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新闻发言人:第三章(六)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张策

当天晚上他们回到城里的时候,李涧峰心情沉重。谢虹始终没有见他们。只给李涧峰发了短信息,说是不见为好,别给他人惹麻烦。说自己现在就是过街老鼠,只剩下挨打的份儿了。还说,她可以对着党旗发誓,她绝不是网上说的那样。

李涧峰反复看她的信息,有点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的感觉,最后,给谢虹发了两个字:保重。

小张始终不说什么。好像是因为临阵退缩,多少有些不好意思,缩在车的一角装睡。车子进城,碰上晚高峰,堵在街口,李涧峰索性下车,到报亭买报纸。一张《江洲市区报》刚拿到手,大标题就触目惊心地撞进眼帘了:“网上揭露女贪官:宝马座驾豪华住宅”。标题旁边就是那张他早熟悉了的照片,谢虹的笑脸被打了马赛克。

他惊出了一身冷汗。掏出手机就给《江洲市区报》的采编部主任打电话,劈头就说:“你们疯了?核实了吗就敢往外发?又找公安局跟你们急呢吧?”

采编部主任丝毫不生气,笑嘻嘻地说:“没什么犯规的呀,我们没点名,照片也处理了,不会有人认出她是谁。”

李涧峰很想啐他一口,主任却笑呵呵地把电话挂了。李涧峰愣在当地,卖报的伸手拍他:“哎,买不买啊?您光在这儿看不成啊。”李涧峰的火一下子蹿上来,恶狠狠地说:“着什么急?一张破报还能少了你的!”没想到卖报的并不害怕,反而瞪起眼说:“急什么呀,有火你跟贪官发呀,和我们小老百姓牛什么?”

李涧峰扔下一块钱转身就走,只听见卖报的在身后吆喝:“看报了啊,看本市女贪官啊,看贪官的嘴脸哟!”

不知为什么,李涧峰的脑袋嗡嗡地疼。他愣愣地在人流中穿行,肩膀和别人的肩膀不时碰撞。有人瞪他,有人甚至嚷出一声:“没长眼睛啊!”当然,也有人见他直眉瞪眼的,就畏缩了,不吭一声地走了。他不饿,只觉得渴,嗓子不知为什么干疼干疼的,像有刀子割。他把那张报纸团成了一团,在手里攥着。耳鸣,好像老有人在耳边吆喝卖报。他捂住耳朵,像逃跑似地钻进胡同。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是韩玲。“正为谢虹的事挠头吧?”韩玲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网上炒得天翻地覆,现在又见报了。”

李涧峰不知说什么,举着电话不吭气。

“我认识谢虹,她在检察院的时候我采访过她,这个人不错。后来,我们成了好朋友。”

李涧峰哼一声:“好朋友有什么用。你不是要告诉我你那周刊也要发表点什么吧?”

韩玲叹息着:“落井下石?我不会干这种事。但是,你得警惕,网络可是不负责任的地方,谁都可以随便说话的。”

李涧峰冷静了一下,心里转了一转,问到:“听你的口气,你了解谢虹?”

“了解有什么用?谁会信呢?”韩玲沉吟了一阵,说,“我分析,是她在检察院处理的案子把她缠住了。你知道吗?她是被迫离开检察院的。”

李涧峰又想起了网上那些照片。他把照片的事告诉了韩玲。韩玲听了,说:“照片我也看到了,你分析得对,她是撞上对头了。”

李涧峰说:“你既然了解她,你就应该帮帮她。我们不是包庇贪官,我们是在保护好人。”

“话说起来简单,可是……”韩玲还是那样,欲言又止,把电话挂了。

李涧峰在小卖部买了瓶矿泉水。清冽的水流进嗓子,吱吱的响,好像嗓子是块烧红的铁,在冒着烟。他找了块石头坐下,突然想起父亲要来的事,忙拨通了父亲的手机。

也许是因为人已经到了江洲,电话里的声音清晰许多。老头儿告诉他,他已经在刑侦支队了,正忙着呢。

“您自己注意点儿。”李涧峰说。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老警察有了活儿干心情不错,父亲在电话里居然答应了一声。听见老头儿语气和缓,李涧峰就有点蹬鼻子上脸,埋怨道:“您说您不好好养病,去什么动漫基地啊,看机器猫?小丸子?还是葫芦娃啊?真是老小孩儿。”父亲在电话那边哈哈笑道:“这你小子就不懂了。可是我告诉你,正是因为我去了动漫基地,这回你们这案子,大伙儿心里马上有底了。跟你说你也不明白,你就是个不务正业的主儿。”

李涧峰无可奈何,心说我咋不务正业了?知道和老爷子没道理讲,只好换个话题,让老头儿注意休息,还说自己忙,准备让王婉琴这两天照顾照顾他。老头儿一听声音就严厉起来:“你不和人家好好过,我凭什么让人家照顾?你拿人家当保姆?”李涧峰知道说不通,含混两句关机,索性退避三舍。

天光暗了下来,胡同里的路灯还没亮,只有院门里透出的民居灯光,在胡同路面上闪闪烁烁。李涧峰眯起一只眼睛,瞄准,然后把空矿泉水瓶子扔向垃圾桶。没扔准,瓶子在桶沿上蹦了一下,落在地面上乱滚。他骂一声,只好起身捡了瓶子,重新扔进垃圾桶。心想,很多事情就是这样,越想做好越做不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但是事情还是要做啊。他叹息着,拨通了小陈局长的电话。小陈马上就接了,好像就是在等他。听了他的汇报,小陈沉默半天,问道:“凭你新闻发言人的经验,你看怎么办?”

李涧峰苦笑:“我有什么经验呀。我这个新闻发言人还不是赶鸭子上架的。上次听公安部来的领导讲课,就知道了个危机公关处理,听得似明白似不明白的。我就知道,这事儿,处理得快,越慢越被动。”小陈那边声音马上高起来:“那你们为什么还没找到谢虹,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回来了?”李涧峰还想辩解,小陈没好气地说:“我不管你是不是会被人肉搜索,这会儿整个公安局就在人家枪口下边,你就不能当回董存瑞?”

李涧峰一愣。小陈的话不知为什么像一把刀,狠狠地刺了他一下。小陈把电话挂断了,他却仍然举着手机发愣。

网络,网络,网络现在已经是很多人须臾不可离开的玩意儿了,这个所谓的虚拟世界似乎比现实社会更加现实,也更加危险。可是,我们这些警察,知道多少网络里的奥妙啊,在网络面前,我们好像就是一群笨蛋。

路灯“叭”的一声亮了,不知为什么只有远近这一盏,屁股大的一片光,显得很孤独。江洲的市政建设还是落后。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