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新闻发言人:第二章(九)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张策

有人告诉李涧峰,纪委的人是在市公安局党委会上对蔡副局长宣布“双规”的,明摆着是一次突然袭击,要打胖子一个措手不及。老蔡开始也真的是愣了一下,但他迅速就反应了过来,脸色一下子变得通红。他对小陈怒目而视,小陈把眼光若无其事地挪开。老蔡于是忍无可忍地大吼一声,抄起手边的茶杯就要朝小陈头上砸,却被早有防备的人们给按住了。按住了,他好像也就清醒了,不再挣扎,也不说什么,跟着来人走了,只是那双眼睛始终盯着小陈。

这故事是韩玲告诉他的。韩玲来看他,除了给他讲故事,还给他带来一堆报刊,说是让他了解一下市里的情况。在谈到这次打黑时,态度平和的记者真诚地赞扬了市公安局的行动,表扬了小陈副局长,然后突然话锋一转,说市里也有人不理解,说是打黑是假,官场争斗是真。李涧峰闻听一愣,韩玲却不说了,转而说起其他的事,说李涧峰你这回是立功了,说你是英雄民警真是名副其实。

前妻王婉琴也来过。也给李涧峰带来一叠一叠的报纸。他们都知道李涧峰干久了宣传工作,是离不开报纸的。李涧峰从报纸上看到了于得海董事长关于拥护市委市政府打黑除恶的采访报道,看到了于斌车祸肇事案的判处结果。他还看到了关于自己的事迹报道,甚至看到了有记者写的《和英雄李涧峰相处的日子》。这让他很有点哭笑不得,恍然觉得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只是马小凡没来看过他,也没打过电话。

她还在生气吗?李涧峰拨打她的手机,却是关机状态。听着“机主已关机”的提示,不知为什么,马小凡那张俏丽的有点调皮的脸就浮现在他眼前了。是真的有点爱上她了吗?他问自己,可是却茫然。这问题好像没有答案,或者说,他还没有准备好答案。马小凡给了李涧峰一个模糊的影像,她聪明、能干、活泼、漂亮,但是又好像城府很深。每每想到这儿,一种不祥的感觉就会从李涧峰心底弥漫开来,不知道为什么,却挥之不去。他没有向任何来看望他的人问起过马小凡,他发现人们也好像有意在对他回避这个话题。这种回避成了一种默契,谁也不去打破它,只是李涧峰自己心里煎熬。

几天之后,李涧峰出院了。他出院这天,正好市里召开打黑除恶立功表彰大会。他本来是要被用轮椅推去出席大会的,但他拒绝了。小陈副局长对他的拒绝很大度地说:“随你便,我知道你也不喜欢热闹。”老丁偷偷告诉李涧峰,小陈要任正局长了,他这次指挥打黑除恶行动,下手狠,动作快,从容不迫,确实显示出了优秀的工作能力和魄力。李涧峰说这是必然的,也是小陈这家伙该得的。开会这天,他支走了看护他的小民警,趁老丁们也不在,就悄悄换了衣服,逃离了医院。

其实头还有些隐隐的疼。但久违了的晴朗天气使他心情渐渐愉悦起来。这倒真是个该庆祝些什么的日子,天很高,只有一丝白云在远远地飘动,像谁丢失的一条纱巾。有一群鸽子在悠悠地飞,忽而远了,忽而又近了,远了是一群墨点,近了却看得见翅尖上闪动的阳光。李涧峰站定,仰脸看鸽子的飞翔,看到眼前闪了金星。远处传来吵架的声音,细听,是卖早点的小贩和买早点的大妈在拌嘴,大概是为了油条的大小。李涧峰微微笑了,在清晨的人声、车声中,高高低低的吵闹像交响乐中的和声,和谐,而又有几分幽默。

他抬腕看看手表,九点多了,他想起了此刻正在体育馆隆重召开的表彰大会。现在的领导们是很注重宣传的,这样的机会当然不会放过。他知道,今天市委和市政府的领导们都会聚集到体育馆里,此刻他们一定正慷慨激昂地谴责着黑社会团伙的罪恶,热情洋溢地表扬着公安局的功劳。是啊,李涧峰想,我们是值得表扬的,不管什么艰难困苦,我们这些穿警服的,会退缩吗?自豪感就这样油然而生了,李涧峰觉得自己的腿脚都有力量多了。

他健步登上过街天桥。他想到街的对面去买盒烟。好长时间没抽烟了,有点想。就在他走到桥的对面迈出第一个下台阶的脚步时,他的眼睛无意间瞟向了桥下的路面。他一下子愣住了,因为他一眼看见了马小凡。

是马小凡。她没穿警服,人好像瘦了一些。她趴在街道的护栏上,呆呆地看着街头的车水马龙。这样的邂逅让李涧峰措手不及了,他顾不上多想,几步跳下了台阶。可是站定再看,却没了马小凡的身影。茫然四顾,李涧峰真感到了人海茫茫,可再也看不到想找到的人了。

是她吗?一时间,李涧峰恍然觉得自己是不是看错了。真的,也许那就不是马小凡,而只是个和她长得相像的姑娘。漂亮姑娘都长得差不多。街道上的一切都不真实起来,好像是梦。李涧峰愣了半天,掏出手机拨号,而马小凡仍然关机。

他又把电话打给韩玲,劈头就说:“我碰上马小凡了。”

韩玲那边明显地沉了一下,然后问:“你和她说话了?”

“没有。我想追上她,可是……”

韩玲好像叹息了一声,说:“你认错人了。你不可能碰到她,她也‘双规’了,和你们那蔡局长一起。”

李涧峰好半天没说话。这回答好像是他预料之中的。他呆望着繁忙而生机勃勃的街道,愉悦从大脑里消失去,心却渐渐冷了起来,一阵阵颤抖从心底生发而出,漫过他的四肢,手里的电话也抖动起来,碰着他的耳朵。

韩玲喂了好几声,李涧峰才抿抿干涸的嘴唇说:“她怎么会……”

韩玲说:“这年头,又有什么不可能?”

李涧峰不想再说什么。他关了电话,想想,又打开,把那曲《喜羊羊和灰太狼》删除了。

突然,眼泪就流下来了。而在他脑际浮现的,不是马小凡的笑脸,而是笨妮的眼睛。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