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大浪淘沙:第十三章

来源:作 者 作者:王向明

第十三章  旧事重提

 

两人聊了大半个下午,郑铁柱告别董为民,出了市委大门,让司机径直向老苏家开去。到了地方,郑铁柱让司机先回去了,自己一个人去了老苏家。

老苏所住的地方,是一个破旧的老小区,门口连个看门的师傅都没有。他按照老苏给的门牌号,找到了他位于一楼的家。刚准备抬起手敲门的时候,门竟然像是有感应一样,伴着沉闷的“吱嘎”声自己就开了,一股发霉的味道迎面扑来,站在门里的是老苏笑得满脸褶皱的脸。

“郑……市长,快进屋。”别人这么称呼自己,郑铁柱觉得没什么,老苏这么叫自己他总感觉哪有点不对劲儿,打断老苏说:“你还是叫我柱子吧,我就是当再大的官在你面前都是柱子。”

“不光你觉得,我也觉得有点不顺口,可又不敢像以前那样随意叫。”

“有啥不敢的,我哪做错了,你还像以前一样给我一巴掌都没事。”郑铁柱怕气氛太尴尬,和老苏开起了玩笑。

老苏竟有些扭捏,憨厚地笑着,说:“那我可不敢。”两人在门口闲扯了几句,老苏忽然意识到不能让柱子站

在门外吧,一拍脑门说:“哎呀,你看我,光顾着高兴跟你讲话了,快进来,柱子,到屋里坐下说。”老苏把郑铁柱让进屋,回头又吩咐儿子景奎给郑铁柱倒水。

郑铁柱粗略打量了一下老苏的家,两个房间都不大,客厅大概有八九平方米的样子,总共不超过 60 个平方米。虽然经过刻意收拾,但因为东西多、地方小,还是显得有些杂乱。

郑铁柱看到景奎的一刻,忽然觉得在哪里见过,却又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时候,在哪里见过。两人目光交叉在一起的时候,他看出了景奎眼里的愧疚和不安。这个熟悉的眼神让他猛然想起,自己刚到滨江的时候,遇到老苏“碰瓷”,而在人群中跟着起哄,帮老苏“说好话”的人正是景奎。想起这个场景,郑铁柱心里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

“柱子,让你见笑了,来,咱们坐下来边吃边说吧。”桌子上摆着老苏精心准备的凉菜和小炒,还有一条郑铁

柱当年最爱吃的红烧鲤鱼。这些菜虽然和大酒店里相比显得微不足道,却让郑铁柱馋得口水直淌。他下意识抓起筷子,忽然又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抬头看看老苏,忍不住笑了起来,说:“一看到你做的鱼,我馋得手都不听使唤了。”

听郑铁柱这么一说,老苏顿时轻松了许多:“柱子,你可别拿我开玩笑了,当年你说这话我信,如今说这话我就当是你哄我开心了。不管你是真馋,还是假馋,先尝尝再说,看我做鱼的手艺有没有退步?”

“我可没和你开玩笑,看到这鱼,我这口水忍不住就出来了,到了你这儿,我可就不客气了,我先来一块尝尝。”郑铁柱夹起一块放进嘴里,细细品味了一番,连连点头说,不错不错,还是当年的味。

“真没想到啊,我这手艺现在还能对你的胃口,咱们别只顾着吃,边吃边喝边聊。”老苏从桌子的角落处拎出几瓶二锅头。

“还是这种感觉好啊,简单快乐。”郑铁柱从老苏手里接过二锅头,拧开盖子和老苏碰了一下。此时的郑铁柱似乎不再是公安局长,而是老苏的一个朋友,或者是他的一个小兄弟,享受着老大哥带给他在这座城市独有的家庭温暖。

老苏喝了一口,放下酒瓶,深沉地看着郑铁柱,说:“柱子,真没想到啊,咱们这辈子还能见面;更没想到你当了这么大的官,还一样认我这个糟老头子,还能坐在我这样的家里和我一起吃饭,我都不知道说啥好了。”老苏说得很动情,眼睛里泛着泪花。

“老苏,你这是说的啥话,当年要是没有你的帮助,哪有我郑铁柱的今天。这些年来我找过你很多次,去过原来我们打工的地方,也去过你的老家,可都没有你的下落。找不到你,我这心里一直觉得是个遗憾,看来老天还是眷顾我,让我在这儿遇到了你。”

三十年前,郑铁柱高考落榜。他的同班同学,也就是现任滨江市国家安全局局长的陆正平,如愿考上了国内一所重点大学。两个好兄弟坐在校门口对面的夜市上,一杯接着一杯地猛喝着冰冻的啤酒,桌子上和地上凌乱地躺着空酒瓶。

平日里,两人关系最好,有什么开心不开心的事彼此都会畅所欲言。高考的不同结果,却让两人此刻变得沉默起来。陆正平不知道该如何安慰郑铁柱,郑铁柱想说些祝贺的话,又觉得对自己兄弟没必要这么客套。

夜逐渐深了起来,夜市上吃饭的人逐渐散去。老板困得实在没办法,不得已来催他们,说:“两位小兄弟,时候不早了,喝了这么多,早点回去休息吧,我这也该收摊了。”

陆正平抬手看看表,都凌晨两点多了,结了账,和郑铁柱彼此搀扶着,一人拎着一瓶酒,边走边喝。两人一晚上记不清喝了多少酒,走到一玉米地地头的时候,陆正平说我要撒尿,郑铁柱说我陪你去。一股清冷的夜风吹来,两人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差点尿到裤子上,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在夜空里飘荡,打破了刚才无声的沉闷。

两人撒完尿,躺在玉米地的土坡上,聊着人生,聊着理想,聊着聊着就睡着了。月光透过树梢,倾洒下来,照在两个年轻人脸上。地头的河沟里,青蛙欢实地叫着,不知名的虫子飞来飞去,不时在他们脸上叮上一口,就飞走了。两人揉揉脸,翻个身,又继续睡去。

陆正平的父亲是个小包工头,手下有几个人,经常在外面揽一些小工程,虽然发不了财,但养家糊口也绰绰有余。陆正平开学的那天,郑铁柱把他送到长途车上。临分别的时候,郑铁柱说:“你能不能和你爸说说,我想去他那儿打工。”陆正平说:“去那打工肯定没问题,可是真就这么辍学,就太可惜了,再说工地上的活那么辛苦,你也干不下来啊。”郑铁柱坚持要去,陆正平见他如此固执,觉得去锻炼一下也好,等他吃不了苦头的时候自然会选择复读。

郑铁柱去了陆正平父亲的工地,老苏当时在工地上烧饭,看到这么大一小孩就到工地受这种罪,着实觉得可怜,给老板开小灶的时候,都会偷偷地给郑铁柱留出来点。

工地上难得吃上荤腥,老苏想法设法照顾自己,这点让小小年纪的郑铁柱颇为感动。他那时候就发誓,要是自己有一天发达了,一定好好报答老苏。

郑铁柱在工地上干了一年多,老苏照顾了他一年多。第二年部队征兵,郑铁柱踊跃报了名,父亲给村支书偷偷塞了五千块钱,政审什么的顺利通过。临行前,郑铁柱又来到工地,提着烟酒向老苏告别。老苏说:“你这一去部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回来,咱下次见面更不知道是啥时候。今天我再给你做一次红烧鲤鱼,咱俩好好喝两盅。”

两人推杯换盏喝到了半夜,老苏喝多了,郑铁柱也喝多了,哭着说:“等我有一天发达了,一定回来报答你。”老苏说:“报答啥呀,咱俩这也算是缘分,谁让咱遇上了呢。你还别说,天天在一起干活,不觉得都一年多了。你这一走还真是有点舍不得,以后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没了。”说到这,老苏眼泪也下来了。

郑铁柱去了部队,这一去就是十年,先是当大头兵,后来考上了军校,再后来转业到了地方。他中间回家探亲的时候找过老苏好多次,问过陆正平的父亲,也去过老苏的老家,但都没有他的下落。没想到三十年过去了,竟然在滨江又遇上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