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5年度精选短篇小说卷——神算(七)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王爽

目录

神算 / 少一

辅警牛二和他的狗剩 / 肖昉

姑娘鲜花 / 吴全礼

美狄亚的敌人们 / 漆雕醒

老周的前世今生 / 杨新才

祥子的私房 / 刘政权

死案 / 王爽

换骨记 / 张弛

俗套 / 张遂涛

心战 / 彭祖贻

把命交给你 / 纪富强

警官王快乐 / 李迪

精严寺街5号 / 但及

密不透风 / 付旭东

血胆玛瑙手镯 / 韩金凯

永夜 / 聂耶

 

死案

故事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末。一大早,县公安局刑警队接到报警:二副食被盗了。“二副食”就是鹿鸣县第二副食商店。李广副大队长带着两个手下赶到了现场。商店经理说,初步发现,少了两木箱饼干和部分糖块。

这个案子很蹊跷。窗子上,去年冬季糊窗缝的纸还严实地贴着,钢筋防护窗十分坚固,墙壁和天棚都没有破损。门是用铁皮完全包严的两扇对开的板门,中间并排四个手指粗的铁鼻子,门闩是一根大号的铁棍子,一头是焊死的回弯圆柄,另一头有个眼儿,由一把大锁锁着。

李广紧锁着眉头想,这里没有任何蛛丝马迹,看来盗贼是从门进去的。在物资紧缺的年代里,这是个不大不小的案子。他回头对经理说:“你们可以清点营业了,下午你到公安局找我。”

在刑警队的办公室里,李广又向商店经理了解了一些其他情况,然后问:“你怎么看这个案子?”

经理想了想,说:“李队长,我感觉盗贼是从门进去的。”

“对。”

“可商店的钥匙,从昨晚闭店后,一直都在值班的副经理手里,难道是值班人员监守自盗?”

李广没有表态,说:“你回去让昨晚值班的人过来一下。”

过了一会儿,昨晚在商店值班的副经理赵万成来了。

李广笑着说:“小时候钓鱼打麻雀你场场落不下,这回商店被盗也赶上你值班。”

赵万成可笑不出来,不仅是失职了,而且当晚钥匙就在他手里。

赵万成说:“新锁头刚换不久,两把钥匙并排串在钥匙链上。当晚我和单位的更夫一直在一起,前半夜没有睡,后半夜才眯了一会儿,我觉轻,没有听到隔壁营业室里有什么动静。”

见李广在那里不言语,赵万成有些着急,又说:“如果有人怀疑是我干的,我就说不清了。”

李广说:“你也别想那么多。”

李广和赵万成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同手足。李广心里有数,赵万成饿死都不会偷,他是商业系统的劳模。

赵万成说:“怎么说我也逃脱不了干系呀!”

“你有失职的责任,但是不是你偷的,得看调查结果,最后由我认定,别人只能瞎猜。”李广说,“有时候确实可以把复杂的事情往简单想,比如谁的手里有另配的钥匙。”

送走赵万成,李广想,他和赵万成中学毕业后,一个分到公安局,一个分到商业口,事业上都是在爬坡的时候。自己在刑警队多次破获疑难案件,被周围人誉为“神探”,如今是主持工作的副队长,队长的位子由一位副局长兼任,其实就是在替他占着这个位置,只等他羽翼再丰满一些或再破个疑难的案子,便能顺理成章地“转正”。然而今天这个案子,极可能让他的名声逊色。如果仅仅以钥匙在赵万成手里为依据,就毁了一个好人,也有损于公安形象。

案件一直没有结果。

几个月后的一天,李广老婆问他:“钱匣子里那捆100张一元面值的钱,少了10张,是不是你拿走的?”

李广说:“没有啊。”

老婆说:“就咱们俩有钥匙。”

李广一下子兴奋起来:“好极了!”

“你神经病啊?”他老婆瞥了他一眼。

“你儿子干的,不过这事你先别问他。”

李广不动声色地思考到很晚,他觉得,儿子偷钱,背后应该有聪明人指点。第二天,他穿着便装来到儿子的好朋友亮子家附近转悠,终于发现了亮子。他说:“亮子,叔叔跟你说点儿事。”

亮子犹犹豫豫地走过来。李广什么也不说了,一直盯着他。亮子越来越紧张地躲避着李广的眼睛。

李广心里并没有十分的把握,但他还是说:“亮子,我知道你不是坏孩子,你不用怕,叔叔只是想知道,那锁头是怎么回事。”

亮子眼泪出来了:“叔叔,我会坐牢吗?”

李广为自己的推测暗喜,他认真地说:“放心,叔叔保证!”

亮子说:“我爸在学校挨批斗被打死后,我妈就回河南了。爷爷奶奶身体都不好,家里没有吃的,眼看就要饿死了。有一天早上,我在二副食门外往里看,看到很多好吃的。当时正赶上有个营业员开门,他把大锁头放在了窗台上。我一下子就有个想法,我捡了几天破烂,用卖破烂的钱买了一把一模一样的大锁头。趁没人注意,我就用我的锁头换下了商店窗台上的锁头……”

李广说:“晚上闭店时,他们就用你的锁头锁上了门,你偷完东西,又用商店的锁头给锁好。”

亮子使劲点头。

李广问:“你那把锁头在哪儿?”

亮子说:“扔到商店旁的水沟里了。”

李广说:“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要再对任何人讲,把它忘了。以后一定不要再偷东西,有什么熬不过去的,就来找叔叔,让我儿子转告我也可以。”

“谢谢叔叔!”亮子抹着眼泪走了。

下午,李广在商店旁的水沟里用炉钩子捞出了那把锁头,然后叫商店的人来看。他把作案的人如何换了商店的锁头告诉了大家。

大家一下子明白了。

李广说:“虽然暂时不知道是谁干的,但可以排除是当晚值班的人所为。”

赵万成感动地望着李广。

人们说,神探就是神探,咋想到的呢?

李广想,只能按死案上报了。神探不神探的无所谓,至少我还是一个警察。

 

(原载《小小说月刊》2015年5月下半月)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