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新闻发言人:第四章(二)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张策

在李涧峰的从警生涯中,这绝对是件小事,小得像粒芝麻,今后要想从记忆里捡起它,恐怕都要费点力气。但是,就在事情发生的这一刻,他还真的是有点牵肠挂肚。而且,他也没想到,事情后来会发展得不可收拾。

第二天早晨上班,正好在楼道里碰上来市局开会的老葛。老葛换了一副笑眯眯的面孔,把李涧峰拉到僻静处,告诉他,田昭昭已经被拘留。“没办法,对方不依不饶。”

李涧峰说,没事没事,是他自己做错了事,没办法。

老葛精明的眼睛在他脸上看来看去,没看出什么,就说:“那就对不起啊。”李涧峰笑容满面地说:“这有什么对不起的。老同学,我不说一句话也不合适。”老葛说:“我还得向陈局汇报一下。也是没办法,毕竟是违纪。”说完,就走了。

李涧峰就想,他真是来开会吗?不像。八成就是专门来汇报的,而且是特意早来了一会儿在楼道里专门堵着自己。这个老葛。不过也难怪,老葛原来是下边一个县交警大队的队长,是个老劳模,一向谨小慎微。不应该说话的时候嘴里蹦不出一个字,应该说的又不会少说一个字。何况,原副局长兼交警支队队长蔡胖子贪污腐败,最后落个声名狼藉,他这个继任者当然更要小心谨慎了。

就这么想着进了办公室。照例擦桌子、打水、沏茶,然后打开电视,一边看早间新闻,一边顺手翻当天的报纸。前两天他刚刚组织了一次新闻发布会,推出了市公安局新的为民服务先进典型单位,市局巡察大队的巡警六队。他想看看新闻媒体的报道力度如何。现在的媒体,眼睛都盯在发行量上,对“艳照门”的关注程度远远高于好人好事。看着明星的大头照和报屁股上关于巡警们的报道,李涧峰又气又无奈。正感叹着,内勤小赵进来,把前一天的新闻动态简报给他放在桌上,顺便告诉了他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交警支队原宣传科科长马小凡解除“双规”了。

李涧峰吓了一跳,看看小赵那一脸神秘而兴奋的表情,带点责备地说:“胡说八道吧?你的八卦我听太多了。”

“这回绝对不八卦!”小赵急赤白脸地说,“您忘了?我那口子是纪委的。”

李涧峰想想,小赵确实在和局纪委的小谭在热恋中,这消息还十有八九属实。他的心跳了起来,脸上却仍然镇静着:“那也别瞎传!小谭也是,在纪委工作没点纪律性?我得和朱书记反映一下。”

“哎哟妈呀,您可别!您这不是要我的命嘛!”小赵一边往外跑一边吐舌头,“算我什么都没说,行了吧?”

李涧峰没心思看报了。

马小凡被“双规”之后,他从各种小道消息中知道,这丫头是因为参与车管所违规上牌而被人举报的。当时的交警支队因为有了蔡胖子这么个队长,上行下效,有不少人暗地里弄鬼揩油。马小凡也曾算局里的风云人物,年轻漂亮、能干,她的栽跟头让很多人唏嘘不已。而李涧峰因为不远不近地被她追过,当时还有人开过他的玩笑。而李涧峰自己,心里更是五味杂陈。有时候想,她要是真和我好了,会是个什么结果?她会听我的劝说而洗心革面?还是我被她拉下水去?想来想去也没答案,再想,觉得自己真是无聊。

现在,马小凡出来了。是没有问题?还是问题轻不够处理标准?

正胡思乱想着,电话响了,是前妻王婉琴,问田昭昭的事。

“你耳朵倒真灵。”李涧峰说。王婉琴说是田昭昭昨晚在现场给她打了电话。李涧峰叹道:“这小子,大概把想得到的人都骚扰了。”王婉琴就说:“你能帮就帮他一把吧,这家伙也实在可怜。咱们同学里,大概也就他还是个光棍,没人管没人疼。”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李涧峰感慨着,把昨晚的事给前妻汇报了一遍,然后说,“管不了了,你倒是可以想想他脱了警服之后帮他安排个什么工作吧。”

“你们当警察的就这样,不懂得同情人。就这么把他开除了?那可是伤透了他的心,知道吗?”

“你别又在这儿教训我。田昭昭的事我只有比你更难过。”放下电话,李涧峰想,为什么一听王婉琴批评自己就冒火呢?其实她有时候说的话也是对的,只是口气傲慢一些。两口子当年磕磕打打的,最后都忍无可忍,就分了手。现在想想,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也许,就是为了她的骄傲?

就又想到马小凡了。其实想想,马小凡身上也是有着王婉琴式的骄傲的。年轻是优势,漂亮是优势,能干在公安局来说就更是优势。优势加优势,必然等于骄傲。再想想韩玲、谢虹,哪个强势女人不是骄傲的?

走到窗前,看外边的风景,感慨着自己信马由缰的思想,忽然看见老葛匆匆地从楼里出去,钻进汽车走了。这家伙果然不是来开什么会,只是为汇报而来。想小陈那个强硬的主儿,肯定不会对田昭昭网开一面……正想着,忽听有人叩门,一回头,小陈局长已经不等他应声就推门进来了。真是想曹操曹操就到了,李涧峰忍不住笑了出来。

小陈局长立刻就瞪起眼问:“你笑什么?”

李涧峰忙说没事没事,我想起点别的,和你没关系。

小陈狐疑地打量他一番,然后绷起脸说:“你昨晚去给田昭昭酒后肇事说情,你不觉得不应该吗?”

李涧峰想果然是老葛把自己给抬出来了。这老家伙。他忙说:“是我不对,我检讨。但是当时……”

“没什么当时不当时的。”小陈一挥手,“他妈的这一段咱们局事还少哇,你还嫌不乱是咋的?这要让当事人听见,准又是一场麻烦。”

李涧峰见小陈情绪不够好,只好不吭声。

“我天天就跟在热火锅上过日子似的,就怕出事,出违纪。老蔡,马小凡,谢虹……现在又是田昭昭,我头都这么大了!”小陈比画着,满脸是痛苦,“咱们在党委和老百姓面前都交代不了啊,我的同志!”

李涧峰看小陈疲惫不堪的样子,心想这个公安局长真不是人干的差事,心里就有点真的内疚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