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年度精选

2011年短篇小说卷——结案风波(十二)

来源:《啄木鸟》 作者:宋丽娜

目录

 

结案风波 / 晓剑

无罪辩护 / 孙红旗

凝聚力 / 宗利华

新闻发言人 / 张策

空位 / 冉利敏

老民警遇到新问题 / 张秀莹

英雄论 / 易凡

人命关天 / 孙明华

总有一种力量令你前行 / 唐六勇

老警 / 吴全礼

还债 / 邢根民

最初的约定 / 宋丽娜

红营盘 / 刘昆鹏

商水河之恋 / 郝昕

直觉 / 平萍

 

最初的约定

(一)

“呀!要迟到了!”叶秋洗漱完毕,看了一下手机,发现已是八点半,赶紧抓起桌上的档案袋跑出了家门。

坐上出租车,看着手中的档案袋,叶秋耳边回响起昨天刘姐的嘱托:“明天我有事,你帮我把下周的工作资料在九点前送到老板家里吧!”

说起老板也挺奇怪的,叶秋来公司已经三个月了,却连老板林凡的样子都没见过,只听同事说老板是个钻石王老五,可是行踪很神秘,很少来公司,而且每周六早上要秘书把下周的工作资料送到他家中。对行事如此低调的老板,叶秋心里多少有点儿没底。可是,“林凡”这个和自己死去的恋人一样的名字,却又让她有说不出来的感觉。曾经幻想过无数次老板可能就是她这一年多来一直苦苦寻找的人,但从所有人那里听到的恋人死讯却又让她觉得这种想法多么幼稚可笑。

出租车疾速驶向郊外,叶秋的思绪不禁回到了一年前那次大地震。地震前几天,她和男友林凡回自己老家汶川乡下见父母,当时他们已交往两年多,父母对林凡也很满意,准备就这次商量婚事。5月12日下午,叶秋正在做手工,突然感觉山摇地动,差点儿摔倒在地。叶秋还没弄清楚发生什么事,就听一旁的林凡大喊着:“地震了,快躲到桌子下面!”然后一把将她拉到桌子下面,紧紧搂在怀里。叶秋只觉一股力量从林凡的手心传到自己的手心,所有的恐惧一瞬间都消失了。

把全家转移到一个空旷的操场后,林凡轻轻拉起叶秋的手,略带歉意地说他要去救助其他的人。叶秋知道,虽然林凡已经退伍了,但是消防员的使命感会永远陪伴着他。她太懂他了,所以,叶秋收起心里千般不舍,看着林凡的身影朝着西山头渐渐远去。

然而,她没有想到这竟是他们最后的离别。

随着一次大的余震,叶秋的心好像突然被什么扎了一下,万分不安,脑子里闪过一个名字:林凡。她马上朝着西山头走去。还没有赶到,一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样,震得叶秋差点儿晕了过去:西山头那边发生了坍塌!

林凡一定会没事的!这样安慰着自己,叶秋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到了西山头,她疯了似的寻找林凡的身影,逢人便问:“有没有看到一个戴黑色帽子的外乡年轻人?大概一米八……”每个人的摇头让叶秋的心慢慢沉了下来,不过却也多了一丝幻想,她祈祷林凡没有在这里。

两天过去了,叶秋不断来往于家和西山头之间,但依旧没有任何林凡的消息。正当叶秋几近绝望的时候,偶然听到两个人在闲聊:“可惜了那个年轻人……”叶秋忙走过去询问,其中一人告诉她:“大前天有几个人在这里救人,住山脚的林大爷在家里被柜子压住了,听到求救他们就赶紧过去了,有个年轻人冲在最前面。没想到他进去没多久就遇到强余震,房子塌了,他没跑出来……”叶秋心里一沉,赶紧问那个年轻人的特征。那人说:“好像戴着黑色的帽子,挺年轻的,是外地人……”听到这里,叶秋浑身一震,像疯了似的大吼:“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喃喃自语着,她突然向山脚冲去。

众人赶紧将她拦住。叶秋歇斯底里地大叫着,一次次想冲过去,却又一次次被人们拦截下来,待耗完所有的力气,叶秋终于安静下来,呆呆地坐在石头上。旁边的人都在劝她:“这种情况下被埋的人根本不可能活下来,姑娘,他如果还活着,之后肯定会联系你的……”

最终,叶秋默默地走了。这天之后,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一刻不停地去救助需要帮助的人。她想完成林凡没有完成的事业。

转眼一个月过去,手机通讯早已恢复,可叶秋还是一直联系不上林凡。在安顿好家人以后,叶秋顾不得休息,赶到了林凡的家中。当她正在犹豫该如何向林凡的妈妈说明情况的时候,林凡妈妈却先开口了:“秋儿,小凡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你也不要太难过了,你该去寻找自己新的幸福……”从林凡家出来,叶秋的心像是空了一般,连最后的一点儿希望都破灭了。

后面的日子叶秋也不知道怎么度过的,妈妈劝她出去散散心,叶秋去了每一个有着她和林凡回忆的地方。没有林凡的生活是漫长而难熬的,因为太思念林凡,一年以后,叶秋来到了她和林凡都很喜欢的城市。

 

(二)

“小姐,到了!”司机的提醒把叶秋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中,车停在了一栋古香古色的院落面前。

叶秋下车走过去,发现院子大门竟没关,只是虚掩着。她轻轻把门推开,看到满园的景色,一下呆住了——院子中间一株高大的银杏树,在微风吹拂下落了满地的金黄,还有墙角的秋海棠,几株柳树,铺成心形的石子路……这一切一切正是她和林凡畅想过无数次的家啊!不知何时,错愕的脸上已经满是泪痕。

在院落中的屋子里,一名男子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凝神望着窗外。一年多来,每个周六的清晨他都会在窗边呆呆地看上那么一会儿。随着银杏叶子的飘落,他的眉头轻皱,轻叹一声。凝望得出神了,以致有人进了院子他也没注意到。

“叮咚!”清脆的门铃声把他从那痛苦的记忆里拉了回来。

他原以为是秘书来送档案,但当房门打开,他却呆住了:只见一名女子哭成了泪人,呆呆地望着他。

看到眼前这名女子,遇事一向镇定的他竟手足无措。

叶秋痴望着眼前这名男子,任凭眼泪涌出却无法克制。

是他,果真是他!她日思夜想苦苦寻求的人现在就站在她面前。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觉得你死了,为什么?”看到男友活生生出现在眼前,叶秋最后的防线也崩溃了,一年多的思念一齐涌上来,心里有千言万语要倾诉,但最后却只剩下这句责怪。

“对不起,秋儿,我……”林凡嘴角抽搐着,缓缓地掀起自己左腿的裤脚,义肢和身体的接合处赫然显露在叶秋眼前。看着叶秋呆住的表情,他缓缓讲起了当天他们分别之后发生的事情。

 

(三)

那一天,在和叶秋分别后,林凡带着村里的几个年轻小伙展开了救援。他知道时间就是生命,还有很多人等待着他去救,早一秒救出来就多一分生的希望。所以,尽管累得精疲力竭,他还是坚持着。

由于有救援经验,每次林凡都冲在最前面。第二天,他在西山头搜救时,突然听到山脚一间残破的房子里传出了呼救声。他马上赶过去,发现林大爷被柜子压住,爬不出来。林凡赶紧将林大爷救出来。可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一阵剧烈的晃动,心知不妙,赶紧朝屋外的救援人员大喊一声:“危险,快撤!”说着奋力把林大爷推出了房子。几乎就在同时,房子彻底垮塌。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凡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医院里。护士告诉他,他已在病床上躺了好几天。他用尽浑身力气想坐起来,却感觉到左腿一阵钻心的疼痛。原来,他的左腿被截肢了。看着空空的左腿裤管,他痛苦无比。不过,他更想知道叶秋怎么样了,安不安全。于是,他拜托以前的战友和朋友们帮忙打听叶秋的消息。获悉叶秋安然无恙后,他放心了。他一度也想过给叶秋打电话报平安,可一看到自己空空的左裤管,就又犹豫了。最终,他决定向叶秋隐瞒消息,让她以为自己已经死了,那样她就可以去寻找新的幸福。

伤势痊愈后,林凡委托密友将自己的公司转让,自己来到曾和叶秋畅想过定居的城市开了一家广告公司,还买了一套别致雅静的房子,中间有一株大大的银杏树——这是叶秋最喜欢的树。剩下的时间里,他把房子布置成了当初叶秋最向往的样子。公司他几乎不怎么去,但却把所有的事情处理得井井有条。

他有个习惯,每周六早上他都会在窗边站好久。他想念叶秋但更希望她幸福,所以他宁愿守在这个“家”里默默思念。

 

(四)

说完,林凡用双手撑住叶秋的肩膀,一脸严肃地看着她。半晌,他终于狠下心来说:“秋儿,你应该去寻找新的幸福……”

叶秋怔了一下:“为什么?难道你有了别的……”

“不,没有,秋儿,我没有……”林凡说着,低下了头,“我现在这样子,没办法陪你去完成你的愿望。不能陪你去登山、徒步……你喜欢的这些都不能陪你一起,我给不了你完整的幸福啊!”林凡说着,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叶秋凝视着林凡。突然,她紧紧抱着他,眼睛里闪着泪花,流露出幸福的微笑:“傻瓜,只有你才是我全部的幸福!”

(原载于《消防时代》2011年5月)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