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6年度散文诗歌卷——我的警察兄弟(十)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王菲

 暖暖的“你很好”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我很喜欢这句话,也时常用这句话提醒自己“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很了解自己的性格,所以我也从不奢望办事的群众夸奖我,一直安慰自己本分地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了。但是2015年3月19日,我却把“奢望”意外地变成了现实。

那天上午,我正在窗口办公,一位夏姓老人来到我面前,递来了几张户口注销证明,很客气地说:“小同志,你看我这回能迁了吧?”这位老人我有些面熟,但具体叫什么不记得了,第一次来是2012年,询问我如何将别处的户口迁到我们所辖区。我查询了一下,发现他家户口里有四口重户的信息,我当时告诉他必须注销掉那些重户,才能办理迁户手续。他当时答应得很痛快,但是往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等到上级下派任务需要处理重户工作后,我又根据其在别的派出所已办理身份证的情况将其在我所的重户做了删除注销处理。2014年时老人又来到所里,但因为时隔久远,又赶上停电,我对他家的户口是否做了处理没什么印象,所以又告诉他要想迁户口就得先把重户的人先注销掉。又一晃一年过去了,等他再次来了,我用电脑一查询,发现乌龙了,因为两个所的户口全没有了,我这边在2012年年底就给删除了,而另一个所是在2015年删除的。我当时冷汗就下来了,心想如果自己2014年时把他的名字和联系电话记下来,等到有电的时候给他查一下,发现已经被注销了,就可以联系他直接把别的所的户口迁过来。这下可好了,两边都删掉了。

我红着脸将情况和那位大爷解释了一下,并告诉他因为他儿子的结婚证是用别的所的身份证号办理的,为了避免以后造成结婚证与身份证号不符的问题,我给他按照结婚证上的身份证号补录,也做好了挨骂的心理准备。可没想到大爷却嘿嘿一笑说:“没事,没事,都怪我们家事办得不对,和你没关系。你就按照你想的给我办就成,别的我没意见。”我一听,顿时感觉很惭愧,于是把老人家需要补办的手续都准备齐全,自己风风火火地赶到局里给他办好了。

等我回来给他打户口本的时候,那位大爷像唠家常一样和我说:“我以前就不乐意来派出所,但是现在我就愿意听你说话,你说得明白,按照你说的办一点儿都不费事。”我一想我的破脾气,顿时很尴尬,说:“您快别夸我了,我属烂土豆子的——不抗夸。就我这脾气,可没有人说好的。”“可不能这么说,你说话办事利索,我都能听明白,按照你说的准备,准能办好。他们不说你好,但心里都记得你的好。要是有人说你不好,也是他们没好好听你说话,怪不得别人,不用理会他们。”

虽然大爷夸奖我的话不多,但我那一天的心情都像掉进蜜罐里一样,很甜也很腻。尽管我坐在窗口只有四个春夏,但是看惯了形形色色的人,已经对别人是否理解我们的工作不抱有幻想了,这时候忽然有个人说一句“你很好”,心里真的很暖。

 

 

(原载《派出所工作》2016年5月)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