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新闻发言人:第四章(四)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张策

天真的有点冷。李涧峰裹紧了大衣,冷风仍然从衣领的缝隙处钻进来,让他不禁哆嗦了一下。

在李涧峰的记忆里,不知道为什么,凡是这种深夜上街巡查的活儿,常常会赶上个坏天气。记得入秋时有一回配合交警夜查酒后驾车,突然就赶上了暴雨。没有丝毫准备的民警和记者都淋成了落汤鸡。回到公安局,他把大伙带到食堂,招呼大师傅给大伙儿做了姜汤。记者们一边打喷嚏一边夸他的姜汤是天下第一美味。李涧峰就骂:“你们这帮小子,就会甜嘴,赶上我们公安局有点事儿,你们准翻脸不认人。”记者们就打哈哈,说他们今后不敢了。

其实,再有事的时候,他们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李涧峰也明白,那是他们的职责,在他们看来,千方百计地挖新闻和李涧峰绞尽脑汁地控制舆论从本质上说是一样的,都是本分。有一次大家在一起吃火锅喝啤酒,脸红耳热之时,说到这个问题,有人就笑着说,这就像老鼠的跑和猫的追,时间长了,就有了一些喜剧的味道了。李涧峰琢磨半天,说:“说起来,这猫和老鼠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猫和老鼠,而是那美国动画片里的汤姆和杰瑞,你跑我追,我跑你追,永远不分胜负。”大家愣一愣,拍手叫好,说难怪让你当新闻发言人呢,就是聪明。

李涧峰当时没吭声,就想:聪明个屁,拿脚丫子想也想得明白。

今天又是个坏天气。北风袭来,气温骤降,江面上都见到了薄冰。李涧峰领着记者们一下车,就听见有人叫唤了:“我的妈,这天儿怎么这么冷?”李涧峰装没听见,招呼大家跟着巡查的民警往街里走。

出发前,他把韩玲的电话内容告诉了治安支队队长大刘。大刘是运动员出身,曾经是省篮球队的中锋,有着典型的运动员性格,大大咧咧的,可又有点多疑。听了李涧峰的话,他乜斜着眼睛说:“查城乡结合部?这用她说啊,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天天转,我们不知道应该查哪儿?”

李涧峰说:“不是这意思,她也就是提个醒嘛。我觉得,她好像是有什么线索,但是没说。你要是把她的谜给破了,不是也让她知道一下你的厉害?”

“你真应该好好骂骂这帮记者,老和咱们转圈子,挑毛病。还什么谜!跟公安局有仇是怎么的。”

话虽这么说,大刘还是给下边说了一下,让大家把清查的重点放在城市周边,而且要查得细一点。

现在,李涧峰带领着记者跟随治安民警们走进的这条巷子,就是城东最乱的这片居民区里的一条主要街道。这里最早是个普通的村子,后来城市渐渐发展,这里就成了淹没在大海里的一座小岛。到今天,原本的老住户们大多早就有了新房,这里的旧房就都用来出租赚钱了。现在这儿的住户说话南腔北调,哪儿的人都有,干什么活儿的也都有。这儿的水电、市政都陈旧而破烂,着火跑水常常发生,是市政府最头疼的区域。改造计划议论了无数次,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下文。然而,这里的人们好像活得挺高兴,他们对生活的要求不高,他们的生命力旺盛而带着几分野蛮,所以他们就好像路边的野草,踩也踩不死,烧也烧不尽,蒙着灰尘,却从骨子里透着坚强。

去年这里着过一把大火,火烧连营,全巷子都遭了殃。但是今天,火的痕迹已经一点没有了,所有的房子都和着火之前一样,用千奇百怪的建筑材料筑起,破,而且脏,窗口喷发着各种各样的气味,显示着旺盛的人气。

派出所民警径直领着人们往深处走,边走边告诉大家最前边有过几家出租房是做库房的,只要是那儿没有存放烟花爆竹,一般就没事。

李涧峰却突然想起,田昭昭家就住在这儿。他父母去世后,他不愿离开老房子,也没心思把房子出租,就一直一个人住在这里。李涧峰来过他家,一屋子的真假古董,把田昭昭的床和桌子挤在角落。除了古董之外,这个家最显眼的东西就是一箱一箱的方便面了。

李涧峰每次来都要骂田昭昭:“找个老婆吧,不然你小子就要完蛋啦。”每次田昭昭也都嬉皮笑脸地回答:“老婆有什么好,弄不好和王婉琴一样,跑了,还不如收藏点好东西呢。它们永远不会跑。”

现在想起来,李涧峰心里有点酸。

那几间库房到了,但都锁着门,大概主人听见了风声,提前就都跑了。带路的派出所民警见怪不怪,说:“这帮小子,精着呢。”李涧峰说:“你看能不能想办法把他们找来,开门看一下。”民警就皱眉头说:“他们既然躲你,怎么会让你找着?”他摇晃着门上的大锁,索性躲开了李涧峰。

李涧峰也没法说什么,只好吩咐自己的手下张贴限放的宣传品,贴得越多越好。电视台的摄像支起机器,记者过来说要采访李涧峰一下,让他说说限放的意义和要求。李涧峰没好气地说:“材料上不都有吗,还说什么。”记者说,我们是电视,要图像的,所以还得请您说说。李涧峰只好站到刚贴上的宣传品前,擦一把鼻涕埋怨道:“这么冷,拍出来还不得跟鬼一样,红鼻子鬼。”

派出所民警大概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凑过来说:“要不咱们回派出所拍?”记者说还是现场好,李涧峰就只好答应。不知道为什么,他老是有点走神。民警在他身后挨个摇晃门锁,扒着门缝往里看,“咣当咣当”的声音很闹心,可记者说这样好,有现场气氛。李涧峰气得暗自咬牙,突然地,田昭昭的脸在眼前一闪,词就说错了。

好不容易录完,民警报告说他挨个看了,里边没有烟花爆竹。李涧峰沉着脸不吭声,自己又过去看了一遍。民警带着几分冷笑在后边跟着。

风更大了。夜一深,冷气漫延开来,人们都开始跺脚搓手,好像无声地提醒李涧峰该撤了。李涧峰只好说走吧。一行人回到派出所,夜宵已经准备好了,所长正笑眯眯地等着。人们都活泛起来,说笑着脱大衣落座。小米粥、酱菜,最后上的是会仙楼的肉包子。“喝点酒吗?”派出所所长问李涧峰,“这么冷的天,暖和暖和?”李涧峰顿时又想起田昭昭了,坚决地说:“这事你问他们,我开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