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玉观音(八)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海岩

当时我还不知道,这个故事其实远远没有结束,因为在说到毛杰离去的情节时安心中止了叙述。她长久地沉默着,情绪低沉。我只好转移话题,并且试图用什么方法重新振奋她的心情。

“喝点儿咖啡吗?我去煮。”我说。

“我来吧。”安心站起来,到厨房去了,像是要逃避开这间灯光暗暗的客厅,这客厅里充满了过于伤感的回忆。安心在我这儿住过将近半个月,每天为我烧水做饭,对怎么煮咖啡显得比我还熟。

我进了厨房,帮她洗咖啡壶、咖啡杯。我们谁都不说话,只有哗哗的水声和电咖啡炉发出的丝丝的电阻声。安心煮上咖啡,接过我手里正洗着的一只杯子,说:“我来洗吧,有人敲门。”

我放下杯子,看看表。已经十点多钟了,谁会来呢?我走出厨房,穿过客厅,打开房门。楼道里的灯黑着,但我看到门前果然站着一个人。我问:“谁呀?”

门外的人却几乎在我发问的同时,没等我允许就一步跨了进来。

“我呀!”

我像见了鬼似的脑袋涨大,口唇发麻,两腿僵硬,身上一下子冒出汗来。

“……钟宁?”

一点儿没错,确实是钟宁!

钟宁得意地笑着,上来就提了一下我的耳朵:“我敲半天门了,怎么才听见?没想到是我吧?我一猜你就想不到!”

我僵硬地堵在门口,几乎忘记让路:“你不是……不是去内蒙古了吗?飞机误点了?”

我几乎要怀疑这个钟宁是不是真的。两个小时以前,我明明把她送到了机场,明明看着她和她的姐们儿夫妻俩有说有笑地走进了检票口。真正的钟宁此时应该还在天上,或者刚刚降落在呼和浩特郊外的机场。

钟宁一本正经地说:“你不是让我早点儿回来吗?我这不是听你的早点儿回来了!”

她见我还愣着,才扑哧一笑,又说:“我根本就没上飞机,在机场打了个电话给内蒙古我们那个客户,让他全陪了。我跟机场的人说我有急事走不了了,航空公司的人还能非把我架到飞机上不可呀!顶多不退票了呗。怎么啦?我这可是废了机票牺牲了我最铁最铁的发小儿就为了回来陪你的,你怎么好像还不高兴似的!”

钟宁看着我脸上的那份惊呆,得意忘形地把手上的提包往沙发上一扔,双臂环绕在我的脖子上,整个身体一吊,便悬了空。她笑着命令道:“把我抱进去!”

她重重地吊在我身上,我一下毫无准备,差点儿让她给吊趴下,连忙下意识地接住她的双腿,把她抱了起来。接下去,无法躲避的情形终于出现了:安心端着咖啡从厨房里走出来。两个女人像是命中注定地遭遇在这间不大的客厅里,四目相对,近在咫尺。我恨不得身边能有个地缝儿钻进去。

钟宁似乎忘了她此时还四脚离地吊在我的身上,眼不饶人地对着安心咄咄直视,声音虽然不大,却是一副挑衅的腔调:“哟,谁呀这是?”

安心一手端着咖啡壶,一手端着杯子,愣在厨房的门口。她当然看出钟宁和我是什么关系了——钟宁两手搂着我的脖子让我这么抱着,还能是什么关系?钟宁肯定也会把安心此时的角色猜透——一个女孩儿快半夜了还待在这儿,还能是干什么的?钟宁把头转过来,突然提高了嗓门儿冲着我的耳朵大声叫喊,我甚至能在她那凶光毕露的眼珠子里看到自己惊慌失措的脸。

“这谁呀她是?”

我一松手把钟宁放了下来,心里想拯救这个局面,又绝望地想干脆破罐破摔。在这刹那间,我完全是凭着一种下意识的反应才发出了声音:“她,她是我同学,来北京,顺便来看我的。”

我也不知道这个回答属于急中生智还是愚蠢到家。

最先镇定下来并做出正常姿态的是安心,她放下手里的咖啡,平静地对我说:“啊,你有客人,我先走了。”

钟宁叫住她:“等等,别走!你是他同学吗?”

钟宁声色俱厉,她对安心的这个态度让我的心像着了火,我真想冲上去像个老爷们儿那样抽她一顿,可我没动。我只是压着火儿叫了一声:“钟宁!”

钟宁甩过头来,冲我怒目而视:“怎么着?我不能问问?”

我也怒目而视:“这是我的客人,你客气点儿不成吗?”

我们都有点儿急了,只有安心依然一脸平静,没有任何表情地拿起她的背包,从容不迫地拉开房门,回头冲我说了句“再见”,就出去了。房门随即被轻轻地带上。

那声“再见”,我听出来了,很冷淡,冷淡得让你觉得是带了些怨恨。

安心走了,只留下我和钟宁。我的心也不像刚才那么紧绷了。现在只有我们俩,我可以随心所欲地撒谎,可以没有顾忌地编出各种解释,而且还可以继续把义愤填膺的姿态进行到底!“人家就是我同学,大学毕业分回老家。我们一年多没见了,人家到北京来看看我怎么啦?你对我这态度赶明儿传出去让我们同学知道了,大家还不得当笑话说?你给我留点儿脸面伤着你什么啦,啊?”

钟宁斜眼看我,然后一言不发地在屋里四下查看,翻东找西,像是要找出什么奸夫淫妇的证据。结果还好,她什么也没找到,连疑点也没有。最后,她终于说:“你们男的,我知道你们要脸面。你们要脸面就别干那没皮没脸的事儿。我告诉你,杨瑞,我什么都能容你。你说你暂时不想结婚,也随你。可就是有一条,你别总觉得你聪明你干什么事谁也发现不了。纸里包不住火。没有不透风的墙。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提防点儿,别让我抓着,抓着了你别后悔就行!”

我不再说话。晚上钟宁就睡在这儿了。熄灯之后她有要求,我没情绪,表现得很被动。钟宁折腾了半天也没调动起我的热情,她有点儿恼火,使劲儿推搡着我问:“怎么啦?跟我治什么气呀?你也不想想,我飞机都不上了,专门跑回来找你,你倒好,和一个女的半夜三更躲在这儿干什么哪!我看了能不跟你急吗?结果你还生上气了。前一阵儿我老去外地,又出国,谁知道你一个人在北京都干了什么!”

其实,我并不是生气,我只是心里很乱,只是在想安心。我想,这下我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可是彻底毁了,她肯定伤透了心,就像当初毛杰对她的那种心情。她走时只不过没有像毛杰那样用力地摔门。

第二天上午,钟宁和我一起上班,一起参加国宁跆拳道馆工程筹建处的会,听设计院的设计师来谈平面设计的方案。钟国庆也来了,方案主要是说给他听。我心不在焉地坐在一边,熬到中午散会。钟国庆要请几位设计师吃个饭,说有些问题还可以边吃边谈。钟宁拉我一起参加,我推说头晕不舒服,想找个地方眯瞪一会儿。钟宁以为我是昨夜让她折腾虚了,便异常宽松地随我怎么都行,分手时还没忘说了几句体恤的话。

我一出公司,就急急忙忙用手机给安心打电话。京师体校传达室的电话总没人接,好不容易有人接了,请他帮忙去找安心,结果等了半天他告诉我安心不在。我知道她在,她是不接我的电话。我顾不上吃中午饭,驾车直奔京师体校,到体校后直奔跆拳道馆。果然,安心在呢,正在水房里洗墩布呢。她知道我站在身后,故意不回头。我说:“你生气了?”她说:“没有。”我说:“我爱你。”她回过了头,拎着带水的墩布想离开这间屋子,她说:“你爱的人太多了。”

我拦住了她,叫了一声:“不是的!你应该听我解释!”我的声音大得有些粗暴。安心站下来,抬头看着我,可我竟不知道该解释什么。

我不敢和她这样子对视,移开目光,放低了声音,还是那句话:“我爱你。”

安心摇了下头。我看得出来,她的平静是成心做给我看的。她平静地说道:“你知道吗,杨瑞?我只想平平安安地生活,我不想搅进任何是非里面去,我希望你能让我像原来一样安静地生活!”

说最后这句话时,听得出,安心终于有点儿激动了,她竭力压抑着,声音已经压得有点儿发尖。她说完拎着墩布夺门而去。我还想拉她,可这时有人来了,叫安心去练功厅帮忙抬东西。安心跟着那人去了。

我站在水房里没有出去,听着他们在门外一边说话一边走远。

那天晚上,很晚了,我在确信安心肯定下课回了体校之后给她拨了电话。电话照例是张大爷接的,一听是我的声音他就粗声粗气地说:“找安心吧?她不在!”

还没等我第二句话问出口,电话就被挂断了。我也摔了电话,狠狠地骂了一声:“妈的!”我也分不清是骂张大爷,还是骂安心。

我没有再去找安心。几天之后我收到一张邮局的汇款单,汇款额是五千元整,汇出的地址是云南南德某街某巷某号,姓名写的是安心。我知道,我和安心,完了。

这是我在和女孩子交往的经历中第一次真正的恋爱,第一次真正的失败,那滋味儿一时难以说清。开头几天感觉最强烈的,是自尊心意外被人挫伤的那种窝囊,而后来几天脑子里频频出现的,却还是和安心在一起时的种种快乐和温情。每一件事,每一个细节,都想起来了,想不想都不行了,控制不住。想来想去,我还是觉得在所有女孩儿当中,安心是最好的。也许正如刘明浩说的那样,安心是从小地方来的人,和大城市的女孩儿不一个味儿。小地方女孩儿的清纯、用功、勤劳和不势利,对我们这些几乎没有离开过北京的人来说,有一种特别的新鲜感,或者用刘明浩的话来形容我,就是:“可能你就好这口儿。”

我努力要求自己不再去想安心,全心全意地投入工作,让工作占据我的精力和思考的空间。在公司里,我力图和所有人友好相处,不露“驸马”相,尊重边晓军。见着钟国庆,也和大家一样恭恭敬敬地呼他“钟总”。和钟宁的关系也尽量正常,不卑不亢,避免争吵,该严肃时严肃,该轻松时轻松,不冷淡她,也没有太多的激情。

在庆祝国宁大厦结构封顶的新闻发布会上,我见着我爸了。我又有好久没见着他了。他比前一阵发了些福,那天的发布会就由他主持,举手投足掩饰不住一脸的春风得意。发布会一完,他把我叫到一边,拿出个存折,塞在我的手里,说:“拿去,给钟宁买个钻石戒指,这是男方必须得买的。这就算你爸为你以后结婚送你的礼物吧,我这算提前送了。”

我打开存折。存折里有一万块钱,整的。尽管我爸现在的工资比过去高,但一万块钱对他来说依然不是个小数目。我想推回去:“爸,您操什么心哪,我们早着呢。”

我爸瞪眼,骂我:“你小子怎么这么浑啊?这是谈恋爱的时候才送的,你懂不懂?钻石恒久远,一颗永留传,这是代表爱情的纯洁和永恒,就是要这个时候送的,等真结了婚就没这个浪漫劲儿了。结了婚就是锅碗瓢盆过日子了。”

我爸连广告上的词儿都朗朗上口了,看得出,这一段在私营企业打工,他的思想个性和语言风格都有了些变化。我爸又损了我几句,扭脸走了。我拿着那张一万元的存折,站着,发愣。

第二天,我去了贵友大厦,挑了一颗雕刻不那么花哨的钻戒。价钱很吉利:九千九百九十九。我交了钱。那钻戒被放进一只蓝色的丝绒面的小盒里,外面再用绸带扎好,再用一个精致的小提袋隆重地装起,给人以特别的诱惑。当售货员将那只小提袋交到我手上的那一瞬间,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了安心的面孔,心里想象着这要是给她买的该是何感觉。

几天之后的一个傍晚,钟宁呼我,叫我到她家吃晚饭去,我就带着那颗钻戒去了。钟宁和她哥哥钟国庆住在一块儿,他们住在香江花园的一幢别墅里。那地方我已经去过好多次,门卫对我全都脸儿熟了。那天钟国庆也在。吃饭之前,我当着钟国庆的面,把那只丝绒面儿的盒子拿出来,递给钟宁,说:“送你一东西。”钟宁开始还说:“你还送什么东西呀,咱们俩都老夫老妻了。”打开一看是钻戒,她有点儿意外,憋了一脸幸福地问:“哟,送我这个是什么意思呀?”我说:“没什么意思,就是送你。”钟宁笑了,挨近我,说:“这玩意儿,得你亲自给我带上吧。”

我想想,觉得好像是有这个规矩,于是我就托起钟宁的左手,把钻戒套在她的无名指上。她特高兴,得寸进尺地歪过脸,意思是让我亲她一下。

我亲了她一下。她也亲了我一下。她哥哥钟国庆笑道:“咳咳咳,当着人的面别那么肉麻好不好。”

那顿饭钟宁吃得很快乐,不仅胃口好,还主动说了好多笑话,甚至一些黄色的笑话,很黄很黄的那种,黄得连钟国庆都不忍卒听,说:“你怎么这么恶心哪。男的说这个还凑合,你一个女孩子说这个,你也不嫌寒碜?”钟宁说:“那有什么?反正在自己家里又没外人,逗逗乐儿呗。”钟国庆冲我无奈地摇头,说:“她这大大咧咧的毛病,在你面前全他妈暴露了。”钟宁撇嘴道:“你问杨瑞,我和他谁毛病多。”我说:“我有什么毛病?”钟宁说:“什么毛病?什么毛病你自己还不知道?”我知道她指什么,只好装傻充愣不再较真儿。

吃完饭,钟宁到书房里去接她一个女朋友打来的电话。女孩儿之间聊起天来总是飞短流长没完没了。钟国庆点了一支烟,跟我在客厅里闲聊起来。

他先问我:“怎么着?打算什么时候办呀你们?”

我开始没想到他会问这个,后来一想,也是,我今天是来送戒指的,这话题是我自己带过来的,于是我仓促答道:“还没想呢。我们都还太小,也不着急吧。我们俩加起来还不到四十五呢。”

钟国庆的态度挺严肃,说:“我和宁宁的父母都不在了,我就算是宁宁的家长吧。这事儿,我建议你们早点儿考虑。我既是为了你们俩,也是为了公司,你和宁宁要是成了夫妻,公司里好多事就可以交给你了。国宁公司越做越大,现在我可缺人呢。我也知道,私营企业任人唯亲搞家族式管理不行,可没办法,这年头找个能干的人不容易,找个忠心耿耿的就更难。我吃过亏。我过去用过一些能人,有专业、学历高,我真心实意对他们,可中国人个个都想自己当老板,一旦他们翅膀硬了,能单飞了,照样跟我翻脸!我们现在那几个竞争对手,原来都是跟着我干的,都是让我喂肥了出去的。还有的人,看着挺老实,挺勤谨,结果背地里净贪公司的钱,让我给查出来了。要不我现在累呢。宁宁虽然爱管事儿,可她是个女的,现在也还嫩了点儿,再加上她那个脾气,在公司里积怨太多,时间长了也不是个办法,我净给她擦屁股了。你要是成了咱家一分子,那肯定能帮我不少忙。你上过大学,又是个男的,人也聪明,你跟着我好好学,用不了几年就能练出来。将来我就把公司的日常运作都交给你了,这些年我太累!”

钟国庆严肃地讲,我严肃地听。他言之谆谆,我也不能听之藐藐。而且说实话,钟国庆比我大了十来岁,和我像个子辈知己似的这么掏心窝子还是第一次,而且话说得这么深,这么情真意切,这么推心置腹,我挺感动的,我的刚刚发育起来的事业心由此再次受到了鼓舞。我当即表了个态:“大哥,我听您的,我和钟宁的事到底怎么办,您定吧。”

我的这枚戒指,我的这句话,我自己事先也没想到,稀里糊涂就算是跟他的妹妹钟宁订下了终身。

婚期由钟国庆和我爸又商量了一次。我爸当然没什么意见,让钟国庆全权做主拿主意。最后定在一个月后的一个周日,虽然不是什么节庆日子,但黄历上说此日时辰好,宜嫁娶。而且星期天亲戚朋友也都能抽出空儿来。

佳期甫定,钟国庆又找我谈了一次话,地点是在他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和钟宁的挨着,面积可大多了,大班台也更讲究。钟国庆在那大班台后面正襟危坐,严肃庄重,弄得我坐在他的对面也必须一脸的深沉。气氛上完全像是在谈工作,其实我们是在谈婚论嫁,说的全是家务事。

钟国庆说:“我就这么一个妹妹,她是我唯一的亲人。现在我把她托付给你了,你能对她负责到底吗?”

我迟疑一下,才说:“尽我所能吧。”

钟国庆有些不够满足地看着我,似乎在琢磨我这个有些暧昧的回答是什么意思。他也许以为我会激动万分,会信誓旦旦,会脸色赤红,但我没有,我脸上很平静,而且只有这么一句不让人过瘾和不让人放心的表态,于是他加重语气,又说:

“你以前,我听说和京师体校一个干临时工的女孩儿挺近乎,现在还有来往吗?”

我吓了一跳,想不到钟国庆居然知道安心的事,想不到他会跟我提这个。我愣了一下,才问:“您听谁说的?”

钟国庆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说:“你现在和宁宁定了,这方面的行为举止就一定要注意了。我在生意圈儿里混了这么多年,没别的,就是朋友多,你有什么事儿想瞒我,可不容易。你以前的事儿我不管,从现在起,你可别欺负宁宁。再说,现在大家都知道你跟宁宁的关系了,你再不检点的话,那不是让我丢面子吗?生意场上的人,丢什么都行,不能丢面子。”

我低下头,无言以对。钟国庆棒喝之后,又杵给我一个“胡萝卜”,移过话题说:“你们结婚以后,要是愿意在香江花园住,就住在那儿,反正四百多米的房子够你们住的。你们要是想单住,我给你们另买一套房,公寓也行,别墅也行,你们自己挑。就算我当哥哥的送你们的结婚礼物了。”

我当然不想和钟国庆住在一块儿,钟宁也想跟我找地方单过。于是,我和钟宁那些天一有空儿就出去看房子。后来,钟宁看中了富城花园的一套别墅,户型不错,环境也好,物业管理看上去也上档次,就是太贵。钟宁回家跟她哥一说,她哥也皱了眉头。钟宁不满地说:“哥,这可是我结婚,一辈子我就这一次,我可不想凑合。”钟国庆犹豫了半天,终于点了头。那几天,钟宁为这事儿显得特别高兴,对我和她哥都亲得不行。

我也高兴,说确切点儿,是一种神经上的兴奋。可神经上的兴奋肯定是长不了的,没用多久就难以为继了。和钟宁结婚对我来说,也许仅仅算是对人生成就和事业发展的一个选择,而不是对个人感情和家庭幸福的真切追求。那些天,我竭力回避思考,回避追问自己,回避对自己心灵和情感的深入拷问。因为事业成就和感情幸福究竟孰轻孰重的问题,我左顾右盼也难以答出。一切都随着事情的进程自然而然地往前走,我只想,这一步反正是早晚要走的。

婚虽然还没有结,但我已经搬进了香江花园,那幢将近四百平方米的别墅里,有了我一个舒适的房间。那房间里配有很大的卫生间,卫生间里配有很大的浴缸,躺在浴缸的热水里,略一抬头,就可以看到窗外满目的绿茵。

在公司的业务上,钟国庆也开始有计划地栽培我。公司里很多重要的会议让我旁听,很多大的活动让我参加,大大小小的客户一一介绍给我,以便我积累知识、了解情况、增广见闻、熟悉关系。他给了我一个国宁集团董事长助理的虚职,而我在国宁跆拳道馆工程指挥部的职位,从这以后也就不再兼任了。

所以,那天在国宁跆拳道馆的工程奠基仪式上,我是以董事长助理的新职露面的,座位的位置还排在了我原来的上级,工程总指挥边晓军的前头。边晓军见了面对我更客气了,一口一个“杨总”,亲热得我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刘明浩那天也去了,胸前挂着“嘉宾”的红花。他凭自己社会关系多而名义上占有百分之十干股的那个龙华建筑装饰公司在这一段时间对国宁集团上下其手内外夹击,终于如愿以偿地中了标,拿到了这笔近八百万元的大活儿。那天出席奠基仪式的,还有京师体校的校长,还有区体委的几个头头,还有体育界几个过气的明星。大家围着钟国庆请来的一个刚刚退下来但威望犹存的领导干部,人人都是一副弹冠相庆、各得其所的样子。

奠基仪式很简单,合资各方讲讲话,然后由施工承建单位,也就是龙华公司的那位老总表表态。再然后由特别邀请来的体育界名人给几句祝贺。再然后嘉宾们一人一把铁锹,挖几锹土,扔在奠基纪念碑上,意思意思。然后镁光灯一闪一闪,都留下了纪念。

再然后,就是去万家灯火酒楼吃奠基饭。在大家呼啦呼啦乱哄哄上车的时候,我在钟宁耳边说道:“我不去了,我肚子有点儿不舒服,可能要拉稀。我也不想吃这种应酬饭,一大帮人起哄似的,没劲。”

钟宁看我一眼。我让太阳晒了半上午,脸上确实有点儿潮红,有点儿汗渍渍的样子。她说:“那我也不去了,你肚子不好我陪你上哪儿喝点儿粥吧。”

我说:“不用,你不去不好,到时候你哥又该不高兴了。上次我头疼他就说我事儿多。你还是去吧。”

钟宁说了句“也好”,她嘱咐了我几句,跟着那大拨儿人上了车。我望着那些汽车鱼贯而去,直到它们被工地上扬起的灰尘遮了一下,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才返回身,又进了京师体校。

还不到中午吃饭的时间,我直奔那座行将拆除的跆拳道馆。馆里正有一个班在上着课,我看到教练,还没来得及开口客气,教练就一通冲我煽呼:“哟,听说你现在是咱们俱乐部的老板了,看在你我师生一日的情分上,将来可得给口饭吃。”

我笑笑,没兴趣跟他贫嘴。我问:“安心今天在吗?”

“谁呀?”

“安心,那个杂工。”

“噢,她呀,早走了。你找她有事儿?”

“走了?今天出去了?”

“她让我们这儿开除了,这都是多少天以前的事儿啦。别人不知道你应该知道啊。”

“开除!”我大吃一惊,“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是俱乐部开的,听说这女孩儿在外面比较风流,咱们这儿毕竟是国家办的俱乐部,她在外面万一出点什么事儿,对咱们这儿影响不好。”

我愣了半天,转身就走。教练好像在我身后又说了句什么,我没听清。

我飞快地跑到安心住的那间小屋。小屋的门反锁着。我从门缝儿向里探头探脑,里面黑黑的什么也看不清。我又跑到京师跆拳道俱乐部的办公室,迎面看见俱乐部的马经理拿着一个饭盒出来,看样子正准备去食堂吃饭。我知道,马经理很希望在新合资的国宁跆拳道俱乐部里继续担任经理,可其实国宁公司对他并不满意,今天去吃奠基饭的名单里,都没把他摆进去。国宁公司最早还是他跟我接头请进来的,如今看来,真有点儿算是引狼入室了。我顾不得寒暄和安慰,急急忙忙地问:

“马经理,安心为什么给开除啦?”

“安心?”马经理正想跟我亲热,冷不防我上来就直眉瞪眼地这么一问,反应了半天才说,“你是说原来这儿的那个临时工吧?怎么啦?你认识?”

我胡乱地解释:“啊,是我一同学的妹妹。她犯什么错误给开了?”

“啊,开她是你们国宁公司提出来的。你们现在是咱们体校的投资伙伴,合作对象了,又是大股东,你们的意见咱们不能不尊重啊。”

“国宁公司提出来的?”我像让什么人用棒子打了一下,脑子里说不清是发蒙了还是清醒了,只觉得心头一阵剧痛。

“为什么?她得罪谁了?”我明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可还是下意识地追问。

“听说这女孩儿生活作风不大好,在社会上属于那种比较乱比较那个的女孩儿,说不定还在外面靠她那脸盘儿挣着钱呢。这种人咱们要是知道了咱们也不能留。”

我胸口堵着一口气,堵得我几乎说不出话来:“凭什么……他们凭什么这么说人家?”

马经理显然并不掌握什么真凭实据,笼而统之地正面分析道:“你们国宁公司的人,社会接触面大,我估计可能是有人知道了她的什么事儿吧。”

我几乎是大吵大闹地叫道:“那你们,你们也应该调查清楚再说呀!怎么别人这么一说你们连调查都不调查一下就给人家开除了?被开除了人家吃什么?”

马经理愣了,似乎觉得为我一个同学的妹妹犯不着如此发火,但他还是耐心解释道:“她又不是我们这儿的正式工,我们也不可能到处去调查她这些事儿啊。既然股东方提出来了,我们当然相信股东了。另一方面说,万一我们不开了她,你们公司再不给我们投资了,这不是因小失大嘛。”

“她,她上哪儿了?”我已经绝望。

“不知道,走了有一个多月了吧。”

我明白了,从时间上算,就在钟宁那天晚上在我家见到安心不久,安心就被他们赶走了。这事儿已经发生了一个多月了,我居然一点儿都不知道。我只顾着准备结婚,选别墅,买家具,我一点儿都不知道安心的生活实际上已经让我给毁了。

我很难受,我很生气!我太对不起她了!

那天,我没有回香江花园,我回到了自己住的小屋。中午饭和晚上饭我都没吃,我没觉得一点儿饿。我只觉得气愤!我气愤得束手无策!我只能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钻心地想着安心。

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钟宁呼我,我回了电话。从周围的声音上,听得出她又是在哪个酒楼吃饭呢。钟宁说:“你在哪儿呢?怎么手机一直不开?”我说:“我在家呢。”她问:“在香江花园?”我说:“没有,我不去那儿了。”

我把电话挂了。

半个小时后,钟宁赶来了,砰砰砰地敲门。我打开门,眼睛没看她一眼就转身坐回到沙发上。屋子里黑黑的,没开一盏灯。钟宁啪的一下拧亮了吊灯,大声质问:“怎么啦你这是?谁又招你啦?怪不得我哥说你事儿多呢,你就是事儿多!”

我喝水,不理她。她劈手把我的杯子夺过去,声音又放大了一倍:“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这才抬眼盯着她,憋着气慢慢地问:“你怎么知道的?那女的在跆拳道馆工作,是谁跟你说的?”

钟宁大概已经猜到我为什么这样了,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和她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怕我知道,啊?”

我突然大喊了一声:“到底谁说的?”

钟宁吓了一跳,我也吓了一跳。我还从来没有冲钟宁这么大喊大叫过!

钟宁盯着我,眼泪都出来了。她气得哆嗦着说:“好,我一直给你留面子不捅破这事儿,结果你反倒冲我发火儿。那好啊,我等着你。杨瑞,这事儿你不跟我说清楚不跟我承认错误,咱们没完!”

钟宁用她的哭腔发完了狠,一摔门走了。我当时压了半天,才把要跟她分手的冲动压下去。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告密者”就是刘明浩。钟宁找刘明浩打听我交往女孩儿的情况,从尿布时代问起,一直问到了安心。刘明浩不敢不说,他不说就拿不到国宁跆拳道馆的工程,那工程对他能否拿那百分之十的干股很重要。按刘明浩后来的解释就是:大家都得活。

是啊,我无话可说。大家都得活!这是一个物质生存头等重要的时代。

我也去找了刘明浩。

我去找刘明浩不是为了说几句没用的谴责,我只需要刘明浩告诉我:安心去哪儿了。

刘明浩自己倒是面红耳赤,一千个对不起,一万个真不好意思。我冷冷地说:“你别来这套了,当了婊子就别再立牌坊,你把安心给赶走了,你再把她给我找回来!”

刘明浩苦着脸说:“她呀,我估计是回老家了吧。不过我肯定替你打听着还不行吗?”

我和钟宁的关系紧张了很长一段时间,彼此不说话。我也不回香江花园住,也不去关照富城花园那幢新房的装修布置,只是每天还照常去公司上班。上班也没什么具体事儿,我就在办公室里看看书,看看报,耗着,耗到下班走人。我爸把我叫去痛骂了一顿,他骂他的,我反正一言不发。钟国庆也和我谈了一次话,还是那么推心置腹,意味深远,他甚至还做了几句自我批评:“让他们辞退那个女孩儿是宁宁找的体校领导,当然,我也知道。这么做是狠了点儿,我也劝过宁宁,让她当面跟你谈谈,把事情谈开。可这事儿咱们得说清,首先是你不对,你跟那女孩儿是在你和宁宁好了之后又交上的。宁宁对这事儿反应过激一点儿,是正常的。她要是不喜欢你,就这一条,她完全有理由跟你吹了,犯不上和那女的过不去。我看,你还是主动去跟宁宁道个歉吧。宁宁呢,我也劝劝她。这事儿,就到此为止了,好不好?”

我没去跟宁宁道歉。我凭什么道歉?该道歉的是她。她凭什么害人家安心?我没道歉,也不搬回去。宁宁也不理我,在公司见了面就跟不认识似的。我们俩的冷战一直持续了很久,公司里面的人差不多都知道了。有的人还觉得我挺有骨气呢,还对我改变了印象,觉得我这人挺不错了呢。

我们预定的婚期到了,过了,连我爸和钟国庆在内,结婚的事儿谁也没提。不过,我听宁宁的司机说,宁宁依然每天忙着装修富城花园的那处房子,依然忙着到处去选家具选窗帘什么的。窗帘的面料已经选好,让人做去了。家具也都买得差不多了。司机还特意告诉我,上次我在“力昇”看上的一套健身器,她也跟人家订了货。

这天晚上,刘明浩到我家来了,说是没事儿路过这儿上来看看我还活着没。他自己给自己沏了壶茶就坐下来开聊。他头两句话一说我就听出他今天到此的身份是钟宁的特使。他说:“你丫耍什么脾气呀?人家钟宁不管怎么说也是你们公司一老板。再说这事儿是你这边欠着理呢。你丫还牛×什么呀?钟宁也就是好你这口儿,喜欢你这种嫩小生,要不早把你给废了。今儿她见着我还跟我聊了半天呢,说当初真想把你给踹了,想想又觉得舍不得。我本来跟她说,我今儿过来劝劝你,让你给她赔个不是去。你猜人家钟宁说什么?她说:‘算了吧。我知道他是不会给我道歉的。杨瑞那脾气我还不了解,自尊心忒强。谁让他是一男的呢,给他留这个面子吧。’你瞧瞧人家这胸怀,我以前还真没看出来,比他妈你强多了!”

我没做反应,却问:“让你找安心,你找着了没有?”

刘明浩眨巴着眼,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说,我是告诉你呀还是不告诉你呀?”

我有点儿意外:“你找着了?”

刘明浩恨铁不成钢地说:“我要真告诉你了其实就是毁了你了。你说你跟钟宁都这德行了,怎么还惦记着你那个情儿啊?你为那么个泡不开的妞儿犯得着自毁前程吗?”

我瞪着眼逼刘明浩:“你快说她在哪儿!”

刘明浩吭哧了半天,迟疑了一会儿,扭捏道:“我要告诉了你,钟宁知道了还不得跟我拼了。”

我说:“你放心,我不告诉钟宁。”

“你真能保证不告诉她?”

“我告诉她干吗呀?我有病呀?”

“这可说不准。两口子好的时候,什么掏心窝子的都说得出。赶明儿你哪天跟钟宁又腻乎上了,枕头边上再把我出卖了,我以后还跟国宁公司打不打交道了?”

我眼红着说:“咱们俩谁出卖谁了?”

刘明浩一时语塞:“好好好,我出卖你了,我是叛徒,行了吧?你也别再利用叛徒当特务了。安心的事儿别问我,我不知道。你说,你跟这俩妞儿的事把我搅进去干什么?”

我说:“大哥,求你了还不行吗?我跟安心不会再有什么,我只想找她道个歉。她要有什么困难,我能帮她就帮一下,要不我良心上老是过不去。”

刘明浩笑道:“哎哟哎哟,以前真没看出你还能对哪个女孩儿良心发现呢。”接下来他收了笑,又叹了口气,自嘲了一句:“我现在才算明白过来,当他妈叛徒特务其实最辛苦了。好吧,那我今天就再毁你一道吧。告诉你,你那个安心呀,现在在三环家具城帮人家卖家具呢!”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