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大浪淘沙:第三十四章

来源:作 者 作者:王向明

第三十四章 纪委调查

网络上关于郑铁柱事件的各种挖掘愈演愈烈,不少人在评论中添油加醋,说他到滨江后,多次利用职务之便安排自己人,刚上任没几天,就抽调两位刚工作的年轻警察进专案组,肯定是收了不少好处,胃口大的甚至连食堂的窗口都不放过,一句话就把一个窗口承包给了自己的两个亲戚……

回到局里,郑铁柱原本打算召开局办公会,让他没有料到的是,车子刚在大楼下停稳,两辆车子就一左一右将他的车夹在了中间。车上各下来两个人,一左一右将郑铁柱围住,例行公事地说:“我们是省纪委的,郑市长,配合一下。”

这个场景郑铁柱想过,但没想到来得那么快,很多工作他还没来得及安排。他不怕纪委调查,但调查毕竟需要时间,等把他查清,黄花菜也凉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郑铁柱被纪委带走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滨江市公安局的各个部门。半天不到的时间,滨江公安局局长被双规的消息成了大街小巷热议的话题。

这一消息让不少人欢喜,也让不少人忧。当天晚上,陆顶三就摆起了庆功宴,还是当初为郑铁柱接风的那个包厢,还是那张桌子,秦天明坐的还是那个位置,桌子上的人除了郑铁柱和叶茜,其他人一个都不少,大家推杯换盏,喝得好不痛快。酒过三巡后,陆顶三端起酒杯,用蔑视地眼神看着手中的酒杯,信誓旦旦地说:“在滨江这地面,谁跟老子过不去,老子就生吞了他!”

酒喝得生猛,话说得霸道。言外之意,滨江是他的天下,谁跟自己作对,都没有好下场。

郑铁柱被双规的消息自然也传到了王有坚的耳朵里,这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他不能坐视不管。

王有坚拨通了市委书记董为民的电话,说:“董书记,铁柱同志的事你应该也听说了吧,对于滨江目前的形势你有什么想法?”

“王省长,我也是刚听说,铁柱同志日常工作还是得民心的,网络上盛传的事目前尚未得到印证,还需等纪委调查为准啊!”董为民回答。

王有坚从董为民的回答中听得出来,他对郑铁柱的评价还是肯定的,在这个时候敢给予郑铁柱肯定评价的人可不多,很有可能把自己牵连进去。

董为民的态度让王有坚的心理略微踏实了一点,从目前来看,他们的观点应该是一致的。

王有坚说,非常时期,滨江公安士气不能倒、格局不能变、人心不能散,明天我要去一趟滨江,召集局领导班子开个会,不知道董书记有时间参加吗?

“不瞒王省长,我也正有此意,您能亲自过来再好不过了,我听您的指示。”

王有坚的电话让董为民吃到了定心丸,董为民的态度也让王有坚倍感欣慰。

第二天,王有坚到滨江后,董为民提前在高速口迎接他,去公安局的路上,王有坚让董为民上了自己的车。两人一路轻声细语,几个事情彼此说了各自的看法,两个人的意见基本一致。

这次会议是滨江公安局史上规格最高的一次会议,市委书记和公安厅厅长同时出席,参会人员除了党委班子成员,扩大到县级公安机关和各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市委书记董为民亲自主持。

王有坚在讲话时说:“网络上的新闻我想大家也都看到了,铁柱同志被双规的消息大家想必也都知道,但事情没调查清楚之前,希望大家能保持客观的态度看待此事,不要妄加评论和猜测,相信组织会查明事实真相,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说这话的时候,王有坚特意用眼睛扫了一下庄义守,他若无其事,嘴角略带着一丝笑意。

王有坚接着说:“滨江公安正处于非常时期,大家一定要凝神聚气,齐心协力抓好队伍和业务,一个都不能放松。为了不影响到大局,暂时由庄义守同志主持全面工作,其他各位班子成员按照原来的分工各司其职。尤其是青山同志,要全力做好命案侦破工作,不惜一切代价,不惧一切阻力,早日给滨江百姓一个交代,狠狠遏制住滨江的歪风邪气,早日让滨江的社会治安风清气正。”

会上,王有坚对滨江公安的工作部署,董为民表示十分赞同,表态要按照王省长的指示,全力做好滨江社会治安和稳定的维护工作。

重新主持公安局全面工作,这让庄义守心中窃喜,不过表面依然佯装淡定。王有坚这么做,实非此意,不过是欲擒故纵,他有他的计划。不是有那样一个词吗?叫“得意忘形”,人“忘形”的时候,该说的不该说的,该做的不该做的,很容易不受控制。

庄义守主持工作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出去考察,说是去考察兄弟省份先进的工作理念。去哪儿呢?挑来挑去,最终选择了中部的一个山区城市,那里有多处国家级知名旅游景点。

王有坚回到省城,在一次省委的大会上,刚好遇到陆向斌。虽然同为副省长,但陆向斌排名靠前,又分管公安工作,两人见面不禁要寒暄几句。

陆向斌说:“滨江公安系统近几年问题频出,个别同志在工作中不坚守党性,不坚持原则,对自己要求不高,这个值得我们重视。当然,下属出了问题,我们当领导的其实也负有一定的责任,说明我们用人失察,今后一定要吸取这方面的教训。”

陆向斌话里有话,王有坚听得出来,当初选派郑铁柱去滨江任职,不少领导持反对意见,一个排名前三位都没进的副局长直接到另一城市当一把手,这种情况很少见。当初王有坚坚持自己的意见,把郑铁柱派到了滨江。如今郑铁柱被双规了,难免有人以此来做文章。

王有坚不卑不亢,微微一笑回答说:“陆省长说得有道理,但郑铁柱的问题纪委正在调查,是好是坏很难说,说不定什么事没有,说不定能挖出意想不到的成果。”

陆向斌也是微微一笑,但笑里带着冷,说:“但愿什么事没有吧,不过这么多年下来,没见一个人双规后安然无恙,滨江公安不可一日无主啊!”

“陆省长说得对,前几天,我特意去了一趟滨江,暂时安排义守同志主持工作。”

王有坚的回答让陆向斌很满意,他觉得王有坚这么安排是在向自己释放一种信号,向自己靠拢的信号。以前自己想提名庄义守原地提拔从副局长转正时,王有坚坚决不同意,说公安局局长向来都是异地任职,原地提拔风险太大,极有可能出现地方保护主义。王有坚的执意坚持弄得陆向斌心里很不愉快,但这种不愉快都藏在心里,面子上还过得去,貌合心不合。如今,王有坚表现出向自己靠拢的倾向,陆向斌心里自然是欢迎的,以前有什么事找到王有坚,他不开口表态,自己还真拿他没办法。如今看来,今后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王有坚假意讨好,也只是让陆向斌放松警惕,省纪委里有陆向斌的嫡系,若是将郑铁柱的那些犯罪证据交给省纪委,很有可能肉包子打狗。不但如此,自己也可能处于被动处境。

该如何是好,王有坚陷入苦恼之中。

几天后,省里接到消息,中纪委巡查组要进驻滨江。这无疑是个重磅炸弹,让不少人寝食难安。没有接到消息说要明确查谁,这比点名要查哪一个人更让人揪心,无形之中就会联想到自己,把自己过去的这么多年掰着手指头查查,数着数着,额头就冒起了冷汗。

小道消息一旦出来,很快就被全社会知道了。不但政府的大小官员得到了消息,全东海省的老百姓都知道了。

老苏也知道了。他知道后,对老赵和老丁说:“听说中纪委的大官来了,咱得为柱子做点啥。”老丁说:“可以,就是咱们该咋做呢?”老赵也表态:“当初要不是郑市长,咱们也不能在局里包食堂窗口。他是可怜咱们这些穷人,不像网上传的,把食堂包给自己亲戚,咱们做人得讲良心,他为咱们受了冤屈,这冤咱们得为他伸。”

“对,为他伸。”三个人异口同声。

当天晚上三个人在老苏家里,把被单扯开,找毛笔写好打字,准备到中纪委下榻的酒店前扯横幅喊冤。

三个人一夜没睡,聊聊自己前些年吃苦受累还被人欺负的日子,说到难过的时候,眼泪一把把往下掉。

让三个人没想到的是,早上他们刚出门,就被人堵上了。老赵和老丁手里的条幅被对方一把扯掉,人也被推了个趔趄。

老苏对周边环境熟悉,一看情况不对,抱着横幅转身钻进了旁边的一个巷子。老苏在前面跑,身后两个人在后边追,得亏自己熟悉地形,三躲两躲把追自己的人甩掉了。

小心翼翼赶到中纪委人员入住的酒店,也是重兵把守,硬往里闯肯定不行。在门口犹豫的时候,刚才追他的人又追了上来。老苏慌不择路,一头扎进了对面的一幢写字楼。

追者好不容易发现目标,自然是穷追不舍。老苏埋头往楼梯上猛奔,一口气奔到了楼顶,老苏累得气喘吁吁,追他的年轻人也两腿发麻。

年轻人平复了一会儿,说你把条幅给我,老苏死活不给。年轻人往前走,老苏往后退,一步步被逼到楼顶的边沿。

“你再往前走,我就跳下去!”老苏一手护着条幅,一手指着年轻人歇斯底里地喊道。

年轻人不以为然,觉得老苏不过是吓吓他,僵持了一会儿,想趁老苏不备,猛窜一步抢过条幅。哪料到,年轻人眼看到了老苏面前,老苏抱着条幅一头扎到了空中。

人们常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但老苏觉得赖活着真不如死了好,死了清净,什么事都不用想,什么罪也不用受。郑铁柱当初交代过邓青山,景奎遇害的事暂时不要告诉老苏。但老苏还是知道了,滨江就那么大,人命关天的事自然在坊间传播得很快。他得知儿子被害的消息后,生活的希望被浇灭了一大半,紧接着,郑铁柱又被双规,他更没什么指望了。更何况人言可畏,食堂里别的窗口的人都在背后说他们的闲话,唾沫星子都快把自己淹死了。

人没了寄托,生活就失去了意义,生活没了意义,真不如死了,这是老苏对生活的看法。但他觉得自己的儿子不能白死,自己得做点什么,自己就是死,也得拉个垫背的。网上对郑铁柱的炒作让他深切感受到网络的神奇。自己要是寻一个疯狂的死法,是不是也能在网上闹出点动静?对,动静越大越好。

这个动静的确够大,老苏重重地砸在地上的时候,发出一声闷响,整个滨江城微微一颤。

中纪委巡查组门前,老汉喊冤跳楼,以死求公平,怀里条幅上赫然写着:环球集团杀人偿命,还我儿子。

消息先是传遍了朋友圈,随后在网上一发不可收拾。

这得是多大的冤屈,让人敢于舍弃性命以求公平?巡查组当即介入,督促公安机关尽快查实此事。

王有坚在网上看到消息,脑子猛然一转,觉得机会来了。他连夜赶往滨江,督导案件侦破工作。督导会议结束后,众人散去,他敲开了巡查组组长的房间。

巡视组长把王有坚送过来的 U 盘插在电脑上,画面出来后,他盯着屏幕的脸越来越严肃,眉头也皱得越来越紧,凝锁出的沟壑恨不得把画面中的人一个个夹死,拳头也攥得越来越紧。

擒贼先擒王,陆向斌是在一次省里召开的大会现场上被带走的。那场会议标题为“东海省反腐倡廉暨党风廉政建设专题会议”,陆向斌念一会儿讲话稿,自己发挥一会儿,痛斥个别同志责任意识不强,廉洁意识薄弱,还专门把郑铁柱作为反面典型来讲,讲到激动处把桌子拍得啪啪响,桌子上的茶杯盖在杯子上方直跳。

“痛心啊!同志们!我们培养了那么多年的党员干部,为了一时的享乐,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最终走上了滥用职权的贪腐之路…… ”

说来真是讽刺,陆向斌讲得正在兴头上,会议室的门突然开了,进来两个身材魁梧的青年男子,径直向主席台走来。

会议期间,擅自干扰会场秩序,这让陆向斌很不悦,语气严肃地问:“你们是哪个部门的,有什么事会后再说!”语气里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

两个年轻人丝毫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一左一右站在陆向斌的两边,各自架着他的一只胳膊,说话的语气里也带着命令:“我们是中纪委巡查组的,请配合一下。”

声音通过话筒传遍了会场的每个角落,也传到了参会者每个人的耳朵里。陆向斌不从,拼命想挣脱,抓他胳膊的四只手像是四把钳子,死死地将他锁牢。

会场的人似乎还没缓过神来,陆向斌已经被带离了会场。他不是走出的,突然之间他的双腿失去了力量,走不动路,甚至站都站不稳,他是被拎出去的。刚才会场上的那只霸气的老虎突然间成了一只垂死的猫。

庄义守接到陆向斌被中纪委带走的消息时,他的考察之路也在兴头之时,他正开着路虎在山路上寻求越野的刺激。这个电话让他恍若梦境,一个急转弯没转好,车子一头扎进了山涧。

审查的过程中,陆向斌起初百般抵赖,问什么都是“没有、不知道”。工作人员把证据一一摆在他面前,他瞬间傻了眼,主动要求戴罪立功,如实交代了伙同秦天明、庄义守还有陆顶三的所有罪恶交易。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