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隐形罪恶:第十三章

来源:作者 作者:库玉祥

已判死刑的黑恶势力团伙主犯要活命

身负重案的在押人员被虐致死

个别警察沦为罪犯的帮凶

秉持正义的监管警察危机四伏……

 

第十三章

1

在公安部和省公安厅验收完一所申报国家一级看守所的第二天,祁军上班时问时春武柯东辉看病的事怎么办?时春武说你填份出所就医审批表给我,我找支队领导批去。

20分钟后,时春武拿着柯东辉的出所就医审批表走进了单东方的办公室,已向分管副局长隋鑫峰提出辞去副支队长职务的单东方,不想在最后的任职期间有任何闪失;虽然审批表上面有狱医白延斌所述的柯东辉的疑似病情,时春武也向他汇报了相关的情况,可他还是拿起内线电话打给白延斌,问柯东辉是否真的需要出所就医。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才在审批表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时春武拿过出所就医审批表问:“什么时候领柯东辉出所就医。”

单东方说:“柯东辉出所就医的事,到时候我会安排人领着去的。”

时春武认为单东方的话是对自己的不信任,他很不是心思地“嗯”了一声,转身摔门出了单东方的办公室。

单东方叹了口气,自语:“所长没当多长时间,脾气见长不少。”

时春武回到所里,祁军迎上来问:“柯东辉的出所就医审批表,支队领导批了吗?”

“批了。”时春武愤愤地说,“单东方跟我还装上了,我问他什么时候领柯东辉出所就医,他竟说他自有安排。我毕竟是一所的所长,他竟没把我这个所长放在眼里,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好像是咱们若是领柯东辉出所就医,就能把柯东辉放了似的。”

祁军劝慰地说:“单东方不相信咱们更好,省心了。”

“也是哦。”时春武说,“你跟柯东辉说,出所就医是肯定的了,但确切时间不知道。”

“好的。”祁军转身向10监室的方向走去。

柯东辉得知自己能出所就医后,他下一步的计划就是通过跟外边的人联系,找能够帮助自己在就医过程中脱逃的人,他为了使自己能用上祁军的手机,他假借感谢祁军提出了让祁军和时春武到俄罗斯游玩的好意。祁军有些喜出望外地说那太好了。柯东辉说我得跟倪林通个电话,好让他做好安排。祁军说那就傍下班时在放风场给你手机用。

下午祁军在下班前,柯东辉在放风场如愿地跟倪林通了电话。柯东辉含蓄地说出自己近段时间要到公安医院看病,并借看病之机走路。倪林说我知道怎么做。柯东辉又告诉倪林安排祁军和时春武到俄罗斯游玩。倪林说这好办,你让祁军跟我联系就行了。于是通过电话的柯东辉没有急着挂断电话,而是在还祁军手机时又让祁军跟倪林通了话。倪林在电话里说你今天到宁棱,明天就能到俄罗斯。祁军说了几句感谢的话。

祁军从放风场出来,走进时春武的办公室,站在窗台前正赏君子兰的时春武看到祁军说:“你给我的这盆君子兰,又快开花了。”

祁军吹嘘:“我送给你的花,必须得四季常开。”

时春武喜爱地看着窗台上的君子兰说“虽不一定四季常开花,但这盆君子兰确实不错。”

祁军说着正题:“时所长,咱所里出的那件麻烦事平息了,一级所的验收也完事了;近段时间,你不但心焦,而且也忙活的够呛。我看你也该放松放松了。”

时春武调侃地说:“上哪放松去?你请我上按摩房找个小姐按摩按摩。”

祁军凑近时春武说:“我请你上俄罗斯,找俄罗斯小姐按摩去。”

时春武不相信地看着祁军:“大白天的发烧说胡话。”

“我真的请你上俄罗斯。”祁军说,“我刚才跟倪林通了个电话……”

时春武听过祁军的话说:“净瞎扯,倪林安排咱们到俄罗斯,这得多大的人情,这人情咱能还得起吗?”

“我不是跟倪林不错嘛;没事,你就放心吧。咱俩什么时候有时间,头一天早点到宁棱后,第二天就能把旅游护照办下来,就能直接奔俄罗斯了。”

祁军的话让时春武动了心,不过他嘴上还是推脱:“我看还是别去了,咱俩也没时间,特别是我。”

“嗨,你就别推三阻四了。”祁军说,“咱俩到俄罗斯,来回也就三、五天的时间;赶上双休日去,顶多再请三天假。”

时春武点燃一支烟,定下了心说:“那好,俄罗斯我去……”

两天后,祁军和时春武上了开往宁棱的中巴车……

2

冯万里自从自己主管的监室里出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的事后,神情始终是沉郁的,即使事态得以平息,也难见他脸上有笑容。

在对一些事情揣摩后,冯万里觉得谢英鹏是个好人,他想起自己曾对谢英鹏冷漠过的态度,心中不免有些愧疚。一天午后,他对谢英鹏说:“晚间没什么事吧?我找你吃饭。”

谢英鹏本不想跟冯万里吃饭,但此时正是冯万里境况不好的时候,自己若是回绝似乎不太好,他只好说:“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