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6年度精选纪实文学卷——铁笼沉湖(九)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陈虹

目录

——杭州下城“6·10”千峡湖铁笼沉湖杀人案侦破纪实 / 孙侃

天不藏奸 / 闫平

重走长征路:侗乡苗寨的“边关大将” / 欧阳伟

我在意大利当巡警 / 胡杰  吴迪

女法医的无瑕人生 / 吴迪

飞行,女警的青春梦——记上海市公安局警务航空队飞行员卜佳露 / 曹国柱

洗刷灵魂的“青春组”——记天津市公安局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青少年监室 / 谢沁立

360张汇款单 / 谢沁立

看见·发现——小记上海市浦东新区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八队民警黄剑辉 / 陈虹

社区民警高宝来 / 张和平

西子湖畔的温暖警营 / 马树德 

草根警察的滴水人生 / 夏晓露

 

看见·发现——小记上海市浦东新区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八队民警黄剑辉

2005年,黄剑辉从计算机专业毕业,因为割舍不下童年时“当警察”的梦想,他放弃了通用公司软件工程师的高薪职位,穿上了梦寐以求的警服。那一年他才23岁,勇敢地选择了自己人生的高度,从此像凝立山巅的雄鹰,展翅翱翔。

作为分局刑侦支队视频侦查大队的探长,他一次次成功挖掘出潜藏在监控屏幕后的真相,一次次演绎着“鹰眼”背后的故事。

利剑出鞘,光辉四溢,人如其名。

看见的,看不见的

人们常说,世界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而监控探头背后的“鹰眼”则是刺破嫌疑人面纱的利剑。

2013年12月19日9时,分局接到110报警称:凌河路491号一游戏机房的老板陈某和小工周某倒在血泊中。民警赶到现场后,发现二人已死亡。经法医初步鉴定,死者生前是头部遭钝器猛烈击打致死,死亡时间在当天凌晨1点至4点之间。

嫌疑人是谁?为什么对被害人下如此毒手?一夜之间连失两条人命!如此影响恶劣的案件顷刻间迅速在案发地周围被口口相传,附近老百姓人心惶惶,安全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这么棘手的案子沉甸甸地摆在了黄剑辉的面前,瞬间一股压力向他袭来,他迅速带领组员赶赴现场。

如果以为做“视频监控”只是看录像回放就能破案,那就错了。不是每一个现场都有监控探头,也不是每一段录像都会完好无损地全方位为你情景再现。侦查员千辛万苦找来的图像资料很可能只是一些支离破碎的图画信息,需要我们的视频监控人员充分利用自己多年的工作经验和敏锐的观察力以及缜密的思辨能力去逐步发现潜藏的线索,推测并用事实证据不断印证,从而还原填补图像信息的空白,使之成为完整有力的证据。

案子刚上手就让黄剑辉和专案组陷入了困境。案发现场的监控录像资料画质差,案发房间处在游戏机房的监控视角范围之外。经过实地走访后了解到,这家游戏机房平日里生意不错,进出人员很多,周围是流动人口和本地居民的混杂居住区。如何寻找侦办的突破口呢?黄剑辉经过和领导的商议,立刻安排人手开展工作:一组人员调取路面监控录像进行分析,寻找可疑迹象;另一组人员用“土办法”,以案发地为圆心扩散排查范围,挨家挨户进行走访收集有价值的线索。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黄剑辉心里明白,随着时间的推移,犯罪嫌疑人留在现场周围的痕迹会遭到更多破坏,侦办的难度会越来越大。他若有所思地看着监控录像,同时拿着笔记本将出现在监控范围里的人员体貌特征和进出时间逐一记录。

几番分析无果后,他重新翻阅笔记,“三轮车”三个字引起了他的注意。北风呼啸的半夜,骑着三轮车是回家,还是要去哪里?黄剑辉迅速提笔记录他心中一连串的问号,长舒一口气,差点儿让这个暗藏线索又极为普通的画面骗过了眼睛。

“一种感觉!”说到这里,黄剑辉一改先前讲述案情时平静的语气,突然激动地说。他相信自己的感觉,这种基于对案件精细化“分解”后产生的直觉。

“倒回去看看!”黄剑辉滑动手中的鼠标。三轮车进出视频中间有一段较长的“真空时间段”。去哪里了呢?进出视频时,三轮车车斗都是空的,显然不是装卸货物。为谨慎起见,他还走访了案发地附近的一家通宵超市。据营业员回忆,图像中的三轮车没有来他们店里装卸过货物。在排除了多名嫌疑对象后,这名骑三轮车消失在夜幕中的青年人嫌疑陡然上升。此时,是案发当天下午4时 。

他是谁?住在哪?现在什么去向?一连串新的问号盘旋在黄剑辉的脑海中。

黄剑辉一边不断回忆着监控画面中那个背影的最后去向,一边心里思索着三轮车这条线索。他安排人员兵分几路,对此火速开展排查。垃圾成堆的菜市场、阡陌交通的羊肠小巷、尘土飞扬的施工工地、臭气熏天的废品回收站……便衣民警的身影在落日余晖中不断地穿梭在每一个犯罪嫌疑人可能出现的地方。

兵贵神速,黄剑辉和他的团队锲而不舍地追寻赶超了时间。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民警在五莲路附近找到了那个骑三轮车消失的青年人吴某。

到案后,吴某供认了其犯罪事实。因为在陈某开设的游戏机房花掉了好多钱,他心有不甘,试图讨回一部分,被陈某拒绝后,穷困交加的他难以抑制心中的怒火,连夜潜入游戏机房将熟睡的陈某和周某残忍杀害。行凶后,为了不引起别人怀疑,他还曾“若无其事”地在菜市场卖过蔬菜,想过几天再出去避风头,不料民警在案发后的24小时内就将他抓捕归案。

虽然破案的速度很快,但是整个过程充满了曲折与艰辛,闪耀着集体力量的光芒,也显现着黄剑辉特有的智慧与担当。如果轻易放过那个一闪而过的模糊背影——一个只有几秒钟的画面,后果很可能是凶手人去楼空、逍遥法外。

看到的未必如你所想

荣获市局嘉奖1次、分局嘉奖3次,荣立个人三等功1次,2015年被评为分局“优秀刑侦民警”。黄剑辉年纪轻轻,就有了诸多荣誉。面对这些荣誉他似乎感到肩上的责任更重了,他说:“荣誉只是过去,如果拿不下眼前的案子,说啥都是空的。”是啊,刑侦人特有的荣誉感,永远属于现场、属于破案的一霎,也渗入了办案过程。

2014年10月底的一个傍晚,杨高北路一家酒吧内有人持刀行凶,酒吧老板娘顾某倒在血泊中,送医后抢救无效死亡。

案发后,浦东分局会同市局相关单位立即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并迅速锁定四川籍曾某有重大作案嫌疑。

破案进程的推进需要视频监控的支持,黄剑辉一上手就开启了“分析模式”,此时离案发后的接报时间已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他带着几个民警对案发地附近展开地毯式搜查,结果一无所获。随后,又调取了犯罪嫌疑人可能藏身的几个小区的监控录像,依然没有进展。

根据手中的线索来看,首先,现场目击者称看到嫌疑人冲出马路逃走了;其次,监控录像中的确看到曾某的身影在昏暗灯光下冲出马路。明明就在眼前,怎么就平白失踪了呢?案子到了这里,似乎陷入迷局。

此时,黄剑辉又重复了他刚接手案件时的判断:“他可能还在马路绿化带里。”说这话时,他静静坐在屏幕前,布满血丝的眼睛始终盯着画面,就像守候猎物的猎人。

“怎么可能?这么长时间了,他会不逃远?”

在几声质疑声中,黄剑辉对自己的判断并没有动摇。是感觉,也是经验。

终于,一个多小时后,从绿化带丛中鬼鬼祟祟地探出一个脑袋来,当他看到一辆出租车经过时,立即招手上了车。

“就是他!”大家惊喜的同时也暗暗佩服黄剑辉的判断。

民警很快找到了画面里那辆出租车的司机,因为犯罪嫌疑人蛮横无理没有给打车费,女司机对他记忆犹新,也回忆起了犯罪嫌疑人下车的小区名字。

民警对这一重大发现“如获至宝”,迅速对该小区展开摸排,不料犯罪嫌疑人又“失踪”了。

难道信息有误?

黄剑辉立即调取当晚的道路监控,录像中犯罪嫌疑人的下车点存在盲区,经过实地走访和比对之后,他判断犯罪嫌疑人下车点是附近一个与女司机讲述的路况和外围环境极为相似的小区。至于女司机提供的线索为什么有误,很可能是她在深夜孤身一人的情况下受到恐吓时产生的错误记忆所致。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侦查员们重新看到了希望。顺着新的侦查方向,很快在该小区内找到犯罪嫌疑人的痕迹。10月28日18时许,在挨家挨户地摸排后,民警在一幢居民楼的天台找到了蜷缩在角落里准备再次割腕自杀的犯罪嫌疑人曾某。到案后,曾某对自己因经济纠纷为泄愤而持刀伤害顾某致死的作案经过供认不讳。

看到了就绝不放过

“大案大加班,小案小加班”,这是视频侦查大队的民警们戏说的一句老话。在黄剑辉的眼中,案子没有大小之分,任务没有轻重之别。只要有案子,即使在新春佳节,也会毫不犹豫地放弃与家人团聚的时间,赶赴工作第一线。

2016年2月6日,也是农历“小年夜”,位于祝桥镇川南奉公路旁的一家金店被盗,店内失窃价值20多万元的金银首饰。案发后,刑侦支队会同相关单位迅速成立专案组,全力投入侦破工作。

经初步勘查,民警们确定犯罪嫌疑人是通过在墙上挖洞钻进金店的。作案手法很粗暴,但是留在现场有价值的线索很少。当调阅了金店监控录像后,黄剑辉和专案组同事们心里“咯噔”一下。犯罪嫌疑人有一定反侦查意识,他借着天黑进入金店后立即剪断电源,案发时监控摄像探头成了“摆设”。

又是一场智力较量!可黄剑辉喜欢,就像他喜欢编程一样,因为挑战成功后的成就感是无与伦比的。而想知道犯罪嫌疑人的作案过程和动机,必须实地查看,向“现场”要线索。

黄剑辉再次来到案发现场,看到与金店一墙之隔的旅馆正在装修,而金店旁有一条楼梯走道通往楼上的居民住户以及一家网吧。同时一个细节引起了他的注意,正在装修的旅馆墙壁上有几个装修时留下的拇指大小的洞,向里张望了几眼,房间内情况一览无余。于是,他向有关人员进行了询问,得知装修期间,每晚都是简单锁一下门,无人看管现场。

得到这些信息后,黄剑辉有一丝兴奋。凭借他曾做巡警时积累的经验,他判断这起案件绝非是偶然临时起意,犯罪嫌疑人肯定对旅馆和金店的房屋结构有所了解。那么,犯罪嫌疑人会不会进出时也像他一样对房屋“特意”留意了一下呢?

虽然这个揣测在心头跳动,但是为了保险起见,黄剑辉还是决定通过金店的监控录像做进一步分析。

专案组找来案发地周围所有相关的视频监控录像,黄剑辉在海量录像中寻找着那个可能与自己推断不谋而合的身影。定格、回放、放大、记录、核对……他不断地重复着简单又枯燥的动作,黑眼圈悄无声息地爬上了他的倦容。

“快看,这个人!”突然黄剑辉兴奋地从椅子上跳起来,立刻唤来其他同事。

 时间是案发前三天,2月3日,一个身影出现在金店门口,脚步稍稍停顿了一下之后迅速从画面中消失了。但是,没过多久,这个身影又出现在画面中。当店员不经意地朝门口看了一眼时,他若无其事地离开了。这一刻,屏幕前所有人的职业敏感性碰撞出了艳丽的火花,大家都露出了笑容。

可惜,监控画质太差,只能看到嫌疑人的体型,却看不清他的样貌。黄剑辉和同事们交换了一下眼神,“追”!一定要看看他是何方神圣。

通过对现场周边公安、社会监控信息的细致梳理、比对,进而发现嫌疑人于2月2日在附近的一家网吧出现过,随即其庐山真面目“浮出水面”。

不料,之后的抓捕并不顺利,顺着监控录像中嫌疑人离开的轨迹,专案组趁热打铁寻迹出动,可一连排摸了好几公里也没有找到嫌疑人,他竟匪夷所思地失踪了。

经过一番周折,终于找到了嫌疑人的落脚点——一个桥洞,可惜晚来一步,嫌疑人溜之大吉。

时间就是战机,尽管新年的钟声已经敲响,可是案子侦破到这个节骨眼上,黄剑辉心里清楚他离犯罪嫌疑人有多“近”,他丝毫没有松懈,而是一鼓作气,一追到底!他和同事们调用一切可利用的道路、场所等监控录像,整理出一系列犯罪嫌疑人的去向轨迹,待汇总其他侦查手段获取的信息后,视线焦点直指江苏省。

大年初二凌晨,民警昼夜兼程赶赴江苏省苏州市犯罪嫌疑人蔡某的落脚点,蔡某在睡梦中被抓捕归案。大部分被盗物品及35万元现金被追回。

结束语

在两个年幼的孩子眼里,黄剑辉是个连周末也不在家的“陌生爸爸”;在同事们眼里,他是个内敛机智的“老好人”;而在犯罪分子眼里,他定然是个不可思议的神探。经过岁月的沉淀,爱好爬山探险的他,此时更像羽翼渐丰的雄鹰,时刻准备迎风高翔,雷霆出击。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