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潜入浦东(三)

来源:网投 作者:郑晗

纳士动漫科技有限公司给了甘婧一份意外惊喜。面试后一周,甘婧接到纳士人力资源部人事主管艾米致电,通知她下周一到公司报到,并提醒她,在报到前先到附近的三甲医院做一下入职体检,体检费发票留好,报到时交由公司报销。

您的意思,我被录用了吗?

理论上讲,是这样子的。不过还要有三个月的试用期。试用期过后,工资什么的会高一些。对方在电话里回答完,又问道,甘小姐手边有笔没?如果有,麻烦你把报到时需要带的证件记一下。

甘婧此时正在明月路上散步,手头并无纸笔。但仍然连忙说好。

身份证、学历证、学位证、户口本、体检报告,退工证明,前单位开具的工作经历证明,需要加盖前单位公章。如果您会驾驶的话,麻烦您还要提供驾驶证。

一辆深蓝色商务车从甘婧眼前迅捷掠过,精准地停在离她不远的一间私人会所门前。一名司机模样的男子从驾驶室跳出来,按响会所的门铃。

片刻,一名身着黑色外套的男子从门内走出。司机为他拉开后侧车门。

就在他低头上车之际,正巧走到他身旁的甘婧看到了他的侧脸。

魏琪。甘婧忍不住低声惊呼。

回去?什么回去?耳边的电话里,纳士公司的人事专员有些惊讶地问。甘小姐,您说什么?

没什么。谢谢您。回头再跟您联系。甘婧不由分说挂断电话。

就在她分神挂断电话之际,那辆为了保持车厢内适宜温度而一直没有熄火的商务车扬长而去。甘婧徒劳地向前快走几步,记下了那辆车的后几位车牌号码:9968。

眼睁睁看着那辆车消失在明月路尽头。甘婧回过头来,走到那个疑似魏琪的男人走出来的私人会所门口。

据她一个半月的观察,在明月路、蓝天路上,散布着不少与此类似的私人会所。除了门牌号外,并不悬挂会所名。他们基本都位于独栋别墅内,有自己的车库、花园和大大的露台,不管里面有人没人,最外面的防盗铁门总是紧紧关闭。

甘婧想了想,走过去,按响会所的门铃。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一名身着红色保安服的年轻男子闪了出来。

哦,我想问问,魏先生在吗?我是魏祺先生的秘书。有一份文件需要他签,刚刚他在电话里说,他在这里会客。甘婧一脸微笑。

魏先生?不认识。保安摇头。

他穿着黑色外套,头发这样梳着,脸型这样。甘婧伸出手比划着。

红衣保安看到甘婧的动作十分好笑,便笑了出来,声音也友好不少,今天这里被借出去了,一些我们也不认识的人要在这里开一整天的会议。没有熟客,所以,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姓魏的先生。

要不您打一下他的电话?红衣保安建议。

好吧。甘婧点头致谢,伸手摸出电话,做出查找电话号码的样子向前走去。看不到那个保安后,她才将手机收回口袋中。

从明月路走到白桦路,再走到黑松路,再原路返回,经过蓝桉路、黄杨路,回到红枫路。三个小时后,甘婧拖着有些发酸的腿坐在一条背风长椅上,拿出手机。

当翻出那张照片仔细观看时,甘婧发现了不同:她在路上看到的魏祺,比照片上的魏祺要成熟很多。

照片上的魏祺大概三十岁左右,路上看到的魏祺,应该在四十岁到五十岁之间。

是自己过分执着,以至于产生幻觉看走眼了?

三月的风尽管已不似深冬般刺骨,仍然很凉。前面走出来的一身细汗,被冷风一吹,甘婧感觉份外的冷,看看已近中午,索性起身回公寓做饭。

路过大堂值班台时,一名保安小声提醒她,这一期的电费与水费单都来了,在大堂旁边的信箱内。请她拿着去物业办公室交费。甘婧点点头表示知晓,从公寓信箱里取出水费和电费单据。仔细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电费单显示:本月电费为398元。

甘婧连忙回忆自己这一个月的用电情况。由于处于失业状态,积蓄又不多,甘婧一开始就自觉减低了自己的用电标准,冰箱不用。空调只在临睡前开两个小时。热水器只在洗澡前半小时开启,平时断电。小电饭锅也只用于做饭,不煲汤。只有电视和电脑属于生活必须项目,要一直开着。如果在武汉,这一点点用电量,最多三四十块钱的电费。这里却翻了不止十倍。从未为钱操过心的甘婧竟然感到了一些要破产的不良感觉。

怎么这么贵呀。甘婧一边在心中反复研究着自己这一个月的用电量,一边心不甘情不愿地向小区的物业办公室走去。

报上房间号,交了电费,想想电话费也快用完了,甘婧只好又拿出二百元钱,步行二十分钟到家乐福超市的电信专柜买了一张电信充值卡。离开时,甘婧看了看人头涌动的大食代快餐,竟然对十八元一碗的大排面也产生了一些不良感觉。

武汉清晨的街头,一大碗热气腾腾、泛着芝麻酱、辣油和葱花儿香气的热干面,只要两块钱。在那里,吃面,是让你有力气去面对一天的生活,而不是生存。

自己会不会在还没找到唐红果儿死亡真正原因之前,已经被高昂的生活成本压榨得只剩下吃口饭、睡个觉的力气?这座城市,又有多少人的全部生活内容仅仅只剩下吃口饭、睡个觉这两个最最基本的生存需求呢?

甘婧看看左右,右侧一家美发沙龙的墙面镶着一面高达两人的大镜子。镜子里,密麻麻的人流似鬼影般川流不息。他们和唐红果儿一样,爱这个被张爱玲描摹得锈红碧绿灯光交织、小处世侩却大处豪气的城市。他们从四方八方向它飞奔而来,将自己的喜怒哀乐全部与它捆绑在一起。

可是,浮华的灯光下,他们臃肿的身体上却是一张张蜡黄的脸,那扑面而来的焦灼和不安,就流动在每一张脸上。

仔细看看,甘婧发现那种焦灼和不安在自己的脸上竟也清晰可见。

甘婧吓得了一跳,忙将目光收回,急步回家。

余下的几天,她没有再出门,只是窝在家里,像霍金一样歪着脖子半躺在沙发上上网。由于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以至于第一天上班的清早,她下楼梯时竟天旋地转差点跌倒。

晕晕乎乎出门、上公交、进纳士的小院,上电梯,又在人事主管艾米的办公室内足足等了一个小时,甘婧才被领到一个两平方米左右的格子间中。稍后,一名负责行政的女孩走了过来,让甘婧填写了一张办公用品领用单,给她发放了笔记本电脑、员工手册、办公区门禁卡、水笔、办公簿、计算器、剪刀、回型针、文件夹、垃圾桶、纸巾等等。

我叫甘婧,怎么称呼您呢?甘婧望着眼前这个梳着梨花头的圆脸女孩,友好地问。

哦,我叫APPLE。圆脸女孩笑着说,这里是外企,大家都习惯相互称呼英文名字。你的英文名字叫什么?

甘婧摇摇头,我没有英文名字,我的中文名字叫起来很简洁,也可以当英文名字来用。

APPLE哦了一声,耸耸肩转身离开。

看着APPLE离开,甘婧在员工手册中找到了她的中文名字:胡粉花。

差别好大。甘婧在心里悄悄笑了一下。

尽管是第一天上班,甘婧并没有让自己闲着,她拿着员工手册,按部门一个一个默记新同事的名字。想早日回到自己熟悉的家中,就必须要尽快融入这个陌生的团队中。可是,不管甘婧将自己变得如何忙碌,时间相对论还是在她身上发挥了作用:在陌生空间内经历的时间要比在熟悉环境中感觉漫长。

坐在自己小小格子间中的甘婧在看了无数次手表后,才盼到指针指向下午五点半钟。

为了活动一下已经挺得发酸的脖颈,下班后,甘婧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碧云社区的健身中心外。

驻足。看着落地玻璃窗中健身器械上那一长排面无表情、一脸油汗的男男女女,甘婧在心中默默说道,唐红果儿,我已经住进了你生前最后活动的地方,进入了你生前工作的最后一处地方,可是,却仍然进入不了你的内心和事实真相。

你让我放弃一切来到这座城市,真的是为了帮你寻找你的死因吗?

还是另有原因?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