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1年短篇小说卷——结案风波(十五)

来源:《啄木鸟》 作者:平 萍

目录

 

结案风波 / 晓剑

无罪辩护 / 孙红旗

凝聚力 / 宗利华

新闻发言人 / 张策

空位 / 冉利敏

老民警遇到新问题 / 张秀莹

英雄论 / 易凡

人命关天 / 孙明华

总有一种力量令你前行 / 唐六勇

老警 / 吴全礼

还债 / 邢根民

最初的约定 / 宋丽娜

红营盘 / 刘昆鹏

商水河之恋 / 郝昕

直觉 / 平萍

 

直 觉 

春暖乍寒的夜空里,梅花散发着淡淡香气,有点儿鬼魅。辛依依带着两个刑警已在国道旁搜索二十余天了,谁能料想下一分钟会有怎样的险情出现?

一辆黄色面包车急驶而来。辛依依蓦然开启大灯,将车横在马路正中间,刑警飞速上前盘查。那个男司机神色紧张,话语支吾。一摸他那肮脏的大衣兜,居然有两个手机?

辛依依开始拨打那几个被抢失主的手机号码,呵呵,第三个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月亮之上》的歌声,刑警立刻铐住了男司机。很快知道他叫黎兵,一个小时前刚抢走了两万元现金和一部手机。目前正在寻找另一同伙。

辛依依急忙掉转车头就往市区方向追赶——渐渐地,前方影影绰绰里,一个人正步履蹒跚地走着,感觉有车驶近,马上跳进沟里东张西望,然后撒腿就跑入了那片梅林。好一阵角逐,才把那人押回,上车时一看,黎兵赫然在座,这个名叫严盛的家伙立刻失了魂。六起车匪路霸案宣告破获!

凯旋路上,辛依依的手机响了:“东郊垃圾场内,发现一个被煮过的人头和半截左胳膊!”她瞟了瞟那两人,却见严盛的脸刹那间变得特别苍白,他与碎尸案有关吗?

据说,厅局长都上案件了。八个侦查小组成员正在用双手扒拉垃圾,希望觅出整尸块。

辛依依却按兵不动,双眸紧盯那面色猥亵、精神恐慌的严盛。后者马上讨好地说:“我认识您。”

辛依依笑了,说:“要不我怎会留下来陪你?我早想起来了,我实习时,你正好劳改释放回来,是我给你上的户口,对吧?呵呵,我们也算老熟人啦,只要你老老实实交代问题,我会提请法庭轻判你的!知道不?”

严盛低下了头,沉默。

辛依依递给他一支红塔山香烟,“噗”的一声打火机蹿出蓝幽幽的火苗,严盛颤抖着手,小心翼翼地就着火苗吸了一口。辛依依刚刚站直身子,就见严盛又狠狠地猛猛地吸了一口,慢慢地一点点地吐出来吐出来,居然就在半空中升起了一个又一个飘逸的烟圈。

辛依依发现他的眼眶湿润了,就又用眼神指挥刑警为他倒了一杯水,说:“严盛呀,你不知道黎兵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严盛刚刚接过水杯,听了她的话,手一抖,水洒了出来,但他强忍着恐惧,故作镇静地喝了一口,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又一口气将水喝了一个底朝天,才哽咽着说:“黎兵这家伙,真是太狠太毒太黑了!他曾说,越是铁哥们儿,越不可信!您想,他从小就被父母和三个姐姐溺爱娇惯,根本就不知道谦让为何物。凡是他想要的,没有他得不到的。小学三年级就被开除,进了两次监狱的家伙,连别人多看他女友一眼,他都会掐——”说到这里,他戛然噤声,头上也开始冒出汗珠。

辛依依问:“说吧,哪个狱友和你们常来往?”

严盛的汗珠像黄豆一般滴落下来。辛依依想,必须威严起来了,语气就故意带着不耐烦,厉声喝道:“严盛!我告诉你,我是在给你最后的机会,哼!千万别等我的耐心耗尽,那时候,就算你想说也没你说话的份儿了,明白不?”

严盛浑身都哆嗦起来,大汗淋漓。他伸手抹了一把冷汗,手就留在半空颤抖着,眼神哀伤地说:“好——好吧,我揭发,您得答应,千万不要把我和黎兵关进同一间牢房里。”

辛依依笑道:“你——要放宽心,同案人永远不可能被羁押在一起的。”

严盛抖出惊人话:“黎兵把狱友申建掐死了,光分尸、碎尸、煮尸就用了六天时间,昨晚才把人头、尸块等甩进了李村村口的那个垃圾箱。”

辛依依一个电话过去:“请问局长,那垃圾场的垃圾都是从哪个中转站转过去的?真的有李村的吗?哈哈,报告局长大人,碎尸案告破!犯罪嫌疑人两个,都在咱审讯室里待着呢!被碎尸的叫申建,是公安部挂号的主儿——抢劫杀人在逃犯。那天他们狱友小聚,申建多瞄了几眼黎兵的漂亮女友,被黎兵警告,他就叫嚣:‘有本事你杀了我呀!’结果,黎兵真就趁其不备死掐他脖子。严盛眼睁睁地傻看着,后来还不得不帮黎兵买了十个黑塑料袋来抛尸。”

 

(原载于《羊城晚报》2011年4月25日)

2011年短篇小说卷——结案风波全书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