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6年度散文诗歌卷——我的警察兄弟(三)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杜从俊

 郭警官的大年夜

夜色渐渐铺满了大地,似乎很满意夜色的早早降临,空中绚丽的烟花迫不及待地竞相在夜空中绽放,红的、黄的、粉的……虽然它们的生命无比短暂,但都比着劲儿努力地证明着自己的存在。

透过窗花和氤氲的蒸汽,郭警官的妻子带着一双儿女在派出所厨房里为大年夜值班的民警们的年夜饭忙碌着。这已经是她第三次带着一双儿女在派出所里过年夜了,她也说不清为了什么,但总觉得一家人过年时能够守在一起就是幸福,而这幸福就像入口的琼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她也从来没有埋怨过,为什么丈夫连续几年都是年三十值班。

热气腾腾的饺子出锅了,队员们争先恐后地搭把手,一下午的劳动体现在满满一桌的年夜饭上。看着丈夫和他的战友们各种各样的吃相,她欣慰地笑了。大家以水代酒,在所长的带领下相互表达着新年的祝福和心愿,这年夜饭虽简单,却凝结着战友之间淳厚的情谊。过年了,这帮率直的汉子虽然不能守在父母身边,但他们觉得,辖区群众都能平安快乐地守岁,就是他们年夜的最大心愿。

在派出所,警情当然不分你是过年还是不过年,反而越是过节警情越是尤其的多,似乎要为这和谐的一幕加上点“片花”,一起因酒而起的警情电话接到了郭警官的手机上。警情就是命令,郭警官扔下饭碗带上队员紧急赶往事发地点。清冷的大街比起白日的繁忙又似多了份含蓄,但路灯下两个人比着劲儿的争吵声却破坏了这份含蓄。原来,同在饭店吃年夜饭的两家,因争抢上菜的节奏产生了争执,一方不让一方,就吵到了大街上。郭警官赶紧将双方各拉到一边,苦口婆心地劝说。本是看着警车赶到就不想把事闹大的双方,在郭警官的劝说下各自找个台阶,握手言和。

“派出所吗?我家的煤气罐着了”。“派出所吗?抓紧来,我孩子的手放烟花时给炸着了”。“派出所吗?快过来看看,我停在门前的自行车不见了。”……

时钟滴滴答答,指针分明很慢却又像在跑。

一个个警情处理下来已是凌晨,为了不耽误丈夫的工作,郭警官的妻子执意带着一双儿女步行回小区。目送妻子和孩子的身影在路灯下一会儿伸长,一会儿缩短,渐渐隐没在夜色中,郭警官回到值班室认真地整理起案卷,不整理好当天的案卷就睡不好觉,这,也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

夜已深,偶尔还能听到零星的烟花在夜空中孤独地嘶叫,派出所值班室的灯,依然还在亮着。

 

(原载《沂蒙公安报》2016年2月5日)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