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隐形罪恶:第十九章

来源:作者 作者:库玉祥

已判死刑的黑恶势力团伙主犯要活命

身负重案的在押人员被虐致死

个别警察沦为罪犯的帮凶

秉持正义的监管警察危机四伏……

 

第十九章

1

陈尚实一心想把自己的漏罪跟祁军讲清楚,好争取立功。这天他酝酿好要对祁军说的话,对柯东辉说:“我想找祁管教唠点事。”

柯东辉望了眼墙上的石英钟:“都9点了,祁管教昨晚值班,现在已经走了。”

陈尚实焦急地说:“那我只得明天找他了。”

监室里的中间是过道,两侧均是板铺,祁军为了使柯东辉活动方便,就让柯东辉独自占了一侧的板铺,其他10多名在押人员挤在另一侧的板铺;因祁军不在,在不放风时是没有人给柯东辉打开定位锁的,他在板铺上仰在褥子上对陈尚实说:“把你的判决书拿过来看看。”

陈尚实在柯东辉的身边坐下,把判决书递给了柯东辉。

柯东辉看出了陈尚实找祁军的目的,他要打消陈尚实内心的想法,他看着判决书说:“你的罪行很严重……”

柯东辉说到这,发现另一侧板铺的在押人员有的向这边张望,他骂着:“我跟陈尚实研究案情,你们他妈的看什么,都把耳朵捂上,把头低下。”

其他在押人员按照柯东辉的要求捂着耳朵,低下了头。

因陈尚实到10监室后,在柯东辉的逼问下,他向柯东辉透漏过自己有漏罪的事,所以柯东辉压低了声音接着说:“就你这严重的罪行,主动交待漏罪也没有用。”

陈尚实沮丧地说:“别人也这么说过。”

柯东辉沉吟了下,坦露地说:“你把漏罪让给我怎么样?让我立功。”

陈尚实没吱声。

“到时候我给你拿点钱,或是在食堂和小卖店的账上给你存个几千元钱,你不省得整天啃发糕了吗。”

陈尚实无法生硬地拒绝柯东辉,他推诿:“等以后再说吧。”

柯东辉脸色即刻阴沉了下来,他把判决书还给陈尚实,威胁着:“你琢磨着办吧。”

陈尚实不敢看柯东辉的脸色,他低着头接过判决书,离开了柯东辉。

下午冯万里给在押人员放风,他打开10监室放风场的门,让陈尚实拿着钥匙打开柯东辉的定位锁,就上别处去了。

柯东辉自己先进了放风场,他有冲凉水澡的习惯,虽然这是早春的时节,别人穿绒衣都不觉得热乎,可他仍脱下衣服,让几个在押人员抬过来装水的大塑料桶,然后自己拿着塑料碗在水桶里舀水往身上浇。

柯东辉冲完凉水澡,放风场的地上已积了一层水,其他在押人员绕过积水走到铁栅栏处向外张望着。柯东辉坐在放风场里惟一的一个塑料凳上抽着烟。

因柯东辉脸色阴沉,别人都不敢言语,放风场一片静寂。

柯东辉忽然想起昨天半夜偷吃东西的姜磕巴,他问消瘦的姜磕巴,你昨晚偷了几块肉吃还能长胖啊?姜磕巴磕巴地赔着不是,并说你骂我几句打我两下都行。柯东辉说打骂你违反监规,我换个方式处置你,你把身上的衣服裤子脱了给我躺下;不然的话我就一天给你一块发糕吃,饿你一个月。姜磕巴权衡利弊,只得冷的颤抖地脱下衣裤躺在积水里。柯东辉拿张报纸放在姜磕巴的身上,而后把报纸点燃。

燃烧的报纸虽不至于把姜磕巴灼伤,但姜磕巴仍有难忍的疼感,姜磕巴张着嘴呼呼地大喘着气强挺着。

报纸在姜磕巴身上燃完,柯东辉让姜磕巴起来。姜磕巴起身,匆忙地穿着衣裤。

柯东辉问周边的人:“我刚才给姜磕巴演了个什么节目。”

有一年龄大的在押人员说:“叫睡龙床。”

“还是老贼明白呀。”柯东辉瞟了一眼陈尚实说,“这是10多年前看守所收拾人的一个招数,现在被管教的人性化管理给整没了;不过在10监室,谁不随我意,我该整他也不耽误……”

柯东辉的话被谢英鹏打断,谢英鹏站在放风场上面问:“你们这刚才怎么冒烟呢?”

陈尚实为巴结柯东辉遮掩说:“没什么事,就是烧了张报纸。”

谢英鹏训斥着:“没什么事烧什么报纸,不愿意放风都给我回去。”

柯东辉怕自己折磨人的事在谢英鹏面前败露,忙对其他在押人员说:“快回去,快回去。”

晚间睡觉的时候,柯东辉把陈尚实叫到自己跟前问:“那事琢磨的怎么样了?”

陈尚实说:“我想……”

柯东辉打断陈尚实的话:“我跟你说陈尚实,我不能独占你交待漏罪的这个功,你跟我说了,我反映上去,不也证明是你主动坦白交待吗?不耽误你立功。”

长时间被周围的人言语的误导,以及作为主管民警的祁军不能主持公正和受到柯东辉的施压,加之陈尚实个人想得到的柯东辉在生活上对自己的关照,这一切最终使陈尚实妥协了,他点头:“我听明白了你的意思,那好,我把漏罪告诉你。”

柯东辉眉开眼笑:“这就对了,从今天起,我吃什么你就跟着吃什么,我抽什么烟你就跟着抽什么烟……”

2

    陈尚实曾经在谢英鹏所管的监室里待过,谢英鹏自打在10监室的放风场见到胸前挂有值班员牌的陈尚实后,心里犯了嘀咕陈尚实是一审已判死刑的死刑犯,虽然是二审上诉期间,但也不能跟柯东辉在一起呀,因为柯东辉两年前押进来时,上级便规定柯东辉所在的监室不能羁押其他重刑犯;再则陈尚实在没有改判之前,他的戒具是不能摘除的,他更不能当管事的值班员呀

谢英鹏带着疑问,走进了梁志远的办公室,他直接地问:“梁副所长,怎么陈尚实跟柯东辉在一个监室呢?”

“祁军串陈尚实到10监室时,没有跟我请示;他是找的时春武,时春武答应的他。”

“我看陈尚实戒具被摘掉,还在10监室当上值班员了。”

在谢英鹏的眼里陈尚实被摘掉戒具和当值班员是严重的违规事情,而梁志远则平淡地说:“戒具被摘掉也是时春武审批的;陈尚实刚串到10监室时,就当了值班员。”

听了梁志远的话,谢英鹏明显地意识到,祁军把陈尚实串到10监室当值班员只是个牵强的借口,用这个借口掩饰真实的目的;莫非陈尚实身上有漏罪,柯东辉需要陈尚实身上的漏罪保命,祁军为此……  谢英鹏想到这,他倒吸口凉气,若是那样的话问题可就太大了……

谢英鹏的脸色变的严峻起来。

梁志远难以理解谢英鹏的心思,他以为谢英鹏跟祁军的关系不融洽,从而看不惯祁军的做派而向自己反映情况的。梁志远从椅子上站起,走到谢英鹏的跟前,劝慰地说:“谢英鹏,有些事你也别看不惯,不关你的事,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在工作上,我这个主管狱政的副所长要比你有更多的感触。”

谢英鹏略显沉重地说:“有些事不像你说的睁只眼闭只眼就能过去的;我有种很不好的揣测,只是这种揣测现在不便说而已,我的揣测如果应验的话,你或许首先看到。”

梁志远饶有兴趣地问:“什么揣测?”

“不好说。”谢英鹏扔下这句话,出了梁志远的办公室。

祁军和柯东辉分别坐在聊号桌两边的椅子上,柯东辉在兜里的掏出几页纸递给祁军说:“这是陈尚实说给我的几起案件。”

祁军把纸在聊号桌上展开,看了起来;他把几页纸看完,递给柯东辉说:“这6起抢劫案都属于重特大案件,若是都核实上了,我估计你改判没什么问题。你回监室里把这份检举材料缕顺一遍,前面加上你在跟陈尚实聊天的时候得知他有漏罪,而后你做陈尚实的思想工作,最终使陈尚实说出了他伙同他人抢劫6起的漏罪;这个你不但自己写明白,而且还得让陈尚实知道,日后外人怎么问,你写的和陈尚实说的必须一致。再有的是你不能跟别人透露出你给陈尚实了好处后,陈尚实变相把案件卖给你的嫌疑。对于你检举的案件线索,支队的领导和检察院驻所检察室的人说不上会来了解情况。我说的这些,你必须记住。”

“祁管教你放心,我会安排好一切的。”

“那好,你先回去吧。”祁军起身打开了监室门。

柯东辉临进监室时说:“我不知道陈尚实交待的这几起案件,是否都属实。”

“陈尚实先期说过的那两起盗窃案件,我跟办案单位核实了,那两起盗窃案件发生过,现在都没破。我估计陈尚实说的这6起案件,不可能有假。”

待祁军把柯东辉送回监室后,他急需跟柯东辉的家人沟通,他回到办公室,拿着手机向监区外走去。

祁军拨通了柯东南的手机,他跟柯东南说给柯东辉弄案件线索的事情运作的差不多了,下一步就是把案件转给办案单位怎么侦破的事了。柯东南在电话里说那真是太好了……

祁军跟柯东南通过电话,掂量着手里的手机,脸上露出得意的笑意。

此时,在监区二楼民警办公室的窗前,谢英鹏正满脸忧虑地注视着监区楼外的祁军。

3

祁军下午往监区走时,被谢英鹏叫进了办公室。

谢英鹏似乎有难言之隐,他踌躇了下说:“祁军,我有一句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说,你一定得听进去。”

祁军不解地看着谢英鹏:“什么重要话?”

“我虽然详细不知道你现在做什么,但我隐约之中看出了你在用工作上的便利,说的规范些,你是在违规地帮助柯东辉。我要跟你说的一句重要的话就是,你绝对不能违规地帮助柯东辉。”谢英鹏说的明了、坦诚。

祁军当然知道谢英鹏说的是什么意思,但他仍装作满头雾水地说:“你说的什么?我没听明白。”

“你应当明白。”谢英鹏关切而焦灼地说“你无论对我怎么看,但你我是同事,有些话我必须要告诉你;咱们都是警察,警察应作的就是捍卫法律的尊严……”

没等谢英鹏说完,祁军走出了谢英鹏的办公室;他觉得谢英鹏的话很可笑,他边走着边不满地自语:“他妈的整个一个精神病,我违不违规跟你有什么关系。”

祁军打开10监室的门,把柯东辉提了出来,柯东辉说明天能把缕顺好的检举材料给祁军,并说已安排好了一切。

待柯东辉抽完两支烟祁军把他送回后,又把陈尚实提了出来。

陈尚实在塑料凳上坐下,祁军把聊号桌上柯东辉抽的云烟和打火机推到陈尚实的跟前,陈尚实习以为常地拿过一支烟点燃。

祁军和善地问:“最近在监室怎么样?”

“挺好的,我跟柯东辉的关系处的也不错。”

“这就对了。”祁军必须得从陈尚实这证实他愿意把自己的漏罪给柯东辉,他问,“我听柯东辉说你还有漏罪没有交待?”

陈尚实爽快地说:“我还有6起抢劫案件没有交待;不过我答应给柯东辉了。”

陈尚实的爽快,既让祁军如释重负,又使他感觉到些许意外:“你真的答应给柯东辉了吗?”

“我既然答应给柯东辉了,我肯定就给他,我把案情都跟他说过了。”陈尚实说,“柯东辉说了,我漏罪的案件我和他一起用,等柯东辉的案件再发回重审时,我给他的漏罪可以使上劲。等我二审开庭时,自己也能用上,因为在我交待的漏罪里,其中有3起抢劫的案件是和两个同案一同做的,那两个同案还没有抓到,我可以协助公安机关抓获同案,我也是立功……”

祁军把陈尚实关进监室后,向时春武的办公室走去,他要把陈尚实给柯东辉漏罪的情况说给时春武。

在时春武办公室的门口,祁军见谢英鹏神情焦虑地从时春武的办公室走了出来。祁军进了办公室,问坐在沙发上抽烟的时春武:“谢英鹏到你这干什么?”

时春武不耐烦地把半截烟在烟灰缸里捻灭说:“这谢英鹏不知道是跟你过不去,还是跟柯东辉过不去,他到我这说怀疑你在违规帮助柯东辉……”

没等时春武把话说完,祁军就急赤白脸地说:“谢英鹏真他妈的有病,我违规帮助柯东辉什么了?他在一个小时前,把我叫进他的办公室,也告诉我这句话,我没听他白话完就走了。”

谢英鹏嫉恶如仇,守正不阿的个性,以及他惟恐同事犯错误的良善用意是难以被别人理解的!即使时春武和祁军理解谢英鹏的用意,但两人怎能正视问题

“别搭理他就得了。”时春武问,“柯东辉那边怎么样?”

祁军说:“事妥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