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掩盖(三十三)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武和平

第九章

35

这天晚间,赫连山没精打采地坐在市内一家滚石歌厅内,摇滚乐震耳欲聋,几个穿吊带晚装的女孩正围在他旁边,把切好的瓜果塞入他的口中。T形表演台上,一个从北京来的著名歌星即将登台演出。出场费就是由他独家赞助的。开始的垫场戏索然无味,连着几支流行歌曲后,一个来自内蒙古的人高马大的女歌手在发疟似的蹦跳,一撮黄发像鸡毛掸子一样在后脑勺上抖动,肚脐眼上的饰物叮当作响。惹得赫连山一阵阵心烦意乱,不由得操起烟灰缸拍着茶几骂人。

拿命换来的坑口就像即将到口的鲜嫩烤鸭,还没有闻到味就被人抢了去。这口气不出来,他要活活憋死。赫连山这辈子似乎就是为了面子和金钱活着,而这两样孟船生竟然一件也不留给他,使得他今后在金岛没法再混下去了。他烦躁得发狂,甚至狠拧了一旁女孩子的大腿,发泄着内心不断升腾起来的邪火。身边另一个女孩儿怯生生地把一块冰冻西瓜塞进他的嘴巴时,他正在张口骂人,西瓜直顶在喉咙口。他刚要发火,意外发现这个姑娘长得玉洁冰清,玲珑可人,顿时动了心,一把把她搂在怀中,亲个不停。

大牌明星终于登场,唱的是《懂你》。赫连山不明白,那好听的声音怎么会从她瘦瘦的胸壳子里发出来,勾得他伤感起来……紧接着,演出进入了高潮,出来一位满身五彩缤纷的裸绘女郎,雪白的脊背上绽开一朵艳丽的玫瑰花,乳峰上贴着一对薄如蝉翼的蝴蝶。赫连山兴奋起来,拍击着手中的烟灰缸,几乎要把茶几敲碎了。

从歌厅出来,赫连山和几个合伙人上了山,进了他的私家别墅。这所别墅是他花了八百万元按照美国碧华丽山庄的格局修建的,共八百平方米,八个主副卧室,一个百平方米的大厅。房间的昂贵不仅在于镶着色形各异的页板岩的大坡顶、大理石贴壁的泳池和富丽堂皇的灯具,而在于这栋房子依据山势的自然走向,隐形于茂密的树林之中,并在数百米的半径内安装了闭路监控系统,是一个十分隐蔽的安乐窝。

别墅还有赫连山豢养的一群凶猛的名犬。他一生爱犬如命,淘金的相当一部分所得用来买狗赛狗,并以狗护卫他的领地和家园。这座豪宅也成了金岛暴发户中一流的“犬马豪宅”。他曾以四十万元重金购到一头德国优种的史蒂芬尼兹犬。这犬由几代世界级冠军犬交配而生。其头颈挺拔如削,腰身与尾部呈流线型,还参加过国际狼犬比赛,曾获亚洲区第一名。赫连山对它恩宠有加,专门雇人单独喂养。每到日暮时分,他的另外两头高大凶悍的牛波利诺犬被放出去巡逻,间或还跟他巡视矿山。这种体壮如牛的大犬是西方黑社会老大专门豢养的捕咬犬,其名称的中文意思便是“不择手段猎取对方”。上次他追杀“咬子”,逼使那家伙落荒奔逃的就是这两头猛犬。人凭狗威,狗仗人势,赫连山在矿区具有一种无形的威慑力,连孟船生也惧他三分。

赫连山爱犬,是因为这些家伙既凶猛又忠诚。他靠拼杀开矿起家,浑身伤痕累累,九死一生,就得益于一只皮特犬的启示。那只矮小的美国皮特虽然皮糙,却敢于向一头高大的骡子发起进攻。骡子用有力的腿蹄对付皮特,而这只矮犬拼死扑咬,丝毫不惧。也因为这种犬天生痛感神经不发达,虽被踢得满头流血,仍死战不退,最后竟腾空一跃,咬断了骡子的脖颈。

大客厅的壁炉边有一组意大利真皮沙发,应邀而至的几个股东都靠在沙发上听这个屠户似的金矿老板讲狗经。从巨轮集团专门赶来的罗海就坐在旁边一间卧室内,房间半开着门。

“现在啥最讲义气?狗!有人连狗都不如,对谁都敢下嘴。”赫连山骂的是谁,股东们都很清楚。孟船生玩弄权术窃取了他的坑口,使他怒火中烧。“咱们兄弟在这个时候要抱成团,不再受他娘的窝囊气。坑口搞了股份制,孟船生想控股,做他奶奶的白日梦。咱们各家要多投入一些,要在董事会中占优势。”

几家股东你一言我一语确定了各家的份额,又议论一番合股后的对策,便先后告辞离去。罗海从旁边卧室走了出来,木腿在地板上发出橐橐的声响。

“洞口的事情咋样,摸准了吗?”

罗海说:“‘咬子’给提供了方位。我约他两天后下洞给我踩点指路。”

“这‘咬子’可靠吗?”

“据我看,‘咬子’心狠手毒,可胆小如鼠。他看孟船生对他不相信,就想脚踩几条船,看来不会有诈。”

“你可要防着他。这小子一翻眼儿就变个脸,一会儿叫你亲爹,转回头就拔刀子。”

罗海拍拍木腿道:“不怕。这里有专夹刀子的棍子。”

赫连山笑了。“罗海兄弟,你干得好。事成之后。矿山有你的一半。他孟船生再神通广大,可人算不如天算,就这一个把柄抓在咱兄弟俩手中,可够他和一批官员喝一壶的。要紧的是,一定要把矿难的位置扣死,把尸骨的位置找到。一下攥住了这帮小子的嗉子,咱们就能叫孟船生玩个屌朝上。记住,千万千万保密……”

罗海很快走了。现在他负责巨轮集团保安工作,回去晚了恐怕孟船生怀疑。

看看欧式挂钟的指针已近十点,赫连山让训犬员带着史蒂芬尼兹犬出去再转一圈,并且放出那对牛波利诺大犬,这才放心地回到卧室。从滚石歌厅带来的女人已经在冲浪池中洗了个温香软玉,正在柔软的意大利卧榻上蜷曲着身子等他。一件纱绸睡衣半遮半掩,露出光鲜诱人的大腿。

赫连山淫笑着就要扑上去,只见那女人骨碌一下从床上爬了起来,扭身从茶几上拎起一瓶人头马,用纤纤细指托着一只高脚杯,十分优雅地斟满一杯送到赫连山的嘴上。饥渴难耐的赫连山仰起脖子一饮而尽,女孩子又倒了半杯自己喝干了,脸庞顿时红润起来,状若桃花。

“你叫什么名字?”赫连山越发喜欢,笑眯眯地问。

“我叫罂粟。”

“那不是毒品吗?”

“可不是咋的呀,管叫你一上身飘飘欲仙的。”

这女孩子伶牙俐齿,一副高挑身材,凸凹有致。特别是那对突起的双乳,在赫连山眼前晃来晃去,看得他恨不能把对方一口吞下去。

“你这小东西,我太喜欢你了。快把这破布给我扯下来。”他劈手抓住罂粟的睡衣。

不料对方像条鳗鱼似的躲开,一下跳在了大床的对面,一边咯咯地笑着说:“赫大哥,光干那种事多没有意思呀。咱们先来点儿有情趣的,叫‘望梅止渴’。你自己把酒倒上,我再告诉你咋办。”赫连山一时抓不住对方,只得乖乖倒上了酒。

罂粟又说:“你喝一杯酒,我脱一件衣裳,直到一丝不挂,叫你过把瘾。”赫连山咕咚一口喝完杯中酒,女人就把睡衣甩了,露出一袭鲜红的两件套式泳衣,雪白细嫩的肢体款款扭动,活像橱窗广告里的内衣模特。接着,女人又满满给他倒上了酒。赫连山迫不及待喝了,又让倒上。接连两杯之后,女人也脱得只剩下了贴身的梦特娇三点式。这时,她蹦到床上跳起舞来。赫连山脚步有些踉跄,去抓那女人。可对方的皮肤细滑,像只大白蚕,几次都没有抓到。

罂粟在床上笑弯了腰。“这样吧,你唱一支歌,我再脱。”

赫连山说:“你这是赶熊瞎子上架,我哪里是那块料哇。我的小亲亲,你就饶了我吧。”

“不嘛,就唱一首嘛,瞎喊都行。”女孩千娇百媚地说。

赫连山已被酒攻心,胸膛里像一股烈火在燃烧,便扯着喉咙嗥叫起来。“朝花那个夕拾(鸡巴)杯中酒,我是牙狗那个你是母狗……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后头跟着一群(鸡巴)小牙狗……”

女人只剩下三角裤,在他眼前晃动。赫连山像只发情的野兽向床上扑去,但腿一软,跌在了床下。

女人这时说:“你敢再喝一杯,我就全脱了!”

赫连山说:“他妈的三杯都行。”接连又给自己倒了三杯酒,脚步已蹒跚不稳。他摇晃着肥硕的身躯,用手扶住了墙壁上的窗帘,猛然间想起了一件事情。这已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就是在睡觉前拉一下窗帘,看看窗外有什么动静,以防不测。

窗下灯光暗淡,靠楼角处的车道上有一辆黑色的轿车孤零零地停放在那里。就在他闭上眼再睁开的时候,那辆车突然开动,缓缓离去。他的意识有些朦胧,脑海里却飘过一丝疑窦:他实在记不得今晚来庄园的人谁开过这样一辆车,车尾没挂牌照。如果在平日,赫连山就会警觉地追下去查个究竟,可今天他实在醉得身不由己,脑海中又充满着对那床上尤物的欲念。

死神终于在他和那个女人气喘吁吁的忘情时刻降临了。

随着一声闷雷似的爆炸声响,坚固的墙体轰然倒塌,烟尘四起。楼顶的多半顷刻塌陷,未倒下的钢筋水泥像巨大的残肢,支撑着摇摇欲坠的预制横梁,房间的玻璃全被震碎,四处飞溅着亮晶晶的细小玻璃颗粒。牵着史蒂芬尼兹犬的训犬员冲进残破狼藉的二楼,拼命在烟雾中呼叫着主人。那只犬忠勇不贰地扒开缝隙,不顾死活地钻进钻出,悲哀地呜咽。

和严鸽一起进入现场的曲江河看到不少刑侦、防暴和消防人员一窝蜂地进进出出,顿时恼了火,站在水泥残块上大声喝令:“注意,不要打乱仗。薛驰,带你的人先划定中心勘查范围!以房间周围一百米为半径向外搜索!防止残留爆炸物!注意提取抛射物,找到炸点。录像人员给我跟上,定位摄录,保持物体原状!”

看见方杰和仇金虎正在争执,他连喊带叫地训斥了一通。“少啰唆,方杰!进去看人还有没有救,死了的就不要再动。金虎你们几个不要瞎转悠,抓紧搞外围搜索。特别要注意院内制高点、屋顶、凉台、电线、树干上所有的疑点碎块,编号分装!”接着,他又向后边挤作一团的警察嚷道:“警犬撒开,注意成趟足迹的延伸追踪;巡警、防暴警撤出中心现场,在外围两百米、五百米处各设两个包围圈,封闭现场,不准人员进出。整个现场由中心向外围扩展勘验,不要漏掉任何蛛丝马迹!”

严鸽又看到了那个昔日的曲江河,简直就像乐队的娴熟指挥,把此起彼伏的纷乱乐章霎时间梳理成多声部的交响乐。

就在这时,梅雪提了一个金属箱,满面灰土地从里边跑了出来。曲江河一把拽住她,轻轻但是很有力地将箱子一把夺在自己手中,反手把梅雪推了个趔趄,骂道:“不要命了,你!”又回身大喊,“排爆手,把箱子拎到安全处处理!”

四周的倒塌物已被清出,床上两个赤条条的躯体已被床单掩盖。方杰掀开床单,发现两人均七窍出血,瞳孔散大,已无任何生还希望。他拿起茶几上一块表壳震裂的手表,只见指针正停在十点一刻上。

方杰在记录本上计算了几个数据,然后报告说:“两名死者的死因是冲击波造成的典型爆震伤。这种高速爆轰,使人的胸腹腔和下肢腔体内的血液急速反流,导致大面积血管破裂死亡……”

“爆炸中心点在什么地方?”严鸽发问。

方杰指向阳台,只见残缺的预制板处有一处凹陷的浅坑。“初步分析,这里是炸点。作案人使用了硝铵类炸药。根据逆向现场重建推断,炸药总量将近十公斤。这么重的炸药需要有运输工具,并且能够把炸药放置在阳台从容引爆,几条犬也未叫,可能是熟人作案。因此,当晚到过死者家中的人都应作为重点审查对象。”

梅雪从爆炸残留物中提取了一块雷管的残片,小心翼翼地托在塑料布上送到严鸽的面前。方杰仔细看了看说,太好了,上边有编码,既是作案证据,又可以用来缩小调查范围。

严鸽点点头,“要从因果关系排查,是谁希望赫连山死掉。范围从昨天到过现场的人查起。这里有闭路监控系统,抓紧查一查录像资料,包括所有的进出车辆。要注意发现近期和赫连山有矛盾纠葛的人,视野要开阔一些,比如会开车,懂得爆炸技术的人。”她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坐在桌边担任记录的办公室主任,接着说,“当前,金岛的整顿治理工作刚刚开始,就发生了这起爆炸案,造成的恶劣影响不能低估。要马上向市委和省公安厅报告。专案组由我担任组长,曲江河、晋川任副组长,专案力量由薛驰抽调刑警支队和各分局的精干力量组成,全力侦破此案。”

36

海风不知什么时候刮了起来,接近黎明时分竟越刮越大,像是千万头跑出栅笼的狮子在旷野和滨海的上空咆哮。严鸽决定立足别墅现场办案,以便尽快结束现场勘查,就地分析研究案件。

侦破指挥部就设在山庄未被炸毁的楼下。一楼的会客厅成了研究案情的会议室,晋川副政委不失时机地调来后勤装备处人员,架设起无线通讯设备,配备安装电话机、电脑和传真机,就连炊事员也马上在厨房盘锅立灶,炖了一大锅熬菜当夜宵。

火候不到,猪头不烂。随着现场访问和外围关系的调查,一条条线索向案件侦破指挥部汇集。到了这天中午,案件有了突破性的进展,重大嫌疑人浮出了水面。这人就是数天前和赫连山赌输了坑口的柯松山。爆炸案刚刚发生,这小子煞有介事地跑到碧华丽山庄来观风,见人就说:“这是怎么回事?谁他妈的干这缺德、坏良心的事,叫他不得好死!”

柯松山是薛驰和马晓庐直接审讯的。没想到,一到审讯室他就大喊冤枉:“我明人不做暗事。我是和赫连山赌过,输了坑口,可赌天赌地赌星星赌月亮,输米输面就是不能输人。我又不是疯子,能干这种害人害己的傻事儿吗?”

“昨天晚上你在哪儿,都到什么地方去了?”马晓庐问。

“我在家睡觉,我老婆可以作证。”柯松山几乎不假思索。

“那我问你,这是什么?”马晓庐把现场提取的雷管残片推到对方面前,“为啥你家存放的雷管标号和这个一致?”

“我冤枉啊!矿山开矿用那么多雷管、炸药,一样标号的多啦,咋就证明是我家的呢?”

“你不老实。你没有到现场,为什么别墅里会留下你穿过的鞋子?”马晓庐把警犬从现场外围搜寻叼来的一只皮鞋扔在了他面前。果然是他不久前穿过的鞋,鞋底上还粘着黄泥。

看了这些,柯松山反倒镇静下来。“这是有人故意陷害我。你们一定要为我做主。”

“谁陷害你?”

“‘咬子’。出事前一天晚上他去过我家。我的鞋子不可能被人拿走,只有‘咬子’有这个可能。他作了案再把屎盆子扣给我。”

“‘咬子’到你家,是他主动去的,还是你邀请的?”

“我是你们的线人,在为你们工作。”

“谁领导你,你是谁的线人?”薛驰进而问道。他记起来,是听卓越汇报过这件事,便向马晓庐使了个眼色。马晓庐离去,柯松山悄悄告诉薛驰:“卓越让他摸大猇峪案件的情况,并说,‘这些年受卓队长教育,最起码的规矩我懂。给你们做着工作再去作案,我就太不是玩意儿了’。”

薛驰说:“你是卓越的线人,他让你做了什么?”

柯松山说:“卓队讲过,局里情况复杂,和他单线联系。”接着,他把自己调查温先生的来历、设计搞‘咬子’牙模的事讲了一遍。说完显得很委屈,眼泪巴巴的。

“澳门的温先生有什么可疑?”薛驰关注地问。

“我看他胳膊上有刺青,知道他是道儿上的。在大船住了这么长时间,像是为躲风。卓队长要我摸他的底细,想和你们上级下发的通缉令对比,看是不是网上的逃犯。”因为柯松山对薛驰心里没底,没敢说出邱社会的名字。

“东西取到了吗?”

“温先生不是本地人,可会说本地土话。这一点怪可疑的。别的没发现啥。可‘咬子’的东西我拿到了。”

“东西在哪儿?”

“当天晚上就让我老婆交给了卓队长。”

薛驰把柯松山交给马晓庐连续询问,自己马上与金岛分局联系。得知卓越被反贪局拘留后物证已被梅雪取走,便马上挂通了梅雪的电话。梅雪说她在往回赶的路上,有急事正要向薛驰汇报。

梅雪一脸憔悴。薛驰知道这是因为卓越被审查的缘故。梅雪直奔主题,说和赫连山一起被炸死的三陪女的情况已经查清。薛驰简单听了个大概,马上带她直奔一楼指挥部。

严鸽立即让曲江河、晋川一起听情况,会议范围定得极小。

梅雪说,经她调查,那个三陪女叫马英苏,东北人,是‘咬子’的相好。沿着这个线索调查,又发现监控录像中出现的无牌号汽车当晚曾被‘咬子’用来接马英苏。她又赶回局里,把卓越提供的鉴定物进行比对。那个酸苹果上留下的牙印与小女孩尸体上的齿痕特征完全吻合。也就是说,‘咬子’不仅与爆炸案有直接关联,还与红霞之死有必然联系。

薛驰问:“温先生的来历查明了吗?”

梅雪说:“他持有香港来往大陆的通行证。要证实身份,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严鸽说:“事不宜迟,需要立即采取行动。从各方面的证据表明,‘咬子’对爆炸案难逃干系。一是他和赫连山的矛盾由来已久;二是现场鞋印虽是柯松山的,但步法特征却与他本人不符。‘咬子’案发前去过柯家,有接触这双鞋的条件。”

“至于柯松山,还不能全部排除嫌疑。”严鸽继续分析道,“他和赫连山存在仇杀报复的因果关系,但会不会和咬子合谋,现在还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至于他是线人,更需要核实这些问题,防止他利用这一点掩盖自己的犯罪。可以先采取监视居住措施,对他也是一种保护。”严鸽说着顿了顿,“我的想法是,立即开具搜查证,对大船采取搜捕行动。拘捕爆炸嫌疑人邱建设,以赌博罪嫌疑拘传澳门的温先生!”

晋川说:“这起案件采用了遥控引爆手段。单凭‘咬子’这种土贼很难完成,是不是背后还有高人。另外,爆炸物的危害作用一般是炸药体积半径的十倍左右,这么多炸药是怎么带进来的?如何放置的?碧华丽山庄戒备很严,狼犬不停出没巡逻,都没能发现这个盲点。这些问题都需要大量工作才能解决。”晋川在部队当过工兵团政委,对排爆技术十分内行。

曲江河却再次和严鸽唱了反调,他说:“上大船没有确凿的证据不宜轻举妄动。里边的情况相当复杂,加上又是政府工程,投鼠忌器——过去的教训太多了。不如内紧外松,实施密控,把邱建设诱出来单个抓捕……”

严鸽打断了曲江河的话,拍板说:“事不宜迟,不要争论了。搜捕行动凌晨一时实施,代号为‘木马’。为防止泄密,异地调集县局民警支援。调集警力时不说任务,来后由梅雪负责收掉所有通讯器材。”她用目光掠过桌边每个人的脸,又盯住了曲江河道,“出了问题我负责。几位局长现在做一下分工,关键是做好保密工作。”

曲江河的手机响了,他起身到室外接电话。不久,他扬了扬手机向严鸽说:“我家属来电话,老爹正在医院抢救。行动我就不参加了。”

这天晚上,大船上依旧灯火辉煌,一派笙歌妙舞,没有任何反常。船长孟船生此时正在自己的办公室光了膀子做木匠活,身边放着刨凿斧锯,架子板下堆着小山似的锯末。他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像是想起了什么,按响了老板桌上的免提电话,吹了声口哨。立即,“咬子”像一股旋风一样推开了房门,满脸堆笑,一副谄媚的神情。

“你叫我,‘船长’?有啥吩咐?”“咬子”推测孟船生是奖赏自己,因此将一双眼贪婪地盯住了对方的嘴巴和手。

“活儿做得不错。你再出趟远差,要多去些时候。”孟船生走近老板桌,拉动了靠右手最上边的抽屉。这是他从舅舅宋金元身上继承的一手:十几个抽屉内用相同的信封装着不同金额的钞票,根据来人可堪利用的程度决定打开哪一个抽屉。啪的一下,桌上甩了一个纸袋子,里边装着八万元人民币。

“文差还是武差?啥时动手?”“咬子”兴奋地看着钱袋问。

“凌晨一点以前离开大船。走时替我办件事。”孟船生向他挑动了指尖,示意他附耳过来。

“啊?!”“咬子”大吃一惊。怕听错了,他又重复道,“‘船长’,这是何苦呢?”

“车到山前,骑马随鞍。舍不了孩子还能打得了狼?”孟船生的眼神不容置疑,脸色变得铁青。

“这条小命是你的,啥时拿去一句话。俺只是说,这样做太可惜了。”“咬子”多年来已成了孟船生膝边的一条狗。尽管他在道上桀骜不驯,可永远对主子俯首帖耳,按他自己的话说,见了船长就夹卵子。

“用啥法子你想。到时候,我要见光听响。”船生把桌上档案袋一推。

“你就瞧好吧,‘船长’。”“咬子”挺胸吸肚,双手握拳交叉在胸前,做了一个凶悍的划桨动作。随后去拿档案袋。

“慢着!”船生按住了他的手,“做活时不要忘了给他们留记号。”

“这点儿事‘船长’放心。”“咬子”随手从腰间掏出那从不离身的半截铁管。铁管三寸多长,顶端套着铁环。他走过来,有意和孟船生刨的假肢顶端比试了一下,阴阴地笑了,“每回做活儿俺都砸记号,叫警察找瘸子算账去吧!”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