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新闻发言人:第四章(十一)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张策

漱香阁是本市有名的茶馆。

李涧峰带着六队的民警和小赵到了的时候,韩玲已经等在那里了。服务员把大家领进房间,正翻着茶单的韩玲一抬头,明显地愣了一下。李涧峰一下子就明白了,她本来是想和自己单独谈的,不然她不会订了这样一个小房间。但韩玲是非常聪明的,她仅仅让一点失望在眼睛中闪了一下,就迅速换成了热情。她招呼服务员马上给换了大房间,又热情而诚恳地询问大家都喝什么茶。她建议大家不要喝绿茶,说这会的绿茶不新鲜了,要喝绿茶最好得到明年春天。另外,绿茶晚上喝也不好,容易睡不好觉。她给大家要了铁观音,又给李涧峰换了杯普洱:“我记得你爱喝普洱。”语气体贴而亲切。

接着,就是采访。韩玲不愧是名记者,非常善于调动采访对象。几句话下来,年轻的巡警们就红了眼圈,争先恐后地说起他们的队长来。李涧峰在一旁听着,也被渐渐感染。张林那张普通得没有任何特点的脸,慢慢地在大家的眼前清晰了许多。

茶喝淡了再沏。采访一直延续到晚上十点多。韩玲说今天就先这样吧,需要的话我还会麻烦大家。巡警们感激地说,麻烦什么,我们随叫随到。李涧峰叫小赵陪巡警们先走,自己留了下来。韩玲笑道:“李大处长果然聪明。”李涧峰说:“再聪明也比不上韩大记者。我倒想听听,你还有何指教。”

韩玲让服务员再换一遍茶。李涧峰制止道:“别了,再喝真的睡不着了。你就说事吧。”

韩玲就给自己换了茶,慢慢地说:“张林的事迹确实感人。尤其他们巡警,是直接为老百姓服务的,这篇文章写好了,确实老百姓会喜欢。”李涧峰看着她,问到:“真心话?”韩玲大笑:“你是不是从来不信任我?”李涧峰也忍不住笑了:“不是不信任你,而是,不敢信任任何人了。”

韩玲收起笑容:“悲哀啊。”她停顿了一下,仿佛真的陷入了某种情绪之中。半晌,才继续说下去:“其实没必要猜疑,越是充满不信任的社会,人就必须相互信任。我今天要告诉你的,就都是真实的事情。我其实可以不告诉你,但我想,你是值得我告诉的人。”

李涧峰听着,突然就想到前妻王婉琴说的话:小人物的解脱往往是一种信号,它代表了一种姿态,或者是一种交易。看来,自从马小凡解除“双规”之后,市里还真的发生了一些事情,不然,今天的韩玲不会如此郑重。

韩玲告诉他,张林的事迹确实感人。但是,现在的新闻宣传,有时候仅仅感人是不够的,还必须能为政治服务。这就有个时机问题了。张林的宣传应该说赶上了好时机,因为市里部署的打黑行动已经结束,所有的牌都面临着重洗,而作为打黑主力的公安局,在重新洗过的牌局里该占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呢?

说到这儿,韩玲意味深长的眼神就停留在李涧峰脸上不动了,仿佛在观察他的反应。李涧峰讨厌她的观察,就端起茶杯挡住脸,说:“所以你才痛快地答应来写张林,所以你才动心思搞了那篇采访违纪民警的稿子,所以你今天才来提醒我?”

“你何用我提醒?”韩玲笑道,“你抓巡警六队的宣传抓得就很是时候啊。”李涧峰绷紧脸说:“我抓六队纯粹是因为他们做得好,没别的想法。”韩玲沉了一阵,喝茶,然后慢慢地说:“要有想法。没想法是一种幼稚。你想想,一篇稿子,如果既宣传了民警,又让公安局得到实际利益,是不是更好?所以,宣传要讲时机。现在,市里正在研究小陈局长进常委的事……”

李涧峰把杯子一放:“所以这就不是公安局的利益,而是个人利益了,是他小陈的利益。”他的火气有点往上涌,话里也带出了不满。

韩玲瞪大眼睛:“在这个问题上,小陈有个人利益吗?他进了常委,对你们公安局是好事还是坏事?甚至再进一步说,对于你个人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你真算不明白这笔账吗?”

李涧峰语塞。其实他知道,上面一直在为各级公安局长进当地党委常委的事做推动工作,这其实是更好地维护社会治安的需要。但是,现在社会就是这样,事情具体到了现实中,不知道为什么,就会出现很多别别扭扭的细节。韩玲说的有道理,小陈要是担任了市委常委,公安局的工作就会得到市里的更多重视和支持,对公安局来说,有益无损。对社会而言,也是大大的有好处。可是,围绕着这样一个正当的本应该堂堂正正的事情,却在背后有着这么多弯弯绕。

他沉默了半天,然后说:“我,你,说深了还有你采访的六队和张林,还有马小凡他们,都是这盘棋上的棋子。”

韩玲正色道:“你太偏激了。如果说这是一盘棋的话,做其中的棋子也没有错。谁不是棋子?”

李涧峰知道自己说不过对方,就不吭声。

韩玲说:“你呀,就是太单纯。咱们也算老朋友了,不然,我不必和你废这个话。我太了解你了,也欣赏你,但也为你担心。不是什么事都像六队这事一样,赶在了点上,好多的事你要自己把握。我想来想去,就想和你说说。”她正色道,“没有私心的啊。”

李涧峰把淡而无味的茶水一饮而尽,说:“我算明白了,人啊,谁都是小人物,在社会这盘棋上,也许连棋子都算不上。就像偶然落到棋盘上的一粒沙子,下棋的主儿呼口气儿,就他妈的吹没了。”

他站起来,庄重了口气,说:“可我就想做一粒有用的沙子,我的作用就是把别的有用的沙子给宣传出去,不让他们就那么给吹跑了。我谢谢老朋友的提醒,可我这个人,就是太单纯,你说对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