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新闻发言人:第四章(十二)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张策

天气一天天地冷下来,终于又下了这一年的第二场雪。李涧峰踏着积雪赶到省公安厅,为了向厅政治部汇报张林的事迹宣传材料。却不料想,竟在省厅的楼道里碰见了谢虹。

谢虹消瘦了不少。这一瘦,合身的警服就更显得利索,显得人也精神不少。李涧峰想问她怎么在这儿,她说还有会,不能细说,说好晚上请李涧峰吃饭。

当天晚上,两个人就在省厅招待所附近的一个小饭馆里要了个小包间。点好菜,把服务员小姐轰出去,李涧峰迫不及待地问道:“你是不是借调到厅里了?”

谢虹点头,告诉李涧峰她现在在厅办公室帮忙,“反正市里也没有人说安排我的工作,我就自己安排吧。”脸上虽然笑着,但李涧峰仍然听得出谢虹话里的落寞。

“挺好的。”他只能这么说,“人啊,不能闲,闲了会生病。”嘴上这样说着,他心里却转了一转,谁帮谢虹安排的呢?是小陈那家伙?谢虹好像看出了他的想法,笑笑说:“你说的是。小陈局长也这么说,他就帮我找了厅里的人事处。”

接着,两个人就互相问了一些近况。谢虹特意问到李涧峰的父亲。李涧峰说:“那老爷子是个奇迹,被判死刑的人,居然到现在还活着。”谢虹就说:“那不是奇迹,是精神。老爷子活的就是一种精神。”

菜上来了。两个人吃着,李涧峰鼓起勇气道歉:“采访你那事是我欠考虑,我……”谢虹打断他的话:“算了,也没什么,细想想,我也确实有欠妥的地方。”虽然屋里没别人,她还是看看四周,压低了声音,“市里要有大的调整,韩玲写我,有她的目的。但是,也有我的好处。”

李涧峰瞪大眼睛看她:“好处?”

“是啊,”谢虹夹起一块红烧肉,“把我打成死老虎。”

李涧峰看着她,渐渐明白了她的意思。因为他从谢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种坚毅。这种坚毅是一闪而过的,但表示出的东西不容置疑。

“我还会回去的。”

谢虹的嘴里认真地咀嚼着那块不太烂的红烧肉,她的声音因此有点含混,但李涧峰还是听清了。他想了想,问:“是韩玲这么说的,还是你这么想的?”

谢虹一笑:“一致意见。”

“他妈的,韩玲太鬼了,一石多鸟。”李涧峰不禁感叹。他的感叹让谢虹瞪起了眼睛:“这么说,我只是一只鸟?”

李涧峰告诉了她他和韩玲在漱香阁的谈话内容。谢虹听了,想想,说:“不管她,我栽了那么大的跟头,什么都想开了。当年白色恐怖,人家不也把脑袋掖在裤带上,跟着共产党走?我这不还差得远?”

“豪言壮语啊!”李涧峰举杯,“就为这个,值得敬你一杯!”

这酒由此就开始喝得痛快了。谢虹自从出事后戒了烟,酒却好像喝得多了起来。两个人推杯换盏,一边说着各种琐事,一边一杯一杯地喝着。不知什么时候,窗外又开始飘起雪花了,慢慢地大了起来,渐成漫天之势。当一瓶白酒喝完的时候,大大的雪片打在窗子上,竟然好像有了声音。

谢虹的脸喝得红红的,在醉意渐深的李涧峰眼里,宛若桃花,竟然显出了一种美丽。她也确实有点多了,手在桌子上摸着,喃喃地问:“酒……酒呢?”一不小心,把空瓶子碰到了地上,‘叭’地摔了个粉碎。服务员闻声进来,李涧峰挥手把她又轰了出去。谢虹咯咯笑着:“你还敢不敢喝?”

李涧峰不禁脱口而出:“你不知道,上次我们家老爷子说过,希望咱们俩……一起过。”

谢虹一下子没了声音,深深地低下了头。手抓紧了台布。

李涧峰说:“对……对不起。”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谢虹说,把眼睛移向窗外。窗外是一片雪的世界,洁净、安宁。她长久地沉默着,一动也不动。李涧峰望着她的侧脸,发现她的耳垂上竟有一粒小小的黑痣。而她眼角,也有细小的皱纹了。

“我……”李涧峰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他理不清自己的思绪,他不知道自己对这个老同学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他更不知道自己一时涌起的冲动是不是爱。他看着她,听着她渐渐平息下来的呼吸,知道她也在平复自己的情绪。他们愣愣地坐着,直到服务员不耐烦地进来告诉他们应该结账了,饭馆要关门了。

他们默默地走出饭馆。

一下台阶,积雪就在他们脚下“咯吱吱”地响了起来。省公安厅招待所就在街的对面,门楣上的灯光远远地照过来,也照着路面上蜿蜒的车辙和杂乱的脚印。他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一不小心,谢虹的脚没踩稳,人就滑了出去。眼看就要栽倒了,李涧峰手疾眼快,一把把她扶住。路太滑了,两个人晃了两晃,一起坐倒在地上。

谢虹嘴里的酒气喷到李涧峰脸上,热热的,微微发酸。李涧峰不知怎么就一冲动,伸手抱住了对方。谢虹的身子抖动了一下,没有挣扎,也没有回应。李涧峰就那么拥抱着自己的老同学。深夜的街道上除了他们再没有别人了。

谢虹突然靠在李涧峰的肩膀上,哭了出来。

女人的哭泣让李涧峰的心软软的。他抱紧了谢虹,想抱着她站起来。可谢虹的身子不听话,怎么也站不起来。泪水洒进了李涧峰的衣领,凉凉地流下去,在男人的胸膛上才暖起来。谢虹开始诉说,声音低低的,语无伦次,断断续续。可是李涧峰听明白了。她说她的命是苦的,她说她和她爱人当年草率结婚,她说她对她爱人不好,那才是那个男人自杀的真正原因……

雪越下越大了。坐在地上的两个人已经成了雪人。谢虹说累了,在男人怀里沉沉睡去。李涧峰怕她醒了,不敢动身子。而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