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新闻发言人:第三章(三)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张策

第二天上班之后,李涧峰打开电脑上网,立刻就看见了谢虹的照片。

是个很恶毒的帖子,说本市出了个女贪官,在检察院的时候就贪赃枉法;说这个人就是因为在检察院待不下去了,又买通了市委领导调进了公安局;还说此人生活腐化,作风放荡,等等。谢虹那两张照片一张是她从车窗里探头出来笑着,另一张是那辆车的全貌。照片下的说明是:看看吧,一个处级干部的坐驾竟是宝马!

李涧峰看着那照片冷汗就下来了。他太熟悉这场景了,这就是昨天傍晚他和谢虹路遇的时候被偷拍的。当时,谢虹正探头出来和他打招呼。

阴谋。这是李涧峰的第一个反应。

毫无疑问,照片是跟踪偷拍的。凭着多年公安工作经验,他一开始就否定了事情的偶然性。那不可能。照片的拍摄角度和清晰度,都说明拍摄者是有备而来,绝不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这人应该是跟踪谢虹到市公安局的,然后在市局门口耐心地等到她从里边走出来。

好像是印证着他的推断,当他的手下意识地移动鼠标时,又有两张照片贴到了网上,一张是谢虹正拉开车门往里坐,另一张是谢虹在下车。让李涧峰哭笑不得的是,谢虹下车的那张照片上分明还有他李涧峰小半个身子。

有跟帖的了。都是骂贪官的,有的义正词严,有的愤慨不已,也有的就是随意的谩骂。李涧峰看着,心里突然有了动摇,这谢虹也许真就是个贪官?

他脑海里又浮现出谢虹的形象了:大大咧咧的,叼着支烟,笑容里有一种男人式的放松感。

这事可不好下结论的,说是说,不是都是妄言。现在的社会,处处是诱惑,处处是陷阱,谁把持不住都有可能。想想交警支队宣传科科长马小凡,一个那么漂亮那么能干的姑娘,不也成了“双规”的对象,至今杳无音讯。李涧峰还认识个朋友是工商局的,收了一个商人两千美金,事没给人办成,就叫人告了。朋友想着事不大,挺坦然地把两千美金交到了纪委。可那告状的商人一看见退到手的钱就说不是自己的,说自己的钱编号是多少到多少,自己有记录。于是,工商局的倒霉鬼受贿金额变成了四千美金。

“手莫伸,伸手必被捉”。当时听了朋友停职的消息,李涧峰想起了陈毅元帅写的这句诗。他想把这句诗告诉工商局的朋友,想想算了,别让人说自己幸灾乐祸落井下石。

正胡乱地想着,内勤小赵进来,说老丁主任找他。李涧峰愣了一下,想这老头子突然找我干吗?是小陈有说法了?还是……对了,应该是谢虹的事。他这一段虽然没太介入工作,但耳朵还是竖着的。近来新闻发言人办公室他那些部下说得最多的一个话题是舆情控制,也就是掌握和设法控制舆论导向。李涧峰曾经认为,这是个老掉牙的议题,从他当宣传干部那时起就在干控制记者采访的事。但是,慢慢地他也认识到,这事不像当年那么简单了,因为有了网络,有了网络上动辄就铺天盖地的口水。舆论不再仅仅是报纸刊物上那几个记者的稿子,而可能是任何一个普通人的言论,甭管这言论是否准确,甚至是否真实。就像谢虹的事,他想象得到,网上马上就会上升为对公安机关的质疑和指责。

他心里嘀咕着这些事,走出自己的办公室。拐过墙角,一眼瞥见小陈局长刚从老丁屋里出来,正一边点烟一边往自己办公室走。他“咯噔”一下站住,看着小陈匆匆走远,心里很有一点别扭:有什么事干吗不直接说,还要转弯子。有了这点不高兴,脸上就挂出阴云来,进了门就让一向心细的老丁看出来了:“怎么,有谁招你了?”

“没有。是我自己瞅自己不顺眼。”

老丁不理李涧峰的情绪,却径自说出一件让李涧峰根本没想到的事情来。

几天前本市发生了一起案子。一对青年男女深夜从酒吧出来,男的去停车场取车的工夫,有个家伙把自己的车停在女孩面前,问她是不是想搭车。女孩说自己有车,可那个喝得有点多的家伙仍然和她搭讪。这时候男孩子回来了,就火了,把那家伙从车上揪下来打。那家伙自然反抗,结果,混战中倒是男孩子被一刀扎死了。当夜大雨,扎完人的家伙撒腿就跑,消失在雨幕里。吓蒙了的女孩在赶来的警察面前根本说不清是怎么回事,只有那家伙扔下的破奥拓车是唯一线索。可是,警察们的调查还未开始,第二天,那家伙就来公安局自首了,并且一口咬定是自卫:“他先打我,打得可狠了,完全是往死了打。还说了要我的命。”

李涧峰早就听说了这个案子,他说:“这事有什么新鲜的,不就是那个死了的小子是‘官二代’吗,他爹是省人事厅的副厅长。”

老丁说事情不那么简单。问题是现在定不了案。两个人的身份都清楚了,扎人的家伙是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和副厅长的公子根本不认识。而两个年轻人家世身世都清白,若不是这一晚的偶然相遇,他们的未来都是一片光明。这样的偶发案件,往往都伴随着一段令人叹息的故事。李涧峰耐着性子听老丁唠唠叨叨地说,终于听明白了事情的症结所在:据大学生交代,他是在脸朝下被公子勒着脖子按在地上时,掏出刀子反手捅了骑在他背上的公子一刀的。但是,刑警发现他的夹克却在前胸有一大片血迹。这似乎是两个人面对面时动手才会有的结果,那么,大学生就不一定是自卫。

“这就不一样了,对不对?”老丁说得直喘气,眼睛瞪得像牛眼。李涧峰忍不住乐了:“您别瞪我,好像我怎么着似的。”老丁也乐了:“你小子,明白我说的意思了吧?”

李涧峰当然明白了,局里是想让他出面请他的老父亲出山。他的老父亲曾经是省里有名的刑事痕迹专家,但是现在因病提前退休在家疗养。李涧峰有些犹豫,他和父亲多少有些不和,原因有二:一是父亲反对他和王婉琴离婚,二是父亲反对他当新闻发言人。按说老爷子是知识分子,可长期的刑侦生涯,让他比一线侦查员还粗鲁。听说儿子当了新闻发言人,他的反应是:“操,你小子干点实际工作好不好?耍嘴皮子算什么!”

李涧峰还犹豫的一点是,父亲的癌症已是晚期,他活着,纯粹是精神力量的支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