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5年度精选短篇小说卷——神算(二)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肖昉

目录

神算 / 少一

辅警牛二和他的狗剩 / 肖昉

姑娘鲜花 / 吴全礼

美狄亚的敌人们 / 漆雕醒

老周的前世今生 / 杨新才

祥子的私房 / 刘政权

死案 / 王爽

换骨记 / 张弛

俗套 / 张遂涛

心战 / 彭祖贻

把命交给你 / 纪富强

警官王快乐 / 李迪

精严寺街5号 / 但及

密不透风 / 付旭东

血胆玛瑙手镯 / 韩金凯

永夜 / 聂耶

 

辅警牛二和他的狗剩

太阳耐不住一夜的沉寂,跳跃着爬上山头,照亮了村里。

习惯了看日头的牛二麻利地穿衣洗漱,然后推着他的电驴出门,打开院门,与也准备出门的邻居三宝和他媳妇玲儿碰了个照面。

上岗呀?三宝打了个招呼。

嗯!牛二脸上堆起笑容。

哟!真牛气,穿着制服就是牛!玲儿满脸羡慕。

嘿嘿,牛二笑得很羞涩。

两口子去哪儿呀?牛二找着话题。

去城里,给儿子看孙子。三宝夫妻俩很得意地同声应答。

我们得过些日子回来,有你这当警察的邻居我们踏实。玲儿的嘴甜。

放心吧,你们路上多加小心!牛二目送着夫妻俩渐行渐远的身影,他的心情被玲儿的甜嘴说得滋滋美,他很庄重地摸摸肩章和胸牌,又对着电驴的车镜子,整了整帽子,骑着电驴上山了。

山里的风硬,刺得牛二的脸生痛,他一只手扶把,另一只手使劲地搓脸,想把满脸的皱褶搓平不让风往里钻。

牛二顶着山风,绕着盘山路,骑行二十分钟就到达了他的岗位。这是一条新建的高速铁路线,牛二站在山上远望,高架桥像条蛇一样虿了下腰便钻进了山缝。山缝就是牛二的岗位,这是一座特大隧道的洞口,白色的列车夹着呼啸的风声,过山车般猛烈地钻进隧道。出了洞口,再行二百来公里,只需一个时辰就能到达首都。洞里的列车带着轰鸣,冲出山洞,吸附在状似蛇道的高架桥上,驶入云间,半个时辰就到了一百公里开外的省城。

这条高铁线刚开通六个多月,牛二也是刚有半年警龄的一名铁路辅警。由于警龄不长,他便把岗位职责抄在白纸上,每天背诵。

一是严禁闲杂人员翻越护网进入铁路。

二是严禁违法人员拆盗铁路器材和设备。

三是严禁玩劣儿童在铁路上摆障、击打列车。

四是定期进村入校给村民、学生开展护路宣传。

……

牛二每天上岗前都认真地背诵自己的职责,待他背得滚瓜烂熟后,他又矛盾了,他的岗位是一座荒芜的山岭,少有人烟,因路遥、坡陡、草稀,就连羊倌也少来问津。

牛二的岗位就设在这个无人烟香火的山腰处,距隧道口的护网外不远处有一山坳,一块不足两米见方的平坡处,支着一个军绿色的帐篷,里面是牛二用砖头垫起的一张从自家拉来的床板,那还是他用儿子的床改成的,有了床板,就能隔开山地里的湿气,待在里面避风挡雨时,就不那么湿冷。

铁路护网内是任何人都不能进入的,也包括牛二,所以牛二每天只能在护网外盯岗巡视。为了防止坏人的破坏和孩子们的调皮,他特意从城里买回一架高倍望远镜,对着黑黑的洞口张望,但除了寂静,再也看不到任何内容。他又掉转镜头,顺着山外的铁路线搜寻。静谧的山峦,间或有被山风吹动树叶的婆娑声,偶然有一两声鸟啼传出,雀儿不时从树叶间露出头来好奇地打量着牛二,再就是那雄伟的高架桥静静地屹立在空中,又蜿蜒地消失于远处的云间。

山洞里隐隐传出凄惨的嚎声,那应该是动物的嚎声,牛二立刻警觉起来。这荒山里偶尔也有野狼出没,为了防身,牛二特意制作了弹弓随身携带以防不测。嚎声渐渐临近,有些瘆人,牛二屏住呼吸注视着山洞。一只野狗拖着伤腿艰难爬出,是条当地的杂交土狗,这狗浑身血迹,嘴里叼着一个沾满血迹的肉团,两条后腿已经折断不能行走,凭着前爪艰难地移动,每前移一步都用尽了浑身力气,狗喘着粗气放下肉团,然后仰天哀嚎,那样子像野狼对同伴的求救,然而,寂静的山峦除去那声回荡后又恢复了沉寂。

牛二紧张起来,护网内不允许有野狗野猫之类的动物,因为高铁列车速度飞快,一只小狗足能把子弹似的列车头穿个洞,造成机器故障停车,更何况这是只半米高的野狗。牛二不假思索,掏出弹弓,装上弹丸,瞄准了野狗头部,随着弹丸射出,正中要害,野狗静静地卧地不起,再无声息。

一阵咿咿的声音从野狗处传出,牛二这才发现野狗刚才叼着的肉团分明是一只幼崽,这是只刚生下未满月的狗崽,浑身染满了母狗的血迹,狗崽挣脱出母狗的身体,声竭力尽地啼叫,微弱的啼声就像待哺的婴儿。

这是牛二始料未及的事情,牛二握弹弓的手犹豫了,这条血糊糊的小生命,不知是身上的血腥,还是弱弱的啼啜,让牛二不忍目睹,他猛然做出一个决定:违规进入护网,救出这条生命。他屏息探听两侧,断定没有列车通过,迅速打开工作门,飞奔过去,双手抱起那血淋淋的小生命,又快速地退出护网返回岗位。他惊魂还未定,就见一列下行的列车呼啸着冲出山洞,瞬间从他的眼前飘过。他后悔自己莽撞,为一条狗崽险些丢了性命。

牛二今年五十周岁,唯一的心愿就是穿上制服,年轻时没能当上兵,是他终生的遗憾。高铁修路时迁移了他家的房屋,他得到一笔不菲的补偿款后还不甘心,又随工程队伍当上了一名修路工人,一干就是三年。高铁建成后,他找到铁路派出所自告奋勇当辅警,就是想圆他穿制服的梦。他因修过路线路清,被派出所破格任用,也是派出所年龄最大的队员。

自从穿上警服牛二热情高涨,虽然岗位在僻静的山坳,但每天他都专门选一高坡处接送列车。当列车驶来时,他学着火车站台上民警的样子,三面迎送,对着列车行礼。就一个简单的敬礼,他在家里照着镜子足足练了两个月。有一天,铁路公安局的一位领导在机头上添乘,发现牛二的标准行礼,专门在会上提出表扬,让所有辅警向牛二学习。

牛二老了老了还当上了警察,虽然是辅警,但那身笔挺的制服还是惹来村里不少人的羡慕。村小学校长柱子,是牛二的远亲,这天专门打电话找牛二办事,柱子要去省城开会,想让牛二帮忙买张火车票,牛二连脑子都没过就满口应承,事后,他犯难了,虽说自己是派出所的辅警,但自己上班后除了那个荒山,从未去过火车站,更没去过派出所。平日里,只有张警官定期来他的岗位检查,他也只和张警官熟悉。应承的事还是要办的。这天,他把老婆送到山上替他顶岗,自己骑着电驴奔向了二十公里外的县城火车站。他在售票厅里挨了一个小时的排队等待,终于移到了窗口。买一张去省城的车票。他递上钞票。请出示身份证件。售票员很礼貌。买车票还要身份证?从未出过远门的牛二傻了。他想起了张警官,在电话里吞吞吐吐地道出自己的处境。张警官在电话里笑着告诉他,先向柱子要个身份证号,然后去五号窗口办理一个临时身份证,再去窗口买票就妥啦。牛二一一照办,又挨了大半天,终于如愿购买了车票。此时已过了晌午,但牛二却兴致正浓,他终于在铁路上帮人办事啦。

牛二给柱子打电话。自从给柱子买了火车票,牛二在村里就更加自信了,时不时还打个官腔,一副老警察的模样。找你说个事,是这样的,我看你们学校马上放假啦,孩子们假期里没事,就容易去铁路上耍,弄不好就容易出事。我想放假前去学校做个宣传和教育,你看行不?牛二慢条斯理却句句在理。好好好,柱子高兴地答应着,我们正想着放假前搞个法制宣传,你来正好!

牛二将想去学校宣传的事汇报给了张警官,没想到张警官非常高兴,他让牛二过去,给了牛二一个宣传稿,让牛二好好地进行宣传。牛二看着宣传稿有些犯难,密密麻麻有千余字,这要脱稿背下来,他真有些吃力。

从这天起,牛二就随身带着稿子,一字一句地背诵着,他要抓住这个机会,在学生面前好好地宣传铁路常识和法律知识,这也是他当辅警的职责。牛二的文化水平不高,也就是勉强的初中生,平时一直在家务农,背诵千把字的讲话稿对他来说的确是个难题,但牛二有股倔劲儿,每天抱着稿子没日没夜、一字一句地背诵,硬是把这千余字的稿子背诵得一字不差。为了增加讲话的表情,他每天对着家里的镜子学习电视里领导的讲话风度和感觉,经常被媳妇数落:种了一辈子地的人也想当老师,哪那么容易。

在放假前的最后一天,柱子正式约请牛二去学校上法制宣传课。这天,牛二精心地把自己打扮了一番,刚洗过的警服,特意让媳妇把裤子的中缝用烙铁烙得笔直,出门时还没忘记刮了下那满脸的胡楂。你这架势都赶上迎亲啦,媳妇在旁边挖苦他。

牛二走进学校,被眼前的情景怔住了:操场里黑压压的一片孩子正列队整齐地等候着他。柱子客气地把他请到主席台上,然后开始训话:同学们,今天我们请来了铁路的牛警官,给大家进行爱护铁路的法制宣传,大家欢迎。场下顿时响起孩子们卖力的掌声。待掌声停止后,牛二看着下面上百双眼睛望着自己,他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自己精心准备了将近一个月的稿子,开头的第一句话怎么也想不起来了。都说万事开头难,牛二的这个开篇词却被孩子们的一片掌声给呱唧没了。此时,全场鸦雀无声,孩子们瞪着眼睛看着他,柱子校长和老师们也好奇地看着他,牛二的额头上冒出了一层汗水,牛二的大脑开始飞快地运转,他的脑子转着转着,就转到了自己每天巡守的那座山岗,转到了三年前修铁路时的情景,又转到了刚穿制服时在派出所培训时的情景,他慢慢镇静下来,开始临场发挥。

同学们,你们坐过高铁的列车吗?

没有。孩子们异口同声。接着又有孩子们在吵,我坐过。

高铁列车快不快呀?牛二像在哄孩子。

快。孩子们又异口同声。

高速铁路是我们国家自己研究设计的,是经过科学家们数百次研究的成果,铁轨下面要铺多少根水泥枕,水泥枕上面要拧多少颗螺丝,都是有严格要求的。所以,我们不要动铁路上的任何部件,动了就会给列车带来危险。

……

这些都是牛二在修路时知道的。

高铁的列车要比汽车快好几倍,每小时能跑二百五十多公里,行驶的列车就像飞机一样是封闭的,一个小鸟飞来,都能把列车碰出个洞来,造成列车事故。所以,我们不能用石子击打列车,打了就会给列车带来危险。

……

这些是牛二在培训时知道的。

所以,大家一定要爱护铁路,大家一起跟我说:

不上路,不摆障,不拆盗,不石击。

大家感谢牛警官给我们讲的课,大家一定要牢记牛警官讲的“四个不要”。柱子校长带头鼓掌。

牛二的临场发挥受到了学校师生们的好评。

牛二自从救下了那条野狗崽的性命后,那个小生命就成了牛二形影不离的伙伴。小狗慢慢地长成了大狗,牛二给它起了个名字叫狗剩。这应该是条本地土狗和德国黑背狗交配后下的崽,看着渐渐长大的狗剩,牛二心里猜测着,又有些愧疚,毕竟狗剩的娘是自己杀的,虽然迫不得已但还是有种负罪感。

狗剩是只有灵性的动物,离开母体来到牛二家中,就默默地看守着院落,只要看见牛二出门就默默地跟随。牛二每天上岗就带着狗剩,为防止狗剩进入护网,他专门买了条狗链将狗剩拴在帐篷旁。狗剩只要一来到那个山洞前,从不靠近铁路护网,总是对着护网内的铁轨发呆,好像小时候的情景还在记忆中。

牛二的工作时间很规律,就像高铁的列车朝发夕至,迎着太阳上山,披着晚霞下山。夕阳缓缓落下,渐渐变成了晚霞,橘红的霞光把大山笼罩得朦朦胧胧。大山深处,流动着牛二和狗剩归巢的身影,像一幅水墨画。

到了山脚,天色黑成一片,村户家的灯光已闪闪烁烁。牛二借着电驴的灯光摸回村里,狗剩则屁颠屁颠地跟随其后。接近家门的时候,牛二立即警觉起来。邻居三宝家的院门大开,屋里的灯光下有一人影在晃动,像是在翻找东西。牛二的脑子里马上蹦出个字眼:贼。牛二蹑手蹑脚地来到院里,走到门前。这是个年轻的后生,他丝毫没有察觉院里的人,继续在屋里翻箱倒柜寻找东西。“不许动!”牛二健步冲到后生面前,那青年怔了下,就被牛二扭住了双手。后生极力地挣扎双手,呀呀地号叫着,原来是个哑巴。狗剩看到主人牛二与陌生人扭打在一起,一个前冲扑倒了后生,接着咬住了后生的一只胳膊,那后生疼痛得更加大声地号叫着,狗剩却死不松口。牛二看到狗剩已把后生制伏,便立即给张警官打电话,自豪地汇报自己刚抓了一个窃贼,请求上级处置。

没过多久,张警官坐着110的警车赶到现场。张警官简单询问了情况,就让牛二把嫌疑人交给110带走了。牛二有些不解:咱铁路警察抓的人为什么交给当地公安?张警官给他解释,你这个村的管辖地属于当地管理。

夜色已深,牛二躺在床上却难以入睡,有些兴奋,因为自己亲手抓了个窃贼。他有些自豪,是狗剩在关键时刻帮了大忙。又有些困惑,铁路警察破案还要交地方处理。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被手机的铃声打断,三宝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好你个牛二,把我远亲侄子给送到派出所,还放狗咬人。牛二摸不着头脑地问:到底怎么回事呀?三宝才把事情原委道清。原来三宝在城里的孙子要办入托手续,家里没人,才让邻村的哑巴侄儿回村取户口簿,却被牛二误当成贼给送到了派出所。牛二羞红了脸,鸡啄食般地频频点头,忙着给三宝赔不是,并答应明日给哑巴疗伤。

从那次的误会事件后,牛二低调了许多,他突然发现当名警察不容易,需要学很多知识。他开始购买法律书籍,没事的时候戴上老花镜学起了法律学问,连媳妇都察觉到他有点入邪啦。这天,在县城寄宿学校上高中的儿子打来电话,说马上要高考了,想跟父母商量报考志愿的事情。牛二马上接过话来,告诉儿子要报考警察学院,将来当一名警察,是个崇高的职业。儿子不屑地打断话茬儿说,自己想报会计专业,把牛二撅得很没颜面。

牛二自从跟儿子怄上气后,还真跟儿子较上了劲,他在电视里看到县城有法律函授班,就报名参加了,每周两天的课程,让他这半大老头有了精神上的依托。牛二自从上了学堂,整个人都变了,用媳妇的话说,变得文绉绉的,装得像个知识人。

这些天电视的新闻里一直播放着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的恐怖事件,牛二非常关注,极端分子惨无人道的行径让他很气愤,这是个有目的的团伙,他们的目标就是火车站。想到这里,牛二不安起来,自己的岗位也可能是他们袭击的目标。天色已晚,牛二穿上外套要去岗位上看看,媳妇劝了半天也没有劝住,狗剩也屁颠屁颠地跟了出去。

夜晚村里人是不走山路的,空寂的山野静得瘆人,浓墨般的夜色笼罩着山峦。牛二借着电驴的车灯,依着狗剩随行给他壮胆,跌跌撞撞地来到哨岗。这时,狗剩却止步不肯前行。牛二吃了一惊,但见护网的工作门大开,隐隐看到远远的铁路桥梁上有灯光在晃动。牛二竖起耳朵迎着山风隐约听到说话的声音,他低声唤狗剩,却发现狗剩没了踪影,寻找半天,才看见狗剩躲在帐篷的一角,满脸惊悚的表情。牛二心里纳闷,平日里狗剩一直很警觉,遇有声响早就发凶地吼叫起来,今天却胆小如鼠,不敢靠近铁路半步。这个胆小的家伙!牛二心里骂道。在不明前方是什么人的情况下,牛二不敢贸然行事,他悄悄地拨通了张警官的电话,把线路上的可疑情况汇报给了张警官。接到电话的张警官迟疑了一下,让牛二不要打草惊蛇,他跟相关部门联系一下。没过一会儿,张警官来电话,告诉牛二,这个区段正利用晚间没列车通过的机会,开展综合维护,也就是工人们在检查线路,让牛二放心回家。原来是虚惊一场,牛二很失望地准备离去,狗剩看见主人要走,像是得到命令一样,全然不顾牛二的存在,失魂落魄地撒腿便跑,那副狼狈的样子让牛二很是生气。没有了狗剩的陪伴,牛二独自走着山路,心里不免有些心虚,他边走边寻思着:今天狗剩怎么这么反常,莫不是深夜里看见那条死去的野母狗的魂啦?牛二胡思乱想地折回家中,看见狗剩早已钻进自己的窝里。

日头照样每天爬上山头,牛二依旧每天看见日头上岗,狗剩还是每天看着牛二开门,然后跟着牛二上山。寂寞的山岗上,一个人,一条狗,每天迎来送往着高铁的列车和列车上的人们。自从狗剩那晚的失态,牛二便悄悄地开始注意狗剩,这才发现自己以前是粗心的,从来没有关注过狗剩,其实狗剩只要随他来到这个山坳处,总是躲在帐篷的那个角落里,望着护网内的铁轨发呆,牛二给狗剩拴的那条狗链仅是摆设,就是牛二不拴那条链子,狗剩也从来不随意走动,更不越雷池半步,好像很畏惧那条铁路线。牛二想起了自己杀死的那条野狗,他也开始向铁轨望去,他想寻找当年狗剩母亲死去的遗骸。他观望了半晌也没发现任何异物。铁轨闪着亮光,静静地躺在干净整洁的水泥路基上。那条被他杀死的野狗早已没了踪迹,肯定是被晚上检查的铁路工人清理了,如果能找到一块尸骨,牛二也要想法将它入土安葬,就算是给狗剩一个安慰。

9月的天气反复无常,山上的云游走得快,刚才还是晴空朗日,眨眼间就被大片黑云挤走,乌云密布,遮挡了太阳,顿时大地漆黑,不一会儿,暴雨伴着豆大的冰雹瓢泼而下。牛二赶忙牵着狗剩躲进帐篷。冰雹打在帐篷上密鼓般震响,暴雨倾盆般肆虐地冲刷着山峦,夹着山体的细碎石子顺坡涌下,钻进帐篷,又被汹涌的水浪冲走。渐渐地,帐篷下面冲出一条渠道,汇成了河流。牛二和狗剩蜷缩在床板上瑟瑟发抖,平日里看上去坚硬厚实的帐篷在暴雨的冲撞和冰雹的锤击下,显得不堪一击,摇摇欲坠。

一声沉闷的炸雷像劈山似的震耳欲聋,接着传来了滚石的声音,最后是滚石落地的轰鸣声。牛二预感到不妙,迎着暴雨冲出帐篷,被眼前的现场景象吓呆了:一块一米多的巨石从山顶落下,砸在铁轨中间。他连忙打开护网门,跑到巨石前,使出浑身的力气想推动那块巨石,然而,那块巨大的滚石却纹丝不动。牛二想赶紧给张警官汇报,他拿出手机却发现手机已被雨水浸透,无法拨打。怎么办?牛二的大脑开始飞快运转,他要马上想出办法,避免事故。他脱下被汗水和雨水浸湿的外衣,看到自己贴身的红背心,脑子里突然有了主意。他迅速脱下背心,穿好外套,又戴正了帽子,然后举着红背心,向列车驶来的方向奔跑。

牛二迎着狂风和暴雨,双脚踩着湿滑的水泥枕,深一脚浅一脚地飞奔着,或是心里太急,或是路基太滑,一个踉跄让他双腿发软,身体向后倒去,重重地摔在轨道间。他试图站起来,但浑身像失去了知觉动弹不得,他仰望着天空,雨水夹着冰雹打得脸上身上生痛。他看着手中的红背心,想起今年是他的本命年,这是媳妇特意让他穿的。他想到了朝夕相处的媳妇,又想到了经常顶嘴的儿子,还想到了不敢进护网的狗剩……

就在牛二跌倒的一刹那,狗剩浑身一颤,像有心灵感应,犹如听到主人的召唤,冲出帐篷,冲进护网,顺着牛二的足迹来到主人身边,围着牛二的身体转着圈,不时用嘴轻咬着主人的衣领和裤腿。无奈之下,狗剩忧郁地仰天哀嚎,像在对人求救,而山峦间除去那声回荡后又恢复了沉寂,只有雨水的淅淅沥沥声。那凄惨的哀嚎让牛二又想起了那条野狗的哀嚎声。牛二握背心的手在颤动,狗剩好像明白了意思,叼起了牛二手中的红背心。牛二用颤抖的手使劲地指向远方,狗剩使劲地摇着被雨水浸透的脑袋不肯离去。牛二伤心地闭上了眼睛,狗剩似乎知道了牛二的伤心,叼着红背心,像支离弦的箭奔向铁道的远方。

列车迎着暴风雨谨慎行驶着。由于恶劣天气司机接到了缓速行驶的调度命令,以80公里限速行驶。车速虽慢,但硕大的雨点密鼓般冲刷着车窗,能见度还是很低,司机睁大双眼不敢怠慢。突然司机发现前方轨道中间有个奔跑的红点,他警惕地鸣笛同时开始减速。红点渐渐清晰,是条狗叼着红布朝列车奔跑。这时,司机立刻紧急制动,列车缓缓地停住,但还是与飞奔而来的狗发生相撞。幸好司机发现得早及时制动列车没有损失什么,但那条叼着红布的狗却当场死亡。

列车上下来了很多工作人员,分析着这条叼着红布的行为奇特的狗。他们检查线路时发现了躺在轨道间的辅警,最后发现了足以导致车毁人亡的那块巨石。他们把消息上报了铁路局,叫来了百余人的抢修队伍。

大山依然每天迎来日出,辅警牛二依然在朝阳下接送着列车,旁边的景物依旧,那个军绿色的帐篷,那条拴狗的链子,只是少了那条狗的身影。

 

(原载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2015年6月8日)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