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潜入浦东(二)

来源:网投 作者:郑晗

唐红果儿死后留给甘婧的,只有一个男人的名字和一张留在手机中的自拍合影。甘婧将这张照片存入自己的手机,反复研看数日,以便寻找。

这个和唐红果儿的眉眼略有些相似的男人叫魏祺。在唐红果儿与她网上聊天时留下的只言片语中,甘婧得知,魏祺曾数次带唐红果儿到碧云社区的室内健身馆游泳健身,吃饭地点也常常选择在健身馆旁边的印度小厨。所以,她分析,这个魏祺极有可能就住在这里。

一个人要在某地生活,就免不了要买菜,散步,健身,购物。在手头上还没有其他线索的情况下,甘婧采用了一个最笨的方法:守株待兔。

在等待纳士动漫科技公司回音期间,甘婧做得最多的,便是在碧云社区的休闲中心闲逛。

甘婧行走路线基本是这样的:先在家乐福超市里转一圈,研究一下那些琳琅满目的进口商品、特别是进口葡萄酒的品牌和生产年份,然后在香气蒸腾的熟食区略作停留,再转向青菜区,买两盒因标识了有机蔬菜而价格堪比肉贵的鲜艳青菜。然后出来,左转,在休闲中心的景观水池驻足片刻。

景观水池里养了许多观赏鱼,常常会有一两对小情侣或者带孩子的母亲拿着刚刚买来的面包喂鱼。已经习惯了被投喂的鱼儿们对人影非常敏感,人刚在水边站稳,鱼们便摇头摆尾地向人聚集而来。待面包一投下去,鱼们的表现就更加欢蹦乱跳,有些身强力壮的,甚至会跃起水面抢食。

冬天水质比较清澈,衬托得那些肥硕的鱼儿鲜红的愈发鲜红,金黄的愈发金黄,让人竟能生出一丝世事安稳、岁月静好的富足之感。

站在水池边,略向左侧看去,是一大排落地玻璃。

玻璃窗内,白炽灯将整个空间渲染得有如水晶宫般剔透,一长溜健身器材在剔透的灯光下气势磅礴地临窗排开。

每每看到那些在健身器材上挥洒汗水的短装男女,甘婧都有一种无法排遣的伤感。就在半年前,唐红果儿也曾站在她们中间,穿着背心短裤,颈上搭着毛巾,长发高高束起,在某一台跑步机上时而奔跑时而行走。

她那时的快乐,可能大部分都是由那个叫魏祺的男人带给她的。

她的死亡呢?是谁将她从快乐的巅峰直接拖入死亡的深渊?

她那页写满对不起的手书遗言,主语是谁?宾语又是谁?

在健身房的斜对面,是一大片堪称大手笔的宽阔草坪。甘婧到来的第六天正好是星期天。尽管天气依然寒冷,草坪上仍然聚集了不少身着橄榄球装的小男孩。她驻足看了看,那些小男孩清一色都是外国孩子,正在外籍老师的带领下进行一场对抗赛。

球场外的草坪上,一些更加年幼的外国孩子则在大人的陪伴下,趁阳光明媚,和自家的大型宠物狗游戏奔跑。

在这里,他们生活得像在自己家乡一般惬意,也许,比在他自己家乡还要舒适自在。

这座城市展示给外国人和外地人的是同样的繁华和美丽,但外国人和外地人在这里拥有的,却是截然不同的生活品质。

这群人中并没有自己要找的面孔。甘婧收回目光,接着在同胞身上暗暗寻找。

碧云社区并不算大,一个月后,甘婧已经走遍了她能够进入的各个角落。让她感觉印象变差的,是在宝石公寓。那天中午,宝石公寓门口一名保安躬身将外国人请进去后,却从人群中拦住了她。

我准备在这个小区买房,来看看环境,甘婧十分镇定地说。

一名将裤子提到腰部以上的干瘦保安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几遍,用甘婧难以辨析的口音尖叫道:外地人——买不起看啥看。出去。这是涉外小区。出去。

甘婧足足盯着他看了两分钟,才无声地转身。

如果是在自己家乡碰到这种混蛋,她早已经发脾气。但这是上海,是别人的家乡。古语说,人离乡贱。放在古今都一样。

甘婧忍了又忍,才将一口恶气压到心底。

接到纳士动漫公司的面试通知时,她正紧握双拳,在迪卡侬体育用品商店的潜水用具专柜前生闷气。在她旁边,两个身着羽绒棉服的清秀女孩一边好奇地研究着货架上那些用具的使用方法,一边小声对话。

经常潜水的人,应该有私家游艇的吧?

应该有吧。浦东滨江大道那里好像就有一家游艇会,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那里有一道菜,我还蛮喜欢的。

我还没坐过私家游艇呢。唉,你看,我们刚刚学着打高尔夫练习场,人家都开始潜水了。想嫁个有钱人,还真难。

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出售驾驶私家飞机用的训练服,要有,我干脆先提前买了算了……

就在两个女孩低低的笑声中,甘婧自从换上上海移动号码后就从未响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纳士动漫科技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工作人员通知甘婧,下周一上午十时,带好自己的身份证、学历证、学位证和职业资格证书到公司十三楼小办公室参加面试。

等待了四十八天的消息,终于有了结果。

结束通话时,甘婧情绪明显好转。她大踏步离开迪卡侬,在云山路公交车站挤上一辆开往浦东八佰半商场的公交车。她想买一点彩妆用品,再买两件衣服。三天后这场面试,她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三天后,对自己进行过精心修饰的甘婧站在纳士动漫科技有限公司大门外。

没来上海前甘婧就知道,上海知名大马路多以国内较有名的城市名来命名。到了浦东后,她有些惊奇地发现,浦东的很多道路名也是以国内其他省市的城市名来命名,不过,这些地名主要集中在山东。像东昌路、巨野路、德州路、蓝村路、南泉路、崂山路、乳山路、福山路、峨山路、潍坊路、栖霞路、即墨路、昌邑路、临沂路、沂南路、胶南路、兰陵路……在地图上随便一数,就有十几条。

浦东地名为何多以山东地名命名,上海各行业的学者说法不一,但是,张江产业园区的街道为何要以中外知名科学家名字命名,说法倒是非常一致。纳士动漫科技有限公司就位于张江产业园区祖冲之路东北段一处人流、车流都不算繁密之处的现代化办公楼内。

搭乘公609,再步行一段距离,就到了纳士公司所在的办公楼。

远远望去,最先映入眼帘的,是纳士公司隔离墙边那排粗壮高大的香樟树。铂灰色的办公楼就掩映在墨绿色的树影中。进入到楼内,甘婧发现,这幢大楼的楼层高度要明显高于普通办公楼。特别是一楼大厅,目测高度足有六米多。这处办公楼通向上下并动漫公司的卡通之感,反倒透着一股高科技研究所的味道。

在前台登记后,甘婧在保安的指引下上了电梯,来到位于十三楼的纳士公司。小会议室内已经坐了二十余名前来面试的年轻人。

从人事专员手中拿到自己的考试号码,甘婧找到自己的座位,答写放在会议桌上的试卷。

一个小时后,甘婧交卷,被带到对面的总经理会议室。

在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后,甘婧开始回答对面四名考官抛出的问题。

对动漫行业了解多少?

为何要辞去报社的编辑工作?

对未来的工作有何构想?

对自己的星座有什么看法?

个人性格的优缺点是什么?

甘婧一一回答完毕,领了一张午餐券回到小会议室等候纳士应承的午餐。

下午三点,甘婧第二次走进总经理会议室。会议室内的面试席已经换了一批人。

一进门,人事专员就低声向她介绍,坐在正中间位置的,是公司总经理何其多。

甘婧表示听到,落座前,首先向何其多微笑问好。

何其多是个五十上下的中年胖子,他胖脸粗颈,额头尖窄,粗框眼镜上方露出一对倒八字眉,乍一看去,很像卡通片里负责搞笑的胖子。

何其多看着眉清目秀、肤白胜雪的甘婧,明显眼睛一亮。

甘婧捕捉到了这一点,何其多周围的人也敏感地捕捉到了这一点,并迅速给出反应。

何其多左手边一名有些谢顶的中年男人看看甘婧的简历,笑着说道,武汉女孩皮肤就是好。不像我们本地女孩,脸上总是有那么一点点黄气。

何其多右手边那名一脸浓妆、衣着鲜艳的半老徐娘也笑着接道,那当然,乡下的水土好嘛。我早就说过,公司想要发展,树立自己的形象是第一位的。公司形象靠什么树立?不就是靠员工的形象吗?员工的形象好了,公司的形象肯定就好。何总,我感觉这位小姐的形象就很适合本公司。

可惜何总已经有行政秘书了,要不然,让这位小姐兼任何总的生活秘书吧?坐在半老徐娘旁的一名梳着爆炸式发型的厚粉女人一本正经地说。

一屋子人都应声大笑。

甘婧没想过自己期盼以久的应聘竟是这样的场景,脸色便有些不好看。

何其多感受到了甘婧的不满,他清了清嗓子,将笑容隐去,问了甘婧一个出乎她意料的问题:甘小姐,你对本公司有什么想问的?

甘婧合上手头的材料,沉吟了一下:我想请教何总一个与工作并无太大关系的问题,您为何要将公司选在这个有这么多香樟树的地点呢?

何其多明显愣了一下,一分钟后才微笑着问,甘小姐,你是第一个不问工作待遇的应聘者。好。很好。那甘小姐知道樟树为何叫樟树吗?

甘婧点点头,我小姨是湖北仙桃人,她家就有一个樟树种植园。她说,因为老祖宗看到樟树身上有许多纹路,粗看就像是一篇篇文章,令人有一种胸怀大局的感觉,所以取名时干脆就在字旁加一个木字作为树名,称为樟树

何其多笑了,这说法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公司当时决定进驻这家办公楼,的确是因为喜欢这一大片茂盛的香樟树。一是意趣好,二是它可以驱虫避邪。别看我是从美国读书回来的,何其多身体前甘婧前倾,略略压低声音说,我可是从小就对中国古文化很感兴趣哟,他们都知道,我在少林寺修习过正宗棍法,太极拳还拿过专业级证书。

甘婧点点头,我在大学里也学习一点擒拿,但成绩只是勉强及格。

何其多眼睛笑成一条线,这么秀气的女孩子还学过擒拿,好。真好。

甘婧直视何其多,用尽量真诚的语气说,武汉街头的大树,以法国梧桐居多。但在我以前工作单位的小院内,也种了几棵香樟,夏天午休时,我喜欢坐在树下看书。您的公司,让我有一种亲切感。我很希望能有这份荣幸,成为您公司的一员。

听到甘婧的回答,一丝淡淡的微笑浮现在何其多脸上。他向甘婧点点头,将脸转向左侧,桂总,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被称为桂总的秃顶男笑着摇头。

徐总,你呢?何其多又转向右侧。

徐娘半老、一脸浓妆、衣着鲜艳的徐总也笑着摇头。

房总,你呢?何其多探出头去,向爆炸头女士问道。

留着小女孩式爆炸发型、敷着厚厚粉底的房总面无表情地摇头。

人事专员示意甘婧面试结束。

甘婧有些不甘地看看何其多,为了应聘成功,这一个多月来,她对纳士公司有可能涉猎的问题都精心做了准备,可是,连一个都没有用上,面试就结束了。

何其多微笑着向她点头告别,她只好起身离开。

离开纳士公司前,甘婧凑到人事主管旁边,小声问她面试何时能有结果。

人事主管有些疲惫地说,明、后天还有六十多人来面试,录取通知出来,大概要一个月。

这么久?甘婧还想要再问句自己的机会有多大,看到人事主管脸上连起码的礼貌笑容都淡去了,也只好停住不问。

回到家中,甘婧照例喝了一点粥,将碗洗好后,打开一楼客厅的电视,找到沪语节目《阿庆讲故事》,有一搭没一搭地看了起来。

夜半时,甘婧再次看到唐红果儿,她出现在二楼的卧室,仍然站在床边的高脚凳旁,头发披在脸颊边,双肩向下塌着,脸色惨白,茫然地从二楼卧室的栅栏旁向客厅方向俯视着自己。

我不知道是谁对不起你,还是你对不起谁。既然你要我帮你,你也要帮我。甘婧费了好大力气,才将这句话逼出喉咙,憋得自己竟然从梦中醒了过来。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