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隐形罪恶:第十三章

来源:作者 作者:库玉祥

已判死刑的黑恶势力团伙主犯要活命

身负重案的在押人员被虐致死

个别警察沦为罪犯的帮凶

秉持正义的监管警察危机四伏……

 

第十三章

1

在公安部和省公安厅验收完一所申报国家一级看守所的第二天,祁军上班时问时春武柯东辉看病的事怎么办?时春武说你填份出所就医审批表给我,我找支队领导批去。

20分钟后,时春武拿着柯东辉的出所就医审批表走进了单东方的办公室,已向分管副局长隋鑫峰提出辞去副支队长职务的单东方,不想在最后的任职期间有任何闪失;虽然审批表上面有狱医白延斌所述的柯东辉的疑似病情,时春武也向他汇报了相关的情况,可他还是拿起内线电话打给白延斌,问柯东辉是否真的需要出所就医。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才在审批表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时春武拿过出所就医审批表问:“什么时候领柯东辉出所就医。”

单东方说:“柯东辉出所就医的事,到时候我会安排人领着去的。”

时春武认为单东方的话是对自己的不信任,他很不是心思地“嗯”了一声,转身摔门出了单东方的办公室。

单东方叹了口气,自语:“所长没当多长时间,脾气见长不少。”

时春武回到所里,祁军迎上来问:“柯东辉的出所就医审批表,支队领导批了吗?”

“批了。”时春武愤愤地说,“单东方跟我还装上了,我问他什么时候领柯东辉出所就医,他竟说他自有安排。我毕竟是一所的所长,他竟没把我这个所长放在眼里,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好像是咱们若是领柯东辉出所就医,就能把柯东辉放了似的。”

祁军劝慰地说:“单东方不相信咱们更好,省心了。”

“也是哦。”时春武说,“你跟柯东辉说,出所就医是肯定的了,但确切时间不知道。”

“好的。”祁军转身向10监室的方向走去。

柯东辉得知自己能出所就医后,他下一步的计划就是通过跟外边的人联系,找能够帮助自己在就医过程中脱逃的人,他为了使自己能用上祁军的手机,他假借感谢祁军提出了让祁军和时春武到俄罗斯游玩的好意。祁军有些喜出望外地说那太好了。柯东辉说我得跟倪林通个电话,好让他做好安排。祁军说那就傍下班时在放风场给你手机用。

下午祁军在下班前,柯东辉在放风场如愿地跟倪林通了电话。柯东辉含蓄地说出自己近段时间要到公安医院看病,并借看病之机走路。倪林说我知道怎么做。柯东辉又告诉倪林安排祁军和时春武到俄罗斯游玩。倪林说这好办,你让祁军跟我联系就行了。于是通过电话的柯东辉没有急着挂断电话,而是在还祁军手机时又让祁军跟倪林通了话。倪林在电话里说你今天到宁棱,明天就能到俄罗斯。祁军说了几句感谢的话。

祁军从放风场出来,走进时春武的办公室,站在窗台前正赏君子兰的时春武看到祁军说:“你给我的这盆君子兰,又快开花了。”

祁军吹嘘:“我送给你的花,必须得四季常开。”

时春武喜爱地看着窗台上的君子兰说“虽不一定四季常开花,但这盆君子兰确实不错。”

祁军说着正题:“时所长,咱所里出的那件麻烦事平息了,一级所的验收也完事了;近段时间,你不但心焦,而且也忙活的够呛。我看你也该放松放松了。”

时春武调侃地说:“上哪放松去?你请我上按摩房找个小姐按摩按摩。”

祁军凑近时春武说:“我请你上俄罗斯,找俄罗斯小姐按摩去。”

时春武不相信地看着祁军:“大白天的发烧说胡话。”

“我真的请你上俄罗斯。”祁军说,“我刚才跟倪林通了个电话……”

时春武听过祁军的话说:“净瞎扯,倪林安排咱们到俄罗斯,这得多大的人情,这人情咱能还得起吗?”

“我不是跟倪林不错嘛;没事,你就放心吧。咱俩什么时候有时间,头一天早点到宁棱后,第二天就能把旅游护照办下来,就能直接奔俄罗斯了。”

祁军的话让时春武动了心,不过他嘴上还是推脱:“我看还是别去了,咱俩也没时间,特别是我。”

“嗨,你就别推三阻四了。”祁军说,“咱俩到俄罗斯,来回也就三、五天的时间;赶上双休日去,顶多再请三天假。”

时春武点燃一支烟,定下了心说:“那好,俄罗斯我去……”

两天后,祁军和时春武上了开往宁棱的中巴车……

2

冯万里自从自己主管的监室里出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的事后,神情始终是沉郁的,即使事态得以平息,也难见他脸上有笑容。

在对一些事情揣摩后,冯万里觉得谢英鹏是个好人,他想起自己曾对谢英鹏冷漠过的态度,心中不免有些愧疚。一天午后,他对谢英鹏说:“晚间没什么事吧?我找你吃饭。”

谢英鹏本不想跟冯万里吃饭,但此时正是冯万里境况不好的时候,自己若是回绝似乎不太好,他只好说:“好吧。”

晚间冯万里和谢英鹏进了一家狗肉馆,找了个单间坐了下来。

菜上来后,冯万里端起满杯的白酒说:“谢老弟,你冯哥有对不住的地方,请多担待点。”说罢,跟谢英鹏碰了下杯,一口就把杯中的酒干了。

谢英鹏没有干杯中的酒,他只是喝了一大口,他放下酒杯说:“冯哥,你没有对不住我的地方。”

冯万里用筷子夹块狗肉放到嘴里说:“你说这话,只是不跟我计较而已。”

谢英鹏拿起白酒瓶给冯万里斟着酒,开导地说:“那是你有什么事,太过于放在心上了。”

冯万里忽然眼中噙着泪水说:“我当时要是不听祁军和时春武的架拢,不深抠朱国文身上命案的话;我若是在从你那串朱国文时,听从你的规劝;就不至于朱国文死在我管的监室里。

“事情不是已经平息了吗?什么事也不要太往心里去。”谢英鹏劝慰完,举起酒杯说,“来,喝酒。”

冯万里似乎有一肚子话要跟谢英鹏说,他喝了口酒放下酒杯说:“你说事情平息了,那若是以后再有人把这事捅起来呢?像看守所死人的事,不用有人特意往上捅,只要有人给新闻媒体打个电话,事情就很容易暴露出来。你像半年前,在宁棱市林业看守所,因盗窃被押的24岁男子张玉松,被同监室的人殴打造成肾衰竭致死,经过媒体的炒作,处理的是多么严重,有辞职和开除的,还有判刑的。

“所以说现在警察不好干,特别是监管民警在工作中更要多上心些……”谢英鹏虽不是监管老警,但几年的监管工作经历,让他有所感触地说,“有人说监管工作是个累心的活,出事容易出彩难,受罚容易受奖难,整天提心吊胆,像是走钢丝,不知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就会出纰漏,酿成事端或事故。”

冯万里听了谢英鹏的话,有所悟地说:“你说的真是那码事,像我出的这把事,就是因为经验不足,又急功近利,对工作欠缺责任心造成的。”冯万里沉默了下,又心里不平衡且愤愤地说,不过我这把事出的太不值了,你要说我在在押人员身上勒点、贪点出了事也值;你说我就是单纯为了工作,弄的倾家荡产。

“倾家荡产?”谢英鹏不解地盯着冯万里。

“难道你不知道?”冯万里说,“出事后,包括我在内,相关的责任人都掏出很多钱平事;那包赔死者家属的钱虽然是以支队的名义拿的,其实都是个人出的。”

“那你拿了多钱?”

“我拿的最多,我把家里的20万元存款都拿了出来;当晚值班的邓秀才和栾宇,再加上时春武他们各拿了10万元钱;但时春武拿的很可能是所里的公款。”

“那这笔钱给谁了?”

“当然都交给支队了。

“这笔钱是你们主动拿的,还是谁动员你们拿的?”

“出了事后,我到刘立国办公室检讨去,他明确地告诉我得拿钱平事。他说支队拿疏通关系的钱,你们得拿包赔的钱;若不拿钱的话,你们的公职谁都保不住,特别是作为主管民警的你……”

谢英鹏听了冯万里的话,不由地暗自吃惊……

3

单东方把谢英鹏叫道自己的办公室,神情凝重地说:“你明天早晨7点半之前到单位,你和梁志远,还有白延斌,领柯东辉到公安医院检查身体。一定要注意安全,绝不能有任何闪失。”

“明白。”谢英鹏问,“梁志远和白延斌知道明早的事吗?”

“知道,我已经通知他俩了。”

“明早你开车。”单东方递给谢英鹏一把车钥匙说,“用我的桑塔纳车,我的车是民用牌照,不扎眼。”

“好的。”谢英鹏转身要走。

单东方问:“时春武怎么和祁军一同请假离开了本市。”

谢英鹏住下脚说:“不知道。时春武向支队请假时,没说干什么去吗?”

“时春武只是说到省城清江看他生病的姑姑去。”单东方说,“谁知这边时春武请假刚离开我办公室,祁军又走了进来,他拿着假单上写着陪媳妇到宁棱看什么病;结果我今天在早市上还看见他媳妇了呢,可见他请假不知干什么去了。”

谢英鹏开导单东方:“我说单副支队,他两人请假愿干啥干啥去呗,你操哪份心那。”

“我听社会上人说过,柯东辉曾往外边打过电话。”单东方不无忧虑地说,“祁军跟柯东辉打得火热,他别把时春武再拐进去。我在想,他俩一同请假外出,是不是受柯东辉家人或朋友的邀请,到哪旅游去了。若是祁军真的把时春武拐进去的话,那么在对柯东辉的管理上,说不上会出大乱子。”

“在对柯东辉的管理上,可以看出时春武已经跟祁军站在同一战壕里了,你想让柯东辉脱离祁军的管理,把柯东辉纳入正常的管理当中,但你却没有做到;这不都缘于祁军和时春武的关系非同一般吗?

单东方忽然像想起什么事似的说:“你说时春武和祁军一同请假离开单位,有没有这个可能,那就是两人知道柯东辉近几天出所就医,两人怕柯东辉出所就医出现意外的情况再牵扯到自己,于是两人就暂且脱离了单位这个环境。”

谢英鹏听了单东方的话,认为11监室死人的事,把单东方弄的神经质起来,他笑着说:“单副支队,你想多了。”

单东方苦笑一下说:“我真的想多了。行啊,没别的事了,你忙去吧。”

4

第二天早晨7点刚过,谢英鹏进了梁志远的办公室。

梁志远指着办公桌上的一把带有枪套的“64”式手枪说:“你把这枪带着。”

谢英鹏把手枪别上腰间,和梁志远出了办公室,两人见邓秀才和白延斌已把柯东辉从监室里提了出来。柯东辉一见谢英鹏,他阴沉、冷漠的脸上掠过一丝慌乱。

柯东辉脸上的表情没有逃过谢英鹏的眼睛,他拿着手铐钥匙走近柯东辉,把柯东辉在前面铐着双手的手铐打开,把他的双手背到身后戴上手铐。

随着手铐“咔嚓”的响声,柯东辉不由地咧下嘴:“至于这样吗?我也跑不了。”

谢英鹏哈腰检查着柯东辉的脚镣,他见柯东辉的脚镣的两头各缠着条毛巾,他费力地解着毛巾。

柯东辉说:“谢管教,毛巾你别解开行不行,没有毛巾会磨脚脖子的。”

谢英鹏没有理会柯东辉,当他解开右腿脚镣子上的毛巾时,发现脚镣子上的铆钉已松动,近乎脱落。

梁志远见状,招呼着旁边打扫卫生的劳动号:“去取砸脚镣子的工具,把柯东辉的脚镣子砸紧。”

谢英鹏起身又搜着柯东辉的身上,并对柯东辉说:“脚镣子形同虚设,啥意思,想借出所就医之机跑路啊?”

“我不知道脚镣子松动。”柯东辉说了这句话,贴着谢英鹏的耳朵低声恶狠狠地说,“我真想杀了你!”

“是吗?”谢英鹏虽感意外柯东辉能说出如此猖狂的话,但他不动声色地淡笑下:“可惜你没有机会。”

待劳动号拿过工具把柯东辉脚镣子上的铆钉砸实后,谢英鹏让劳动号拿了件号服过来,他把号服严实地蒙在柯东辉的头上,白延斌和梁志远驾着柯东辉出了监区。

谢英鹏开车驶出监管支队不远,一个醉酒样的男子晃荡着向谢英鹏的车前靠,谢英鹏一个急刹车,那个男子没碰着车,自己却倒在了车的前面。

梁志远说:“停车,下去看看。”

“不用下去看,咱们车没碰着他。”谢英鹏警觉地说,“大清早的,哪有什么喝醉酒的人。”

谢英鹏往后退了下车,绕开躺在地上男子,向前驶去。

接着又发生了蹊跷的事,突然从桑塔纳车前面的一个岔道里窜出来一辆没牌照的银灰色本田商务车来,谢英鹏若不是反应灵敏,就会撞在本田商务车上。

谢英鹏心里担心出事,他提示着坐在后边的梁志远:“前面的本田车对咱们像是有动机。”

在梁志远和白延斌中间坐着的柯东辉不安分起来,他虽然头被蒙着看不清什么,但他低头向谢英鹏的方向顶去,想给谢英鹏的驾驶制造障碍。

由于柯东辉的双手被背铐,使身体用不上力,梁志远和白延斌很快就把他控制住了,继而白延斌用右肘夹住了柯东辉的脑袋。

梁志远从衣兜里掏出“64”式手枪,把子弹推上了膛。

本田商务车在前面左右摇摆地欲把桑塔纳车逼停,梁志远把枪伸出车外“砰、砰”地鸣了两枪示警,别克商务车不仅像没听见似的,仍就在前左右摇摆,而且从车窗里伸出一把猎枪。

谢英鹏见到猎枪,忙来个急刹车,使桑塔纳车与本田商务车拉开了距离。持猎枪的戴墨镜的男子见桑塔纳车不在有效射程之内,便没有开枪。

梁志远所鸣的枪声和两车的角逐,惊动了在路上行驶的其它汽车上的人,他们向两车张望着;但他人的关注无助于危机的解决。

梁志远拿出手机拨100报警……

谢英鹏很清楚,已指望不上支援的民警了,目前只有尽快摆脱本田商务车,才有可能安全;否则的话,后果或许不堪设想……

前方出现了岔道,谢英鹏趁着对面驶过一辆大货车的嫌隙,打着方向盘,油门踩到底,向逆行道驶去。本田商务车急打方向盘追赶时,因操作不当,拐下了高速公路……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