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大浪淘沙:第三十五章

来源:作 者 作者:王向明

第三十五章 重拳出击

省纪委对郑铁柱的调查也在进行,张波文、邓青山、陈松、老赵和老丁先后被叫过去配合调查。

张波文说:“我在公安局当纪委书记,郑市长第一次开大会时就说,公安、公安,心里只有公,人民才能安;警察、警察,别忘了前面有‘人民’二字。有一天我去向他汇报工作,他正在办公室会客,是环球集团的一个副总,我没好意思进去。刚转身,门突然开了,那个副总走出来,表情很尴尬。郑市长快步追出来,把一个皮包塞还给他。推让之间,扯开了一个口子,包里面是一捆捆的百元大钞。他到这工作也就一年多,先后 6 次交给纪委廉政账户 20 多万现金和各种超市购物卡。”

“听说陈松报公务员培训班的费用是局里经费报的?”纪委工作人员问。

张波文沉思了一会儿,回答说:“网上的新闻出来后,我核查过此事,确实走的是局里的经费,但这不是郑市长本人的意思,这是他交给办公室的人去办的,当时是让下面的人报完名把发票给他,他个人出这个钱,下面人觉得让郑市长出这钱不妥,就以拿到局财务上报了。网上的新闻出来后,郑市长才知道这钱走的是局里的经费,第一时间把钱补上了。”

邓青山说:“网上关于郑市长的新闻我都看了,最初发这条消息的电脑 IP 地址我也查了,就是环球集团内部的。首先这不是客观事实,是他挡了别人的不义财路,有人故意抹黑他。他和司机陈松的关系我听他说过,陈松是他老战友的儿子,老战友在战场牺牲后,孩子一下没了爹,在村里老被人欺负,寡妇门前是非也多,孤儿寡母在村里呆不下去了,到外地谋生去了。战友的烈士身份评下来后,郑铁柱去他的老家找,人早离开了。说来也巧,陈松当了两年汽车兵,退伍后到滨江公安局当了车队司机。郑市长到滨江任职后,想给自己物色个司机。陈松长得跟他父亲年轻时很像,再看孩子的简历,刚好就对上了。今年东海统一招警,对退伍军人有照顾,外加陈松是烈士子女,享受加分政策,孩子有警察梦,复习得也努力。郑市长专门给他报了公务员考试培训班,让他脱产好好复习。这孩子也争气,成绩考得名列前茅。孩子是凭自己本事考上的,超过笔试录取线 20 分,体能更是没得说,这还用再去照顾吗?”

陈松说:“郑市长确实很照顾我,但在工作上对我要求很严苛。我第一次给他开车的时候,他对我说:‘我让你做我的司机,不单是我和你父亲的战友情,更重要的是我觉得你能把控住,要是有人攻我,会从你入手,你一定要把控住’。”每到逢年过节,一拨又一拨的人来“拜访”他,有做生意的,也有下属,没有一个空手来的,东西送不进他办公室,有的就找到我要往车上放,我都替他拒绝掉了。他曾经对我说过:‘只要是送礼的,不管什么借口,不管你把谁拒绝了,我都不怪你。’去年中秋节,他要回江北探亲,我和他到超市买东西,一边排队一边想着买些什么东西,他突然感慨道:‘咱不收人家的礼,需要什么还得出来买,看来不收礼不行了。’我说:‘只要你说一声,现在还来得及,我接的这些电话全都是想给你送礼的,要不咱收一点?’见我信以为真,他瞪了我一眼,说道:‘你还当了真了,听不出是玩笑话吗?’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他是在试探我,也是在教育我。网上说的我参加公务员考试内定的事纯属捏造,笔试、面试、体能测试的成绩你们都可以查…… ”

老赵说:“我跟郑市长非亲非故,他在我那吃过几次馄饨。有一次见有人吃馄饨不给钱,他挺身而出帮我解围,后来我才知道他是这么大的官。他见我可怜,做馄饨手艺也不错,安排我和老丁两人合包了一个面食窗口。”

老丁说:“我原本是环球集团的面点大厨,我做的鸡丝拉面在整个滨江都排得上号。后来他们逼着我交出秘方,我没同意,他们把我排挤了出去。环球集团势力大得很,他们发话,哪家饭店要是接收我,他们就让哪家关门。整个滨江城的酒店都不敢要我,我就在郊区开了家面馆。郑市长吃过两次,夸我做得好。他说局里想弄个面食窗口,问我愿意不愿意。我一想,在公家的单位食堂卖饭,自己手艺不错,应该不愁生意,关键是还安全,没人敢欺负俺,这点比啥都重要。你们真要俺说啥,俺就想说一句话:俺活了大半辈子,没跟这么大的官打过交道,俺觉得他好,啥事都能聊到俺心里去。”

郑铁柱的办公室也被清查了,他的抽屉、衣橱纷纷被打开,抽屉里摆放的都是各类书籍。衣橱里挂着几件警服和一身便服,柜子底下放着半条 10 块钱的“红旗渠”。办公室里面有个小套间,摆着一张床和一个保险柜。打开保险柜,里面放着一本笔记本和一个大信封。笔记本上正面密密麻麻写满了会议记录和案件分析心得,反面写的是自己对生活的感悟,尤其是对妻子和儿子想说的话,字字句句都是愧疚。打开信封,里面装着获奖证书和军功章。除此之外,里面还有一个被纸包裹的很完好的东西,一层层打开,里面包裹着两样东西:一样是陈松父亲的烈士证书;一样是郑铁柱和陈松父亲扛枪的合影照,他们青涩的脸上透露着真诚的笑容。

纪委带队搜查的同志很诧异,自己办了这么多案件,别说一个地市的公安局长,就是一个乡镇、一个小县局的科级干部办公室里的东西都比这多得多。

从郑铁柱办公室出来的时候,纪检组长感慨良多地说了一句话:“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贪腐的领导干部,同样也不能冤枉一个清正廉洁的同志。”

郑铁柱重新回到滨江的时候,又值春日阳光明媚,心情也好了不少。经过这么一遭,他对组织更加有信心了,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你真没有问题,组织不会冤枉你。

车子开回滨江公安局大楼的时候,楼下已有不少人在等候,邓青山站在最前面,看见郑铁柱,激动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四目相对,什么话都没说。

午饭的时候,郑铁柱去食堂,径直去了面点窗口。老赵和老丁看到郑铁柱,一前一后从里面跑出来,大老远就伸出手来,快握的时候,两人竟然不约而同地把手缩回去了。郑铁柱看穿了他们的心思,他们手上都是面粉,怕弄到自己身上。郑铁柱一左一右握住他们的手,感慨道:“看到你们在,心里真高兴,我真怕因为我连累了你们。”

这一句话,把两个老头说得眼泪啪啪往下掉。老赵说:“郑市长,你咋说这话,是我们连累了你。”

老丁不住地点头,说:“是俺们连累了你,前几天,俺们就想,你要是真回不来了,俺也就不干了,没脸在这干了。”

老赵用手一捅老丁,说:“啥叫回不来,郑市长,这不好好的吗,不但回来了,还风风光光地回来了。”

三个人有说有笑地说了一会儿话,郑铁柱见只有他们两个,问:“老苏呢?”

老赵顿时沉默了,老丁也直愣愣地站在那儿,不敢看郑铁柱。

“我问你俩话呢,老苏呢?”郑铁柱感觉哪不对劲儿,语气也严肃起来。

又是一阵沉默。

邓青山见状走了过来,对老赵和老丁说,你们俩先工作去吧,我和郑市长去办公室说。

老赵和老丁点点头,径直走向了操作间。郑铁柱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跟着邓青山转身上楼到了办公室。

邓青山原原本本把老苏坠楼的事说了一遍,郑铁柱眼眶里一圈圈泛起了红,这“红”里有自责,有愧疚,有悔恨,也有愤怒。

“带我去看看他吧!”郑铁柱抬起头,抑制住要流下的泪水,对邓青山说。

老苏被埋在郊区的一块公墓里,和儿子景奎葬在一起。郑铁柱点了一支烟放在墓碑前,又给老苏倒了一杯酒。他也不说话,只顾一杯一杯地倒,眼泪一滴滴淌在酒里,流在他心里。

“郑市长,我们该回去了,下午还要见市委董书记呢。”邓青山在旁边提醒他。

在心里,郑铁柱早已把老苏当作了自己的亲人、长辈,亲人以这种方式离世,怎么能不心痛?临走前,郑铁柱跪在老苏坟前,郑重地磕了三个头,每一次都重重地砸在地上,看的邓青山直心疼。

回去的路上,郑铁柱问邓青山,案子查的怎么样了?邓青山说:“彻底查清了,‘3˙3’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就是陆顶立,杀害景奎的犯罪嫌疑人正是陆宽,两名受害人都是看到了环球集团的内幕而被追杀。”

“我不在的时候局里谁主持工作?”郑铁柱问。“你被纪委带走的第二天,王省长和董书记专门到局里

召开扩大会议,暂时让庄局长主持工作。他主持工作没几天,就带队去外省考察了。后来那边传来消息,他的车子出了交通事故,掉进了悬崖,人死了,副驾驶坐着一位年轻女子,也死了。”邓青山回答。

郑铁柱感慨了一句:“真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啊。”

“抓捕陆宽证据都充足吗?”郑铁柱沉思了一会儿又问。“陆宽都交代了,证据链也能形成了,陆顶立在逃,不

过已经查到了他的踪迹。

“好 !”郑铁柱拍了一下大腿,又补充说:“这段时间你跟同志们肯定吃了不少苦,不能让我坐享其成。案件结束后,该记功记功,该嘉奖嘉奖,调配一下时间,让大家轮流休息一下,陪陪老婆孩子。”

“是啊,专案组的兄弟们有的一个月都没回家了,你推荐给我的两个年轻同志,跟着老同志进步很快,就是整日忙于案件,对象都没时间谈。他们上次和人约好见面,节骨眼上又被紧急叫到队里去了。”说起辛苦,邓青山很是感慨。

是时候还滨江一片净土了,郑铁柱自言自语道。

当天下午,郑铁柱见过董为民,又跑了一趟省公安厅。王有坚早在办公室等他了。除了王有坚,钟少良也在。钟少良是江北公安局局长,也是自己的老领导。在江北当副局长的时候,郑铁柱是钟少良最欣赏的班子成员,故友相见,不禁感慨万千。

王有坚示意郑铁柱把办公室的门关上。这个动作让整个气氛变得神秘起来。

“我就知道你会来,特意把少良同志喊过来,你们之前是老搭档,这次我让你们再好好合作一次。”王有坚话没说明白,但郑铁柱却听得明明白白。

郑铁柱看看钟少良,两人心有灵犀,四只大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那一夜,滨江水风平浪静,霓虹灯依然闪烁在城市的繁华街头,酒吧里的音乐宁静婉转,会所里的客人玩兴酣甜,牌桌上的赌注下得越来越大,一切都如往常一样。

凌晨时分,滨江城上空月明星稀,城市的大部分地方开始安静下来,大部分的居民进入了梦乡。江北到滨江的路上,几十辆挂着江北牌照的警车浩浩荡荡驶进了滨江城……

(全篇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