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新闻发言人:第二章(四)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张策

新闻发布会很短,三百字的稿子,两分钟就念完了。李涧峰没给记者们提问的机会,念完稿抬屁股就走。他从记者们眼里看出了一种不信任,而他只能回避。

但是,有的事情是回避不了的。他刚回到办公室,还没坐稳,门就被人猛地撞开了。马小凡横眉立目地闯进来,冲着他就大喊大叫起来。

“你是怎么搞的?车速70!我明明告诉你是120啊!而且,那小子明明是酒后驾车啊!”

李涧峰赶紧起身关门。他生怕这个愣姑娘的大嗓门招来更多的人。关好门,他拉马小凡坐下,马小凡却赌气地甩开他的手,气哼哼地在屋里转开了圈子。

“而且,事先有些记者问到过我,我都告诉他们了!这不是穿帮了嘛!记者往外一捅,你和我都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说着,马小凡竟一屁股坐到李涧峰的办公桌上,漂亮的大眼睛直逼到李涧峰的脸上:“你怎么了?你咋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李涧峰心里像吃了苍蝇似的不是滋味。我会犯这种错误吗?啊?我李涧峰扪心自问,身为人民警察,我从不说假话办假事。可是,我只是公安局的一张嘴呀,一张嘴能怎么的?我说的,还不都是头儿要我说的?

他没开口,可他的这些话都从他和马小凡对视的眼睛里说出来了。而且,他知道,聪明的马小凡也读懂了。因为,他看到姑娘的眼睛暗淡了下来。

可他没想到的是,接着,马小凡竟说出一番让他惊心动魄的话来。

“市委市政府正在筹划打黑行动,你不会没听说吧?这次,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被涉及,所以,这会儿不定有多少人正伸直了脖子在打听消息呢。尽管高度保密,可谁又担保会不露风声?你以为牵涉到的家伙们会不动作?现在市里正乱着呢,谁胜谁败还不知道。于斌的车祸就那么简单?简单为什么要隐瞒事实?你呀,当着新闻发言人,整天和局里上层打交道,可怎么这么笨?”

最后一句话已经有了娇嗔的意味了,完全是恋人的口气。可是,李涧峰却没有感动,他反而更别扭了。他愣愣地坐着,面对着马小凡,面对着那双美丽而意味深长的眼睛,他竟然想起了前妻王婉琴。就在昨天夜里,王婉琴也轻蔑地说过他笨……他还想到了著名记者韩玲刚才的电话,和蔼的语气里那种明显的居高临下。三个女人,却是一种腔调地评判过他、批评过他。难道,李涧峰痛心疾首地想,我真的就那么愚蠢?

转念一想,他的后背上又忽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马小凡年纪轻轻,又是有名的大大咧咧,却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不能不让他刮目相看。那双眼睛忽然变成两口深井了,那张小嘴儿忽然就变得厚重了。这个纷杂的社会,谁知道谁的背后又有什么,谁知道谁是谁的关系或敌人?

他咽口唾沫,艰难地开口说:“我要是真笨,我就在会上照着你的稿子说了。”

“我知道,这个口径肯定是上边儿定的。”马小凡提起暖瓶,为李涧峰的杯子续水,“你也没办法的。”

“新闻发言人是最被动的,你不是不知道。”李涧峰带点埋怨地说。

“知道知道。”马小凡笑起来,一瞬间又恢复了活猴儿似的本来面貌,伸手来揪李涧峰的耳朵,“其实你笨点也不错,我喜欢。”

李涧峰躲开了她,心想你的话是真的吗?他说不上对这个姑娘是喜欢还是讨厌,但是此刻他感觉有点怕她了。他感到这个女孩子的心思不简单,远不是她表面那么单纯。而单纯,对李涧峰来说,早就是梦里的品质。

前妻曾经单纯吗?王婉琴是他的中学同学,是他们班的班长,她不动声色地把班上那些淘气男生和骄傲女生整治得服服帖帖,也俘虏了李涧峰的心。她好像天生就是个领袖,就是鹤立鸡群的公主……

“你发什么呆啊?”马小凡的嗔怪把他惊醒。他愣愣地看看马小凡,然后低下头,整理起桌上的文件。有个模糊的人影突然在他脑海里出现了,晃了晃,又消失了。

“你想啥嘛?”马小凡推他一把。

“我……我想起我在刑警队的时候,有个内勤,叫……她的外号叫笨妮儿,有点愣磕磕的。是陕西人,刑警学院毕业的。”李涧峰听见自己的声音突然变得干涩了,“她不愿干内勤,老想上一线。后来,有一回,她有机会了,就和我们出现场。那是她第一次出现场,也是最后一次……”

李涧峰说到这儿,感觉自己一下子就沉进自己的叙述里了。真的一下子就沉进去了,就像突然一失脚,跌入了深渊,人一下子就没其他感觉了,耳边只有风声,眼前只有黑暗。

他记得那也是个黑暗的夜。三个罪犯,一个被打伤被抓,另两个逃进更深的夜色了。侦查员们紧张地讨论着下一步行动。受伤的罪犯躺卧在一旁,摆出奄奄一息的样子。现在,说起当时的情况,李涧峰用了“摆出”这个词儿,也就是说,他知道了那罪犯是装出奄奄一息的样子。可当时,他们都麻痹了,他们都以为那家伙是真的奄奄一息了。或者说,他们都忽略了穷凶极恶的人即使真的奄奄一息也是危险的。不知道是多久之后,恍惚大家听见,笨妮儿在问那家伙喝不喝水……谁也没在意,谁也没多想。突然,刑警队长触电似地蹦起来,喝道:“笨妮儿你别——”可是,已经晚了。

那罪犯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的。他猛然用手铐勒住了笨妮儿的脖子。那纤细的脖子一下子就断了,来不及扑上去的刑警们开枪打烂了罪犯的头。可是笨妮儿,趴在罪犯的血和脑浆里,再也没了声息。

事后,人们叹息:笨妮儿,是真的笨啊。可刑警队长却红着眼睛拍了桌子:“那孩子是单纯!单纯啊!”

单纯的同义词,是善良。李涧峰讲完了笨妮儿的故事,看看马小凡。马小凡没说话,什么也没说。她只是温柔地意味深长地拍了拍李涧峰的肩。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