丝丝,软绵绵。

一年中,只有春天的风,才能让人生出这种微醉之感。甘婧突然很想在春风中走走。

感受春天,野花野草野鸟们,比其他生物要敏锐而迅疾得多。

为了能找到一块野地切身感受一下剑齿虎的生存环境,甘婧和组员翻阅了大量关于本市野生动植物园的资讯,上海科技馆湿地是他们搜集到的地点之一。

尽管早有耳闻,当是,当她真正踏上这块潮湿的土地、任摇曳的芦苇轻轻拍打自己的脸庞之时,小湿地的野和绿还是让她暗暗吃了一惊。她没想到,在周围成群的高楼环伺之中,竟然有这样一片原始得如此彻底,而又生机盎然得如此张扬的小池塘。

小池塘边,没被人为干预过的草地参差着高低错落的野花野草,一只又一只拇指盖大小的迷你青蛙在草尖上蹦跳;草丛尽头是芦苇青青;芦苇丛包围的水面上,一些不知名的美丽小鸟在低飞或者潜游。

脚边,一朵米粒大的小黄花引起甘婧的注意。她蹲下身,轻轻抚摸了一下那朵虽小、却黄得热烈的微型花朵。

甘婧的心中猛然痛了一下。

二十年前。在位于湖北黄石的老家院子前后,也曾开满这种最早报春的小花。那时,人工干预自然的手段还没有现在这样多。城市中的花草虽然也经过选择,但仍然遵循大自然规律,安安稳稳地从春华到秋实。在三月春风刚刚拂过的土黄色大地上,这种米粒大小的小黄花,总是最先在春风中绽放。

当年,只有五、六岁大的甘婧和唐红果儿还是两个远离烦恼和世事的小孩。甘婧白净瘦削,梳着带厚厚留海的童花头。唐红果儿红润健康,头发生着自来卷儿,常被她奶奶揪成两条毛茸茸的小马尾垂在脸蛋两旁。

唐红果儿父母是中国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在大学毕业后匆匆生下果儿,便先后考到美国继续学习。甘婧的爸爸是市少儿体校的教练,常年带着学员在国内各个城市奔波比赛。两个没有大人约束的孩子,除了在奶奶的呼唤中回家吃吃饭睡睡觉,便是整日在房前屋后奔跑。

两个孩子一同发现了这种植株只有几厘米高、花朵只有小米粒大的微型植物,唐红果儿建议给这个微型植物取个名字。两个女孩子讨论一番后,一致同意唐红果儿给小植物取的名字:小米粒花。

为了能够移植一株到自己家中,两人想了很多方法,最后发现,小药瓶上的瓶盖最适合做小米粒花的花盆。

那两年的春天,两个女孩都因为频频偷拿家中药瓶的瓶盖被各自的爷爷罚站。

在甘婧七岁时,唐红果儿的父母如愿拿到美国绿卡,将果儿接去了美国。临走前一天,唐红果儿趁父母都在忙着收拾行装和亲朋道别,自己悄悄溜到甘婧家中。她拿着一支铅笔,一张方格纸,让甘婧的妈妈帮她写下家里的通信地址,唐红果儿说,这样,不管她在哪里,都可以给甘婧写信。

果儿,你去了美国,会想阿姨和婧婧吗?甘婧的妈妈一笔一划在果儿的方格纸上写好自家的地址后,将唐红果儿抱在膝头,疼爱地给她梳小辫。

想。唐红果儿的声音带了哭腔,你们别忘了我,行吗?

果儿,给阿姨跳支舞好不好?甘婧妈妈温柔地说。

好呀。唐红果儿将两只小胖手端至颈下,头部略抬,起了个势,自己大声唱着歌跳起了舞蹈。

随父母到了武汉后,甘婧的爸爸为补偿多年在外奔波对妻女照顾不周的遗憾,先后给甘婧报了好多项收费不低的补习班。其中一项就是舞蹈。长大后的甘婧发现,在她所见、所习的众多舞者中,幼年的唐红果儿应该算是一名天生的舞蹈家。一名舞蹈家应该有的矜持、高傲与不羁,在她的脸上,天生就有。

阿姨,让婧婧也跳支舞吧,唐红果儿一边摇晃着小脑袋,一边开心地说。

我不要。甘婧板着小脸推开妈妈的手,跑进卧室插上房门。

唐红果儿的妈妈将果儿接走时,任凭妈妈如何敲门,甘婧都不肯从自己房间里走出来和果儿说声再见。她躲在门后面,一直哭到睡去,才被不知如何进来的妈妈抱到床上。

唐红果儿一去就是十五年。

这期间,唐红果儿一家在美国穿州过省,换了好几个地方,最后才在佛罗里达州定居。甘婧父母也因为工作原因调至省城武汉。甘婧随父母在武汉搬了几次家后,两个孩子彻底失去联系。直到两人都从大学毕业后,甘婧才在报社门口见到唐红果儿。

四年前。

唐红果儿一见到长大了整整一倍的甘婧,先是吃惊地后退一步,接着就抱住她尖叫,哦天哪,你长得太像你妈咪啦。哈哈好有趣啊。

静下来后,果儿告诉甘婧,因为父母不愿意让她离开身边,她一直等到大学毕业才被允许回国。她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四处找甘婧。凭着存留在记忆中的一点线索,唐红果儿不断出入黄石和武汉的公安机关,一直从老家找到武汉,才在当地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找到甘婧。此时的唐红果儿,穿着虽然与武汉的普通女孩子无异,但是语言却有了极大差异。十五年的全英语环境让她的中文大幅退步。但是,仅仅在甘婧家住了一个月,唐红果儿就可以用流利的中文与街边的小贩讨价还价,中间还能夹杂几句生硬的武汉方言。

你的适应能力太强了吧。一日,看着唐红果儿得意洋洋地抱着一大堆街边小贩手中购买的零食回来,甘婧半是惊讶半是开心地笑道。

那当然。说到底,我也是个湖北佬儿嘛。唐红果儿开心地说。笑闹了半天,唐红果儿突然锋一转,认真地说,我们去上海吧,我有位美国朋友在上海工作。他说,那边机会多,热闹,生活环境也舒适。唐红果指着电脑上友人发来的图片,兴奋地说。

甘婧摇摇头,不去。我不喜欢热闹。我妈年纪渐渐大了,我在武汉离她近些,也方便以后照顾她。

可我是学动漫制作的,如果留在武汉,我的就业机会就不多呀。唐红果儿愁闷地说。

你准备留在国内就业?不回美国了?甘婧吃惊地问。

我好不容易才说服我爸妈回来,当然想留下来就业呀。唐红果儿回答。

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去美国生活?你竟然要回来?甘婧问。

那你想吗?唐红果儿问。

我不想。甘婧摇头,我没钱,想也白想。但是你不一样,你爸妈答应你回国生活吗?

他们当然不答应,但也管不了。反正我现在还不想回美国。唐红果儿哼着歌说,我想去上海,我想去浦东;我想去上海,我想去浦东。

甘婧笑,要不你自己去,我一有时间就去看你。

我在美国这么多年,也没什么朋友,和你失去联系后,一直在想着哪一天你也能来美国。后来长大了知道你来不了,就一直想着要回来找你。唐红果儿不开心地说,可我发现,你根本就不想我。

甘婧连忙哄她,谁说的,我是说,你是海归,在上海肯定就业机会多,我呢,毕业于二流大学,现在是二流市民报里的一名小编辑,我去上海,哪个单位会要我呀。

唐红果儿摇摇头,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又不傻。说完,她开始和网上的友人用英文聊天,不再搭理甘婧。

一周后,甘婧下班归来,唐红果将自己的东西收拾一空,独自去了天河机场。

唐红果儿孩子式的赌气只维持了一个星期。一周后,她就给甘婧打来电话,告之甘婧她的住处和现状。因为甘婧的单位不能连接互联网,后来,她和唐红果儿基本靠手机短信联络。那张她和魏琪的合影,就是通过手机短信发给甘婧的。甘婧买了新房后,唐红果儿还专门带了礼物回来向她祝贺,并不时在双休日回来小住一两日。

不过,甘婧并没有履行自己的承诺,她一次也没有去上海看望过唐红果儿。任凭唐红果儿百般邀请,她都以工作很忙不好请假推脱。

你不是忙,是冷漠。两人最后一次见面,唐红果儿不高兴地说。

我不是冷漠。是懒。还有穷。甘婧讪笑着帮唐红果儿碗里添汤。

我去美国的前一晚,你都没有送我。唐红果儿瞪了甘婧一眼。我不找你,你永远也不会找我。

谁说的?我也一直托爸妈找你的地址,我现在不是薪水低嘛!出一次国要攒好几年钱!甘婧笑。

你知道吗,唐红果儿突然抓关甘婧的手,极其认真地说,我去美国那天,我听到你躲在房门后哭。你哭着说,不想让我走。那以后的好多年,我经常能在梦中梦到你的哭声。

甘婧哆嗦了一下,真的吗?

唐红果儿点点头。

甘婧没说话,默默站起身来,抱住了唐红果儿的头。

吃好晚饭,甘婧送唐红果下楼。等出租车的时候,唐红果儿望着甘婧住的小高层,若有所思地说,我在上海,常常能看到有人坠楼的新闻。你说,这么高的楼,人要鼓起多大勇气才能跳下来?

反正我没有勇气。甘婧笑了一下。

如果有一天我有这勇气了,你记得一定要拉我回来。千万别说你又忙又懒又穷不管我哦。唐红果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果儿,你放心,真有那时候,我一定连打带骂地把你拉回来。甘婧笑着拍了拍唐红果儿的背,用武汉话说,就算拉不回活的,也一定拉个死的。

好,记得带我回我们老家,千万别让我一个人在外面飘着。唐红果儿用英文说。

那一次,是永别。

      半年后,唐红果儿就从租住的高层住宅阳台坠亡。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