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7年度短篇小说卷——编外警官(一)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楸立

 

  编外警官

在我们局合同制民警并不多,统共有十五六个。这些人不在公务员职级,不授予警衔,没有警号,不隶属于警官编制,更没有执法资格,这些工勤人员来源渠道有两种:一是县民政部门隔两三年安置进来的具备专业特长的退伍军人,如司机,这种人大多分在局机关后勤。二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从乡镇先是借调过来管理流动人口的合同工,后来又与公安局签订合同的人员,老徐则属于后一种。

老徐说老其实并不老,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期生人,比他所在派出所现任所长吕纪海长两岁,自打局里成立开发区派出所,老徐就从下边乡镇调了进来,十几年来所长换了四茬儿,驻地迁了三个地方,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鉴于身份的原因,老徐则岿然不动,在所里算是老红军资格了。

老徐文化水平不高,初中毕业,让他打个笔录、写个材料不行,他对电脑一窍不通,打五个字出一身汗,可基层工作经验丰富,辖区犄角旮旯、特情重点都在他蓬松不堪的头发丝里装着。哪任所长都拿老徐当圣人敬着,大事小情的都和他商量,老徐这个人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挺敬业。

老徐的工作特点就是能圆事儿,不管多难的民事纠纷,轻微治安案件,哪怕稍有影响的群体性事件,老徐上阵,百分百化干戈为玉帛,扶大厦于将倾。局里没和老徐共过事儿的、打过交道的人,或多或少的不相信、不服气,可真亲眼目睹过或是了解过老徐的,都被老徐的工作经验所折服。

现在的公安派出所工作能和八十年代一样吗?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前,人民群众进了派出所都是毕恭毕敬的,犯点儿错事抻脖瞪眼、规规矩矩地接受专政处理。自打进了二十一世纪以后,风向就变了,人们见了警察就跟见了欠账户似的,瞅哪个警察不顺眼,找个茬子就投诉你。社会上的地痞流氓也不拿警察当爷对待了,碰到个什么事儿还故意挑衅,他们没有什么把柄在你手里,任你干瞪眼也没多少辙。刑警部门还好些,腰里别着五四、六四的,门口也硬,不法分子还心存忌惮,派出所可不行,一个小治安案件,即使处理也是小猫小狗的案子,能奈人家几何?所以呀,现在从警,干啥也别干派出所,当然只要是干派出所的,没有凡人。

这段五分钟的话是老徐说的。

新招进来的郭子挺不尿老徐的,自己名牌警官学院毕业,觉得老徐有点儿倚老卖老。派出所有什么呀,勤快点儿,热心点儿,耐心些,秉公执法,为人民服务……不就结了,有什么呀!

这天刚上班,社区民警郭子在考勤机上扫了脸,瞅了一眼正在值班室抱着煎饼果子大快朵颐的老徐,上了二楼办公室,他前脚刚进去,后面晨星里居委会路大妈小脚刷刷地推门进了派出所。老徐问,路大姐,你这么早干吗来呀?路大妈说,我要见所长。老徐吃着煎饼果子问,路姐,你又想奏谁一本呢?

路大妈说,老徐,我们社区那个新从监狱放回来的吴二肥成天喝多了在小区物业那里耍酒疯,弄得小区里乌烟瘴气,小郭去了两次降服不了他,我得找所长想个法子,这样可不行。

要是一般人这事儿谁都不揽,把路大妈往所长室里一指得了,让所长看着处理去。老徐眨了眨眼,又咬了口五香大煎饼,说,路大姐,别给我们所长找事儿了,你这么一找,也是埋汰郭子呀,你先回,我一会儿和郭子过去。

路大妈说,成,扭头走了,算是给了老徐个面子。

老徐吃完煎饼,到楼上喊了郭子下来,说,咱俩会会那个二肥去。

郭子说,去了有什么用,这小子就是喝多了坐在物业门口唱歌玩,瞎折腾,咱打也不能,治安管理处罚法也没处理条款,去了也就是劝,这小子软硬不吃,找了他爹妈,家里也管不了,估计这小子就是闲的,过两天也就没事了。

老徐说,也不能不管呀,居委会都找咱所里来了,没个交代不是个事儿。

郭子说,要不咱多带几个人去?

老徐说,不用,也不是抓人。

俩人溜达着就去了明泰小区,进了吴二肥家里的时候,二肥裸着上身套着个大花裤衩趴在床上睡得正酣。二肥妈就喊:肥子,起来,起来,徐所长来了。侧脸又问郭子和老徐,他没犯什么事儿吧?

郭子皱着眉头,说,你家二肥,一天到晚喝个酩酊大醉,喝完就在小区闹,前天到昨天我们所接到十多次群众报警,要照这样,这110都成你家开的了。

这时吴二肥在床上蒙眬着眼,抬头见两个穿警服的人在面前站着,先是一愣,随后起来掐着腰坐在床上,揉揉肉泡眼说,操,我喝点儿酒尽尽兴,碍着谁肚子疼啦?谁报的警?我找他没完。

郭子说,你是领导呀,谁报警还得跟你说,起来,跟我们去派出所。

吴二肥“噌”地一下站起来,凭嘛让我去派出所,我喝酒是寻衅滋事还是抢劫了,犯了哪条哪款?有种你铐下爷试试。说完,双手并着伸到郭子面前。

郭子血气方刚,气得牙根儿一咬,手就向腰里伸。

老徐忙给郭子使了个眼色,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先是自己点上,吸了一大口,然后一口烟雾吐到吴二肥脸上。

二肥,看你个德性。

吴二肥后退了一步问,你怎么骂人?

老徐“嘿嘿”一笑:吴二肥,我就说你德性,当着你妈我也说,看你个德性,你老大“黑头”都对我们低头哈腰的,你才出道几年呀,我现在给他打电话过来,让他抽你一通,你信吗?

吴二肥脖子一梗,你们警察有能耐,你来抽我!

二肥妈在一旁心慌得够呛,插言说,肥子,你当年在看守所里没受罪,还不是你徐叔给你在看守所找的人。

二肥一听身子缩了半截,咂摸了一下,噢,是凯庆叔呀。

对,老徐姓徐字凯庆。

二肥的“叔”字刚吐出来,老徐的气势就上来了,把烟头“啪”地摔到地上,嘴里恶狠狠地说,叔你个蛋,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儿,以为我们不敢收拾你是不是,当年就应该让你在号里掉层皮,才出来几天,就装大瓣蒜!

二肥妈上来就给老徐说好的,他叔,你别和孩子着急,他不通人性。

老徐把二肥妈推到一边,用手点指着吴二肥的脑门,正气凛然,说,你小子是想再进南沧(监狱)改造改造?还是换个活法?想进去,我回所给你摞摞事儿,想重新做人呢,在这儿先给你郭哥道个歉。

二肥弄不清这凯庆叔多大的能量,彻底给唬住了,一个劲儿地给老徐作揖,叔,叔,我以后不给你们惹麻烦了,我好好做人,好好做人,郭哥,郭哥,你消消火,别和我一般见识。

老徐这场戏演得挺好,台词也杠杠的:吴二肥,你都二十几的人了,也在里面镀过金了,接受过革命教育了,你想想,你现在要是死了,除了你爹妈谁能念想你?人活着要是没人念想了,你这一辈子就是个行尸走肉,活着还有什么劲儿,天天和这个喝和那个喝,有哪个和你真好呀?

吴二肥包括吴二肥的妈被老徐说得羞愧难当,不吭一声。

从那天起,吴二肥再也没有喝过一滴酒,晨星里小区一直平平安安的。

闲谈的时候,郭子问过老徐是不是真给吴二肥在看守所活动过。

老徐反问郭子,你是不是看电影《监狱风云》看多了,咱这儿是那样儿吗?

郭子说,我觉得不可能。

老徐点了点头,我只不过搭了句话,可老吴家包括吴二肥心里一直念想着。

徐哥,你说话够损的,对吴二肥挺有效果,近一年了,这小子表现挺好,前几天路大妈还张罗着给吴二肥介绍对象呢,郭子说。

这小子本质还是不坏的,老徐说。

这件事其实并没多少亮点,对于合同警老徐再寻常不过了,只不过吴二肥一年后勇救落水儿童不幸罹难。出殡那天,老徐给吴家上了五百块钱的礼账,在吴二肥遗像面前,老徐深深地鞠了三个躬。

按老徐的话说,吴二肥这个孩子,没白活,让人念想。

老徐自己没有亲小舅子,有个叔伯小舅子叫齐大胜,三十多岁,是爱人老叔家的孩子,村里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齐天大圣”。齐大胜有空没空就爱往所里跑,弄得老徐挺烦,还不能明说,怎么也是小舅子驾到,得高看一眼。

这齐大胜爱惹祸,一年到头怎么也得麻烦麻烦老徐,并非小舅子觉得派出所有人就可以为所欲为,而是天生就有这个毛病,不出点事儿都对不起他那个绰号。

半年前,齐大胜晚上和几个哥们儿喝酒,三杯酒下肚,话就没有把门儿的了,结果和一个哥们儿闹翻了,三下五除二,两人就动了酒瓶子,齐大胜四肢发达,把对方就给开了。开完傻眼了,要不这种人就是这样,爱招惹是非,胆子还特小,对方一流血自己酒也醒了。怎么办?自然想起四姐夫来了,大晚上11点多,给老徐打电话。老徐前一晚统一行动一宿没怎么睡,白天又连轴转,就够累的了,本来想睡个安稳觉,齐大胜一个电话打过来腻歪得够呛。爱人一看是自己的娘家兄弟,也不能怠慢了,两口子到了医院,掏钱给人家看病检查。对方知道老徐在派出所上班,没好意思说什么,越这样越让老徐觉得过意不去,把小舅子拉到角落里劈头盖脸地训了一通。说也说了,闹也闹了,事情总得解决呀。老徐又找熟人论亲戚,赔不是,讲道理,好不容易才把事情解决了,当然这个还不能让老丈人和叔丈人知道,包括赔了对方三千块钱,老徐让齐大胜拿了两千,自己搭了一千。能说搭吗?不能。

齐大胜每次去派出所大家也爱和他开玩笑,大胜,又给你四姐夫添乱来了?大胜,又干什么大事业了?是不是来给你四姐夫分红来了?大胜,你得隔三岔五让你四姐夫请你,他不巴结你,等他再去村里给他个好看。

齐大胜高兴,心里美,到派出所就跟到家里一样,从上到下都拿自己当贵客待。他自己给四姐夫添事儿不说,还没少招揽多余的活儿,什么自己女同学的孩子上户口了,什么媳妇儿的表哥在外地被人骗了多少钱了,哪哪的哥们儿被人揍了或者揍了人了,咨询怎么个程序了,都会找到老徐或者来电咨询。老徐这个烦呀!老徐也挖苦几句这不着调的小舅子,开玩笑说,胜呀,你有空也请请我啊!

老徐一说这话,小舅子小眼珠滴溜一转,眨了又眨,使劲儿点头,四姐夫,没问题,改天,改天。

齐大胜对自己大方,但对别人包括他这个四姐夫可是轻易不出手。

这天早晨老徐刚到单位,民警郭子就在楼下喊他,徐哥,徐哥。

老徐下了楼,看到郭子向他摆手,老徐走过去问郭子有什么事儿。郭子压低声音说,徐哥,你小舅子在咱们所呢。

我小舅子?大胜?

对,就是“悟空”。郭子不喊“齐天大圣”,他单起了“悟空”的绰号,说这个外号较有内涵。

昨天晚上去歌厅唱歌,10点多钟和几个同学出来去面馆吃饭,结果有个酒鬼言语调戏女同学,你这小舅子就和对方动了手,现在对方住了医院,你小舅子脸上也花了,现在在留置室呢,昨天给你打了一宿手机,你手机关机呢。

老徐下意识地拿出手机一看,黑屏,原来没电了。

老徐说,这次小舅子也算是伸张正义,对方有事吗?

郭子说,没有明显外伤,我过会儿去医院看看,你小舅子这边你看着处理吧。

老徐清楚郭子的好意,这种案子派出所天天接,都是问完笔录,双方验伤,等火气消了就是大事儿化小、小事儿化了,毕竟是人民内部矛盾。

老徐进了留置室,见齐大胜正耷拉着脑袋趴在留置椅上睡觉,老徐过去把齐大胜弄醒。只见齐大胜脸上紫一块青一块的,看到老徐赶紧喊了声:四姐夫。

老徐说,你看你,让人揍成这样儿。

齐大胜说,我昨天给你打电话,你怎么没开机呢,郭子太不对了,为什么把我关一晚上,不关对方呢。不是警察说的嘛,看到不公就得挺身而出,没人管这个社会不就乱了?

对,你管了,就管成这样了。老徐扭头出了留置室,不和小舅子理论。

所长在门外听了个全,等老徐进了屋后,问,大胜这是怎么回事儿?

老徐就一五一十地把经过说了一遍。

所长清楚老徐现在心里挺纠结的,就说,留置一晚了,时间也快到了,我看大胜脸上的伤也需要处理,把材料问完就开个验伤委托,让他随传随到吧。

老徐明白所长这是给自己解套,喊人把齐大胜带到所长室。齐大胜和所长也熟,进屋也不见外,跟所长打了个招呼。

老徐黑着脸不理他。

所长说,大胜,你先回去,该做验伤做验伤,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似的真不行,以后少惹点事儿,别总以这样的方式来派出所。

齐大胜点头哈腰,说要不今天请几位吃饭。

老徐斜了他一眼,你先回去,等事情处理完了再说,懂点事儿,别让家里人不放心。

齐大胜龇牙咧嘴答应着。

等齐大胜走了后,所长和老徐又聊了会儿近期县局部署的严打工作,所长的手机就响了,是郭子打来的。

郭子电话里说,所长,先别放老徐的小舅子走。

怎么了?所长忙问。

我在医院呢,对方肠破裂。所长脸色立马变了,肠破裂,重伤呀!

老徐听得真真儿的,他抢过所长的手机,问郭子,确定是肠破裂吗?

确定,我和主治医生正在谈话,现在对方正在手术室做手术。齐大胜没放吧?郭子有点儿急躁。

老徐脸上汗也下来了,所长的双眼正平视着他。老徐挂了郭子的电话,又在手机上拨了一串数字。

大胜,你走到哪里了?

四姐夫呀,我才到商贸街,怎么了?

你回来吧,今天所长正好有空,你过来请大家一顿得了。

好嘞,好嘞,那头齐大胜答应得非常痛快。

所长在屋里踱来踱去,老徐的心脏突突直跳,墙上的挂钟嘀嗒嘀嗒走得那个重呀……

十分钟过后,齐大胜一步跨了进来,嘴里还喊呢,今天我说嘛也得请请四姐夫……

因为一个二等功城区派出所差点儿闹出乱子。

首先交代一下这个二等功怎么来的。

根据县局十八大安保工作会议部署,城区派出所应该抽调两名正式民警去进京检查站执勤。当时所里上报的名单是民警郭嘉和所长吕纪海,执勤日期是每周的周二和周五。

第一回执勤,所长和郭嘉带着三名协勤去的,二十四小时下来后到下班交接没遇到什么事。到了周五,所长就对老徐说,徐哥,你今天代替我去吧,我在所里把一些工作处理处理。

老徐就和郭嘉几个人去了检查站。上午半天都很正常,到了中午,郭嘉省警院的同学来县里办案,给他打了个电话。郭嘉一想同学好不容易过来一趟,怎么也得见个面招待一下,就跟老徐说,徐哥,中午这阵我看车量也不多,你盯会儿,我去和同学吃顿饭,也不喝酒。老徐就答应了,别看老徐平常大大咧咧,但一上任务从不打马虎。

郭嘉走后,老徐给协警们分了班,轮流换班,自己则拿了瓶苏打水守在岗上。

就在12点半左右的时候,从县城方向过来一辆蓝色马自达,本县牌照。老徐从远处就觉得这车开得有点不对劲儿,他相信自己的直觉,几步跨到检查站警戒线的中间。等马自达车进入检查区域后,老徐挥手让两名交警和协警过来,四个人就将这辆车的前后左右圈住了。

司机是位三十多岁的男人,脑袋中秃,属于典型的沙和尚发型。司机打开车窗对老徐说,本县,本县的,检查什么呀?

老徐赔着笑,老弟,特殊时期没办法,我们也不乐意查。

司机瞄了老徐一眼,突然情绪就上来了,脚下一给油,车就向前动了下,就顶在了老徐的膝盖上。你让开行吗?司机对老徐喊。

老徐火就上来了,你给我关掉钥匙,给我下车,老徐吼了一嗓子,没管用,对方还是僵持在车里。

旁边的协勤李伟一拉车门,伸手就把对方的车给灭了火,想把车钥匙拔下来,这司机就在车上和李伟撕扯起来。老徐挡在前面,厉声问:你想干吗?

弄死你们!

另一个协警上去,和李伟两个人就把对方给拽出车来,摁地上了。老徐说,没见过你这么混账的人。

老徐心里是有点儿腻歪的,觉得遇到这类人,处理起来也不好说,走到对方车后面,老徐掀开这车的后备箱,后备箱一敞开,老徐眼睛顿时给闪了一下,一杆单管猎枪出现在他眼前。

老徐高喊一声,有枪,把那小子弄住喽。

李伟才把司机拎起来,一听有枪,又一下子将那司机给压倒在地上。

老徐心里既兴奋又紧张,想想这个不能越俎代庖,给所长打了电话。所长正调解一个案子,一听检查出枪支来了,扔掉活儿开车风是风火是火就往这赶。郭嘉那头也不陪同学了。局党委班子接到所长的通报后,也迅速集结,反恐小组也全副武装杀到。

经过突击审讯,这个司机叫刘国永,因虚开增值税发票被河南警方网上通缉,昨晚住在县城哥们儿家吸食冰毒溜得五迷三道的,中午准备回乡下老家,没想到被老徐几个人给摁了。枪支来源也是从一社会老大那里借来的,准备去企业里收账用。这次事件上报给省厅后,省厅高度关注,同时对执勤民警予以表彰和奖励。这下问题出来了,老徐是合同制民警,在省厅都没这一号,但事儿是人家老徐干的,局里想把这个功劳记到正式民警身上,给所长记个一等功,给郭嘉记个二等功。谁都明白这事儿有点不地道,但只能这么做,上头让所长做老徐的思想工作,所长也怵头。可偏偏老徐这个什么都明白的人,这次也不知是真糊涂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对所长说,你是所长,你一等我二等也行,哥也算是为公安事业这些年没有白奋斗。所长看老徐口咬得挺紧,也不好说什么只有干嘬牙花子。郭嘉那里抓耳挠腮但没有办法,几个协警还不乐意呢,李伟和交警那几个协警,非得找政治处评评理,我们也是玩命儿了,怎么也得给个安抚。局里这一下就难住了,上边紧着催上报立功者名单,这边迟迟不能拿出名单,担心出了娄子再闹出个事件来。

这样僵持下去肯定不行,政治处李主任和老徐是莫逆之交,也是城区所出来的。李主任的媳妇还是老徐爱人的表妹,俩人是表连襟。李主任下午给老徐打了个电话,说晚上小酌几杯呀?老徐还以为是庆祝自己二等功的事儿呢,说,好,太好了。李主任晚上拎着俩凉菜到了老徐家里,俩亲戚你一杯我一杯的,等喝得差不多了,李主任兜了好大的圈子,翻回来折回去,这个那什么,那个这什么,老徐就咂摸出味儿来了,说贤弟,你今天不是串亲戚来了,你是做鲁肃来了吧?

李主任一看也别绕了,笑了一下,说,徐哥,你说你要个二等功和不要这个功有什么区别,哪个活儿不是你干的,所里不都是仰仗着你吗?

老徐脸色不好看,说,这个二等功,也是圆了我一个当初从警的梦呀,自己这辈子也算没白干警察是不是?穿这个警服其实不是警察,这次拿命换来个功劳,以后给儿孙们一说,也是个骄傲。

得,对你来说,别说对你来说了,这个二等功、一等功现在就是对我这个主任来说,也就是个形式了,给别人没准顶个用,给咱有什么意思呀?就是以后这二等功给你弄成了正式警察,你还能干多少年?你怎么这么幼稚呢?你快点儿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把这个二等功给郭嘉吧。

老徐这个不是滋味,心说凭什么给他呀,但嘴里没吱声。

李主任接着说,郭嘉找了我好几次了,想直接和你提,知道咱俩是实在亲戚,就委托我来了,局领导也是这个意思,但还不能勉强你,要我说,二等功给他算了,让年轻人多个机会。

老徐脸色阴得快出水儿了,李主任看也说得差不多了,抬屁股就走,临出门时又说了一句,这个派出所你将来怎么也得离开,王政委说了,将来行政科科长这个位子给你留着,工人身份也没问题。

老徐送李主任出门,直到李主任没了踪影,啐了口唾沫,这个工人没地方说理了。

二等功最终给了郭嘉,名单报上去那天,郭嘉和他父母拎着几盒礼品专程去了趟老徐家里。郭嘉妈是中学校长,高级教师,真是太能说了,简直口吐莲花,把老徐捧得脸都红成大苹果了。

郭嘉后来和所长去省里开表彰会,协警李伟偷偷地看到老徐那天在宿舍里闷闷地吸了一整天的烟。

老徐夫妻就一个孩子,男孩儿,长相随老徐,性格上随他爱人,内秀,踏实,学习好,在南京财经学院读书。老徐和谁要提下一代,张狂得不得了,我儿子那脑子,我儿子那面相,我儿子……

儿子大学毕业后被市里一家国有银行录用了,可老徐的惆怅事儿也就来了,怎么也得给孩子在市里买套房呀。儿子相中了市区新开盘的九十平方米的房子,老徐嫌小。老徐有自己的想法,这个想法不无道理。他掰着手指头对儿子说,儿子,你不能光想着自己住,等你结了婚有了孩子,我不来,你妈也得给你看孩子,买个两室一厅的房子怎么住?买就买大点儿的,儿子和老婆一听有道理,可钱从哪里来?钱呢?一提钱老徐就麻爪儿了。老徐一个月也就两千多块钱,爱人是教师月薪三千多,这些年吃喝拉撒人情随往,老徐这个人又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人情来往密切,这一个月的薪水老徐每月剩不下多少铜板,加上这几年孩子上学,根本没多少积蓄。

爱人就想找娘家哥借去,可是因为前一段叔伯小舅子齐大胜的事儿,娘家人对老徐有点儿看法,老徐也放不下那个面子。不光是面子问题,借了拿什么还,什么时候还?按说老徐在辖区有个人缘,向各个企业老板们哪个张张嘴,应该也能凑上,可老徐不愿意。老徐还是有原则的,他知道没有钱上的交往,多牛的人都看得起你,如果你伸手沾了人家钱了,人家以后看你就不一样了。

可光要面子房子怎么解决呀!老徐蔫了。这心情不舒畅自然带到工作上了。

 

话说辖区有家新开的歌厅,叫“盛世豪门”,气派堂皇,有钱人都爱在这地方消遣娱乐。这种地儿自然就是是非之地,隔三岔五的总会给派出所添点事儿,民警对辖区这类场所都非常硌硬,可硌硬应归硌硬,人家正常经营,也不涉及黄赌毒的,该为人民服务就得服务。

这天晚上,老徐和郭子一班,白天有几个非警务警情都打点过去了,到了夜间十点多,老徐才脱衣服上床,那边指挥中心派警电话就到了,称盛世豪门歌厅有人闹事。

老徐他们几个人就又穿好警服,驾车到了歌厅,进了门口,就看一楼大厅内被人砸了个乱七八糟,遍地狼藉,地板上有点点滴滴的血渍。

老徐问,怎么啦,怎么啦,谁报的警?

歌厅服务生不敢说话,有个胆子大的偷偷地指了指里屋。

老徐一脚就迈了进去。

歌厅老板正拿着一团面巾纸给一个光膀子文身的小子擦血,再细瞅这小子手腕子破了往外冒着血。

老徐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小子是县里胡副县长的公子,社会上都称其为“胡闹”,就是经常惹事、闹事儿的意思。老徐这个场合有经验,假装不认识对方,就问:怎么回事,刚才谁报的警?

这一问,县长的公子不干了,要不说酒壮怂人胆呢,平常这个“胡闹”不喝酒也不闹,喝了酒就成了“胡闹”。

“胡闹”把歌厅老板往旁边一推,说,谁让你们来的?滚蛋。

老徐先是压了压火,清楚现在的大形势,警察只能装孙子。

老徐把脸一绷,你喊什么喊,这东西谁砸的?

我砸的,你能怎么地?

你砸的就处理你了!在众人面前,老徐从不畏缩,更不能在气势上被对方压倒。

你算老几了,我扒了你的皮。领导家的狗“旺旺”几声都比别人家的响,县领导的“衙内”火气自然也更大。

郭子也认出对方是谁来了,就用手在后面拽老徐的胳膊。

老徐肝火“腾”就蹿起来了。

我看你找收拾,说罢,老徐上去就拽对方的胳膊,想把对方带走。

“胡闹”个子莽壮,练体育出身,光着膀子老徐也不好控制,这小子抬手一拳就打在了老徐的脸上,顿时老徐鼻子的血迸出老远,人当时就仰面倒在地上。

“胡闹”打完人夺门而逃,撒腿就跑,几个协警抬腿想追,郭子喊,先送徐哥去医院吧。

老徐在医院住了将近半个月,所长和主管局长先是过来殷切探望、嘘寒问暖,所长在病床边说了一筐子豪言壮语,不把这个胡闹抓起来我对不起哥们儿弟兄,过了两天口气就见软,坐在老徐床前说,伤情鉴定了,轻微伤,盛世豪门的东西损失程度也不够立刑事案件的,老板也不想报案。

老徐问,不构成妨碍公务吗?所长吭哧了半天,说,你身份不是民警,法制审核说够不上。

老徐的爱人一个劲儿地骂老徐越干越傻,半民半警的还在前头卖命干吗,让那些正式的、立功的上呀,弄得所长在一旁脸白一阵紫一阵的。

老徐的爱人非去市里上访去,说,人打了不能白打,咱不窝囊了。老徐拦了,说,不窝囊,等等看。

又过了几天,老徐的七大姑八大姨的关系都来了,都是副县长那边托来的,包括局里一些个别领导,都赶到医院,明着是探望老徐,其实都是做说客。

人们都以为按照老徐的脾气这次得分个高低,可惜结果让大家颇感失望,事情不了了之。有人说对方给了老徐十多万块钱,也有的说还多,郭子和所里同事说老徐挨一拳头弄了半处楼,真的假的不得而知。

老徐出院后,又来所里上班,晚上主管治安的副局长亲自带着治安系统的头目给老徐接风洗尘。老徐在酒桌上依旧如常,谈笑风生。

就是郭子端杯敬老徐酒的时候,老徐侧着身好像是故意似的,视而不见。大家听老徐和所长说,这年头就这么回事儿,不经风雨怎么见彩虹呢。

歌厅事件平息后,大约过了两个月,局里举一反三、引以为鉴,将执法一线科所队的工勤身份的人员全部调离,安排到文职以及后勤部门。老徐自然在所里不能继续干下去了,所长以为老徐肯定要耍耍性子、卖卖资格,给他出个难题,结果非常意外,老徐主动打好被窝卷来了个说走就走,出了门口连头都没回。

半年后,所里分配过来的两名警校生,其中郭子平地提了副所长。郭子帽子稍微大了些,烧得就有些难受,说话不管不顾,办事就有些飘,极力否定老徐的那套工作作风。在所里和辅警侃起来就有些“大”,说老徐也就是个半民半警,警服都是满处找退休的民警要来的,带个三督的衔,这么大人也不嫌寒碜,早就不应该在执法单位,问个笔录也得写别人的名,不走干吗。真还如郭子所说,这个地球少了谁都能正常运转,一个所里少了老徐多了新力量,一如既往。

日子真快,转眼过了半年,局里让派出所配合乡镇村街拆迁,所长就让郭副所长带队配合,开始还比较顺利,拆到白马河北关村段时,北关坐地户叶老六一家死活不同意镇里的补偿政策,和干部顶起牛来。镇里一看没辙了,就让派出所的过去震慑震慑,郭所长腰里插着新领来的六四手枪,掐着腰过去,几句不和就和叶老六争论了起来。叶老六六十多岁了,人老性子烈,在北关街上也是说说道道的主儿,公安局怎么回事儿也是门儿清,嘴里一百个不服气,一点儿都不给副所长面子,站在挖掘机吊臂下边死活一个价。郭所长和对方理论几句就怒发冲冠,伸手几下就把叶老六摁地上了,拿出铐子就把人给反背手铐上了。这下可不要紧,叶老六的家族在北关户大人多,这本来就对政府拆迁工作不满意,这下派出所把人无故给铐上了,这还了得,上来几十口子人,把派出所几个人就给围了,人也给抢走了。几个家族上年纪的人圈住郭副所长,这个一句那个一句,说你凭什么铐人?你不是想铐吗,来,全铐上吧。

这一个将军,把郭子给挤兑住了,赶紧给所长打电话,要求支援。所长一听脑袋都大了,这不是给局里惹事儿吗?拧着眉头给主管局长打电话,要求增加警力。主管局长电话里问清怎么回事,对所长说,增加个屁,让咱们配合,不是让你执法去。

所长陪着主管局长去了现场,好说歹说,郭子几个人都给解放出来了,可铐子人家就不给了。叶家人出动了二十多辆车,搀着叶老六准备去北京上访,非得问问拆迁凭什么公安就敢铐人。

郭副所长这下子捅了大娄子,也蔫头耷脑了,主管局长和大局长作了通报。大局长一脸铁青,说,和对方谈吧,如果真去了北京,给县里惹了事儿怎么办,工作做不通,谁造成后果追究谁的责任。

主管局长又努力了几次,回来汇报,谈不下来。

局长说,我就不信连个铐子都摘不下来,局里有没有和叶家有关系的。

所长脑子一闪,刚才看到吴二肥的妈在现场,叫叶老六六哥,开口说,行政科徐哥和叶家人不错。

主管局长瞥了所长一眼,怎么不早说。

主管局长就给老徐打电话,说徐哥呀,你忙什么呢?

老徐那头稀里哗啦真像忙的样子,说,领导,您有什么指示?

主管局长就在电话里把刚才的事儿说了一遍,又说,听说你和叶家有关系,不行你跑一趟。

老徐一听交流更加正式了,领导,我一个工人身份的人,没有执法权,您真是开我玩笑,所里那么多高人,局党委班子个个法力无边,快别耍笑我了。

主管说,徐哥,这不是开玩笑,事到如此,唯有你能把对方说服了。

老徐那头打着哈哈,得了,领导,您别和我逗了,开玩笑,开玩笑呢。

主管局长说,这是咱们大局说的,这是命令。

老徐那头更利索了,大局认得我是谁呀。

大局长早就不耐烦了,夺过副局长的手机,徐子,你立马到我办公室。

老徐一身休闲装进了局长屋,低头哈腰,局长,您好,您好。局长斜着瞥了老徐一眼说,徐子,这事儿你办好了,想要什么条件都行。

老徐一看局长铁青个脸,明白不能儿戏了,腰拔个倍儿直了,局长,我现在就要条件。

你说,局长瞅着他。

事儿成了我还回派出所。

大家顿时一愣,局长沉默了十秒钟,好,没问题,今天把铐子摘了,后天我去政法委找程书记,给你特批一个聘用制副所长。

不用,让我到派出所上班就行。

老徐一身便服坐上所长的车就去了现场,到了现场一看,好家伙,人群熙攘、摩肩接踵,那阵势甚是壮观。

郭子见救兵来了,迎过去,想和老徐说句客气话,喊了声徐哥,表情挺可怜的。

老徐说,郭子,你忘了好多东西。说完,大步流星走到叶家人面前,喊了句,叶伯在屋里不?

好多人认识老徐,徐子来了,徐哥来了,在,在里面呢。

老徐在众目睽睽之下进了叶家族长的大院,门哐当关上了。镇里的干部、局里的领导和民警你瞅我一眼、我瞅你一眼,满是疑惑的表情。

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老徐手里拎着一副明晃晃的铐子走出院子,叶家族长在后面笑模呲地送出来。

郭所长一看铐子终于解开了,差点儿给老徐跪下。

晚上郭子和所长找了大饭店,自己花钱宴请老徐,上的都是硬菜。郭子流着泪说,徐哥,兄弟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

所长说,徐哥,我知道你忘不了咱这个所,以后还是和以前一样,我当家你说了算。

老徐开始没吱声,低头一杯接一杯地“干拉”。那俩人像开所务会似的,你说一段,他讲一段的,后来都不说了,三人举杯就干,喝着喝着就拢不住了,就哭,三人哭得天昏地暗的,尤其老徐,那天像个小孩子哭得相当壮烈。

饭店老板姓任,叫学文,绰号“老文”,山西五台人。他和老徐处得挺铁,听说老徐又调回所里了,挺高兴,兴冲冲地准备过去敬老徐杯酒,推门一看,被这场面吓得要命,带上门转身捂着胸口对人们说:额的个亲娘,当警察的恁还这样,额的个亲娘……

 

 

(原载《啄木鸟》2017年第10期)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