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大浪淘沙:第一章

来源:作者 作者:王向明

第一章 意外惊喜

三月的东海省,烟花烂漫,万物复苏,路两旁的杨柳树争宠似的吐着嫩芽,鸟儿站在枝头叽叽喳喳地叫。郑铁柱从东海省公安厅出来,看到眼前的景色,心里觉得万分舒坦。以前他到省公安厅,虽然说不上是家常便饭,至少应该说是常有的事,但大多是过来开会,与其这样说,倒不如说是一把手局长没时间,喊他这个副职来顶替一下。但这次可不一样,是省公安厅一把手王有坚亲自打电话召唤他过去。

滨江市前任公安局长因为严重违纪落了马,偌大的滨江市公安局总不能群龙无首,省公安厅不少部门的负责人和各地级市的副局长们都铆足了劲,虎视眈眈盯着这个位子,该活动的活动,该表现的表现,省公安厅党委却一直没做最后的决定。

郑铁柱作为与滨江一江之隔的江北市公安局的副局长,按说他是有资格去争那个位置的,但全省十几个地级市,够资格的人多了去了。暂且不说全省,就说从江北市来看,六个副局长中他排第四,更重要的是他老郑家往上查三代,最有出息的就是他爷爷那辈,出了两个私塾先生,其他全是清一水的泥腿子。

郑铁柱时常安慰自己说,自己干到这个位置,在他们老郑家看来,就是祖坟上冒青烟了,不能这山望着那山高。安慰终归是安慰,谁不想做出点事业来呢?但话又说回来,干不了一把手,你干得再好,成绩也都是别人的,干得不好,出了纰漏,担责任的可是你自己。

郑铁柱虽然有一腔报国之心,但从未敢奢想自己真正坐上这个位子。省公安厅秘书处打电话说厅长要见他的时候,他心里一直纳闷,自己只是地级市的一个副局长,平时也就开会的时候能见到厅长,不过那时候都是领导在上面,他在下面,领导在上面讲话,他在下面边听边做记录。全省十几个地级市的局领导加起来得有一百多号人,一把手领导能做到见面熟就不错了,哪能记得住他郑铁柱这个不起眼的小角色。

他提前十分钟到了厅长办公室门前,认真整理了一下衣服,敲了敲门,轻声喊了声:“王省长。”听到王有坚说“进来”,他才轻轻推开半掩着的门进去。

无论在什么地方,公安机关都算得上是个强权部门,部门的一把手领导在级别上都会高配半级。省公安厅也不例外,王有坚作为厅长,同时还是东海省的副省长,虽然没进常委,甚至在副省长里面排名也比较靠后,但再怎么样也是省领导,谁不喜欢自己的官职越大越好,所以能喊省长肯定不喜欢别人喊厅长。王有坚虽是领导,但也有普通人的这份虚荣,他不喜欢在公共场所被称为王厅长,他觉得那样自己掉了身价。

郑铁柱虽然来自农村,但从派出所的一个小民警成长为地市的副局长,这里的规则他还是熟悉的。王有坚正在批阅一份文件,看到郑铁柱进来,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看着他笑着说:“铁柱同志来啦,坐,坐,坐。”

虽然王有坚一脸随和,但郑铁柱依然觉得有点紧张。他在市局的时候,虽然是个副手,但那也是局领导,每次下属来汇报工作,他都挺纳闷,我郑铁柱无论从相貌和脾气来说,都是很亲和的人,怎么他们面对自己会紧张呢。今天,他到了厅长办公室,终于弄明白了这个道理,他从心里早已根深蒂固地把王有坚定位成了领导,而且是高高在上的领导,即便他再有亲和力,但领导就是领导,他的气场在那儿,威严在那儿,况且厅长这次喊自己来到底是什么事,电话里没说,他心里也没底。

郑铁柱出身农村,一向为官清廉,他可以在下属面前拍着胸脯说从未做出过违法乱纪的事,但那只是在下属面前,在厅长面前他可没这样的勇气。换句话说,省厅真要找你点毛病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即便你真是没有任何问题,那你敢保证你的下属都没有问题?下属有问题了,你作为分管领导难道就没有连带责任?何况厅长尚未说什么事,自己还是静观其变吧。

王有坚示意郑铁柱关上办公室的门,随后亲自拎起水壶要给他倒水。郑铁柱有点受宠若惊,赶紧接过厅长手里的水壶,说哪能让您倒水,您坐,我来倒。正常来讲,厅长办公室来了客人,会有专门的人员过来端茶倒水,但领导办公室门关上的时候,大家便心领神会,这时候你不方便进去,有事领导会电话通知。

王有坚坐回办公椅,面带微笑却又一本正经地看着郑铁柱说:“铁柱同志,这几年组织上一直在关注着你,你在江北这几年工作做得很出色,省厅党委都看在眼里,你可要再接再厉啊,不能辜负组织上对你的培养。”

官场上的话郑铁柱这些年听得多了,从王有坚的话里,他虽然没彻底弄明白到底什么意思,但听出了上级对自己工作的肯定。他从椅子上站起来,郑重其事地看着厅长说:“感谢王省长对我工作的肯定,您放心,我一定再接再厉,不辜负组织对我的培养。”

王有坚喝了口水说:“铁柱同志,你也知道,滨江的前任公安局长张前发因为工作上对自己要求不够严格,出现了严重的贪腐问题,省厅对这件事很痛心,这对我们东海公安机关形象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这次让你过来,我是代表组织找你谈话,经过厅党委研究,决定派你到滨江市公安局主持全面工作。当然也得征求一下你个人的意见,现在凡事都讲究民主嘛。”

没有丝毫心理准备的郑铁柱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他意外地忘记了高兴,怔怔地看着王有坚,心理还怀疑是不是厅长和自己开玩笑呢。但又一想,厅长怎么会大老远让自己跑过来只为和自己开个玩笑呢?他下意识地又从椅子上站起来,激动地对王有坚表态说:“我坚决服从组织上的安排,王省长您放心,我一定和滨江的同志一起,把滨江打造成一个平安和谐的城市。”

王有坚从办公桌后面出来,来到郑铁柱面前,拍着他的肩膀说:“下一步我们会协调滨江市人大做好你的正式任命,你先回江北交接一下,下个礼拜去滨江报到,工作上有什么阻力,省厅党委就是你的后盾,放心大胆地干,组织上相信你一定会把滨江的治安管理好。

王有坚又说了些信任和鼓励的话,便让郑铁柱先回去了。从省厅的角度来讲,在中央严打贪腐的关键时刻,滨江的前任局长张前发被查实贪污受贿超过两千多万,而且还包养多名情妇,在社会上造成的恶劣影响久未平息,网上骂声一片,纷纷要求深查此人,定能牵出大老虎。老百姓虽然没有审判权,但社会舆论一旦形成声势,作为政府机关,为了安抚民心,还真就必须做出点动静出来。换句话讲,出事不怕,就怕事出的不是时候,一旦撞到枪口上,想再抽身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滨江市公安局局长的位子虽然很多人跃跃欲试,但在事情危急的紧要关头,不是谁后台硬就一定能坐上,关键是人要可靠。如果哪个下去再捅出什么娄子,后果可不堪设想。从诸多想坐这个位置的人选来看,只有郑铁柱一身清白,没有沾亲带故的大领导罩着,也没站在哪个牛逼人物的队伍里。对省厅来说,这个时候就需要这样身份清白的人,郑铁柱像是省厅放出去的一个风筝,把你放到天上也放心,你飞得再高,我想让你回来,收收线就行。其他人选则像是长着翅膀的小鸟儿,现在虽然看似幼小,但你松手后他一旦翅膀硬了,说不定就不屑于你的控制,毕竟人家上面有人。

一身清白的郑铁柱就这样捡到了天上掉下来的一个大馅饼。他走出省厅大门,觉得天也高了,地也阔了,到处都是赏心悦目的美景。他终于可以大展拳脚,施展自己的满腔抱负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