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大浪淘沙:第九章

来源:作者 作者:王向明

 第九章 故友重逢

郑铁柱在陈义东的引导下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四处打量了一下,房间里的家具器物都是新换的,就连地板都是新铺的。郑铁柱知道,无论到哪儿,这似乎都是墨守成规的事。有的领导甚至更为离谱,不但办公家具桌椅要换,而且办公室的布局风格都要重新装修。

“郑市长,办公室里您看还有什么要添置的吗?”郑铁柱看了看,摆了摆手说:“办公桌、书橱,该有的都有了,挺好的。他觉得办公室和家一样,简单清爽就好,弄那么多花里胡哨的没什么意思。”

陈义东说:“对了,郑市长,您的住所和一日三餐定在九州环球大酒店。”

正站在窗台旁看风景的郑铁柱听到“九州环球”几个字,眉头微皱,转过身来,说:“局里没有食堂和宿舍吗?”

陈义东说:“有是有,就是条件不太好,历任局长的住宿和伙食都是这么安排的。”

郑铁柱说:“就安排局里的食堂和宿舍。”

“这…… ”

陈义东想再劝说,听到郑铁柱说得如此斩钉截铁,话到了嘴里又咽了下去。

陈义东说:“那驾驶员方面您有合适的人选吗?”郑铁柱思索了一会儿,说暂时没有,你从市局车队里挑几个素质好点的,把他们的个人资料报给我。

“好的,我马上去准备,您有什么需要再吩咐我。”陈义东说完,带上办公室门出去了,差点迎面与庄义守撞个正着。

庄义守看了陈义东一眼,说道:“人在吧?”

陈义东说:“啊?哦,您是问郑市长吧,在呢。”庄义守直接推门进去,由于动作有点大,门“咣当”一声

撞到门吸上,正在窗台前思索的郑铁柱似乎被惊住了,心想谁这么没有礼貌门都不敲。他猛地转过身来,此时庄义守已经站在了他办公桌前。

上次秦天明给郑铁柱接风的时候,只顾着客气寒暄和陆顶三拼酒,他并没有仔细打量庄义守。

庄义守中等个头,估摸着不到一米七五,体型肥胖,肚子大的像是有六七个月身孕的孕妇,额头因为没几根头发,显得脑门锃亮,从头到脚一身名牌装束,左手腕上带着一块镶了钻的手表,右手夹着一只软中华自顾地抽着。

郑铁柱忽然又想起了当日在九州环球门口庄义守的那辆路虎座驾,心想这哪像是一个公安局的副局长啊,简直就是暴发户。不过,此时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转过身来,问道:“是庄局啊,有事?”

“也没什么事,听说昨天晚上发生了点误会,特意来问候一下郑局,都怪我的工作没做好,早知道昨晚说什么也要把郑局送回住处。”庄义守不像其他人称呼郑铁柱为郑市长,而依然称为郑局。在他心里,无论你是局长也好,副市长也罢,在局里还不是我说了算!

“庄局言重了,这事怎么也怪不到你这儿。” “郑局刚来滨江,就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

人了,都怪我工作没做好。” “一家人?庄局指的是?”

“哦,早上环球出租公司的陆顶叶,就是上次我们一起吃饭陆顶三的弟弟打电话过来说,他手下的几个弟兄,哦,不,他公司的几个员工和郑局闹了点误会,西街派出所副所长耿斌也有眼不识泰山,弄了这么个乌龙事件。陆总的意思是想找个机会向郑局赔个不是,郑局你看呢?

“庄局说的是这事啊,不知道庄局就此事如何看?” “郑局,你也知道,环球集团可是市政府大力扶持的企

业,政府每年的税收份额百分之七十都来自环球集团。陆总这次又特地道歉,我看不如顺水给他个面子,毕竟您是初到滨江,以后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打交道的机会多的是,误会嘛,宜解不宜结,郑局您说呢?

“庄局的意思是说,这件事就等于没发生了?”庄义守猛吸了一口烟,将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说:“郑局,那我就有话直说了,现在办案讲究的是证据,但凭口述不能定性。就这个事情而言,其实也就是个普通的治安案件,问题的关键是对方受伤了,而且还有人作证,你只有自己的口述,拿不出丝毫能证明你正当防卫的证据,这点对您不利。反过来讲,郑局你是忙大事的人,如果在这件事上过于计较,传出去显得不够大度不是?

郑铁柱当然能意识到证据的重要性,所以事发后看到马路对面的监控时他心里暗自庆幸,但此刻庄义守的此番话显然是有备而来,现场的监控估计也早已被动了手脚。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是正当防卫,自己自然就成了过错方,你把人打伤了,对方不接受调解,再去做个轻微伤鉴定,派出所拘留你完全符合规定。

郑铁柱暗想,照这样看来,自己显然变得弱势起来,三个小痞子成了受害者,副所长耿斌也是毫无责任,陆总非但不怪自己伤了手下兄弟,反过来还向自己道歉,这显得人家多大度,自己若再揪着不放,一是根本站不住理,也显得自己胸襟不够宽广。

郑铁柱暗道,果真姜是老的辣,庄义守真是有心机啊,可谓是一箭三雕。但这话郑铁柱只能在心里想想,自然不会说出来。他面带微笑,说:“庄局分析得有道理啊,就像你说的,误会一场,大家不打不相识嘛,以后工作上还得有劳庄局多指点才是,毕竟你是老滨江了,我在这儿可是两眼一抹黑。”郑铁柱说完,爽朗地笑了起来。

“既然这样,我就给陆总回个话,找个机会向郑局罚酒三杯。”

“既然是误会一场,说开了就行了,喝酒就免了吧。”

庄义守想继续说什么,郑铁柱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庄局,我这接个电话,你也挺忙的,今天就先这样吧。”郑铁柱下了逐客令,庄义守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好再说什么,开门出去了。

庄义守走后,郑铁柱暗道,看来陆顶三在滨江的涉猎果真不可小觑,这么点小事情都能劳烦庄义守出面讲和,看来二人之间的关系也非同寻常。自己想在滨江大展身手,注定是困难重重啊。

郑铁柱拿起电话,里面传来一个很熟悉的声音,但却又怎么也猜不出来。

“铁柱,不,应该喊你郑市长了,听不出我是谁了吧,我是陆正平啊。”电话里的声音显得有点激动。

“陆正平?豫州一中的陆正平?”郑铁柱显得很意外,也很激动。

“是啊,前几天我参加高中同学聚会,才得知你也到了滨江,把我高兴得一晚上都没睡着觉,找机会咱俩可要好好叙叙旧啊。”

“正平,真的是你啊,没想到你也在滨江,真是太好了。我正愁在这儿两眼一抹黑呢,这下可找到给我领路的人了。”

“铁柱啊,咱们老同学外道话、客气话就不说了,既然你到了滨江,说什么也得给我机会给你接接风。”

“ 行嘞,咱们老同学,我不跟你客气,不过我有个条件。”

“啥条件,你尽管说。” “咱还像当年一样,大排档,二锅头。” “好,就二锅头。”

陆正平和郑铁柱不但是高中同学,而且还是一个宿舍的舍友,关系非同一般。高中毕业后,陆正平考取了重点大学,郑铁柱落榜后参军入伍。部队处在西北的一个深山凹里,通信很不方便,当时又没有电话,慢慢就失去了联系。没想到二十多年后两人竟以这种方式重逢。这种久违的感觉让郑铁柱心里忽然觉得温暖起来,不禁又回味起了高中时期的那段青葱岁月,这种淳朴的感情在他工作后的近三十年时光里鲜能再遇啊。

下班后,陆正平的车准时停在了公安局楼下,看到郑铁柱出来,他激动地推开车门下了车。两个人对视了许久,眼睛里竟不约而同地泛起了泪花。

“铁柱!” “正平!”

两人不由自主上前一步,不是握手,而是紧紧抱住了彼此,似乎忘了自己各自局长的身份,像是两个久别重逢的战友,连陆正平的司机小王都看得愣住了。

片刻之后,两人似乎意识到了各自的窘态,不约而同笑了起来,陆正平说咱们先上车,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上了车,陆正平对司机小王说,去西门大排档。小王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诧异地问道:“西门大排档?”

“对,就去西门大排档。”陆正平又强调了一遍。

小王这次虽然听得真切,但心里还是将信将疑,但又不好再问,直接向西门大排档驶去。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