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6年度精选纪实文学卷——铁笼沉湖(六)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曹国柱

目录

——杭州下城“6·10”千峡湖铁笼沉湖杀人案侦破纪实 / 孙侃

天不藏奸 / 闫平

重走长征路:侗乡苗寨的“边关大将” / 欧阳伟

我在意大利当巡警 / 胡杰  吴迪

女法医的无瑕人生 / 吴迪

飞行,女警的青春梦——记上海市公安局警务航空队飞行员卜佳露 / 曹国柱

洗刷灵魂的“青春组”——记天津市公安局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青少年

监室 / 谢沁立

360张汇款单 / 谢沁立

看见·发现——小记上海市浦东新区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八队民警黄剑辉 / 陈虹

社区民警高宝来 / 张和平

西子湖畔的温暖警营 / 马树德 

草根警察的滴水人生 / 夏晓露

 

 

飞行,女警的青春梦——记上海市公安局警务航空队飞行员卜佳露

因为怀孕生孩子,卜佳露近二十个月没有摸过飞机了,她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心痒和手痒,那种感觉真如万只蚂蚁同时在挠心,她苦笑着摇摇头,做梦也没想到,飞行也会让自己“上瘾”。

在复飞的前一天晚上,卜佳露把衣柜里的飞行服拿出来。制服看上去还是很板正的,但卜佳露还是认真地熨烫了一遍,然后穿在身上,对着镜子照一照,虽然有的地方稍微有点儿绷,但总体上还算合身。她暗笑自己不像有的妈妈生完小孩儿,身材就完全变了形。说心里话,对于第二天的复飞,她心里还是有点儿隐隐担心的,自己这么长时间没有碰飞机了,会不会动作生疏,操作不流畅了?

第二天,坐在驾驶舱里,卜佳露原本以为师父会说,我先带着你飞两圈,找一下感觉。没料想,师父却说,你自己飞吧,没问题的,相信自己。说完,师父还朝她看了一眼,卜佳露从师父的眼神里读出了满满的鼓励。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启动飞机,先是将飞机稳稳地提起来,然后将飞机滑行到起降通道,在得到塔台允许起飞的指令后,一加油门,机头一仰,飞机犹如一只轻盈的蜻蜓,直冲蓝天而去……

那天她飞到临港新城,简单地做了一些训练,如斜坡落地、野外选场起降等,然后再原路返回基地。

飞了一个来回,过去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虽然动作没以前那么柔和,但还算比较流畅。卜佳露对第一次复飞的状态很满意,走下飞机,还特意拍了拍机身,像是在拍阔别数月的老朋友的肩头,随意而温暖。她在心中对飞机说,老朋友,我又回来了!

梦起

梦想,每个人心里都有。梦想就像毛茸茸的种子埋在身体某处,只等着催生它们的合适的土壤。有人幸运地遇到了,梦想就会生根发芽;有人则没有那么幸运,这个梦想就永远埋在了地下,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发芽,直至腐烂变成了尘土。

卜佳露无疑是个幸运儿。

1986年出生的她,从杉达学院英语专业毕业后进入一家新加坡企业担任总经理助理。如果不是偶然间看到那则招警启事,她或许现在还是一名身穿职业套装、出入摩天大楼的公司白领。

说起当初报考警察的动因,她坦言是对警察这份职业的崇尚,是对警校火热训练生活的向往。

2009年5月,卜佳露穿上了警服,成为上海公安高等专科学校“二专科”监管专业的一名学员。世上好多事情就是这么奇妙,说缘分也好,说机遇也罢,如果不是那则招飞启事,她或许现在还是一名整天与犯罪嫌疑人打交道的管教民警,可她偏偏却成为一名开直升机的警察。

这或许就是冥冥之中命运的安排,说不清,道不明。

12月的一天,校园里张贴的一则招飞启事引起了卜佳露的注意,市局警务航空队要在全市公安民警中招录“零起点”飞行员。一看到这则启事,她的内心就荡起了一层涟漪。因为飞行梦,从她小时候就萌生了,而且一直未断过。在上海石库门弄堂长大的卜佳露,看着天空一闪而过的流星,追着雨前低飞的蜻蜓,小时候她心里常想,哪一天自己也能像流星、蜻蜓那样在天上自由地飞来飞去,那该多好呀……

晚上她躺在宿舍的床上,把自身的条件和招飞简章上的一条一条要求对照,卜佳露发现自己没有哪一条不符合,简直像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况且这次招飞也没性别限制。有人说过,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她下定决心要去尝试一下,即使失败了,自己也就死心了,彻底断了那个飞行的念想。

卜佳露把报考飞行员的想法和朋友一说,各种态度都有,有支持的,让她一定要抓住圆梦的机会,也有嗤之以鼻的,劝她不要好高骛远,少做不切实际的事,甚至还有嘲讽的,说一个女孩子报考什么飞行员,这么辛苦干吗?女孩子应该安分守己,将来找个好老公嫁了比什么都强。对于朋友的各种态度,卜佳露笑了笑,没有作任何回应。

父母得知她要报考飞行员也大吃一惊,也打来电话问个究竟。从小到大,卜佳露的父母都比较民主,在面临某个重要决策时,他们都是先给出建议,然后让她最终拿主意。父母对她说,女孩子当飞行员,理想是好的,但这条路太辛苦,你可要想清楚了。卜佳露告诉父母,飞行是我从小就埋下的梦想,如果连争取一下的勇气都没有,我的人生就留下了极大缺憾,请你们给女儿一个圆梦的机会吧!父母还是通情达理的,他们最终尊重了卜佳露的选择。

父母同意报考是一回事,能不能考上却是另外一回事。众所周知,招飞体检是非常严格的,可谓是万里挑一。不光视力要好,身体也要好,身上不能有太大的疤痕,不能动过大手术……大到五脏六腑,小到一秒钟能背记多少数字,只要一个细微环节不过关,都意味着难圆飞行梦。

卜佳露说,测试项目很多也很特别,如体格测试中有一项转椅测试,专门测试考生的前庭功能。测试中,考生坐在电动转椅上,系上安全带,随着椅子每秒一圈地匀速旋转,旋转时,还要跟着转椅发出的“嘀嘀”声左右摇摆头部,转椅转了两分钟停下来后,要立即走直线。这么一转,如果有人满头大汗,面色发黄,或有呕吐现象,那就说明前庭功能不好,就要被淘汰了。又如协调、专注能力测试。考生来到一个荧屏前,上面有一个亮点在移动,要求考生控制一个类似鼠标的方框去追这个点,左手控制着方框的前后方向,右手控制着方框的左右方向,刚开始速度还比较慢,后来越来越快,在这种类似游戏的测试中,考官就要看考生的协调专注能力到底怎样……

通过体检、英语、心理测试等一系列近乎严苛的测试,卜佳露最后从190多名报名者中脱颖而出,成为一名准飞行员。

之所以说准飞行员,因为还要学习一年的驾驶理论和实机训练,如果测试不合格,照样上不了蓝天。

追梦

追梦需要勇气,更需要付出,当然,追梦的路上不会是一顺风顺的,总是曲折坎坷,甚至荆棘满地。

2010年3月,卜佳露被派往美国加州比利斯图飞行学院,开始了全英文模式的直升机理论和驾驶训练。

那天在机场和父母分别时,在进安检门前,卜佳露伸出双臂,和母亲来了个大大的拥抱。抱住母亲后,卜佳露突然感到鼻头一酸,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了,但她强忍住没让它们掉出来,她怕母亲看见她落泪也会跟着掉眼泪,因为去美国学习一年,没有特殊情况中途是不能回国的,这是她第一次离开父母这么长时间,真有点儿依依不舍。

刚到美国那会儿,卜佳露心里美滋滋的,风光秀丽,异域风情扑面而来,心里还盘算着双休日可以出去逛逛。但一拿到专业书籍,卜佳露就蒙了,砖头厚,密密麻麻的英文。虽然是英语专业毕业,现在学习的却是专业英语,完全风马牛不相及。况且飞行理论基础,如空气动力学、气象学、发动机构造原理以及无线电、仪表等都是偏理科的知识,对一个文科毕业生来说,学习难度可想而知,卜佳露苦笑着说,学习压力比当年高考还要大。

这些并没有难倒卜佳露,她在课堂上专心听讲,课外认真复习,双休日也不休息,抓紧一切时间学习。遇到不懂的知识点先上网查,再不懂的就记下来集中问教员。对于识别驾驶舱里的仪表盘卜佳露有自己一套独特的方法。初看这些仪表都长得差不多,但类别却不一样,有海拔表、气压表、油压表等,卜佳露闲下来就在纸上画仪表盘,第一排有哪几个,第二排有哪几个,时间一长,那些长得一样的仪表就被区分开来了。

就是用这种“笨”方法,卜佳露顺利攻克了航空理论这一关。接下来的一关,就是实机操作了。

第一次上飞机时,卜佳露就感到手脚并用还忙不过来,左手要握总距杆,控制着飞机垂直上下,右手握着驾驶杆,既要控制着飞机前后方向,又要控制手上的油门,另外,双脚还要踏在脚蹬子上,控制机头的转向,除此之外,眼睛还要时刻盯着机舱里的各式仪表,看看有没有异常显示,看来开飞机,如果做不到一心多用还真不行。

好在熟能生巧,训练多了,卜佳露也能得心应手地操作了。每次飞行回来,女教员都要对她说“Good job”(干得好)或是“Perfect”(做得好),卜佳露知道这是西方教员的教育方法,既是一种肯定,也是一种鼓励,目的就是让你有信心下次做得更好。

卜佳露说教员的一种飞行理念她很赞赏。在教员看来,飞机并不是一堆冷冰冰的钢铁,而像是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完全是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你爱护它待它好,它也会对你好,给你最好的飞行状态。所以,每次飞行前,教员都会拍拍机身,说上一句“Good boy”(好孩子)。

要说飞行学员心里最盼望的是什么,大家异口同声都会说首次单飞。是的,单飞顾名思义就是在没有教员的情况下单独飞行,这是每个飞行学员必须跨越的门槛,如果这一关过不了,你可能永远与蓝天无缘。有的学员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单飞,但却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平时教员在旁边时飞得挺好的,单飞了,没有教员,心里顿时紧张起来,动作完全变了形。一次单飞失败,可能还有机会再补飞,如果连着几次都失败了,可能真的就彻底与飞机拜拜了,说明心理素质还不稳定,并不适合飞行。

卜佳露说自己的首次单飞,并没有像有的学员那样有故事,或者说有惊无险,算得上是平淡无奇吧。她说,那天自己刚上飞机时,心里确实有点儿紧张,手心里也微微有点儿出汗,主要是怕自己操作失误,但后来转念一想,人越是紧张越是容易出错,还不如静下心来,尽力而为,说不定就成功了呢!她在启动发动机前,在心中先将教员教的动作要领默念了几遍,然后又将几种特情处置方法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做完这些,她果断地启动了发动机。那天单飞是“飞五边”,也就是做一个起落航线,起飞,绕场一圈,悬停,落地,动作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一下飞机,教员就对她竖起了大拇指,连声称“OK!OK”。

首飞难关很轻松地突破了,卜佳露很兴奋,她觉得成功的原因除了与教员悉心教导有关,还与自我训练方法得当分不开。因为她平时在训练时总是告诫自己不要对教员有太多的依赖感,总有一天自己要单飞的,要多想一想如果只有她一个人该如何操作。

当然,在美国学习也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有一次卜佳露练习夜航仪表科目,起飞前,仪表显示室外温度为10摄氏度,可一飞上去,上面的气温明显低了不少,虽然关着窗,但还是感到风从直升机的缝隙里灌进来,由于衣服穿得少,卜佳露感到冷得不得了,整个手都快冻僵了。夜航仪表这个科目,对精准度要求特别高,必须按照机场塔台导航的路线来飞,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偏差。因为实在太冷了,卜佳露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着,教员看见她这个样子,马上问她:“Are you OK?”(你能行吗?)卜佳露咬紧牙关说:“OK,no problem!”(可以,没有问题!)她当时的想法就是再苦也要飞下来,不能让教员看扁了。于是她竭尽全力地控制自己的颤抖,并努力按照夜航仪表科目的要求去操作。等她飞完下了飞机,卜佳露感觉人冻得就像根冰棒,除了脑子能转外,身体其他部位都被冻住了。回宿舍冲了半天热水澡,卜佳露才感觉缓过劲来。从浴室里出来,她突然感到很委屈,越想越难过,刹那间,泪水就控制不住地流了出来,但她很快又抹掉了,她不想别人知道她哭过鼻子。如果当初不考警察,不报飞行员,或许现在还在干净、明亮的办公室继续做着白领呢,可是,从警这条路是自己选的,当飞行员也是自己小时候就埋下的梦想,自己选择的路,就是跪着,也要走完。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这么想着的时候,《水手》的几句歌词突然窜进了卜佳露的脑袋里,挡也挡不住。

是的,追梦路上总归有风雨,追梦路上总归有泪水,是女汉子,就应该擦干泪,继续上路。卜佳露在心里鼓励着自己。

梦圆

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梦想就像高高吊在屋梁上的苹果,虽然散发着甜丝丝的诱人香气,但得到它并非易事,你得跳起来,而且一次要比一次跳得高。追梦过程漫长而辛苦,需付出千万倍的努力和心血,其中的辛酸和委屈只有追梦者自身才能体会到。

一年前,卜佳露还对飞行一窍不通,是个十足的飞行盲,一年后从美国回来,卜佳露手里多了三张热照: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颁发的私人、仪表和商用飞行执照。有了这三张执照,就意味着卜佳露正式成为一名合格的飞行员了。看着面前的三张证书,卜佳露感慨良久,这一年的付出实在是太多太多,不是一两句话能讲得清楚的,到机场来接机的父母都说一年未见卜佳露变黑了变瘦了,但显得更精干了。

在美国待了整整一年,卜佳露出去游玩的次数屈指可数,最远的也就是跑到一小时车程之外的旧金山兜了一圈,连周边不远处的黄石公园、拉斯维加斯等著名旅游景点都没有去过,不是她不感兴趣,关键是没有时间。学习时间都不够用,哪还有多少休闲娱乐的空当?

2013年5月,卜佳露第二次去美国培训,这次升级了,是去俄勒冈参加高级科目培训,科目越是高级难度系数越是大。比如飞行在树林中,左右树木离飞机旋翼只有三四十厘米,必须集中注意力小心地推进,如有闪失,飞机就可能面临坠毁的危险;又比如在悬崖峭壁边练习救援,悬崖峭壁那儿没什么好地方降落,只能一边开飞机一边目测下方有没有可供滑橇暂靠的石头,这时真的需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找到了石头,也只能把单侧滑橇搁在上面,然后再把“伤员”抬进来……高级科目考验技术不是一点点,而是全方位的。除了技术上要求高,体力消耗也大,每天要飞行8个小时,连一般男飞行员都直呼吃不消,但卜佳露却咬牙挺了过来,没有拖大家的后腿。即使每天累得骨头都散了架,卜佳露仍要坚持为学员做饭,当然,让她做饭是有条件的,回来后得先让她在床上躺上一个小时,米、菜得由别人洗好。

这次高级科目的训练有一个小花絮令卜佳露尴尬又难忘。有一次,他们在深山老林里练习飞行,中午大家在树林里休息,由于没有厕所,解决内急的事比较麻烦。男飞行员还好,走几步路隐蔽在树旁就可以解决,但女飞行员比较麻烦。卜佳露和另外一名女飞行员走了好远,才找到合适的地方,一个人负责望风,她刚蹲下来准备方便,余光瞥见好像有一双眼睛正在不远处盯着她,卜佳露的心惊得怦怦乱跳,简直要从胸膛里跳出来,回头一看,原来是不知从哪儿来的一头牛正瞪着铜铃大的眼睛看着她,吓得她当时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了。

飞行时间长了,经验积累多了,卜佳露的驾驶技术也日臻成熟,难度也越来越大,什么侧飞、倒飞、快飞、急停、原地360度回旋对她来说都不在话下,甚至连最酷的动作“莱维斯曼”也没问题。

何为“莱维斯曼”,这是由一名叫“莱维斯曼”的国外飞行员首创的直升机战术动作,其中的“窍门”就是大仰角爬升到一定高度后,机鼻旋转180度,再以相反的角度俯冲回去,这样可以给对方“泰山压顶”的态势。这个动作在追捕犯罪嫌疑人时实用性很强,可以对嫌疑人形成巨大的心理压力,具有极大的震慑作用,是直升机飞行当中难度最大的动作。

实战是块试金石。作为警航队第一批自主培养的“零起点”女飞行员,卜佳露已经参加过F1方程式赛车医疗保障、电力巡线、水域船只应急闯关综合演练、交通大整治空中巡逻等实战飞行。在每一次飞行前,她都认真细致地做好准备工作,如制订飞行计划、绘制航路图、收集机场资料和气象数据等,做到心中有数。飞行中,她始终把飞行安全放在首要位置,严格按飞行规程操作,遇到特情时冷静沉着处置,每一次任务完成得都比较出色,赢得了领导和同事的一致认可。目前她的安全飞行时间累计已达600余个小时。

在卜佳露看来,自己是警察队伍中的女飞行员,第一身份首先是警察,第二身份才是飞行员。学飞行,不是学不中用的花拳绣腿,而是真正要为公安实战所用,把警航队的工作优势和战斗力体现出来,让更多的人了解并认识警航队这支年轻的队伍。她也承认,女飞行员或许在体力与耐力上稍逊于男飞行员,但在细致耐心方面肯定更有女性的优势。“男飞行员能做到的,我自己一定也能做到。”卜佳露自信满满地说。

她下一个梦想,就是积累更多的飞行经验,早日升为机长,因为不想当机长的飞行员不是好飞行员。

 

梦在前方,路在脚下,只要心中有梦,就有实现的无限可能……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