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7年度短篇小说卷——编外警官(十五)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湖广

 采药人

他躲在大山上,已经三天了。饥饿难忍之中,他想下山弄点儿吃的东西,却又害怕村民看见向警方举报,更害怕落入警方布下的口袋里,因此,他几次走到半山腰就又折回来了。这天,饥肠辘辘的他,看见崖边山楂树上,挂着几颗青皮山楂,迫不及待地探出身子伸手去摘,不料脚底一滑,哧溜一下,从崖坡上滚下去了。

崖坡下有个采药人,坐在灌木丛的隐蔽处抽烟、小憩,这伙计正好落在采药人背后,差点儿就砸到采药人身上去了。采药人吓了一跳,慌忙避到一边。

“伙计,你是怎么搞的,想吓死我啊?”

“大叔,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我是从山上掉下来的。”

“哦!你要干什么,怎么从山上摔下来了?”

他看见采药人身边的背篓里装有药材,灵机一动说:“大叔,我跟你一样,也是在山上采药。”接着,他又说他是在舅舅家为母亲借钱治病,但没有借到;回来的路上,想顺便采些药材去市场上卖,好补贴母亲看病;还说他就只有母亲一个亲人。

采药人看他那肮脏可怜的鬼样子,心一下子软了,就伸手将他扶了起来,问他摔坏了没有。这伙计见采药人挺好的,还关心他,就想跟随采药人一起搭个伴在山上采药,就说:“大叔,你采药,我帮你背篓,跟你做伴好吗?”

“只要你愿意,当然可以。”

他没想到采药人这么爽快地就答应了,便又说:“大叔,你上山挖药材带没带吃的东西或矿泉水在身边呢,给我吃点喝点好不好?我有好几天没吃饭了,都快饿死了。”

这家伙说话显然矛盾。刚才还说他去舅舅家借过钱的,怎么就好几天没吃饭了呢?难道他不会找舅舅要吃的吗?但采药人没理睬这个。采药人心中有数呢!只是告诉他篓子里面有饼干和矿泉水,背着篓子跟随着就行,边走边吃,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不用客气。这伙计没想到大叔待人这么友善,感动得快掉眼泪了。

他们不停地从山的高处往山腰走,顺便寻找些药材,有说有笑,一时间他们仿佛成了好朋友。但这伙计是个爱多事又好斗的人。他之所以躲在山上,就是因为好斗,帮别人打架,将一个老头子打得头破血流,倘若不是抢救及时,早出人命案了。此时,他看见一条黄色的、头上有个“王”字的蛇,从他面前不远处溜过去,本也无事的,他却偏要多事。他抓起一块两斤来重的大石头,猛然砸向它。那蛇少说也有五六尺长,生性野猛,受到惊吓之后,昂起头来呼啦一下,蹿到旁边一棵小树上去了,速度快得惊人。紧接着,它又呼啦一下,飞到他身上来了,并疾速地往他颈部缠去。他吓得一声狼叫,倒在地下,竭力想喊救命,但他的声音已经沙哑,失去了张力。眼看这伙计就有生命之虞:即使不被蛇缠死,也会被蛇吓死。采药人还很少遇到过这种险情。幸好采药人年少时跟随父亲在山上捉过蛇,还卖过蛇呢,父亲给他传授过一些怎样对付和处置蛇类攻击人的方法和狠招。于是,采药人胸有成竹地走上前去,快速掐住蛇的颈部,一顿反搓,将蛇从这伙计颈部抽出,控制在两只手腕中,进行一阵盘旋、颠倒、扭动,然后像勒绳子一样,使劲勒几下、抖几抖,再往地上一丢。那蛇就像晕了、脊骨架散了似的,躺在地下,一点劲儿都没有了,想动也动不了了。过了一大阵,它才缓过劲来,昂起头,狠瞪了他们几眼,呼啦一下蹿走了,速度同样快得惊人。

他死里逃生,非常感动,没想到采药的大叔还有这么好的一身功夫。他心想若不是大叔功夫好,舍命相救,他的命或许就丢在这大山上了。他赞叹不已,佩服得五体投地,立即有了一种求艺的想法。他想拜采药人为师,跟采药人学采药和抓蛇的本领。采药人哈哈一笑,故意逗他说:“年轻人,你倒想得很美呢,世上有那么容易收徒的吗?你想拜师,那还得要看大叔我愿不愿意呢。不过,你若真的要大叔收你为徒也可以,我需问你几句话。你若回答得好,我也满意了,大叔就答应收下你;你若回答得不好,我不满意,大叔就不会答应收你为徒。你看怎么样?”

他听了,没加思索就说:“行,行,随便你问什么。”

采药人又说:“心诚则灵,不许说假话的啊。”

他使劲点了点头:“好吧,大叔,你就快些问吧,我绝不说假话就是了。”

“你是不是姓朱?”

这伙计愣了一下说:“是的,我是姓朱。”

“你家是不是朱家垄村的,叫朱茂林,今年二十一岁?”

他又愣了一下说:“是的,我是朱家垄的朱茂林,今年二十一岁。大叔你认识我呀?”

“听我把话说完。”

“那好吧。”

“你是不是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害怕警察,躲在山上不敢回家?”

“大叔,你真的认识我呀?那你就救我一把吧?”

“刚才不是已经救了你吗?还把饼干、饮料给你吃喝。但你得先说清楚啊,你是不是做了违法的事情呢?”

“大叔,我要说了,那你一定要帮我啊!反正这山上的日子,我也待不下去了,不饿死也会被蛇吓死,一想到那蛇,我浑身的骨头就软了。那天我帮朋友打架,一时冲动,失手将一个老头子的头砸伤得很厉害,是用砖头砸的,流了好多血。我怕他死了,就一直躲在山上不敢回家。大叔,你猜对了,我真的是做了犯法的事情。”

“可是,你为了逃避法律处罚,老是躲在山上也不是办法啊!这能长久吗?大山是藏不住你的,懂不懂!警察迟早也会把你抓到。你信不信?”

“信,当然信!我知道这大山是藏不住我的,可我又害怕。那我该怎么办呢,大叔?你帮帮我吧!”他后悔得要哭了。

“唯一的选择,就是主动到公安局找警察投案,争取从宽处理。”

“大叔,我把人打死了,可是要抵命的啊。我要是被枪毙了,就什么都完蛋了,母亲也没人照看了。大叔,只要不枪毙我,怎么处理我,我都会接受。”

“法律不能讲价钱!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过,你可以争取从宽处理。千万不要抱着一种侥幸心理东躲西藏,更不能一抗到底。我听说那老头子因抢救及时,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不过,你要上门赔礼道歉,赔偿损失,取得被害人的谅解。”

他忧心忡忡、半信半疑,但已经没有退路了。那黄色的蛇,总在他眼前晃动,挥之不去,让他时时刻刻处在恐惧和战栗之中;饥饿也无时无刻不在压迫他。思来想去,唯一的选择,就是跟随大叔一起下山,主动去公安局投案,争取从宽处理。结果,来到山下,他看见路边村子前面就停着一辆警车。采药人让他上了警车,他这才恍然大悟。但他又很疑惑,不明白大叔咋就认识自己,知道自己是逃跑出来的。

“大叔,你原来就是警察啊?”

“看见警车,就说我是警察;那要看见拖拉机呢,是不是就说我是种田的农夫?”

“大叔,你真逗。那你咋知道我躲在山上呢?”

“这不是太简单了嘛,哈哈!你看你身上有什么记号没有,就是它们告诉我的。”

“大叔,你越说越逗了!我身上哪有什么记号呢?”

“有啊!其一,你见人神色慌乱,眼睛躲躲闪闪。其二,你精神疲惫,衣服肮脏邋遢。其三,你还有饥饿症,问我上山采药带没带吃的东西和矿泉水在身边,说你有好几天没吃饭了。其四,你还说了假话。我猜你根本就没有去你舅舅家为母亲借钱治病。如果去了,你不会不找舅舅要吃的东西吧。这四点就是你身上的记号。你看我说得对不对?”

“大叔,你说的这四点是有道理,但也不能确定我就是打人凶手吧,大叔你说是不是?”

“当然!破案与解析几何题有相似之处,首先是要获得已知数的。我上面说的就是我从你身上得到的已知数。接下来,我将要对你进行阅读和解析。所以,我要问你姓名、年龄、住址、因何事躲在山上等。我再让你看看这张照片,你看像谁啊?”

大叔拿出一张备好的照片放到他面前。

面对照片,他惊讶地点了点头:“大叔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还拿着我的照片在手上。那警方是咋知道我躲在这山上的呢?”

“你没听说过警察有千里眼、顺风耳哦?”

他点了点头不再吱声。他明白大叔讲的是技侦一类的东西,不能明说,说明了就失密了。不过,他并不后悔。他还再三感谢大叔呢。“如果没有大叔的挽救和开导,他的回头路还不知道该怎么走,说不定还会逃到更远的地方去流浪呢!”

原来,采药人是受命扮装上山侦查的刑警。

警方综合各方面的情况,判断凶手可能就藏匿在这片人迹罕至的大山之中。这位刑警果然神机妙算、身手不凡,让凶手轻轻松松、毫无察觉地走进了他设置的口袋里。同时,也让他自己再一次赢得了战友们的称赞。

 

(原载《中华文学》2017年第2期)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