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6年度散文诗歌卷——我的警察兄弟(九)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赵伟平

 那年除夕那顿年夜饭

走过知天命之年,半世纪的岁月轮换,所历除夕都已随着时光流逝渐渐淡出记忆。然而1998年的那个除夕,那顿年夜饭,却不仅没有淡忘,反而越来越清晰,成为了我情感世界里乃至整个生命中永远的珍藏。

那时,因为在县公安机关指挥中心工作的原因,几乎每年的除夕我都在机关值班,待命出警。那年除夕下午,我和马波、杨发秋等几个人坚守在值班室里,履行着警察的神圣使命。望窗外,巍巍太行山银装素裹,漫天大雪如玉龙般在天地间飞舞,耳际几声零星的鞭炮昭示着这个人间传统节日的祥和。我们盯着电话机,生怕在这时有报警电话声响起。因为那不仅意味着我们要在冰天雪地里出警,而且表示一定有人在这个喜庆的节日里遇险遇难了。一直到下午5时,110报警服务电话无声地在那里坚守着宁静,我们心中都有一种兴奋的释然和轻松。

将近下午6时,夜幕在万家灯火的辉映下渐渐拉开。我们在心中默默祝福:1998年的除夕,愿你宁静祥和。忽然,值班室的门被人一下撞开,接着挟风裹雪地扑进一个人来。我们立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那人浑身是雪,边扑打边喊:“快去救救我爹,我爹被人扣住了。”

来人姓张,自称是县东南部的西沟乡人。五年前,其父张老汉因做生意欠下他人外债四万元。腊月二十四日,对方约张老汉到东寺头乡焦底村见面。直到年三十,张老汉还未返家。张某便前往焦底村问询。对方说不给钱就在这里住吧。张某和对方吵得不欢而散。眼看年三十夜了,一家人不能团圆,张某只好来公安机关报警求助。

听罢张某的陈述,我当即向政委董书理作了汇报,董政委指令:迅速赶赴焦底村,会同东寺头派出所查明事实,快速处置。

于是,在万家灯火阑珊,一片辞旧迎新的爆竹声中,我和马波、杨发秋等民警迎着凛冽寒风,携着漫天飞雪,驾驶吉普车向太行深处、距县城四十多华里的焦底村驶去。

一路上,雪深过尺,车子走走停停。当行至东峪沟岭一陡坡下时,车子怎么也上不去了。无奈之下,我只好踏雪步行一华里,喊来西沟村中正阖家团圆的村民们帮忙。大家好不容易才将车推上了坡。随后,在村民们惊诧的目光下,我们又继续前行。由于雪深路滑,我们小心翼翼地用两挡行驶,谨慎地转动着方向盘,不敢停下,生怕在路上搁浅。当走到山顶时,水箱早已开锅。我们只好披满身雪花在太行山巅的东峪沟岭上待发动机降温。这时,随着暗夜中两道灯光射来,接到110报警服务台指令的东寺头派出所所长常立平也驱车赶到了。我们便一同向焦底村驶去。但焦底村是个小山村,道路不通,距村还有三华里时,我们只好弃车步行进村。

除夕夜20时多,当我们披满身风雪,踏声声爆竹走进张老汉被困的王姓农家时,王老汉一家和张老汉惊呆了。王老汉抖抖索索地在身上摸了半天,摸出半盒秋叶烟递给我们,我们急忙婉辞了。王老汉一个劲儿地说:“看这么大的雪,这大过年的,又让你们来了。”我们说明来意后,便围坐在燃着木炭的火盆前,详细向他们了解起这起“非法拘禁案”的始末。

原来,王、张两人是亲戚。五年前,两人做党参生意,由于对市场了解不够,张老汉贩党参一下子赔了四万元,而这些党参是张老汉从王老汉手里赊欠的,王老汉的党参又是赊购村民的。几年来,张老汉无力还款,而王老汉赊欠党参的村民又屡屡上门催要。王老汉碍于亲戚情面,无奈只好变卖家产给村民们结算党参款。可就算将家里的牲口、电视等能变卖的家什全部变卖,仍有二万元党参款未结清。时下年关将近,村民们又上门要款,王老汉只好让张老汉前来商量如何还款,而张老汉实在无款还债。王老汉想到自己变卖家产等生活困难都因张老汉而起,遂与其争论。由于话不投机,一气之下便留张老汉住下,让其自己对过年来要党参款的村民们交代。于是就发生了这起“非法拘禁案”。

王老汉边说边唏嘘不已,其女儿在一旁早已泪流满面,指着空旷的屋子说:“看我们还怎么过啊,我家还有什么啊?”

这确实是一起非常棘手的“案件”。如何才能化解矛盾,既让张老汉能回家团圆——合情;又让王老汉能走出因张老汉欠款而造成的困境——合理?在一起稍作商量后,我们确定了化解矛盾,尽快解决债务的处理办法,并分别对王、张两位老人进行谈话。

张老汉听了我们的谈话后,一脸羞愧地说:“哎,罪过啊,我欠了亲戚的钱,又给亲戚造成了这么多的困难,我对不起亲戚,也对不起你们啊。可我真没办法还钱啊。人家让我留下,我就留下吧,谁让我欠了人家的钱?这可不是人家扣留我。我可该怎么办啊?”

王老汉更是一脸诚恳地说:“哎,我也是无奈啊!为了亲戚我哪还有家啊?你们看我犯了什么法,就处理我吧。”

面对两位老人坦率的陈述,我们立即采取措施,分头行动,解决两位老人的问题。此时已是除夕夜22时,远处有零星的迎新爆竹响起。在这个除夕的寒夜里,我们踏雪将村干部找来,终于达成了让张老汉回家团圆,张老汉的儿子负责在元宵节前为张老汉还款两万元,其余两万元于1999年年底还清的协议。王老汉拉着我们的手老泪纵横,张老汉的脸上也有了生气。

当我们起身告辞时,突然王老汉的妻子和女儿将四碗热腾腾的饺子端到了我们的面前,王老汉紧紧抓住我们的手说:“快吃点儿吧,大过年的,为了我们的事真难为你们了。”尽管此时我们早已是饥肠辘辘,饺子的香气沁人心脾,但想到王老汉的家境和人民警察的纪律,我们坚持不吃。王老汉沉默良久,突然端起一碗饺子,两手高举,双膝就要跪地。我们慌了,急忙上前搀起王老汉,盛情之下,我建议大家和王老汉一家吃一顿年夜饭。我们将四碗饺子分成十份,给张老汉和他的儿子各端了一份,围坐在火盆旁和王老汉一家吃起了这顿终生难忘的年夜饭。

端着这碗饺子,我思绪奔涌,情不能已。这是怎样的一碗饺子啊?它们静卧在粗瓷大碗里,热气在身上升腾,煮裂的饺子皮微微张开,呈紫红色的萝卜馅跃跃欲出,有几滴香油在饺子身上吃力地映射出些许光亮。我的心中涌动着万千感触。这分明是一颗颗老百姓坦诚率真的心,分明是群众对我们的最高奖赏,分明是人民警察和老百姓之间鱼水相依的亲密象征。虽然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们未能同家人在一起团圆,欢度除夕,迎接新岁,但我们却感觉到这间寒气袭人的屋子里在沸腾着热情,洋溢着温暖,微笑爬上了每个人的脸。家的感觉,团圆的欢愉,充盈了这个农家小屋。

告别王老汉一家,和张老汉父子返程时,已是午夜,新岁的钟声已经敲响,迎新的爆竹响彻天际。

这件事情虽已时过经年,但却在我心中一直珍藏着。那是我人生中将永远铭记的一个除夕,那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一顿年夜饭。王老汉一家坦诚率真的邀请;粗瓷大碗里,七个升腾着感情热气的饺子……那是我人生中吃的最有味道的一顿年夜饭,碗中盛满了真情、理解、亲切、信任……

啊,1998年,那个永远的除夕,那顿永远的年夜饭。

 

 

(原载《人民公安》2016年11月)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