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大浪淘沙:第三章

来源:作者 作者:王向明

第三章 另有隐情

“啪啪啪”,躺在床上刚迷迷糊糊入梦的郑铁柱被一阵阵噪音吵醒,他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以为是谁在敲自己房门,打开门发现外面空无一人。回到房间,又不时传来类似敲门拍桌子的声音。宾馆的房间都是用木制板隔开,隔音的效果并不好,他将耳朵贴在墙上,仔细听了一会儿,隔壁除了拍桌子的声音,还有人吵架:“他妈的,你敢跟老子出老千,看我不废了你。”“有胆子玩就得输得起,自己手气不好休来怪别人…… ”

郑铁柱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儿,原来隔壁又是在赌博,他不禁暗道:没想到滨江的赌博风气这么浓厚,看来到这做局长也并非什么美差啊。此时,他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和几个老朋友闲聊的时候有人说过,滨江虽然经济发展一般,但近年来“小澳门”的称号日渐叫得响了起来。与此同时,他也想起了厅长王有坚和他聊天的那句话——工作上有什么阻力,省厅党委就是你的后盾,放心大胆地干。看来这并不是领导口头上的简单鼓励,是有所特指啊。但要是自己刚上任就向领导求助,岂不显得自己很没有能力,看来这个硬骨头还得自己慢慢啃。

再无睡意的郑铁柱点上一支烟,猛吸了一口,静静地在房间里徘徊着。隔壁的声音越来越大,像是有人在打架,隐隐约约能听到摔碎玻璃杯的声音。

郑铁柱心里清楚,自己现在并没有能力解决这种事情,即便你解决了这起,也只是治标不治本,这事只能从长计议。他拿起电话打到宾馆的前台,说隔壁有人打架,吵到自己休息了,能不能换个房间。服务员估计是被扰了美梦,没好气地说了声“知道了”,便不容分说地挂了电话。

郑铁柱被呛得憋了一肚子火,原本不想管此事的他自言自语道:“我还不信了,今天这事我还就管定了。”想到这儿,他随即又拨通了 110,报警说紫江宾馆 302 房间有人聚众赌博,并声称自己愿意当面作证。挂了电话,他站在门口,透过房门的猫眼观察外面的动静。

宾馆的服务员被半夜吵醒虽然有点不情愿,懒得管这些鸡毛蒜皮的烦心事,但又一想,要是顾客一气之下投诉到老板那里,自己肯定会被扣奖金。她挂掉郑铁柱的电话,犹豫了几分钟,又将电话打到 302 房间。

302 房间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正在激烈争吵的人们顿时安静下来,个个面面相觑,彼此疑惑地看着对方。犹豫了一会儿,为首的胖子小心翼翼拿起电话,里面传来服务员不耐烦的声音,说:“你们动静小点,吵得隔壁房客都有意见了。”然后又是不由分说地挂了电话。

服务员的斥责让本就满肚子火的胖子更加怒不可遏,他正准备破口大骂是哪个龟孙子嫌老子在这吵吵了,这时床头的报警器突然“嘀嘀嘀,嘀嘀嘀…… ”急促地响了起来。众人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赶紧七手八脚地将桌子上的扑克和筹码包起来扔到了窗外。

此时,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郑铁柱从猫眼里看到几个穿警察制服的人一闪而过,后面紧跟着服务员。郑铁柱打开房门,看到警察正催促着服务员快点开门,服务员却说拿错了房卡,转身又向柜台跑去。五分钟后才拿来房卡打开门,几个人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装作是被刺眼的灯光晃到了眼,一脸无辜地问道:“警察同志,深更半夜这是干嘛?觉都不让人睡。”

警察出示了一下警官证,扫了一下房间说道:“有人举报你们聚众赌博,请你们配合一下。”

为首的胖子装作满脸疑惑,问道:“啥赌博,警官你们弄错了吧?”

“没有弄错。”后面传来一句浑厚深沉的声音。

深更半夜,后面突然传来这么一句掷地有声的声音,警察也被吓了一跳,回过头,看到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相貌虽不出众,眼神里却透露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威严。

胖子狡辩说:“我说老先生,我们是有冤还是有仇啊,你这么诬陷我们,再说你说我们赌博有什么证据啊?”

郑铁柱一句话也没跟他啰唆,这种人他见得多了,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主儿,没有证据他们打死都不会承认。他径直走到窗前,伸手从窗外的雨棚上拎进来一个包裹,“啪”的一声往桌子上一放,说这就是证据。

这种藏匿证据的小伎俩在郑铁柱看来太过小儿科了,他一进门环视了一下房间,看到窗户打开着,窗帘也没拉严实,心里顿时就明白了八九分。

几个人见事情败露,各自用眼神交流了一下便沉默不语。警察也对郑铁柱老当益壮的干练刮目相看,看来眼前这位虽貌不惊人,但绝非等闲之辈。

“你们四个都起来,到派出所配合调查。”警察命令完几名犯罪嫌疑人,转过身来对郑铁柱说,“也麻烦您随我们到派出所做个笔录。”

犯罪嫌疑人被押着上了一辆大面包车,郑铁柱则随警车一道前往派出所,到派出所门口的时候,他特意留意了派出所的名字叫滨东派出所。

此时,已经接近凌晨五点,郑铁柱被警察带进了询问室,负责给他做笔录的正是刚才处警的那位年轻警察,看起来不到三十岁。在郑铁柱看来,年轻警察还是稚气未脱,眼神里透着一股清澈。

年轻的警察对郑铁柱表现得很礼貌,没有一句呵斥和粗鲁,这并不是因为自己是举报人而非犯罪嫌疑人的原因。郑铁柱一向觉得自己看人很准,他也善于把握人的心理,尤其是做警察的年轻人。毕竟他是过来人,他的阅历和社会经验让他很少有用人失察的时候。

从办公桌上放着的警员信息牌上,他知道小伙子叫林思南,说话做事虽谈不上深沉稳健,但至少算得上干净利索,不卑不亢,眼神里除了清澈,也透露出几分正义,这让郑铁柱觉得很欣赏和欣慰。

做完了笔录已是清晨,推开询问室的门,外面竟淅淅沥沥下起了雨,这让他有点始料未及。

“外面下雨了,你先用这把伞吧。”正在为没有雨具发愁的郑铁柱,身后传来了林思南的声音。

郑铁柱转过身去,觉得心里忽然一暖,这是他到滨江一天多来唯一觉得欣慰的事。他微笑地看着林思南,也没假装客气推托说不用,接过伞,又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声“谢谢”,便转身走出派出所。林思南被他这一举动弄得有点莫名其妙,满腹疑惑地望着郑铁柱远去的背影。

一夜未眠的郑铁柱此时肚子也开始咕噜咕噜叫了起来,他站在派出所门口,看到对面刚好有家早茶店。他穿过马路径直走进去,挑了一处靠近窗户的位置坐下,点了一份包子两根油条外加一碗稀饭。滨江虽然相对落后,但这早餐还着实不错,让他多少吃出了家乡的味道,就在他为此庆幸的时候,无意间看到马路对面派出所的电动门打开,一前一后走出四个人,再定睛一看,这不正是刚才在宾馆赌博被带到派出所的那四个人吗?

四人刚出了派出所大门,一辆轿车“嘎吱”一声停在他们面前,几个人若无其事地上车扬长而去。

刚才还得意此处早餐美味的郑铁柱瞬间没有了食欲,气得下意识地拍了一下桌子。服务员以为是自家的食物出了问题,赶紧跑过来一问究竟。满腔怒火的郑铁柱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歉意地对服务员说了声“对不起”。

离开了早茶店,他想去派出所问个究竟,但又一想,自己现在去无非是个举报者的身份,拿什么质问派出所不处理他们,自己虽是证人,但说到底也只能算是自己的一面之词。就算拿那副扑克牌和筹码说事,警察没逮到现行,他们一个个死不承认,咬牙说是有人诬陷他们,特意放在窗户外面的,你能有什么办法。真要是这样,自己非但没理由质问,说不定还会被他们倒打一耙,你无非是住在人家隔壁的一个房客,你怎么就那么清楚赌具就藏在窗外呢,是不是你事先放好的呢?

想到这里,郑铁柱不由得深思起来,他知道现在办案一定要讲究证据,不能单凭你一个人说他们赌博就算事实成立。他望着派出所的大门,猛吸了一口烟,仔细一想又觉得哪里不对,距离案件办理的规定时限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派出所怎么就这么草率地把人放走了呢?

他脑海里又响起 302 房间“嘀嘀嘀,嘀嘀嘀”报警器的声音,那个报警器是谁按响的呢?还有那个拿错房卡的服务员,是真的不小心拿错了,还是故意拿错给他们拖延时间呢,莫非这里面另有隐情?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