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新闻发言人:第四章(六)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张策

紧急召开的局长办公会当然是为了清查烟花爆竹的事,李涧峰也当然地成了众矢之的。

局长们先从记者骂起,骂来骂去就开始埋怨李涧峰。既然设了新闻发言人,不就是让你控制记者的?这倒好,整天就看你为记者服务,赔笑脸儿,没见记者们老实,给公安局捅刀子的时候都狠着呢。

李涧峰只好竭力解释。说记者的行为确实有不妥之处,但他们的主观意识还是没什么问题的;说他们绝不是和公安局过不去,他们还是为了工作,为了这座城市的安全;说从大局讲,记者们的披露还是促进工作的,咱们有做不到的地方,人家给指出来,我们改进了,也是好事嘛。说着说着,他突然发现局长们都不说话了,都盯着他看,眼睛里不知道是什么神情。他这才愣住,想想,自己也乐了:我他妈的这不是自己在劝自己嘛。

他看看一直绷着脸的小陈局长,无奈地笑笑,说:“我劝你们的话,其实已经劝了我自己半天了,我其实比你们更生气。我不仅让他们耍,还得为他们说话,好像我的屁股就坐在记者的板凳上了。”

小陈说:“你说的,也不是没道理。大刘他们已经布置突击清查了。我刚接到电话,就你们昨晚查的那仓库,已经查出东西了。那帮小子是精,昨晚他们听到清查的消息,就用其他货物把鞭炮给堵起来了。他们也看新闻的,今天咱们的人去的时候,他们正搬东西转移呢,被咱们按住了。”

大刘解恨地一拍桌子,“啪”的一声,把大伙吓一跳。

小陈说:“这说明,记者们的监督确实是促进咱们工作了,不管怎么说,咱们得欢迎。”

老丁主任叹道:“欢迎是欢迎,可是心里还是别扭啊。”

李涧峰说:“我这摊工作吧,我琢磨着就是个擦屁股的活儿。就盼着每一次比上一次擦得更干净吧……”

他的话引起一片笑声,会议室里的气氛就在笑声中缓和下来了。

李涧峰装出一脸纯真,大声说:“真的,我没开玩笑。”他寻思自己这会儿就得装傻,越傻越好。人呀,得能屈能伸,原则要坚持,可该插科打诨的时候就得拉得下脸。而且,他这会儿心里还打着鼓,韩玲说的那事还没敢提呢。

局长们又议论了一阵,最后说反正也这样了,就让李涧峰再当一回孙子吧,开新闻发布会,说欢迎记者的监督,说公安局已经改进工作,再把查获的伪劣烟花爆竹数字一公布,坏事也就变成好事了。

会散了,李涧峰跟着小陈局长回到办公室。小陈看看他,问:“还有事?”李涧峰点头。小陈就说:“会上咋不说?”李涧峰苦着脸:“不是不敢说嘛。这事要让大伙儿听了,又得蹦。”小陈一屁股坐下,顺手摸出支烟扔给李涧峰:“你反正是不怕我蹦。告诉你,你给田昭昭说情那事儿我还没完呢。”李涧峰就说:“好好,我写检查给你,好了吧?”

两个人抽着烟。李涧峰慢慢地就把韩玲的安排说了。

烟是个好东西,有的时候能交流感情,有的时候又是沟通的润滑剂,甚至有的时候,它会给人壮胆。李涧峰此刻就是这样,不抽这支烟,他好像还真张不开嘴。而小陈局长也是,抽着烟,虽然脸绷紧了,但也没发火。

“马小凡刚出来她就知道了,这娘儿们真是神通广大。”

李涧峰趁机问到:“她怎么出来了?没事?”嘴上语气平和,心却怦怦直跳。不禁暗问自己:马小凡是你什么人?你慌什么?那张漂亮的脸蛋在眼前晃了一下,手上一疼,是烟屁股烧手了。

“认错态度好,事情又不大,举报的内容有的属实,大多的查无实据。咱们还是得为干部负责。”小陈说着,正色道,“别瞎说去,结论还没最后下呢。”

“那,韩玲就回绝了吧,就以马小凡结论未下为理由?”

“韩玲是好打发的?我再想想吧。”

小陈局长说着,拉开抽屉摸出一盒药,抠出一片吃了。李涧峰歪着头看,发现是治糖尿病的,不禁一惊:“你怎么也——”小陈忙瞪眼:“这也别瞎说!别什么都当新闻发布!”

李涧峰说:“那你也别瞎吃啊,这药是吃饭时候才吃的。”小陈说:“中午不是忘了嘛,这会儿想起来了。谁吃饭的时候还想着吃药。”

李涧峰忽然有了一种心疼的感觉。他看着小陈局长,看着这个和他在警校睡上下铺的老同学。他看见这家伙的警服有些脏了,领口有着一圈污渍,袖口的三粒扣子也少了一粒。忍不住,他就埋怨道:“你干吗让你媳妇出国啊。扔下你一个人,过的日子和田昭昭都差不多了。”

小陈好像也动了点感情,说:“你以为我乐意?现在上边对我这种家人在国外的官员可注意了,报上也老骂我们是‘裸官’。我他妈的让我媳妇回国,可她不答应啊……”

李涧峰无语。他知道,小陈的媳妇不回来是有苦衷的。他们的女儿哮喘病很严重,没有人照顾不行。而也正是因为这种病,这孩子在国内读什么也不及格,只好出国。

而且,由于小陈一向无暇照顾,这个孩子的叛逆心理极强,和小陈这个爸爸形同陌路。说急眼了,往小陈身上吐过唾沫,还用铁锅给小陈头上砸了个大包。

小陈的女儿都成了局里的名人了,连老局长当年都没头没脑地骂过小陈:“你个兔崽子连孩子都管不了,你当什么警察?”

那会儿小陈还是刑警支队的副支队长。李涧峰亲眼看见,挨了骂之后,关上门,他咬着牙哭。

窗外的光线暗下来了。现在,天已经黑得很早,才五点来钟就已经是夜的感觉了。李涧峰站起身来,低声说:“那,你自己多保重。”小陈点点头:“知道。干咱们这行的,自己再不疼自己就没人疼了。”

他没开灯,两只手在桌子上摸索着。“找烟?”李涧峰问。小陈却停止了摸索,说:“不抽了,抽多了嗓子疼。”他站起身,愣了一会儿,突然说:“我看,就让她韩玲采访。没他妈的什么大不了,我也相信她,知道应该怎么说。”

李涧峰点头,往外走。小陈在他背后又说:“告诉她,不用真名,不许拍照,注意保护个人隐私。其他的,照事实说。我还不信了,读者会不明白,什么是公安局的主流。我们全市三千民警,为了老百姓命都不要了,还怕几个败类抹黑。还有,巡警六队,宣传力度不够,你得上点心。”

       想起田昭昭,李涧峰还是觉得“败类”这个词儿有点刺耳。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