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安佳作

新闻发言人:第一章(七)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张策

在局党委召开的紧急会议上,李涧峰作了诚恳的检查。

老局长按照自己的老习惯,闭着眼睛仰在椅子背上,嘴角叼着烟,不抽,只凭它慢慢燃烧着,烧出一大截烟灰。李涧峰说完话,所有人的目光就都投到了老头儿身上,他却仍然不动,连烟头上升起的那条烟都是笔直的。

李涧峰心里直扑腾。

突然地,老局长就坐直了,烟灰扑簌簌地飞扬起来,而两道逼人的目光,却停留在李涧峰身上了。

“你这碗饭,不好吃啊。”

李涧峰心头一热,领导不是不明白自己的难处啊。他刚想说什么,老局长却摆摆手阻止了他:“可是,现在这个社会,再难也得要求你必须吃,还得吃好,吃出水平来。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是全公安局的事。信息社会,服务型政府,以人为本,公正透明……就冲这几个词儿,你说,你能找出啥理由来不干?”

李涧峰心说,这老家伙,总是这么一针见血。

“算了,不批评你了,说说,下一步怎么办吧。”

“只要案子破了,怎么都好办!”李涧峰脱口而出。

一旁的刑侦支队冯支队长“扑哧”一声笑了:“你还别将我的军,这案子,今天早晨破了!”

“真的?那太好了!”李涧峰一拍大腿,“咱也开个发布会,立即把案情公布出去,我看这群人还说什么。”

老局长转向老冯:“都弄扎实了?”

“没问题。口供、现场,都对得上,凶器也起获了。这小子叫陈京,外地人,在苇子沟当男妓不是一天半天了,被咱们处理过三次,屡教不改。说起来,这小电影明星也真不是个东西,也谈好了价,也嫖了,可不给钱想溜,陈京就急了。”老冯点上烟,又补充说,“陈京这小子本来今天想跑的,车票都买好了,被咱们给按在被窝里了。”

李涧峰说:“妈的,这案情怎么往出说啊,太脏了也。”

老丁主任也感叹:“内心空虚啊,这些年轻人……”他连连摇头,大概是想起自己的宝贝闺女了。

老局长和老丁商量了几句,然后说:“这个案子,我同意对外公布,不公布也不行了,人家已经把咱们逼上梁山了。但是公布要有个公布的策略,要驳斥公司那些不负责任的屁话,但又不能搞得过火,显得咱公安局没胸怀。而且,案子本身必须要扎实,不能让人家有空子可钻。”他点上一支烟,又说,“你们可能会说,现在做工作是真麻烦,要办案,还得对付媒体。可我说,这是个好事,人家在监督嘛,有这个监督咱们才能进步嘛。就说那个田……田什么?”

李涧峰说:“田昭昭。”

“这回他小子得接受点教训吧,老那么冲动,早晚都得栽跟头。”

李涧峰忙说:“他很后悔的,在禁闭室里反省时直哭。其实,他平常工作表现不错……”

老局长瞟他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他是同学,你在这儿给他说情!”

李涧峰吓得不吭声了。

老头子嘴角隐隐地有一丝笑纹,他挥挥手,让会议室里的声音停止下来,然后说:“同志们呀,今天我想提醒你们大家一句,现在的社会不是封闭的了,现在的公安局也不再是过去自己说了算的公安局。要转变这个观念,要明白,作为政府职能部门,你在老百姓面前越来越是透明的!透明的,懂不懂?你身上有什么疮疤人家都看得见,你害臊,你生气,你想找块瓦片把屁股盖上,那都没用!”

有人“扑哧”一声笑了。

“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这告诉了我们两个道理,我也是琢磨了很久才想明白这两个道理的。第一,你既然是光着的,你就得练出一身腱子肉来让人家看看!遮遮掩掩的事儿甭干,要拿出实打实的东西。第二,你得重视宣传,你得把你是怎么练出这身腱子肉的告诉老百姓,让人家明白,咱不是吃干饭的家伙!”他看看李涧峰,“对了,还有第三,咱们得重视你这个新闻发言人的工作。我打个不太合适的比喻,我们现在是两条线作战,一条线是和犯罪分子斗争,一条线就是和媒体藏猫猫。咱得有两把刀,打击这边,刀是硬的,越硬越好。你那边,就得软中有硬,硬中有软,软软硬硬地得掂量着来。所以,你小子,得多动脑子。”

李涧峰苦起脸说:“局长,我不行……”

“行不行得我说!用不着你废话!”

大伙儿都笑起来。

老局长提高声音说:“就这么定了,立即起草新闻稿,写艺术点儿,意思要清楚,还不能说白了。然后,今天晚上九点,开发布会。咱也给记者们来个突然袭击!”

大家纷纷说好,说就得让记者同志们体会到,主动权在公安局手里。

李涧峰心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咬咬牙,趁机把他想了又想的话说了出来:“局长,既然您这么重视我的工作,我就大着胆子再提个建议,供党委参考。要说错了,您就当我没说。”

“你小子没这么啰唆过啊,说!”

“我想……”李涧峰斟酌着说,“如果可能的话,我想把313案一起公布。”

会议室里静下来了,大家都看着李涧峰,陈副局长嘴角有了一点笑意。李涧峰被看得有点慌,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冒失。

陈副局长先说话了:“好哇,我同意!我早觉得这案子就该早点公布,群众都看着呢!”

老丁主任摇头说:“小陈,恐怕……还得放一放吧?我总觉得公布早了不妥。”

老局长却看着李涧峰,不说话,两只深得像井似的眼睛定定地盯在李涧峰脸上。

李涧峰鼓足勇气,索性把话都说了:“我是这么想的。第一,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想我这个工作还不能就是让我说啥我就说啥这么简单,我想我们宣传应该主动为业务工作服务,为案子服务。313案现在这个僵局,我琢磨,不如宣布破案了,如果罪犯还有同伙,这就给了他们一个结案的错觉,让他们放松警惕——”

冯支队长急不可待地插话:“让他们跳出来花钱?让他们跳出来活动?”

“就是这意思。第二,如果说我们公布案情是为了给老百姓一个交代,那么现在时机最好。现在大家都在议论刘小梵的案子,受经纪公司的误导,对治安有微词,咱把两个案子一起公布,就是告诉群众,我们有能力维护好我们市的治安。大案子也好小案子也罢,咱都可以顺利拿下!”

李涧峰看见老局长在微微点头,勇气顿增,接着说:“还有第三,和刘小梵案一起公布,还可以多少把媒体和社会的注意力转移一些,让他们多少放松对313案的关注。当然,这也未必有太大效果……”

其实,他还有第四没有往出说,他不会说,因为那是一个为了他自己的理由。313案突然公布,韩玲的计划就被打乱了,她就只能和其他媒体一起发稿了,甚至,可能还会晚一点。李涧峰认为,这,也许没什么意义,但却关乎自己的做人原则,他不想违背这个原则。

会场上议论纷纷。

老局长说话了:“好哇,看来党委没选错人,你这个新闻发言人上道儿了。”他看看大家,问:“没什么意见吧?”见大家都摇头,他就说:“其实,这两天我也在琢磨这个事儿,我也在想,我们不能让罪犯牵着鼻子跑,而是应该我们牵着他们的鼻子跑!不如给他们放个烟幕弹,让他们先乐一乐。”他看看表,“小陈,老冯,案子咱们回头再好好研究吧。现在,给咱们的新闻发言人点时间,让他准备准备,晚上好舌战记者。散会!”

李涧峰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当了近半年的新闻发言人,他头一回有了点胜利的感觉。

收拾好东西,他跟着大家往外走,却听见老局长在背后叫他:“李涧峰,你留下!”

人都走光了。服务员进来开窗子换空气,满屋子的烟一下子向窗外飘走,清凉的风吹进来,让李涧峰的精神不由得一振。他看看老局长,老头儿又仰在椅子背上了,正闭目养神。他忽然发现老头儿扬着的下巴上,胡子茬儿都白了。不由得心一动,老局长真是老了,太累啊。

老局长睁开了眼睛:“小李,我问你一句话。你说,公布313案,会对案件的进一步侦破有效果吗?”

李涧峰想了想,老实回答:“我不知道。”

“是啊,不知道……”老局长站起身来,“我也不知道。”他意味深长地盯着李涧峰,“可这就是当警察最有挑战性的地方,你说对不对?永远有不知道的事情,永远要去寻找,永远要去战胜!对不对?”

李涧峰也站起来,立正,郑重地说:“局长,我明白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