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新闻发言人:第四章(一)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张策

李涧峰在睡梦中被电话铃声吵醒,懵懵懂懂地起身,一看表是凌晨一点二十分,头就疼了起来。

接了电话。竟然是看守所民警田昭昭,气急败坏地叫道:“快来救救我吧,我出事了!”

李涧峰清醒了许多,没好气地说:“你小子深更半夜又惹什么祸了?真应该给你找个媳妇管着你了。”

“先别扯那个了,我这回完了,开车撞了别人的车,还是……酒后。”

这回李涧峰真的清醒了。他一下子坐起来,问田昭昭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着调的看守所民警这次是真的急了,声音颤抖着告诉了李涧峰事情经过。其实,过程很简单,田昭昭下晚班,邀了两个收藏玉器的朋友来看他刚搞到手的一件小玉佩。看着聊着,高兴了就喝了几杯。晕头晕脑的田昭昭根本没把这当回事,开车送朋友回了家,在回来的路上蹭了一辆奇瑞。他想也没想就下车掏出了警官证,和对方司机说我是警察,咱们私了了吧,我给你修车。对方其实本来也没想怎么着,半夜赶着去看个病人,本意也想快速处理了就走,可一看田昭昭的警官证,又闻出了酒气,反而不干了,掏出手机就报了警。

李涧峰暗自叫苦。真是个笨蛋啊,亮什么身份呀,这年头儿的老百姓,逮的就是你警察。他一时没了话,不知该如何是好。电话那头,田昭昭急赤白脸地喊道:“我一个看号的,人家不给面儿!求求你给找交警的头儿说说吧!处理事故的哥们儿也让我赶快找人……”

“别喊!”李涧峰恶狠狠地喝道,“你还嫌别人听不见啊?”他从电话里听得见电台的声音和人的交谈,知道田昭昭还在事故现场。而这个人就是这么不管不顾的,好像对这世界的错综复杂浑然不知。

李涧峰放下电话,在屋子里转圈儿,思忖着应该怎么办。现场的交警很狡猾,八成这边说着让田昭昭找关系,那边已经上报大队甚至支队了。李涧峰很纠结。不管吧,田昭昭这个老同学,四十多岁的老光棍,应该说已经很可怜了。管吧,这是违反五条禁令的事儿,田昭昭已经碰了高压线。犹豫再三,他最后还是一咬牙,拨通了现任交警支队长老葛的电话,把已经躺下了的老葛从床上揪了起来。

先道歉。说这么晚了打扰,不好意思。老葛其实是早被打扰惯了的,丝毫不生气也不客气,只说了简短的三个字:“什么事?”

事已至此,李涧峰索性敞开说了。老葛一声不响听完,说了句:“我问问吧。”就把电话挂了。

头还是有点疼。李涧峰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夜色发了会儿愣,起身到浴室,冲了一个冷水澡。回到卧室,正抱着浴巾擦脑袋,电话响了。他急忙接了,是老葛,说,交代给处理问题的一大队周大队长了,看看吧。李涧峰当然听得出话是含混的,可也得表示感谢,说过几天请老葛喝酒。老葛还是一声不吭,把电话挂了。

已经是凌晨两点。睡意没了,脑子变得异常清醒。李涧峰猜测着事情的下一步发展,很明白田昭昭其实是无可救药了。他理解现场民警的推脱,也理解老葛的冷淡,甚至,他还有点钦佩他们的态度,因为他知道,这说明了他们对事故处理过程中人情干扰的一种反感。他们愿意秉公办事,可他们在人情面前又不得不采取些圆滑的做法。李涧峰明白,自己是给他们找了麻烦。而下一步,肯定是非常礼貌地推来推去,然后事情就在推的过程中按程序处理了。

电话突然又响了,把他吓一跳。接了,竟又是老葛,态度变得挺诚恳,告诉他,这事让那个周大队长办坏了,如果一发现是自己人酒后驾驶,悄悄把人放了,就没事了。现在,一眨眼的工夫,他们把人带回队里了,而且,姓周的来了电话请示怎么办。“这就是推卸责任啊,这就让我没法说话了。我让他放人?那不是上他的套了?让他拿住把柄了?我只能说,你们看着办吧。”

手机里有提示音。李涧峰看了看,是田昭昭来电。这家伙一定急死了。他和老葛敷衍几句挂了电话,接通了田昭昭的电话。看守所民警声音消沉地告诉他,他已经被带回交警大队,而处理这事的周大队长又出现场了,他一个人在人家办公室坐着呢。

“你可真能耐,”李涧峰忍不住埋怨,“当警察当了这么多年,你不知道五条禁令?你吃饱了撑的呀你?”

“我是一时糊涂,可是,我真的不能不当警察,这要是开除了我,我可冤死了。”田昭昭话里带了哭腔,“你给那姓周的直接打个电话好不好?我知道这让你为难,可这是我唯一的希望了。他们大概是怕对方闹事,你告诉他们,我已经把对方司机工作做好了,我们私了,我赔多少钱都没事,对方也答应了。”

“我就应该告诉他们,坚决把你这害群之马给除了。”李涧峰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是如刀割一样的痛。想想人的一辈子,有的人叼着金钥匙出生,一生顺风顺水,吃喝不尽;有的人却是从小到大坎坎坷坷,喝口凉水都塞牙缝。想想这个田昭昭,从小没父亲,后来十几岁时母亲又暴病身亡,扔下他一个人,自小到大,像株风雨中的小草似地长起来,就养成了这样一个不着四六的性格脾气。不断地惹事,不断地挨批评受处分,没有任何的心机和坏心眼,却又永远不招人待见。这回,这个小子可能是真的闹到头了。

李涧峰豁出去了,他真的给周大队长打了电话。这个老周很热情,说我在现场呢,三环路上有辆车着火了。说我知道您,市局的发言人嘛。还说这个事不好办,人家对方不同意调解。最后说,反正都是自己人,我们争取把事儿往好的方向办吧。

李涧峰知道自己今天夜里的做法是错误的。尽管从某种角度说可以理解,但是,绝对会给他自己在局里留下话把儿。在某些不知情的外人看来,警察们都是些八面玲珑的主儿,托人情走后门是常事,其实不然,在法律面前,警察们大多时候是坚定的,他们其实自己也厌烦透了那些曲曲弯弯的事。要听说新闻发言人李涧峰给人说情,他们肯定会撇嘴。他也知道,今天的事情已经无可挽回,周大队长一定会把情况如实上报,老葛也一定会毫不留情地批准拘留,田昭昭最后脱警服是注定了的命运。

而自己这算什么呢?是不愿在田昭昭这儿留下什么愧疚?还是……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