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新闻发言人:第二章(一)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张策

月朗星稀,李涧峰踏着一地的清霜回家,脚步高高低低。

难得的空旷、凉爽。洒水车缓缓地从空无一人的街上驶过,把白天最后的一点喧嚣冲洗干净。没有风,连树叶都好像睡着了,一动不动。李涧峰走着,闻见远处江水的腥味,很新鲜的,好像掺杂着夜晚的暧昧味道。可他,江洲市公安局的新闻发言人,此刻却没心思欣赏这只有在深夜里才会见到的城市寂静美,更不曾由此而生发出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幽情。他整个人的状态,此时此刻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累。

累,真累。抬不起腿,迈不开步,脑袋瓜子昏沉沉的,思维也变得好像很迟钝。偏偏他的车还坏了,瘫在现场动不了窝。刚才交警支队的人要送他,他想,都够累的,就谢绝了。然后,便咬紧了牙,一步一步走回家来。

他像梦游似地走着,影子在路灯下时短时长。他半闭着眼,只想立即躺到床上,不脱衣服不脱鞋,马上就沉到梦乡里去。不,最好连梦都不要做,就像死人一样地睡上一觉。

李涧峰今天出了三次现场,忙到现在连中午饭也没吃。自从当了这个新闻发言人之后,他痛切地感觉,出现场居然比他在刑警队时还多。新闻发言人莫名其妙地就成了各个办案单位的一面挡箭牌了,谁都想拉上李涧峰去和记者们纠缠搪塞。

说起来,办案单位现在最烦的就是记者,这群人就像总耸着鼻子闻鱼腥的猫,有个现场他们就会循着味儿摸来了。这时候,李涧峰就得拦着他们,软硬兼施地和他们周旋。

今晚刚才最后一个现场是一起交通事故。他本不想来的。因为交警部门和市公安局工作性质上的差异,虽是上下级关系,但多少相对独立。交警支队也有自己的新闻发言人,本市有什么新闻发布的事多是自己就办了,顶多和李涧峰打个招呼。所以,李涧峰平日也就有意少掺和交警的事儿,大家相敬如宾。可今天,交警支队的新闻发言人、宣传科科长马小凡在电话里非要求李涧峰来一趟,说是案情重大,他们交警一家做不了主。

“你就来一趟嘛,反正你回家也是自己待着,顺便看看我不也挺好的?我多少还算美女吧?”

李涧峰苦笑,只好答应。他知道,再和马小凡说下去,这个满嘴跑火车的丫头不定又说出什么更不着调的话。

三个多小时前,在开车去现场的路上,他一直习惯性地琢磨着马小凡的话里有什么玄机。当了一年多的新闻发言人,他变得越来越谨慎。他知道,他的这张嘴已经不是自己的嘴了,是公安局的嘴,而在这个让人眼花缭乱的社会上,不定有多少人想利用公安局的嘴说话呢。他想到,马小凡说“案情重大”,可语气似乎并不太沉重,这就有点不对。当然,这丫头向来大大咧咧,而且,自从李涧峰离婚之后,她多多少少向李涧峰表示出了某种想法。从这个角度说,也许,真的没什么,她只是想借机和李涧峰见一面而已。

想到这点,李涧峰又苦笑。他也没想到,自从他离了婚,自从他成了江洲市的公众人物,他也莫明其妙地变成个钻石王老五了……

现在,凌晨两点,现场处理完了,马小凡也和他打情骂俏过了,站在自家楼下,站在被淘气孩子们拆坏的社区健身器材旁边,疲惫不堪的李涧峰也还是没太想明白今晚这次现场为什么非要他现身不可。

当然,刑警出身的他,当过多年宣传处处长,又干了一年多的新闻发言人,他当时隐隐约约地也有一点敏感,感觉出事的那辆车,后面大概是有名堂。可是,今天他太累了,劳累让他的思维敏感度明显下降。或者说,今天他从潜意识里就不想动脑筋。他人站在社区院里,思想却已经睡着了。

这起交通事故其实很简单。简单的意思不是说不重大,人被撞死了,从认定上说就是重大事故。说简单是指事故的过程,一目了然。开车的小伙子在人行横道上撞死个下班回家的中年妇女,任谁一眼也看得出小伙子应负事故全责。

李涧峰到现场时,那辆很漂亮的红色轿车就停在路边。李涧峰不认识车的品牌型号,只看出这车不是一般的车,而是进口的高档货。开车的小子早吓呆了,浑身哆嗦着站在车旁,很有点要倒下去的样子,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一个方向。李涧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于是看见了已蒙上白布单的死者,看见了鲜红的血正慢慢地从白布下面渗出来。

还有一只饭盒,摔碎了,好像还温热着的包子滚了一地,泡在血泊里。

由于时间很晚了,围观的人并不多。人们远远地站着,小声地议论,还有人举着手机在拍照。训练有素的交通警们工作起来有条不紊,倒是没事干了的急救站医生,站在一旁有点袖手旁观的意思。

挎着照相机的马小凡走过来说:“当时毙命,撞得太狠了。”她冲李涧峰笑笑,“辛苦啊。”

这姑娘确实很漂亮,笑起来有点像个李涧峰叫不上名字的电影明星。李涧峰也笑笑,说:“没啥辛苦不辛苦,就是这命。”马小凡就掏出块手帕给他擦汗。手帕有一股淡香,很洁白,显然姑娘早有准备。李涧峰的心直跳,忙借口说看看情况,就躲开了……

现在回想起来,李涧峰还有点发慌,可是,也有点隐隐的甜蜜感。

这种甜蜜感使他的腿有点劲儿了。他掏出电磁卡打开楼门门禁,坐电梯上六楼。电梯很安静,甚至有点温柔。在温柔里彻底松弛下来的李涧峰用钥匙打开家门的时候,却大大地吓了一跳,神经受了刺激似地蹦起来。他大睁着眼睛看着,发现屋子里居然亮着灯。

居然有人在!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