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6年度精选纪实文学卷——铁笼沉湖(八)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谢沁立

目录

——杭州下城“6·10”千峡湖铁笼沉湖杀人案侦破纪实 / 孙侃

天不藏奸 / 闫平

重走长征路:侗乡苗寨的“边关大将” / 欧阳伟

我在意大利当巡警 / 胡杰  吴迪

女法医的无瑕人生 / 吴迪

飞行,女警的青春梦——记上海市公安局警务航空队飞行员卜佳露 / 曹国柱

洗刷灵魂的“青春组”——记天津市公安局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青少年监室 / 谢沁立

360张汇款单 / 谢沁立

看见·发现——小记上海市浦东新区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八队民警黄剑辉 / 陈虹

社区民警高宝来 / 张和平

西子湖畔的温暖警营 / 马树德 

草根警察的滴水人生 / 夏晓露

 

360张汇款单

“李树园,收汇款单!”听到门外邮递员的喊声,李树园一边答应着,一边拄着双拐慢慢挪动身体,来到门外,签字、取单。回到房间,他仔细看看手中的汇款单,然后恭敬地放在桌上,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破旧的本子,先是翻开中间的一页,写上日期和“金额300”的字样,再将本子往后翻,在写满“正”字的一页上,将最后一个“正”字写上最后一笔横道。做好这些,李树园合上本子,将本子捧在怀里,闭上眼睛,摩挲着,就仿佛那破烂的本子里记录的数字和笔画有温度一样。

不用去数那一本子的“正”字有多少,李树园知道一共有72个“正”字,一共360次汇款。从28岁那年起,到今天,每月一张,他整整收了30年的汇款单。30年,30年,如果没有这些汇款单,如果没有“杨一民”的帮助,我哪里会活着?我哪里会有这个温暖的家?李树园这样想着,不觉眼角有泪流出来。

“杨一民”是汇款单上的署名。从1986年开始,每个月初,家住天津市和平区的居民李树园都会收到一张汇款单,50元钱,收款人清清楚楚是汇给李树园的,汇款人“杨一民”。轻薄的一纸汇款单拿在手中,李树园却觉得沉甸甸的。但杨一民是谁呢?李树园并不认识。他便托片儿警杨军帮他打听一下这位好心人的情况,他想当面谢谢“杨一民”。

那时候,天津市公安局和平分局劝业场派出所民警杨军从警校毕业工作满两年,刚刚接手社区工作。劝业场是天津市最为繁华的地区之一,但与高楼大厦相邻的老旧房子尚未改造,许多居民住在低矮的平房里。李树园的家就在劝业场附近的一个小胡同里。为了尽早熟悉社区的情况,踌躇满志的杨军在师父的引导下,掌握了辖区内一些生活困难家庭的情况,他挨家挨户地走访。也正是由于他的这次走访,结识了李树园一家。

1

杨军一直记得30年前的那一天。

那一天,寒风刺骨。杨军穿过狭长的小胡同,敲开了李树园的家门。还没进屋,眼前的情景就让他感到担忧,由于年久失修,8平方米的小屋在大风中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可能被摧垮。

走进房门,简陋的几件家具塞满了小屋,一家三口人正在吃的午饭更是让杨军两眼发酸,他想不到在自己的辖区,还有生活如此贫困的人家。狭小的饭桌上,只有一盘清水煮白菜、一小碟酱油,主食是几个窝头。房屋低矮,个子高大的杨军不自主地驼着背,低着头。站在他身边的两位白发老人一边有些慌乱地搓着手,一边对杨军说:“别人家都能变着花样改善伙食,我们没钱,一日三餐都是一样。但没啥,我们很知足,毕竟还有个落脚的地方。”一位年轻人则坐在桌子边,并未站起身来。他身边的床上散乱放着几本书和一副简陋的拐杖。他就是李树园,从小患有小儿麻痹症,双腿不能行走。

那一天,杨军在这间小屋,在水煮白菜的气味中,了解到一家人生活贫困,靠两位老人打零工维持生活,李树园在家糊火柴盒,做些简单的家务。李树园虽然肢体有残疾,却是一个特别好强的人,凭自学完成了高中的课程,虽然没能再次走进校园,但在他身边触手可及的地方,都是书籍。生活虽然贫困,但他这种自强不息的精神,令杨军震撼,而一家人和和气气相互依靠的那种氛围,让杨军感动。

走出李树园的家门,杨军径直找到居委会,从自己上午刚发的100多元工资里面抽出50元钱,请街道主任转交给李树园。接着,他又直奔市场,买了米、面、油等生活必需品,送到李树园家中。他还找到房管站,请师傅们为李树园家修缮房屋。

面对与自己年龄相仿的杨军,李树园不知道说什么好,老母亲更是撩起衣襟擦拭眼角。生活必需品,几经劝说,老母亲留下了。街道主任转交的50元钱,却两次被性格倔强的李树园退了回来。他说:“杨警官,谢谢你的帮助,但这钱我们不能收。”

几天后的一天,杨军兴冲冲地走进李树园家。他对李树园说:“我一个同学的亲戚是做生意的,他得知了你们家的情况,愿意每个月资助你们。他会汇款给你,你一定收下啊。”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李树园疑惑着。“嗨,你要是不相信啊,这是那个人的电话,你可以去问问。”杨军走后,李树园将信将疑,拄着拐,一步步挪到胡同门口的小卖部,拿起公共电话。“喂,我是李树园。您是要帮助我们家吗?”“啊,是李树园啊,我知道你们家的事情,我做生意赚些钱,帮助你们一家没问题。你就等着收汇款吧。”电话很快被对方挂掉了,李树园甚至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汇款单很快到了。50元!50元!李树园一家传递着这张汇款单,细细读着上面的每一个字。那一晚,李树园睁着眼睛,听着窗外的风声,一直没有睡着。

那一年的冬天,是一家人心中最温暖的冬天。李树园不知道,幸福的日子,就这样随着民警杨军的到来,随着汇款单的到来,一天天走近他们这个贫困的家。

2

杨军答应着李树园查找“杨一民”的请求,却迟迟没有下文。杨军说:“我的同学说他亲戚不让查找,咱就别找了,尊重他吧。”有那么一次,李树园问杨军:“杨一民就是你吧?”杨军说:“好兄弟,你就别猜了。杨一民不是我。”

汇款单一月一次准时到,而杨军一周两次,更是准时到李树园家看望。因为工作繁忙,杨军还总是休息日前来。杨军来了,从不空手,不是拎袋面就是买些蔬菜水果。他把树园视为自己的兄弟。他说:“兄弟有困难,哪有不帮的道理。”但他每一次来,不吃一口饭,不喝一口水。从那以后,李树园和父母视杨军为自己的亲人,家里的大事小情都要找杨军商量一下。

岁月如梭,不知不觉中,李树园年过30岁。看着老人一天天地衰老,已经成家的杨军心里着了急:该帮树园说门亲事,他的身边需要有人照顾他啊!年轻的杨军认认真真做起了红娘。在居委会的帮助下,来自河北省的小苏走进了李树园的生活。小苏离婚后带着年仅6岁的儿子来天津打工,正好租住在辖区内。小苏虽然手有一点儿残疾,但为人热情开朗。在众多好心人的撮合下,李树园与小苏成家了。8平方米的小房子贴上了红红的喜字。一年后,李树园有了小儿子李健。抱着自己的孩子,李树园笑着笑着,却哭了。这样的情景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

李树园的孩子们一天天长大,虽然家里贫困,但他们为自己有一位做警察的叔叔而感到自豪。在杨军的关照督促下,两个孩子健康地成长着,学习都很努力。每年春节之前,杨军都会带着两个孩子到商场去买新衣服。通过多方协调,他还为李树园一家申请到了一间面积为60平方米的廉租房。看着一家人搬进宽敞明亮的大房子后的那股兴奋劲儿,杨军心里特别高兴。

为了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一次,李树园写了一封感谢信,摇着轮椅到了和平分局,想把这封信亲自交到分局领导手中。不承想,他在分局门口碰见了杨军。弄清楚来意后,李树园被杨军“轰”了回去。

2006年,李树园的母亲身患重病,弥留之际,老人唯一的愿望就是要见杨军最后一面。当杨军赶到医院时,老人拉住杨军的手说:“孩子,谢谢你,帮了我们一家!”

3

每个月一次,杨军上午拿了工资,下午就走进邮局,他特意到一个远离辖区的邮局。李树园的汇款是杨军寄的,他就是“杨一民”,一名普普通通的民警。

第一天走出李树园家时,杨军就想着要为这个贫困的家做些什么。片儿警,不是要让我管辖的一片儿居民都平安幸福吗!化名汇款,李树园能够接受,还尊重了他。对,我就这样做下去。汇款从最初的50元钱,到后来的100元、150元、200元、300元。杨军省吃俭用,为此戒了烟,衣着也很简朴,手机一直用着最普通的款式,直到现在。

杨军没有把自己寄钱帮助别人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的妻子和女儿。每月去邮局,开始时是他的一种责任,后来则成了一种习惯。每当他在汇款单上有意识地换种笔体写下“杨一民”时,他都觉得很欣慰,自己的微薄资助能够换回一家人生活的希望、生活的盼头,能够让一家人的脸上有了笑容,日子过得不再拮据,这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啊!杨军觉得汇款的过程也升华着自己,李树园一家让自己知道警察的职业虽然平凡,却那么伟大。做片儿警,他尽职尽责,帮群众,破小案,守护平安。后来做经侦民警,他依然尽职尽责,办案过程中抵挡住种种诱惑,为群众追回数百万财产。

2010年的一天,杨军照旧到邮局汇款,他正低头填写汇款单,旁边一个人拍拍他的肩膀:“老同学,给谁汇款啊。”杨军一抬头,是自己高中时的同桌。杨军说:“嗨,没什么,给一个困难户汇点儿钱。”一听这话,老同学拉住杨军,详细问起来。杨军见瞒不过同学,便简单说了经过,最后还不忘说一句:“别和别人说啊,让你嫂子知道了不好。”

但同学传同学,事情就这么传开了。杨军的爱人知道了,嗔怪道:“竟然连我也瞒着,还不相信我呀。要帮咱们一起帮。不过,你用买烟的钱去帮助别人,我支持。”女儿小希也知道了:“爸,我大学毕业了,以后去邮局跑腿儿的事情我来做吧,您总说能够帮助别人是快乐的事情,让我快乐吧,您多休息一下。”

李树园是从媒体记者的口中知道的,知道帮助他20多年的“杨一民”就是多年来对他嘘寒问暖的警察兄弟杨军。那一天,李树园扔掉双拐,紧紧拥抱着杨军,而杨军用宽阔的胸膛撑起了李树园残疾的身体。

“兄弟,别再给我钱了,家越来越好,孩子们都大了。”

“再过一年,等李健考上大学吧。”

李健高考的那两天,是杨军将孩子送进考场的。看着孩子走进考场时坚实自信的脚步,杨军想,这不就是一家人未来的希望吗?李健考上了大学,“杨一民”的汇款依然如期而至,又是四年。

被李树园捧在怀里的破旧笔记本记录了30年来警察杨军走过的路,那横横竖竖写就的“正”字记下了警民之间简单而又无比深厚的情谊。那360张汇款单是带着温度的,炙热,浓烈。

李树园在自己的日记中这样写着杨军:“三十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但是有一个人的名字我永生不会忘怀,是他在我生活的转折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他就是我的好兄弟——民警杨军。”

在杨军的心中,他这样看待李树园:“我从未想过你要如何报答我,而我最想看到的是你的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红火,原因很简单:从踏进那8平方米的小屋开始,我就把那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