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玉观音(二)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海岩

如果把一个爱你的女孩儿甩了就算是伤害她的话,那伤害女孩儿对我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谁让我有一张让所有女孩儿都能过目不忘的脸呢,再加上一张还算有幽默感的嘴,那张嘴里总是随时储备着无数招之即来的笑料。幽默感是大多数女孩儿都会追求的目标,她们喜欢被你逗得哈哈大笑。另外,更重要的是,在上大学以前我就拥有了一套一房一厅的完全由我独自支配的房子。这些条件加在一起,让我从十七八岁开始,身边就从没断过模样漂亮的女孩子。

和我上床的第一个女孩儿是我在高考的考场上认识的。按我现在挑肥拣瘦的标准,她身上的肉好像太多了一点儿,手感不好,而且智商也不高。那天,这胖妞儿考试居然紧张得忘了带笔,差点儿误了一生的前程。我把我的一支备用的钢笔借给她了,这样的相识使我在她心目中的第一印象是一个优秀的好男孩儿。后来我们一起去蹦迪,蹦到半夜三更我送她回家。她说她家楼道黑让我送她上去,我就送她上去了,然后就进了她的家门,然后就在她的卧室里动作紧张地脱了衣服,和她干了那个事儿。公平地说,是她勾引了我。如果仔细回忆一下那天晚上的种种细节,就知道这种事对她来说肯定不是第一次了。明白了这一点让我有一种失身的屈辱感,觉得吃了亏,也让我在以后很久,一直对处女有一种特别渴望的心情。

后来我考上了北方矿业大学,留在了北京。那胖女孩儿则考到南京去了。我们自此分手,再无联系。第二个和我发生关系的女孩儿是我在矿大的一个同学,我们算是正式谈了三个月的恋爱,后来是我主动,干了那事儿。如果不干那事儿的话,也许我们之间互相学习互相帮助的恋爱关系会持续得更久些。

这位同窗女友和那胖女孩儿一样,也不是处女。

大学三年级以后,我对晚上约朋友一起出去泡吧开始上瘾。在酒吧那种地方认识的女孩儿可就太多了,其中一半以上是主动愿意和我亲热的,只是因为我自己比较端着,所以成事的不多,成了事也就是一晚上的勾当,露水情缘,一般不会有什么没完没了的故事发生。而且我也知道,想在酒吧那种地方找一个含苞未放的纯情处女简直是痴心妄想。

就在那时候我认识了贝贝。在一个叫“男孩女孩”的酒吧,在我毕业前的一个周末。

她那天是和她北京一个亲戚的女儿一起来这家酒吧听音乐的,我和刘明浩上去套磁,我们谈了音乐也谈了北京的名胜古迹和北京时髦的笑话。贝贝始终夸张地笑,她的开朗的性格和大方的举止给人好感。后来我们约了第二天一起去慕田峪。贝贝是来北京过暑假的,我和刘明浩就成了她的向导。

刘明浩原来是我爸他们厂里的一个业务员,后来自己跳槽单干,开了一个小公司,虽然生意做得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可总算凑足了一套大款的“行头”——诺基亚8810、二手的本田雅阁。他看上去已经是个有钱人的派头,也许只有我知道他家里家外实际上的拮据。也许正因为他手上的钱并不充裕,所以刘明浩对钱的敏感常人不及,他一眼就看出贝贝是个有钱的女孩儿,于是极力怂恿我全力投入。刘明浩其实比我还花,只不过长得太胖,对贝贝这种女孩儿是有贼心有贼胆没有贼本钱。他后来和在“男孩女孩”一起聊天的贝贝的表姐结了婚,也算是抓住了机会。

我们陪贝贝在北京玩了几天。和这种在美国长大的华裔女孩儿相处使我觉得自己提高了修养,有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新鲜感和满足感。但我和她除了游山玩水之外什么都没干,因为在性的方面,她显然不是让我着迷的那种类型,在她面前我没必要像个馋猫儿似的那么贪婪。同时我也自然而然地做到了不说脏话和随地吐痰,走到哪儿都彬彬有礼,过街时红灯停绿灯行,排队时从不加塞儿,因此我留给贝贝的印象仅仅是北京青年热情、达观、率真而又不失庄重的一面。

也因为那时候我还没有走上社会,没有面对生存竞争,没有自食其力,也就是说,还没有体会到金钱的残酷和魅力。

也因为那时候我父亲还在北京金华电器厂厂长的位子上正襟危坐,我对我爸领导的这家国有大厂快要破产关门的情况一无所知。

我父亲在这家以生产电风扇为主的厂子里工作了三十多年,从学徒工一直干到党政一把手,经历了工厂的初创、发展、辉煌和衰败的整个儿过程。国有企业的厂长工资虽然不高,但灰色收入可就多啦。我上大学那几年,我爸基本上不在家吃饭,天天晚上有饭局;平时往家里送礼的人络绎不绝。送钱我爸不敢收,叫人家拿回去,可送鸡蛋、送大米、送饮料、送水果、送菜——包装得很高级很高级的菜,送各种各样很实用但又不是价值吓人的生活用品收了也不算受贿,于是就收。再加上经常性的出差、出国,会议补助、出国补贴;各种名目的奖励和福利费、服装费、误餐费、过节费、书报费、车马费、顾问费、独生子女费、防暑降温费、补充养老保险费等。我爸那点儿明面上的死工资其实也就是家里的零花钱,而且大部分都理所当然地被我花掉了。

我大学毕业那年是我们家的一个转折点。先是我妈病倒,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又背了债,也没能留住她那一脸全世界最慈爱的笑容。我妈走后紧接着就是我爸的厂子倒了,被一家民营企业很便宜地买了去。广大职工或光荣下岗或自谋生路,我爸回总公司待分配,待分配说白了也是下岗,只是听上去稍微体面点儿罢了。没办法,谁让他们的产品太老了呢?再说这年头空调都换了好几代了还有人往家里搬电风扇吗?以前我爸他们倒也想过实在不行就转产,开发点儿符合时代需求的新产品,可他们又没这个能力,什么事儿还都得集体研究职工讨论民主决策,程序太多,没有真正能够拍板做主的人!三研究两讨论还没等决策呢,他们的上级单位就把他们厂一笔卖给财大气粗的国宁公司了。其实国宁公司对经营这个厂并没兴趣,他们是看中了这块地,要用这块地起他们的国宁大厦!要不然市区三环以内这么大一块地上哪儿找去,在这儿盖高档写字楼盖星级饭店盖外销公寓盖什么都好卖!

我爸忙碌了三十几年,突然在一天早上醒来时发现,自己已不用再去上班,以往门庭若市的家也一下子冷清下来,猛然间他有点儿受不了,受不了这种寂寞和失败的感觉。他整天玩儿命似的喝酒,从早到晚老是醉得胡说八道。看他那样子,我很难想象当年的奖状上那些“青年攻坚英雄”、“技术革新模范”、“新长征突击手”之类的偶像称号是怎么写在他的名字旁边的。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骄子,我们家也曾经是那样一个有着无数荣誉和体面的家庭,我能体会到那种英雄迟暮的悲剧感。那时,我就要从大学毕业走上社会了,好像只是一眨眼的工夫,我爸下岗我妈过世。家道中落和亲人的离散,让我在心理上一下子感到特别的孤单无助,从早到晚心里头总有一份突如其来而且适应不了的凄凉。

人在倒霉的时候才知道朋友的可贵,这时候到我家来看我爸的,只有过去和他不知隔了多少级的部下刘明浩。刘明浩来看我爸一大半是因为他是我的朋友。他跟我去了我家,在那儿跟我爸胡扯了半个小时,走的时候还留下了一千块钱。这一千块钱让我深受感动了好一阵。

我爸看上去对钱无所谓,还板着脸叫刘明浩拿回去,但他对刘明浩出的一些纯属胡侃的主意却当了真。刘明浩居然建议我爸到那家把我爸从他的工厂里赶出去的国宁公司求职应聘去!这主意不仅荒唐可笑而且颇给人一种有奶便是娘认贼作父亡国灭种还去吃嗟来之食的软骨头的感觉。

“他们的国宁大厦筹建处正招人呢,像您这种有能力的人,和地片儿上方方面面的关系又熟,他们干吗不用?随便给您开份工资就比您原来挣得多。”刘明浩越说越振振有词,本来是随便说着玩儿的,说到后来他自己都当了真。

我爸一开始还冷静:“他们那么大公司,还不有的是人才,还用得上我们这种过气儿的人?我都快五十了,干几年干不动了还得给我养老。”

刘明浩笑道:“国宁公司说是民办,其实就是私营,老板叫钟国庆,我认识。他还有个妹妹,高中毕业连大学都没上就帮他哥盯摊儿了。他们是这几年才发起来的,手底下还真没什么人。再说,这种私营企业聘您就是给您发份工资,生老病死买房子上保险什么的都是您自己的事儿。人家不管!”

即便他们越说越热烈,我也一直以为刘明浩也就是这么一说,我爸也就是这么一听,哪儿说哪儿了,听完算完。我真没想到这事儿居然还有下文。过周末那天我从学校再回家时,我爸病在床上,我帮他做了饭,他没吃。我说扶他去医院,他不去。他从枕边拿出一封信交给我,让我替他送到国宁公司去。

我都不敢相信,那是一封求职信。

我爸当领导多年,用秘书用惯了,自己的那一笔字总是划拉得既幼稚又潦草,我很难得见他这样认真地写信。信封上那一行“国宁公司负责人亲启”几个大字,竟是那么刻意地工整。

可我爸越认真我越哭笑不得:“爸,刘明浩顺嘴胡诌的事儿,您怎么还当真了?”

我爸说:“你甭管,让你送你就送去。”

我说:“您都这岁数了,又没什么特别的专业技术,人家怎么会聘您这种共产党的万金油干部?”

我爸说:“他们那种企业,还未准有我这种万金油呢。你知道万金油是什么吗?那叫杂家!不是阅历丰富什么都知道一点儿的人,还没资格当万金油呢。再说我这么多年攒下的这点儿社会关系,工商、财政、税务、公安,这些关系他们不需要?”

我说:“这种私营企业,老板是爷爷,雇员是孙子。您当厂长这么多年,吆三喝四指挥惯了,现在去给人家当催巴儿,您受得了那份儿气吗?”

我爸说:“我这人,到什么地方说什么话。我当学徒那会儿,师傅给你一个拐脖儿,你还得说谢谢师傅,师傅教训得好。你受过这个吗?”

我一笑:“您说的是旧社会吧?”

我爸一瞪眼:“我就是从旧社会过来的。”

我用鼻子说:“旧社会那会儿您还没断奶呢。”

我爸不满地咂了一下嘴:“你甭跟我贫。怎么让你干点事儿这么啰嗦啊?”

我实在懒得去。何况去那家国宁公司求职,别说我爸了,我都有受辱的感觉。

我对我爸说:“您要真想求职等您病好了亲自去,人家肯定还得跟您面谈呢。”

我爸一脸认真:“让他们先看看我的简历,他们要真需要,自然会找我。”

我拗不过我爸,看他那上心劲儿,也有点儿可怜他,只好收了那封信,愁眉苦脸地说:“那我给您寄去,回头我打听一下国宁公司的地址。”

我爸一听还不高兴了,瞪眼道:“你有那工夫,早送到了。”

没办法,第二天我拉上刘明浩,让他带我去了国宁公司。那公司在黄寺附近一幢不怎么起眼的楼房里,占了整整一层。从装修上看倒还算有点儿现代公司的气氛,不少人进进出出的看上去业务挺繁忙。在走道的入口我们被接待柜台的秘书小姐挡住。听说是来求职的,她便板着脸说,我们这儿也没招人啊。刘明浩说,你们国宁大厦筹建处不是招人吗?报上都登了。秘书小姐说,那你们应该到国宁大厦筹建处去,怎么到这儿来了?我说:我们就是送一封求职信,能不能麻烦你们这儿给转一下?小姐说:我们转不了,你们直接去不就得了,转来转去别再给你们转丢了。

我实在不愿意再到什么国宁大厦筹建处跑一趟,便问刘明浩:你不是认识他们老板吗?你找找他们老板。刘明浩有些支吾,说:他们国宁公司还欠我一笔贷款没还呢,我要找人家人家准以为我是上门讨债来了,不好不好。我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怎么倒像是你欠了他的?刘明浩敷衍道,人家老板做大了,咱们总得给人家留点儿面子嘛。咱们还是上国宁大厦筹建处去吧,就在你爸他们厂子那儿,反正我有车。

正说着,楼道里走来另一位白领女孩儿,个子高高的,衣着笔挺,一脸严肃,头发短得像个男人,口气也像男人那么大模大样,上来就问:“是美佳图片社的吗?”

秘书小姐像小鬼见了阎王似的从座位上站起了身,毕恭毕敬地答:“哟,钟总,美佳图片社的人到现在也没来。这两位是来求职的。”

那女孩儿的派头让我有点儿发愣,也有点儿反感。我一向讨厌女孩子剃野小子式的头,穿中性服装,没女人味儿了。而且我观察过,一般都是长得太一般的女孩儿才有意把自己打扮得这么另类,有遮丑的作用。她们以为另类都是单一路,很难互相比较。其实比较还是容易的,男人看女人,是美是丑还能看不清?除非碰上刘明浩这种色大胆小的家伙,见着打扮新鲜的女孩儿就眼花缭乱。这时,他果然堆出满脸讨好的笑纹,生生地上去套磁说:“钟总,我是好运贸易公司的,我跟咱们国宁集团做过生意,你们矿泉水厂厂房的外墙涂料就是我进的。矿泉水厂的中央空调我们也报价了,还没定给不给我们做呢。”

那位被称做什么“总”的女孩儿的脸上仍然面无表情,那种冷漠简直就是一种趾高气扬。她看了一眼刘明浩,淡淡地问:“怎么,想到我们公司来呀?”

刘明浩连忙指指我:“不是不是,是他来求职,我是陪他来的,我不是跟咱们国宁公司熟嘛。”

刘明浩接这腔的时候那女孩儿已经转身走了,走了两步又回过头,两只眼睛在我的脸上扫了一下,那目光肆无忌惮无遮无掩,让人那份不舒服就跟给你一个大嘴巴再让你吃一口苍蝇似的难以形容。我真不明白,难道有点儿臭钱就能这么牛×吗?

我一句话不再说,拉着刘明浩走向电梯。刘明浩说:“这就是国宁公司钟老板的妹妹。”我没做任何反应,故意无动于衷,按了电梯然后仰头看上面闪亮的数字。刘明浩问我:“去国宁大厦?”我依然沉着脸没答话。电梯门开了,我们还没走进轿厢,那位秘书小姐不知为何又追了过来。

“先生,请等一等。”她的话是冲我说的,“我们钟总请这位先生来一下。”

我问:“干什么?”

“你不是来求职的吗?”

我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又离开电梯随着那势利的女秘书往楼道里走去。操!我这真是为了我爸!

那女秘书带我进了那位老板妹妹的办公室。那办公室比我想象的要小得多,我原来还以为这种大公司老板的办公室真的像电视剧里演的那么富丽堂皇呢,至少这老板妹妹的办公室并不比我爸原来的那间大多少,装修也有点儿俗气,东西也不会摆,摆放得乱七八糟。只有写字台和书柜看得出是进口的挺贵的那种,再就是台灯也不错。

我进屋时那位老板妹妹正坐在大班椅上,见我进来连动都没动,我也对等地没等主人发话就一屁股坐在她对面的大皮沙发上,不甚礼貌地仰着脸看她。

那女孩儿也看我,我们的目光就这么互不避让地对峙着。最后,她出乎意料地微微笑了一下,首先开口问道:

“怎么称呼呀你?”

我没笑,我说:“我叫杨瑞。”

“噢。”她点点头,没报自己的名字,居高临下地继续问,“你到我们这儿想求个什么职位?”

我冷淡地说:“不是我求职,是我爸爸,这是他的求职信。”

那女的一愣,觉得意外的同时竟然还夹带了些失望的表情,看看我放在写字台上的求职信,疑惑不解地问:“你爸爸?他求职怎么你来呀?”

我不动声色,说:“你们如果需要他这样的人,可以通知他过来面试一下。如果你们现在定不了,那信上有电话,以后你们可以打电话找他。”

那女的连信封都没有打开,问我:“你在哪儿工作?”

我说:“我还在矿业大学上学呢,今年毕业。”

“是吗?你学什么的?”

我没说我的专业,冷笑着反问:“你们开矿山吗?开煤窑吗?我可以帮你们挖煤去。”

那女的没笑,口气又恢复了一本正经的官腔,说:“那就这样吧,我们看一下,如果需要的话,我们会通知你父亲的。”

这是送客的意思。我马上站起来,说了声谢谢就出了门,临出门前那女的又叫住了我。

“你叫什么来着?啊,杨瑞。”那女的用一双略带凶相的凤眼盯着我,说:“没准儿,以后什么时候我会找个地方,真的开个小煤窑去。”

后来我知道,这女的不仅是钟国庆的妹妹,还是国宁公司的副总经理,名叫钟宁。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就有点儿像故事了,几天后我父亲居然真的接到电话叫他到国宁公司去面试。面试简单得近似于走过场,然后他就被正式聘为国宁大厦筹建处副主任,让他随便什么时候报到上班都行!他原来的总公司不同意他去私营企业任职,他索性就申请提前退了休,无官一身轻地下了海,又回到了和他厮守了三十多年的工厂。国宁公司给他开的工资每月三千,他拿着这份大大高于期望值的报酬,开始兴高采烈地积极负责地动手拆毁那座由他一砖一瓦盖起来的工厂。

这下刘明浩可以吹牛了,他说:杨厂长,您怎么谢我?这主意可是我出的。我爸说:我的能力、资历,摆在那儿,我能把这么个大厂管起来,干什么不行!刘明浩说:咱厂子不是让您给管残废了吗。这是我在人家钟总那儿给您垫了好多话,我跟他们一直有生意,不信您问杨瑞。我爸说:好,说吧,怎么谢你?刘明浩咧嘴笑:大恩不谢,您记着就行了,将来国宁大厦工程上要订什么材料,跟我支应一声,给我个效力的机会。我爸说:我才去还没站稳呢。你别给我找这麻烦。刘明浩只是笑,笑完了冲我爸拱手:到时候再说,到时候再说。

其实我爸并不知道,或者他什么都知道但嘴上不说,国宁公司能用我爸,完全是因为我。刘明浩心里有数,他后来不止一次地冲我感叹过:都说女孩儿靠脸盘儿就能挣钱,现在我长见识了,男孩儿的脸盘儿也照样能挣钱。他说这话时我已经从北京矿业大学矿山机械专业毕了业,并且也和我爸一样,被国宁公司招聘,到他们的供应公司担任了项目经理,月薪八千。刘明浩说:过去讲究郎才女貌,你知道现在讲究什么?我问:什么?他说:现在流行的是,郎貌女财!我笑了,说:操,你丫长得太难看,所以你忌妒。

就这么着,没人介绍,没人明说,我和国宁公司的女老板钟宁谈上恋爱了。钟宁有钱,对人热情率直,这是她的长处。短处是脾气火爆,任性。她发脾气的时候,连钟国庆,她的比她大了十多岁几乎像她老爸一样的哥哥,也拿她没辙。

好在钟宁比较喜欢在公司里管人管事,每天都给自己找一大堆事做,从早到晚忙着见客户、接电话、参加各种谈判和各种应酬、接受部下的请示等,乐此不疲。说好听点儿,属于事业心比较强的那种,说难听点儿,是比较喜欢出风头,喜欢发号施令,喜欢听别人恭维,喜欢看别人在她面前唯唯诺诺,她因此而有乐趣,而有快感。不过,这在无形中倒解放了我。自从和钟宁上过床以后,我在她身上好不容易发掘出来的那一点儿新鲜感很快就淡了。她不整天婆婆妈妈地缠着我,只会让我感到轻松。最烦的倒是我爸,见了我就问:和钟宁处得怎么样啦?你对人家可得好点儿,在公司当着同事得尊重人家,公是公私是私。你懂规矩她绝不会小看了你,知道吗?你可别再和你过去那些女朋友来来往往啦,不合适。你既然和钟宁定了就得专一,这是做人最起码的,知道吗?

我说:知道!

我挺看不上我爸这样的,虽然我可以对钟宁好点儿,也可以公私分明中规中矩,不去拈花惹草我也不是完全做不到,我是讨厌我爸那口气那表情,让人觉得特势利特没劲儿,有股子好不容易攀上一个高枝儿就战战兢兢怕掉下来的小市民气。虽然我也知道我爸在国宁大厦筹建处工作特认真特负责,天天在工地上风吹日晒,比前几年在国有企业当官的时候干劲儿大多了。我也知道,我爸从没为他自己的事找过钟家兄妹,他骨子里还有那么一点儿国家干部的清高和自尊。他对我的关于千万把钟宁伺候好的那些教导,也只是父子之间关起门来的体己话,不宜与外人道。这是他骨子里的另一种东西,我了解我爸。

毕竟,我爸从一个下岗待分配的干部变成了月薪三千的副总;我大学刚毕业看上去还是一个毛头小伙子却一下子当上了集团供应部的项目经理——供应部负责集团所属各公司的大宗物资设备的选型采购和进货工作,这个部的项目经理当然是个肥缺。虽然集团对供应部的项目经理管得很严,一旦发现暗中收回扣的苗头立即除名,但同时对这些人实行高薪养廉,项目经理除了每人配备一部诺基亚和一部桑塔纳之外,另有月薪八千,而且一天到晚老有客户请吃饭,每个月个人的饭钱算是基本省下了。谈生意就得吃饭,这个公司允许。那一阵儿北京兴吃鲍鱼,好几百甚至上千元一个的鲍鱼我都吃顶了,吃得整天只想喝粥就咸菜。我知道,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钟宁。

我刚到供应部的时候,分给我做的项目并不多,部里的头头也知道我和钟宁的关系,也就情当养着我。我每天没事儿就找几个朋友泡酒吧打保龄,和他们领来的女孩儿聊天。有不少女孩儿喜欢我,总约我出去玩。对这些女孩儿我总是若即若离浅尝辄止,轻易不和她们上床,一来怕被谁缠上没完没了闹出去被钟宁知道,二来我那时眼光高了也确实没有看得上的。

刘明浩也给我介绍过几个女孩儿。开头他总是跟我吹嘘女孩儿如何如何漂亮,可等我一见着人,没有一个不让我失望的,越吹得玄乎越让人跌破眼镜。我老损刘明浩:老刘,你见着过漂亮的吗?刘明浩说:别的不敢吹牛,漂亮姑娘见得太多了。我说:电影里?哎,你知道吗,现在又出了个章子怡,挺纯的。刘明浩顺杆儿就上:咳,章子怡呀……我用话打断他:熟!刘明浩笑道:那倒不是,不过我还真认识一个人,跟章子怡长得那叫一个像,比章子怡还纯呢,不骗你!我斜眼看着他,一点儿都不信,但还是忍不住问:在哪儿呢?谁呀?刘明浩说:就在京师体校跆拳道俱乐部!

刘明浩最近参加了一个跆拳道训练班,一是为了赶时髦,二是为了减肥。刘明浩说:“杨瑞,你还不练练跆拳道去,就你这身材,这肌肉,半年就能练到蓝带级的水平。你练练就知道了,真的挺有意思的。”

我笑笑,问:“你说那女孩,真那么漂亮?”

刘明浩不笑,说:“操,绝对是个处女。错了管换,行了吧?”

我说:“漂亮女孩儿练跆拳道,那不毁了吗?”

刘明浩说:“她不是练跆拳道的,她是道馆的杂工。”

噢,杂工?

处女,杂工,长得像章子怡一样的女孩儿……不知为什么,这几个东西加在一起,真的让我有了一种要看个究竟的渴望。第二天,我和刘明浩一起吃中午饭,一人喝了一小瓶红星牌二锅头,都有点儿脸红耳热,一个赛一个的话多。饭后,借着酒劲儿和被酒劲儿扩张起来的一种游戏心理,我跟着刘明浩去了京师跆拳道俱乐部,报了名。

京师跆拳道俱乐部是京师业余体校自办的三产,用了体校的场子,那场子比我想象的不知要破旧多少倍。两天以后,就在那幢简陋得像个大仓库一样的训练厅里,我见到了我后来发誓与之生死相爱的女孩儿安心。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