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6年度散文诗歌卷——我的警察兄弟(十三)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支奕

 寂寞而听着海风也是好的

雨把舷窗砸得咚咚响。我坐在座位上,上下颠簸。身旁的朵朵已经虚弱得把头埋进臂弯里。她晕船了。作为一名走南闯北的记者,朵朵来过几趟嵊泗,说起近四个小时的船程,她摘下眼镜,红润的脸蛋有些苍白。

枸杞岛码头。我和朵朵像两个醉汉,踉跄地上了岸。雨弱了,风还在。我忍不住回头,远海一片湛蓝,近处忽成碧绿,果然和定海褐黄浑浊的海水有着天壤之别。

“真黑啊!”看到来接我们的海岛民警——皮肤黝黑的雷哥,朵朵忍不住笑了。

雷哥是土生土长的枸杞人,性情爽利,一路上热情地介绍着风土人情。

枸杞距离公海只有二十海里,是中国最东边的住人海岛。盛产贻贝,有12万亩贻贝养殖基地,是“中国贻贝之乡”。岛上的枸杞派出所是全省最东边的治安派出所,辖区有三十三个大小岛屿,海陆总面积一千六百余平方公里。

这个东海小所只有八名民警五名辅警,但是已经收获了很多荣誉:全省“最美警察集体”、全省公安机关爱民模范集体、全市“美丽派出所”……

敏锐的记者闻讯而来,朵朵便是其一。我们很快就见到了所长郑嵊,他笑起来有两个很深的酒窝,让人印象深刻。作为海上牧场的守护者,郑嵊几乎不回家,他边笑边挠头:“坐船回趟镇上太费时了。”为了能照顾他,他的妻子主动申请到枸杞小学支教,带着读小学的女儿一起上了岛。这位警嫂也是笑吟吟的:“一家人在一起才是家呵。”

听当地老百姓说,海边礁石上长着一种石艾草,只有嵊泗有。这草看似柔弱,但风雨不摧,坚韧不拔。像石艾草一样扎根海岛,这是我对郑嵊的理解。

陪我和朵朵下辖区的民警叫王杰,二十八岁。我们跟着他走街串巷,看街边的老百姓熟络地跟他打招呼,仿佛看到电影《今天我休息》里的场景,男主角也是个和群众打成一片的好民警。

朵朵想体验海上警务工作,我们搭上渔民李师傅的船,“慢摇”到王杰片区的海上临时警务室。

为了打造“平安海上牧场”,枸杞派出所在贻贝养殖基地设立了责任区。王杰把办公室搬到海上,方便为群众尽快解决问题。

浪花上的警务室,随着海潮起伏不定。朵朵小心地挪着步,我也有点儿头晕。一个二十多平方米的海上平台,上头搭了间红蓝色的简易小木屋。养殖户有啥事,就划渔船停靠。

今年3月,有辆载海鲜的货船下半夜误闯了渔民老李的贻贝养殖区。老李知道后,清晨4点打电话给王杰。王杰立即找来几个“老娘舅”,在海上临时警务室为双方调解,早上6点多双方握手言和。

晚上,我们一起沿海滩散步,问到枸杞有没有什么大案子,郑所长说,枸杞民风淳朴,几近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这里案子少,老百姓最怕的其实是台风,一个台风就可能让养殖户损失上亿元。台风一过,民警要赶去桁地查看贻贝损失,调解矛盾纠纷。海上风浪大,民警边呕吐边工作,一天十六个小时在海上,活脱脱晒掉几层皮。

我和朵朵听着潮涨潮落的声音,眺望着远方黑漆漆的海面,似乎也想念起了家里那盏温柔的灯光。

“寂寞而听着海风也是好的。”雷哥突然冒出一句话,大伙儿都笑了。

 

 

(原载《平安时报》2016年7月14日)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