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新闻发言人:第二章(六)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张策

很明显,那篇关于“70码”的报道是记者深思熟虑的结果。他有意缩小了字号,并把文章放在不显眼的报角上。但是,这篇东西的分量是谁都明白的,一连几天,这起车祸成了各媒体追踪的要点,公安局成了记者、评论家还有老百姓冷嘲热讽的对象,不能不说这篇小报道是始作俑者。

身处风口浪尖的李涧峰却索性把这件事放下了。写这篇报道的记者他当然认识,开始他也想过兴师问罪,但转念一想,又觉得没必要了。他想开了,事情发展到这个状态,总会有领导坐不住出来说话。到那时候,就算公安局需要站出来说自己错了,也会有领导在背后谋划,给公安局撑腰。他干宣传久了,知道很多事情是要有幕后文章的。你替领导丢了人现了眼当了靶子,领导当然不会不给你点甜头。

倒是该想办法转移一下人们的视线才对。

这两天网上有人晒了一张照片,拍的是大新道路口的女交警小宛,说是本市“最美女交警”。小宛原来是市歌舞学校的高材生,不知怎么阴差阳错当了交警。可是小丫头并没有不满意,一天到晚乐呵呵地上岗。大新道是本市最繁华的路口,小宛就成了这里一道亮丽风景。李涧峰在搞宣传上是很聪明的,他立即抓住这张照片大做文章,动员记者们开展了一场“寻找最美丽的女警微笑”活动,许诺三八节时评选颁奖。《江洲城市报》的记者小江指着他鼻子说:“你这是转移目标啊。”他就装着亲热搂住小江:“扯啥扯?让你全城看美女还不乐意?”小江就嬉笑:“你这老家伙,最狡猾了。”

背了人,李涧峰瞪着眼骂:“妈的,我不狡猾你们就得吃了我!我就是让你们给逼狡猾的!”

可骂过,他知道自己其实还是不狡猾的,自己其实还只是个普通而又平庸的宣传干部,甚至,还有那么点幼稚。想到这儿,他就会感到一阵沮丧。

不管怎么说,于斌交通肇事案引起的风波总算是慢慢平息了下来。死者家属大概也拿到了他想得到的补偿金,销声匿迹了。市里传得沸沸扬扬的打黑行动,也迟迟没有消息,好像从来就没人说过这档子事。全城的人每天照常上班、吃饭、睡觉、泡酒吧,捎带着和认识不认识的人钩心斗角。李涧峰觉得,除了马小凡还对他爱答不理的,一切都可以淡忘了。

这天,市公安局正式成立警官合唱团。李涧峰召集了一批记者去采访,说是警官合唱团有一批新分配来的小警花,歌唱得好,人也漂亮。可他带着记者们刚走进合唱团的排练厅,老丁主任就迎上来说,陈局长找他,让他马上回市局。

在合唱团“啊啊”的练声中,李涧峰转身往回走,一点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事后,他直骂自己是个大傻瓜。

小陈副局长看见他时面沉似水。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劈头问道:“你最近是不是忙着谈恋爱有点晕头?你还知道你是谁吗?”

李涧峰愣住了。轻松的感觉一下子消失了,脑子猛然就收缩起来,缩成了一团警惕的神经结。他的脸色也沉了下来,问:“谁告诉你我谈恋爱了?我倒想问问了,我跟谁谈恋爱?”

小陈盯着他,他也盯着小陈。两个当年的警校同学,现在的上下级,就像两只公鸡似的,相互奓着翅毛儿。

好一会儿,还是小陈副局长先软了。他知道,自己不先下台阶,李涧峰这小子是不会低头的,没面子的还是自己这个当头儿的。他冲沙发挥挥手,好像意思是让李涧峰坐,然后自己先坐回到他的办公桌后面,端起他的特大号茶缸喝茶。显然,心里还有气,茶水在他的喉咙里咕噜咕噜响。

李涧峰忍不住乐了一下。顺势扯过椅子坐下,也缓下来说:“实话告诉你,我真没谈什么恋爱。你是说交警那小马吧?她那是一厢情愿。”

小陈的火好像又蹿上来了,他把茶缸一蹾,说:“我不管你找什么大马小马,那是你私事。但是,我要管你的工作!管你的人品!”

言重了。李涧峰觉得心往下一沉。他站起来:“我的人品怎么了?我贪污了?受贿了?还是嫖娼了?”

小陈也“蹭”地站起身,瞪眼:“你李涧峰没贪污、没受贿、没嫖娼,可是你知情不报,你向组织隐瞒重要情况!你敢说你没有吗?”

李涧峰脸腾地一下红了。他立刻想到了田昭昭告诉他的事情,也立刻想起了自己确实向小陈隐瞒了这件事。当然,他自认为是有理由的,可是,这理由对小陈偏偏说不出口。小陈看着他,冷笑:“怎么,想起来了?”李涧峰一咬牙:“我根本没忘!但是,我没说是因为——”小陈一摆手:“什么理由也瞎扯,你耽误了工作,影响了大局!”

李涧峰无语。小陈副局长却不放过他,逼问:“听说还有人让你给我带话儿,提醒公安局注意一些事情,你为什么也没说?”

李涧峰想说,他不想蹚浑水。可是他知道,这并不是理由。他沉默,突然心里一转,想:看来看守所那边也没向小陈汇报。为什么?是田昭昭回去没向所里说?不可能,那家伙毛糙是毛糙,警察的基本素质是有的。那么只有一个答案,看守所有小陈对立面的人……他的心冷了,他也痛苦地知道,自己的一时意气用事确实把事情搞复杂了。

小陈一直在观察他的脸色变化。他肯定从李涧峰脸上看出了他想要看出的东西,就摆出教训的口吻:“你是新闻发言人,新闻发言人不仅是单位的嘴,还得是单位的耳朵!眼睛!你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你说你听见什么了?而更严重的是——”李涧峰突然拦住他的话:“你别说了,我知道我犯了一个严重错误,我辞职好了。”

话一出口,李涧峰自己都很奇怪,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有了一阵轻松的感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刷地一下从心底出现了,迅速漫过了他的全身。他的眼睛亮了,腰也挺直了起来。“我辞职。从现在开始,我不干这个发言人了。”他重复了一遍,语气却更坚定了。

李涧峰的神情变化当然逃不过小陈副局长的眼睛。他慢慢放下一直端在手里的茶缸,冷冷地说:“你让我把话说完。抛开新闻发言人不说,作为警察,你也应该知道你的职责,知道你犯的错误是严重的。我认为我们这个职业,别的都不重要,重要的就是服从。个人的好恶都没意义,唯一的标准就是党要你做什么。你要辞职,我答应。其实叫你来就是要告诉你,从今天起,你可以休假了。”

李涧峰转身往门外走。他听见小陈副局长在他身后又补了一句:“把你这两年没休的假期都补上,好好玩,好好谈恋爱吧。”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