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大浪淘沙:第四章

来源:作者 作者:王向明

第四章 上任伊始

正在思索的郑铁柱被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思维,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屏幕上显示是王有坚厅长办公室的电话。他等这个号码等了很久了,但这会儿真的来了,心里又突然有点紧张起来。他小心翼翼地接通电话,里面传来厅长的声音:“铁柱同志,关于你到滨江担任公安局长的任命书省厅党委已经下发了文件,明天你就走马上任,滨江市人大方面我们也初步进行了对接,按照常规,那边同时还会对你另有委任。组织上派你到滨江,是想让你在那里做出点成绩,你自己要做好打硬仗、啃硬骨头的心理准备,真要遇到什么困难,不要退缩,省厅党委是你的坚强后盾。”

在滨江先后经历的几件事,郑已初步感觉到滨江形势的严峻性,不过听到厅长说组织上已对自己局长一职正式任命,而且滨江市人大也会另有委任,他忽然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就连脚下的土地都变得厚实起来。他紧握着电话,信誓旦旦地对王有坚表态说:“请组织和王省长放心,我不会让您和组织上失望的…… ”

挂了王有坚的电话,他拦了一辆出租车径直开到昨晚入住的紫江宾馆。昨晚一夜未眠,郑铁柱此时觉得身体有些累了,进了房间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刚闭上眼睛猛然又想起昨晚隔壁房间那阵蹊跷的报警铃声。他狐疑地又从床上坐起来,会不会每个房间都装有这样的装置呢?想到这儿,他又站起来,在房间里到处寻找可能安装报警装置的地方。

整个房间一眼望去跟普通宾馆并无差异,仔细搜查了一圈,终于在床头柜后面的墙上发现一个奇怪的小木盒子。由于木盒子镶嵌在墙里面与墙体平行,不刻意寻找的话根本看不出来。他用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撬开木盒子,一个微型的报警装置暴露无疑。

看着眼前这个毫不起眼的装置,郑铁柱不禁又陷入了沉思,报警器的开关会在哪呢,莫非在宾馆的服务台?

正在这时,郑铁柱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是一个滨江的陌生号码。他接通电话,里面传来一个年轻人的声音:“您好,是郑局长吗?”

郑铁柱不知对方是谁,迟疑了一下,问道:“我是郑铁柱,你是?”

“郑局长,您好,我是滨江政法委秦书记的秘书小黄,秦书记今天刚好在江北办事,晚上想和您一起吃个饭。”

郑铁柱知道滨江的政法委书记是秦天明,但自己尚未和他有所接触,对他的为人和为官之道并不清楚,贸然见面自己不知道该聊些什么。

“小黄啊,我这会儿已经到了滨江了,刚过来事情什么都还没安顿好,麻烦你转告秦书记,等我安顿好,第一时间当面向秦书记汇报。”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他隐约听到有人在低头耳语,过了一会儿里面传来一个深沉的声音:“铁柱同志,我是秦天明,今天刚好到江北办事,得知你调任滨江,原本想顺道拜访一下,既然你已先行到了滨江,我更要尽地主之宜才是,你先安顿一下,晚上我来为你接风。”

郑铁柱本想找个理由推托一下,但秦天明的语气似乎容不得他有解释的机会。他想,自己初来乍到,理应先拜访领导才对,怎么自己的顶头上司先主动请自己呢,况且自己与他未曾有过丝毫交往,里面怕是另有原因吧。不过,不管怎么说,秦书记执意为自己接风,自己若是贸然拒绝,让人看来多少有点不识抬举。自己虽然是公安局长,最多将来会再担任滨江的副市长,但秦天明是政法委书记,虽手中的实际权力不如自己,但人家毕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更何况他又是市委常委,也就是进了滨江市委的核心层,以后工作上打交道的地方多的是,要是第一次就驳了他的面子,今后工作开展定会遇到阻力。

被秦天明这么一打扰,郑铁柱一时忘了刚才发现的那个报警的小盒子,只顾想着晚上和秦天明见面的事。

郑铁柱暗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自己既然到了滨江,凡事都不能畏首畏尾。再说,或许这就是一顿常规的接风晚宴,兴许是自己多虑了。

不知不觉中,躺在床上闭目思索的郑铁柱鼾声开始响了起来,他实在是觉得累了。要是放在二十多年前,他年轻的时候,别说一晚通宵,就是连续熬上三个通宵 , 第二天依然像没事人一样精神十足。但现在他毕竟五十岁的人了,禁不起彻夜不眠的折腾了,岁月真是不饶人啊。

“嘀铃铃,嘀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正在睡梦中的郑铁柱惊醒,他拿起手机一看,是秦书记的秘书小黄。

“郑局长,秦书记让我过来接您,到您局里,办公室张主任说您还没到过局里。”

郑铁柱下意识从床上坐起来,带着歉意说:“黄秘书,我刚到滨江,还没来得及去局里,你不用麻烦了,我这儿收拾一下自己过去就行。”

黄秘书一听着急坏了,赶忙追问说:“郑局,秦书记特意交代我务必要把你接到,要是您自己过去,我这没法交差啊。你告诉我地方,我马上过去。”

见黄秘书态度这么诚恳坚决,郑铁柱知道秦天明肯定给他下了死命令。他知道做下属的难处,自己工作这么些年中,这种为难的情形何尝不多啊。

“我在紫江宾馆,你到楼下打我电话就行。”对于小黄,郑铁柱语气表现得很随和。

黄秘书像是接到了圣旨一样,挂了电话催促司机火速赶往紫江宾馆。滨江城并不大,十几分钟的工夫,车子便到了紫江宾馆楼下。

对于接送领导,黄秘书虽然年纪不大,但经验丰富,这是他的工作性质和工作环境决定的。他知道自己真若按照郑局的意思,到了楼下打电话等他下来,自然是显得不够礼数。他让司机在门口等着,三步并作两步走进宾馆大厅。宾馆的服务员看到他进来,热情地打招呼:“黄主任,可是好久不见您了,这次来有何贵干?

黄秘书跟宾馆老板是朋友,家里来了亲戚朋友,一般都安排在这儿。服务员对他也比较熟悉。

服务员虽然一脸热情,但黄秘书此时无心和她搭讪聊天,开门见山地说:“帮我查个客人?”

服务员问:“您要查哪个?”

黄秘书说:“郑铁柱。” “郑铁柱?”服务员先是迟疑了一下,随即又说道,“你说301 那位客人啊?”黄秘书疑惑地看着服务员,问道:“你认识他?”

提到“郑铁柱”这个名字,服务员满腹委屈地说:“当然认识了,都是他昨晚没事乱报警,害得我一晚没睡好。” “什么,报警?为什么报警?”黄秘书闻听此言,顿时紧张了起来。

“耍牌玩,这又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服务员对此事早已司空见惯,显得有点漫不经心。

黄秘书眉头马上皱了起来,一脸严肃地对服务员说:“告诉你们老板,最近全部转入正规营业,只允许正常房客入住,否则后果自负。”

服务员被黄秘书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正想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么紧张。这时从电梯里走出一个人,服务员看了一眼,对黄秘书说,您找的人到了。

黄秘书转过身来,看着前面这位身材既不高大又不魁梧的中年人,心中不禁略过一丝疑惑,这人怎么也看不出一地市公安局长的气势。

疑惑归疑惑,他还是满脸堆笑,看着眼前的中年人客气地问道:“您是……郑局长?”

从年轻人的声音,郑铁柱判断出眼前这位正是秦天明的秘书小黄。他也显得很客气,忙上前跟黄秘书握手,说:“你是黄秘书吧,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黄秘书不敢怠慢,双手迎上前去,歉意地说:“我也是刚到,这不,正要给您打电话呢。”

郑铁柱笑着说:“看来我们是心有灵犀啊,我在房间里感觉你到了,就下来看看。没想到你还真的到了,你说巧不巧?”

黄秘书说:“是郑局长您料事如神,我可没那本事,要是我能感觉到您提前到滨江了,说什么也不能让您住在这种小地方,真是太委屈您了。”

“谈不上委屈,这里虽赶不上星级酒店,但总比年轻的时候睡大通铺要舒服多了。”郑铁柱说完,爽朗地笑了起来。两人初次见面的场景因为郑铁柱的幽默也变得不那么尴尬。

黄秘书说:“郑局长,您真是太幽默了,秦书记马上就到酒店了,您这边要是忙完的话,要不我们也出发?”

郑铁柱说:“好,我初来乍到,没提前向领导汇报已是失误,再让秦书记久等可是错上加错喽。”

黄秘书快走两步,拉开车门,伸出右手在车门上方罩着,礼节上示意郑铁柱别碰到头。两人一前一后上了车,径直开往滨江最豪华的酒店——九州环球国际大酒店。

刚才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服务员,看着平日高高在上的黄秘书对郑铁柱的客气样,似乎忽然间明白了些什么,抓起电话向老板传达了黄秘书的指示。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